001 被退婚/无毒不嫡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001 被退婚

渺远而清澈的天空,笼罩着凉如水的夜,星光点点,缀成黑天鹅绒上的花火,银色的光华溢出莹莹的玉盘,于是人间满清辉。

清冷的月光里,一个纤纤女子渐行渐近,仿佛从恒久的远古走到现在…

蒋慕颜在自己的院子周围散着步,院里的丫鬟都被她遣下去了,头顶是满天星光,空气中吹着若有若无的风,舒适不已。

自从她穿越而来,已有六年了,跟在钟离渊身后也晃荡了六年,明日便要嫁给他,成为他的妻了。对于钟离渊,她是喜欢的,从他那里,她感觉到了温暖,那温暖填补了她上一世就孤寂的心房,不过,她虽觉他是良配,却也并不像其他待嫁的新娘一样满含期待幻想着穿上嫁衣,幻想着洞房花烛夜,激动的夜不能寐。

抬头看了眼满天星空,空气似乎有些压抑潮湿,原本璀璨的夜空也昏暗下来,一朵朵黑云与夜色溶在一起,。

蒋慕颜没由来的一阵烦躁,想着这是要变天了,她加快了脚步,却在她刚到房门口时,天际轰隆一声,一道雷电落下,霎时便有雨滴落下,紧接着暴雨连连。

之前被她遣走的丫鬟侧立在门外两端,手里捧着新娘子的用品,低头垂眉,等着她去穿戴。

纵使这大小姐臭名远扬,不得人心,可是王爷深得皇帝喜爱,亲自求旨赐婚,就算那些大臣反对不满,也无人敢对说出来就是了,更何况他们这些丫鬟奴才,哪里敢表现出一丝不耐,毕竟,她日后便是高高在上的王妃了,她们怎敢得罪于她。

蒋慕颜朝众人招了招手,正准备进屋穿戴时,突然一个女子冒雨奔来,全身上下湿透,头上梳着丫鬟发鬓,气喘吁吁的跑到她身旁,“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转头看着来人,蒋慕颜语气略带责备“符满,何事这么急?也不撑把伞。”

“刚刚不知道会下雨”抹了把脸上的水珠,符满焦急道:“小姐快去看看吧,禄王爷来了,说是要退婚。”

她猛抬了抬眸子看向她,“你说什么?”

“禄王爷要……要退婚。”符满小心翼翼的又说了遍。

没等丫鬟去拿伞,蒋慕颜就冒雨冲了出去,符满大叫了声“小姐”,也相继奔去。

夜色正浓,大厅点上了蜡烛,主座上坐着两人。左相蒋缪权和禄王钟离渊互相恭维着,语气中透露着同谋的气息。钟离渊从袖中拿出一纸休书递给蒋缪权,蒋缪权接过一看,皱起眉头,“王爷当真要退?”

“左相这话岂不是明知故问?”啜了一口茶,钟离渊笑笑,反问道。

蒋缪权把休书往桌上一放,脸色有些难看,“不管怎么说,穆颜始终是老夫的女儿,王爷此番作为,让老夫的脸往哪放啊?”

钟离渊放下茶杯,意味深长的朝蒋缪权笑笑,“这休书不过是给大小姐看而已,至于婚事,左相不是还有一女吗?听闻此女才貌双全”

“钟离渊!”

突然一个女声打断他的话。蒋慕颜冒雨进来,朝蒋缪权点了点头,目光直指钟离渊,眉峰凌厉,“你要退婚?”

“对。”钟离渊随口回了句,便开始打量她。

蒋慕颜长发散在背后,发梢还滴着水,身上的衣服被大雨浸透,少女的曲线尽显无疑,钟离渊眼中的情绪一顿,没想到这女人非但小脸越长越美,身材也在这两年长起来了,他往日都有些忽略她了,不过,如此粗俗鄙夷臭名远扬的女子,他定然不会娶的,当初也只是玩玩而已。

“王爷出尔反尔就不怕天下人耻笑?”想了想又笑道:“王爷还想娶我嫡妹?钟离渊,你以为你配得上吗?你配不上我,更配不上她。”

“慕颜,这是王爷!”一旁的蒋缪权皱眉斥道,这野种也着实让他头痛,从小便粗俗无礼,不学些女子该有的端庄,自那次落水后倒是好转了些,却还远远不够,如今看来,她落了她娘的绝色容貌,却怎么也学不来她的温婉大气,如此不成器,和晴儿相比果真是差远了,她这样子怎么当的了王妃?

他倒不是担心她做不做的了王妃的位置,就怕她惹出什么祸事,连累蒋家,别到时候因为一个野种毁了蒋家。

“女儿自然知道他是王爷,既然是王爷,就更不应该做这种事。”蒋慕颜冷声道,话里嘲讽意明。

钟离渊捏了捏拳头,又松开,“左相,夜色已晚,本王就先告辞了,至于明日的婚事,相信左相会给本王一个满意的答案。”说完又鄙夷的看了蒋慕颜一眼,甩袖而去。

“钟离渊,你给我站住!”厉喝一声,随手跟蒋缪权摆了摆手,蒋慕颜顾不得自己全身已经湿透,冒雨追了出去。

天上的雨水倾盆而下,周遭的树叶被吹得哗哗作响,大雨倾盆,雷电交加,她却毫无所知一般,提着裙摆向前奔去,不过是她摆摆手的时间,钟离渊便已经离她很远。

“钟离渊,站住。”又叫了一声,见他头也不回,蒋慕颜快步而上直接挡在他面前,“钟离渊,你给我站住!”

钟离渊站定,他头顶有侍卫撑的伞,身上未淋湿半分,蒋穆颜则站在大雨中,两人对比,鲜明非常,似乎在嘲笑着蒋慕颜的狼狈。

他看向她的眼神透着不耐烦,似是想到什么,又多了几分不加掩饰的厌恶,想着之前因为她输掉那场赌约,他心里对她的厌恶又深了几分,这般粗俗不堪的女子,配那个傻子实属绝配。

钟离渊突然就笑了,看着蒋慕颜的双眼也越加的鄙夷,“蒋慕颜,你想知道原因吗?就看在本王心情还不错的份上告诉你好了,今早本王不小心将你输给了筠王那个废物,你应该不会怪我吧。”

冷眼看着钟离渊的种种表情变化,蒋慕颜淡淡道:“既然是废物,王爷还跟他打赌,岂不是同流合污。”

猝不及防的一句话,钟离渊的笑声骤然停住,脸色阴沉的看着蒋慕颜,沉声道:“蒋慕颜,你最后不要惹怒我。”

皱了皱眉,她又打了个冷战,状似随心无意的拢了下散在耳边的头发,笑道:“穆颜那么喜欢王爷,又怎会惹王爷生气呢。”

“哼,量你也不……啊,蒋慕颜你竟敢对我用毒?”还没说完朝她钟离渊便怒吼道,脸色铁青,目光阴沉的看着她。

嗤笑一声,蒋慕颜走近他一步,沉声道:“王爷既然能如此无耻,那我又何须讲道理,好好享受吧王爷,这药性挺慢的,大概半个时辰后会发作,全身发痒,半个月千万不能洗澡,也不能用手挠,否则全身溃烂,后果自负。”说完就要往回走去。

钟离渊的脸色已经由铁青色变成了猪肝色,目光阴沉,心中怒火中烧,他招了招手,一个黑影闪过,蒋慕颜眼前一花,便失去了知觉,身子一软,倒在了水泊中。

影卫重新返回暗处,一旁撑伞的侍卫在见识了这场面后手抖了抖,几滴雨水滴在钟离渊鞋上,他微微皱眉,没说话。

看着倒在水泊中的女子,玲珑曲线毕露,钟离渊下腹没来由有点燥热,嗤笑自己一声,钟离渊压下不该有的想法,这样的女人,陪那个傻王爷正好。

差那撑伞的侍卫抱起蒋慕颜,他和蒋缪权招呼都不打一声,便自行往外走了,由此可见蒋穆颜有多不受重视。

只有一把伞,侍卫抱着蒋慕颜淋雨,钟离渊则自顾自的遮雨。颗颗粒粒的雨滴打在她身上,美艳却苍白的面孔被雨水肆虐的敲打着,两只手无力的垂在一边,任那侍卫抱着往前走。

相府门口的守卫见了此景却无人敢做声,反正王爷与相爷的关系不一般,大小姐在相府也不怎么受重视,他们恭敬的送走两人,其中一人跑去通报相爷,另三人继续守在门口。

漆黑的夜时不时的闪过一道闪电,如烟花一般,瞬间的明亮后又归于平静。

因为嫌弃蒋穆颜全身湿透,怕弄脏了自己,钟离渊上了马车就吩咐侍卫把她放在马背上驼着,马车朝着筠王府辗辗驶去。

马背上的女子一摇一摆的依然淋着雨,生的美丽倾城,却没有怜香惜玉之人。

到了筠王府邸,守在门口的守卫见是禄王爷的马车,便急急的跑到马车旁,朝车厢里面点头哈腰,钟离渊下了马车,鄙夷的朝筠王府看了几眼,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这句话,果不其然。

随手对侍卫挥了挥手,他便上了马车,那侍卫领命,把蒋穆颜朝放在王府奴才手中,也随着钟离渊上了车,“驾”的一声,马车在雨中横行,扬起一片水花溅在几个奴才身上,好不狼狈。

那些奴才抬着蒋慕颜进府,早就听见了动静的钟离筠捏住拳头,颜颜终于到他身边来了,虽然还不是名正言顺,可是于他而言,已经是最值得高兴的事……

吩咐旗录把蒋慕颜安排住在碧君院,又从外面抓了个女子过来给她换湿衣服,想着钟离渊对她做的事,他就忍不住想灭了他,他捧在手心里的宝,却被别人肆意糟蹋,哼,钟离渊,你先等着,我会让你后悔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