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九十八章 谈逸泽,你怎能如此狠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八章 谈逸泽,你怎能如此狠心?

“老公,要不还是我来帮你收拾一下吧,你需要什么东西,都和我说一声!”顾念兮也跟从谈逸泽进了卧室,憋见男人正瞅着他们大床上的玫瑰花若有所思的时候,便急忙拉上了一旁的被褥,将那堆玫瑰花好好的掩盖了起来。

“我需要一些睡衣换洗就行了,然后一件比较厚的外套!”这也是,他寻常出任务的时候带着的。有时候,需要紧急任务的时候,甚至会什么东西都不带就出发了。

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谈逸泽的视线再度落在他和顾念兮的大床。

刚刚那一片红色,已经被她用被子盖住了,只有几个花瓣,因为刚刚被风一吹,散落在周边。

看着那红,谈逸泽突然很想对女人说些什么。

“老公,要不要带上刮胡刀,还有须后水?”这是顾念兮第一次帮他准备出任务的行李,所以他需要带些什么东西,她也不是很清楚。

谈逸泽的胡须长的很快,有时候前一个晚上才刚刚刮好,第二天早上她又能看到他下巴处冒出的胡渣尖了。

“不用了,那些东西带着太麻烦。”再说,若不是因为总是被她嫌弃胡渣太刺弄疼她,怕她不肯跟自己亲热的话,谈逸泽其实并不喜欢刮胡子。因为他觉得,有胡子的男人才是条汉子。

“那……那就这样吧,我收拾的差不多了,你看看还需要什么,我给你找出来!”说着,顾念兮将手上的袋子拿给了男人。

说着,她又半蹲了下来,整理了一下子空了好些地方的衣橱。留给谈逸泽的,只是一个背影。

其实,哪怕这个时候的顾念兮只是回头一下都好,都能看到身后那个男人真盯着自己发愣。

只可惜,她一次回头也不肯,自然也就错过了谈逸泽脸上一闪而过的疼惜。

“东西都差不多了,那我先走了。这次的任务,大概要几天。你一个人在家,要多加小心!”说这番话的时候,男人的黑眸一直盯着顾念兮的背影看。

那样的眸色,如同深夜的大海。你看不到底,也触摸不到尽头。永远也不能察觉到,这里头究竟暗藏着什么。

谈逸泽一直以为,自己将所有的情绪掩饰的很好。但他却忽略了,他的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的手指,正将他的不舍泄露殆尽。

“我知道了,你去忙吧。我一个人在家,也可以的!”其实,顾念兮不是感觉不到背后那道帜热的视线,只是她害怕自己一旦回头,那早已蓄满了眼眶的泪就会滑落。更害怕,一旦自己回头,就会情不自禁的扑进那个男人的怀中,不舍得让他离开。

“是吗?那就好……”

他看了她的背影,那双漂亮的眸子再度放淡,而嘴角浮现的,是一丝隐隐约约的嘲讽……

她一个人在家,也可以过的很好……

这是她说的。

看来,还是他谈逸泽太过于自以为是了。

还以为,看到自己临时要出任务,她会因为不舍,将自己留下来。

“那我走了。”

“嗯,好的。”

直到大门处传来声响,顾念兮这才回过头。

在看到床边已经变得空空如也的时候,她才真的意识到,那个男人离开了……

泪水,突然将就像是洪水猛兽,将她顷刻间给吞灭了。

谈逸泽,为什么你这么坏?

这个傍晚,顾念兮就这样一个人蹲在衣橱边,任由那温热的液体一遍遍洗刷过自己的双颊。

而她却不知道,从公寓出门的某个男子,其实情绪也不是那么的好。

从上车的那一刻开始,男人就一直紧绷着一张脸,看着窗外飞逝而过的景物。

看着谈逸泽那晦暗的脸色,前面开车的属下也是小心翼翼的,生怕一个不小心惹恼了这个男人。

“谈少,要不要听下音乐?”这个狭小的车厢里,已经有好一阵子都没有声响了。开车的属下已经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感觉自己快要冻僵了。

听听音乐,还可以顺便放松一下心情!

“开吧!”

谈逸泽的视线,至始至终都落在窗外。即便是车厢里已经传出了如同流水一般淙淙动人的声响,也没能使这个男人的脸部线条变得柔和一些。

而看着这样神色的谈少,前面开车的下属也垮着一张脸。

这位爷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寻常面对场面上的那些阿谀我诈,不也照样谈笑风生的么?

为什么刚刚从家里出来之后,就一直绷着一张脸?

该不会是,刚刚在家里被嫂子给虐了?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下属知道,这几天自己陪在这位爷的身边,日子一定不是那么好过的!

第二日的清晨,顾念兮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窝在卧室的地板上睡了一晚上。

摸了一把脸才发现,原来自己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

看着指尖上的湿润,顾念兮的唇角只是轻轻一扯,苦涩继续蔓延。

站在镜子前,看着因为一晚上没睡好的自己,脸色莫名的苍白。那如同玫瑰一般的唇儿,此刻也像是干枯了的花瓣,没有了往日的光泽还有些蜕皮。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孤单身影,脑子里不自觉闪过的是前几天两人还站在这面镜子前一起洗簌的场景。那一天她还说自己想要模仿韩剧里面的场景,缠着男人想要为他刮胡子。

往事,一幕幕上演。

顾念兮发现,自己的视线再度变得模糊不堪。

“谈逸泽,你会像我想你这样的想我么?”抚摸着镜子里的那个自己,顾念兮自言自语。

她清晰的听到,自己的声音干哑低迷。每说出一个字,喉咙就像是快要被撕烂了那般。

只是,她的疑问,回答她的只有这一室的沉寂。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再度变得失落而迷茫,顾念兮无力的闭上双眸。

她能感觉到,又是一阵温热的液体,悄然划过自己的脸颊……

这一天的清晨,顾念兮就像是一个不知疲倦的人儿一样,再一次将这个屋子打扫了一番,甚至连床上昨日精心摆上去的玫瑰花瓣,都一一给清除了。

随后,她有换上了一身职业套裙,准备上班。

临走出公寓之前,顾念兮翻开了自己的包包。

里面,还躺着昨夜她想要给谈少准备的“惊喜”。

那时候,她摸着这件衣服,都会觉得脸上一阵滚烫。而今日摸起来,却已没有了温度。

索性,她将包包里的这件衣服拽了出来,随意的丢掷在床边之后,便大步离去了。

从家里走出来的时候,顾念兮除了脸色差一点,眼睛浮肿了一点之外,看不出其他的异常。或许,没人看得出昨夜她整整哭了一晚上,亦如她看不到昨夜的某些人经历过什么伤痛一般。

“顾主任早!”

“顾主任早上好……”

从博亚大厦进门的时候,经过的地方和往常一样,也有许多人一一和自己打了招呼。

来到办公室的时候,顾念兮推门进去,并没有一如既往的看到陈甜甜在自己办公室里忙碌的身影。

今天,她应该会接到公司的辞退书吧?

她的心里,莫名的揪疼……

其实,她还是做不到铁石心肠。看到别人过得不好,她的心依旧会有些不舒服。

只不过陈甜甜的事情,都是她咎由自取,怨不了别人。

一个早上的时间,她完全不在状态中。脑袋,昏昏沉沉的,就像是被什么大石块压着一样。

好在今天除了城南投标案的庆功之外,她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中午一过,博夜澈就命人送来了许多的零食、饮料和水果摆在公司的大厅,让大家都过去。如果不是博夜澈下了硬性规定,让她也过去的话,那她宁愿留在这安静的角落。

“这次城南合作方案的顺利通过,都要感谢我们公司全体员工的共同努力。当然,最要感谢的,还是我们的顾主任顾念兮女士精心设计出的一套方案,让我们博亚集团成功夺得这一次竞标。所以我决定,从今天开始我们顾念兮女士开始升任我博亚集团的总经理一职。”

站在大厅的台子上,博夜澈的一席话让这个大厅内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掌声。

其实,也有一些员工,直到现在都对顾念兮抱着怀疑的态度。毕竟,顾念兮现在还这么的年轻,来博雅集团也不到一年,却在短短的时间内,连跳好几级,现在竟然还坐上了总经理的宝座。

而一些比顾念兮年长了很多岁,甚至在博雅公司也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老员工,却还是迟迟都没有升职。

所以,对于今天博夜澈总裁的一席话,还是有不少人抱着怀疑的态度的。

到底顾念兮是靠着什么,平步青云?

身体or脸蛋?

很明显,这两者顾念兮都兼备。

所以,挺多人都将顾念兮的成功,归根于她出卖了身体,出卖了灵魂。

但除此之外,顾念兮这一次的升职,博亚集团里不少员工也认为理所当然。

因为这些人也亲眼见证了顾念兮的努力,在她来到博亚集团的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她便为博亚集团签下了不少大的合同。像是和明朗集团的那一次大合作,还有现在城南合作案,其实都是顾念兮一手准备的。

所以这一次博夜澈对她的升任,也是对她业绩的一种肯定。

“博总,这升任的事,您事先怎么也不和我说一声?”当博夜澈下了台之后,顾念兮便小声问着。

“我若是问了你,你会接受么?”

男人只是唇角轻勾,而他眼眸里过度深邃的眸光,是顾念兮所不懂的。

“……”被博夜澈这么一反问,顾念兮也语塞了。

是的,若是博夜澈直接告诉她,今天趁着午休举行这场小型的聚会是为了给她升任的话,她是固然不会同意的。她虽然勤勤恳恳的工作,也想要得到同等的报酬,但她从未想过要什么身份。

只是顾念兮并不知道,博夜澈最看重她的也正是这一点。

这个女人的背景明明不是那么简单,却能保持着这么一颗难能可贵的心,实在是可遇而不可求。对于长期处于黑暗中的他而言,纯白如水的女人,是他曾经最为渴望的,例如那个叫做司徒雨馨的女人……

不过现在的自己,心早已被某个小人儿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不然,他博夜澈恐怕也会不小心将心遗失在她顾念兮的身上吧?

“好了,不需要想太多。我给你的升任,无非是看中了你的能力。希望接下去的时间,你能为我们博亚创造出更多的业绩。”

博夜澈并不想给这个女人太多的负担,所以他说的这番话也无非是让她安心的接受这一次的升职。

“那……关于陈甜甜,你会怎么处理?”

“她?出卖了我博亚的人,你认为我还会有留她在公司里的必要么?”说这话的时候,博夜澈的视线冷冷的扫过不远处抱着纸箱,从楼上走下来的女子。

随后,他又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似的,对着众人举杯:“为了祝贺我们新上任的顾总经理,让我们一起举杯……”

因为博夜澈的一句话,整个大厅内的博亚员工,又陷进了另一次的疯狂和嬉闹中。

而看着这一幕的陈甜甜,视线一度阴冷。

甚至,连她拿着纸箱的手,也不自觉的收紧了几分。

同样负责一个企划案,她陈甜甜的成了过街老鼠,非但被那个姓陈的追讨着前几日打到她卡上的钱,被博亚通知过来拿辞退信,甚至还收到了法院的传票,而迎接顾念兮却是春风满面的升任。

事情至此,陈甜甜将全部的责任归咎于顾念兮!

若不是顾念兮,她也不会变成这幅悲惨的模样。

看着她被一群人围在中间说着那些刺耳的恭迎话语,陈甜甜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

本以为,女人会一直冷着一张脸,一直到走出博亚大厦。但突然间,女人的唇角却突然勾勒出了弧度。那骤现的笑脸,犹如大雪初霁那般的晃眼……

“顾经理,恭喜!”

“顾经理,以后还希望您多多关照!”

“顾经理……”

职位的变迁,让很多人已对顾念兮改了口。甚至,连说出口的话语,也变成了恭迎。

顾念兮被围在正中间,一次次的碰杯。当然,因为下午还需要上班的缘故,这所谓的酒水也被饮料所取代。

只是,正当顾念兮正被一群人围在中间之时,不知怎的她突然感觉有什么人狠狠的往自己的后背一推,手上正拿着杯子的她,突然间因为重心不稳而向一侧倾斜了过去……

与此同时某间咖啡厅里,舒落心一到这里便让人送上两杯鲜奶。

随后,女人便从自己的LV包包里掏出了化妆镜,看似正精心补着自己脸上的妆容,实际上另一只手却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另一样东西。

那是一个小纸包。

舒落心用小指甲的指尖轻轻一戳破,就有一些白色的粉末从里面掉了出来。

舒落心先是观察了一下前方位置,然后又用化妆镜看了一下她的后方,见没有什么人正注意着她这边的举动之后,便悄悄的将这一包白色的粉末全部倒进了其中一杯鲜奶中。随后,女人将自己手上的用完的纸包拧成了一团之后,放进自己的包包里。又将刚刚那杯放了药粉的鲜奶,拿起来随意的晃了晃。

见那些白色的东西全部消失在这一杯鲜奶中之后,舒落心这才将这杯鲜奶放到自己对面的位置上。

这可是从她相识的一个当医生的姐妹手上拿来的。

据说,现在药物流产就这种是效果最好的。

不过它的味道,也非常的不好。所以她才用了鲜奶,来掩盖那股子难闻的味道。

刚刚将药放进去之后,舒落心还特意闻了闻味道,还要鲜奶的气息将这药粉的味道很好的掩饰过去了。盯着自己对面位置上的那杯鲜奶,舒落心勾唇一笑。

“哟,妈您在这呢!”当舒落心盯着那杯牛奶有些出神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熟悉的身影,正好将舒落心的神志唤回。

伴随着这声音而来的,是一身雪纺连身裙的霍思雨。

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温度也渐渐的回升。所以这样一身连衣裙,其实也还好。不过,霍思雨还是在自己的包包里放了一件比较厚的外套。

她现在的肚子里,可是躺着一个活菩萨。

虽然它还是个父不详的孩子,但霍思雨却也只能将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希望他能顺利的为自己回到谈家铺平一条道路。

“今儿个,您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在舒落心的对面上坐下之后,霍思雨随意的拨了一下自己那一头短发。因为是真的怀上孩子的关系,最近霍思雨也不怎么化妆了。不过,最近她的气色比之前在谈家,每天都必须要和谈逸南母子斗智斗勇的那段时间好了不少。

“不过是闲着没事,想找个人来聊聊天那么简单!”自从得知了霍思雨并不是什么州长千金之后,舒落心越看她越不顺眼。特别是她现在这搔首弄姿的样子,让她觉得过分的轻浮了。

从霍思雨刚刚进门之后,其实舒落心就看了她一眼,便随即将视线挪到了窗外的风景上。若不是为了达到今天约霍思雨到这里的目的的话,她舒落心恐怕早已扭头走人了。

“哟,今天太阳可是打从西边出来了?”听到舒落心的一席话,霍思雨突然轻笑出声。那笑声,仿佛她霍思雨刚刚听到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

“你这是什么意思?”被霍思雨这么一笑,舒落心有些恼了。怒瞪着霍思雨的眸子,充满着不屑。

“妈,难道今儿个不是太阳打从西边出来,您会找我出来聊天?”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的语调里也是满满的不屑。

其实,霍思雨并不是愚蠢至极的人。察言观色,是她最擅长的。

舒落心以为她将一切都掩饰的极好,却不知道刚刚在霍思雨喊了她一声“妈”的时候,她眉梢里不自觉闪现的鄙夷,正好被这个女人给清楚的捕捉到了。

她舒落心明明就非常不屑于和自己坐在同一张桌子前,如今却假惺惺的说是约她出来闲聊,这不免得让霍思雨起了疑心。

思及此,霍思雨的视线落在她位置上摆放着的那杯鲜奶上。

“思雨,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好歹现在你还是小南的媳妇,我们还算是一家人。我找你出来说说事情,关心一下你,难道这也不成么?”

被霍思雨这么一说,舒落心也意识到了什么。害怕被她发现自己这次来的真正目的,舒落心赶紧巧言道。

“关心我?我只怕妈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听到舒落心的话,霍思雨又是一阵轻笑。而她的大眼,一直都仔细的端倪着她面前的那杯牛奶。

那视线非常专注,仿佛像是要从这鲜奶中寻到什么东西。

而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她也察觉到霍思雨的视线正落在她放了药粉的那杯鲜奶上,便继续开口道:“什么醉翁之意不在酒?我当然是关心我们谈家的血脉了!思雨,这孩子现在快三个月了吧?我听说这个时间孩子都会在长骨骼,要多喝一点牛奶。刚刚我一来,就给你叫了一杯,现在温度应该也正好吧?你快把它给喝了吧!”

“鲜奶,我不喜欢!那味道太骚了,让人恶心!”听到舒落心的话的时候,霍思雨这才将视线从鲜奶的上面挪开,道。

其实,她现在每天晚上都一杯牛奶,为的就是更好的睡眠,当然也有一部分是因为这个孩子。

但面对舒落心,她实在做不到不设防。

从上一次这老女人竟然为了陷害她,假装晕倒,让她惨遭谈逸泽的一顿暴打之后,她就不再信任这个老女人了。

“这是鲜奶,怎么会太骚呢?再说了,它营养非常丰富。对孕妇和肚子里的宝宝,都好。我听我的那些朋友说,他们的媳妇怀上孩子了,每天都必须要喝这样一杯,将来生出来的宝宝,可是健康又聪明。来,你还是快点趁热喝下去吧。待会儿含几颗话梅,不就好了么?”

说着,舒落心还真的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一整包的话梅。

没等霍思雨作出什么回应,舒落心已经开始拆开话梅的包装,然后从里面掏出了一颗,给霍思雨递过去。

“哟,妈您还真的准备了?那还真是周到!”从舒落心的手上接过那颗话梅,霍思雨的嘴角上又是一阵莫名的冷笑。

而视线,再度落至面前的那杯鲜奶。

这老女人为了让自己喝下这一杯鲜奶,还真是花费了不少的脑细胞!

看来,这杯鲜奶绝对有猫腻。

霍思雨可不认为,这个老女人会出自真心,为他们母子着想才给她准备这杯鲜奶的!

“咱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这孩子总归是我们谈家的骨肉,是我们小南的种。要是我这个当奶奶的都不对他好的话,那还指望谁能对他好?”

“那妈,还真的谢谢您的……苦心了!”

盯着舒落心,霍思雨继续勾唇一笑。

表面上虽然和和气气的,但心里早已将舒落心咒骂了一千遍:呵?她关心他们母子俩?不害了他们母子,她霍思雨就已经感恩戴德了。竟然还当着她霍思雨的面说出了这么多虚伪的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好了,你知道妈为了你们小两口可是操碎了心就好了。来,快将牛奶给喝了吧,要是凉了的话,那味道可真的不是那么好了。”

其实,舒落心是更怕那杯牛奶凉了之后,味道不会那么浓,就难以掩饰那包药粉的味道了。而且,据说牛奶喝进去之后,会延缓药物的发作时间。若是现在不喝下去,让药效早一点发作的话,要是半夜弄起来,没有人救援的话,恐怕会闹出人命。

她舒落心虽然恨霍思雨,但也还没有到要了她的命的地步。

她要的,只是霍思雨尽快将这个孩子拿掉,然后赶紧和谈逸南撇清关系。

见霍思雨迟迟都没有动手,舒落心连忙就伸手拿起那杯牛奶,端着递到霍思雨的手上。

“快点喝了吧!”

再度盯着牛奶看了好一阵之后,霍思雨突然勾唇:“那妈,还真的谢谢你为我们操了这么多的心!”

看样子,这个老女人是看不到自己咽下这鲜奶,不会善罢甘休吧?

若是以前,要打架,她霍思雨才不会害怕这个老女人呢!

但现在,她怀上孩子了,她有所顾忌。

所以,她只能退而求其次。

对着霍思雨一直紧盯着她的大眼,霍思雨突然一笑,将那杯牛奶举到了唇边,滚动了两下喉结。

“咳咳咳……”

不一会儿,她便轻咳出声。

像是被呛到了,也像是因为恶心而吐出一些鲜奶。她便急急忙忙的从侧端的纸巾盒上那几张纸巾,将从自己唇里渗出的牛奶擦拭。

“妊娠反应还那么大么?”见霍思雨那杯牛奶已经明显的少了一圈,舒落心又开了口。

“嗯,最近一直都是这样子。”看着舒落心眸子里的关切,女人的眼底是一闪而过的阴冷。

“要不,再喝一点吧!看你,最近都瘦成什么样子了?要是你爷爷和爸爸不反对的话,我早就将你给接回去,在自家总比在外面漂泊的好!”

舒落心说着,便又再度举起了刚刚霍思雨的那杯鲜奶。

“呵呵,妈我不喝了,实在难受的慌!”霍思雨的嘴角,依旧保持着那抹弧度。

要比装无知,没人比她霍思雨在行!

要不然,她当初怎么能欺骗得了谈家上上下下那么多人?

别以为,你舒落心满口都是胡言乱语,她就不知道,其实整个谈家最反对她霍思雨回去的,就是她舒落心了。

她之所以假意说出这么一番话,也无非是想要劝服她喝下她那杯牛奶罢了。

“那……要不吃一点话梅吧,等好些再喝点。”

“不了,我实在喝不下去了!”

“哟,那真是太可惜了。这好好的一杯牛奶,要浪费了!”

舒落心其实更想说,你倒是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

只可惜,这个时候的舒落心太过于刻意的演出这一场戏,以至于忽略了当她正盯着那杯牛奶看的时候,霍思雨已经趁机将刚刚她擦过唇角流出的鲜奶的纸巾,悄悄的放进了自己的包包中……

“嘟嘟……”也在这个时候,霍思雨的手机响起。

“喂,你好我是霍思雨!”

“好的,您现在在什么地方,我马上过去!”

“那好,先这样!”接起电话,霍思雨总共就说了这么三句话。

将手机放回包包之后,霍思雨又道:“妈,不好意思,我现在呆的那间小公司临时出了点小状况,我必须马上赶回去处理。”

“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其实,舒落心现在也有不想面对霍思雨,正不知道找什么借口离开好呢!

“我知道了,妈那我先走了!”

拿过自己的包包之后,霍思雨立马踩着她的平底鞋,大步离开了这间咖啡厅。

而看着霍思雨离开的背影,舒落心也赶紧掏出了手机,问道:“喂,洪姐,我是落心!是这样的,我想问那包药要是只喝了一点的话,会不会有什么效果?”

“大概十几毫升吧!兑了牛奶的!”

“也有效果?那真是太好了!洪姐,事成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的!”

说完这一句话,舒落心又和电话那端的中年女子唏嘘了几句,便挂断电话了。

看着刚刚霍思雨坐着的那个位置,女人的唇角高高扬起……

电话里的洪姐说,这种药物的效果非常的好。即使是牛奶,也能在一个钟头之后产生效果,让那个孩子悄无声息的离开这个世界。

这一次,她舒落心倒是要看看霍思雨还有什么手段,能赖在我们谈家!

收起了电话之后,舒落心便收拾好自己的包包和话梅,离开了。

但她却不知道,当她前脚才离开,后脚又有一抹身影悄然的进了了这间咖啡厅……

“请问里面的人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站在急诊室门外的,是博夜澈。刚刚,就是他将突然摔倒然后昏厥的顾念兮送到医院的。

“医生刚给她拍了片子,是手肘骨折了,然后伴随有轻微的发烧。”一名护士端着东西从急诊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这么对博夜澈说。

“那有没有摔到脑袋什么的,她刚刚昏过去了!”要是摔到脑袋的话,估计一会儿就有人闯到博亚大厦跟他博夜澈大闹一场了。

虽然他博夜澈到今日都没有和那个男人有过什么交集,但他却深知,那个男人绝对不像是他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好脾气。再者,这事情牵扯上顾念兮,那个男人必定恼怒。就算前方是坟墓,他也不惜为了顾念兮将一切给踏平。

“脑袋是没有摔到,医生也给她做过检查了,可能是因为感冒还有休息不足引起的,现在她已经清醒了,等医生给她处理好手肘,挂完水之后,就能出院了。”

听到休息不足和感冒,博夜澈理所当然的理解成为了顾念兮是为了城南的这个企划案熬夜熬成这样的,于是,他决定给顾念兮放一个假。

“你醒了?”护士将顾念兮送到另一间博夜澈定下的VP病房,博夜澈付完了手续费就过来了。

他现在也只能通过一些举动,让某个男人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怒火不要那么的大。

“嗯,博总,真是不好意思。竟然连一杯饮料,都能把我灌倒。”一手从床上支起身子之后,顾念兮还打算下床。

“你不要动了。医生说你的手肘骨折了,还有些发烧。挂完水,才能回去!你现在给我好好的躺着。”

“断了?”

听博夜澈的话,顾念兮有些迷糊的看向自己被绑成了一团白色,还挂在脖子上的手。

其实摔下去的时候,她的脑子里只是闪过谈逸泽的脸,随后便跌进了一片黑暗中。

若不是刚刚被博夜澈提及,恐怕还意识不到自己的手发生了什么事情。

“怪不得这么疼!”

看着被包成一团的手,顾念兮的鼻尖莫名的酸涩。

“需不需要我帮你通知家人?”

博夜澈虽然一贯冷着一张脸,但面对纯白如水的女人之时,他也不免得动了恻隐之心。因为这个时候的顾念兮,明明眼眶已经通红,却倔强的不肯让眼泪掉落。这让他不免得想起了家里的某个小人儿,她每次闹脾气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不用了,我过一会儿自己联系就好!”

其实,现在她也不知道该将电话打到什么地方。

谈逸泽这会儿出任务,就算打给他,恐怕也不能及时回来吧。

爸爸和妈妈又远在D市,这会儿打过去他们也不可能就飞过来照顾自己,只会让他们担心了。

再者谈家,撇开谈逸泽的话,她现在还是和那个家庭有些格格不入。

而苏悠悠前天晚上才打电话和自己抱怨说,这两天她都需要加班。

“那……”

博夜澈还想说些什么,这会儿他手机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铃声。

电话接起的时候,他不小心按到了免提。

电话那端,那噼里啪啦的声响,刺耳的让人耳朵发疼。

“这是怎么回事?”察觉到顾念兮的神色,博夜澈赶紧将免提关上。

“先生,小姐今天刚刚一回家,就开始砸东西了。这会儿,她已经将您书房里的好几个古董花瓶,都给砸了。现在来到客厅了,正端着椅子准备砸液晶电视!”

电话那端的管家,战战兢兢的说着这一些。

努力压低的声音,让人不难猜想其实他也不敢得罪正在砸东西的人物。

“你先看着一会儿,她要砸什么就让她砸吧,但千万别让她自己被那些碎片弄伤就行了。我一会儿就赶回去!”听着通话时电话里还不断传来的噼里啪啦声响,博夜澈觉得脑门一阵阵的抽疼。

这小祖宗今天又是吃了什么火药?

“那……好吧。不过先生您还是快点赶回来吧,您要知道,小姐除了您的话,谁的话她都不听!”说这话的时候,电话里的管家难免在心里嘀咕:那些古董花瓶,一个都要好几千万,就这样您还放任她随意砸?而且只求她不要伤害自己?有您这样宠孩子的么?再说了,现在这么个小毛头能有这么大的脾气,还不是都被您给惯出来的?

“好的,我知道了!”

说着,博夜澈挂断了电话。

“博总,您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先回去吧。我一会儿通知我的家人过来接我就行了!”顾念兮一直都是善解人意的。

“那怎么行?”

“博总,我真的没事的!再说了,挂了点滴我也清醒了不少。一会儿家人来接我,我就能走了!”

“那……好吧。我去那边找个护工过来,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叫他们去办就行了。我家里还真的有点事,要先走了!你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给我打电话。”家里还有个小祖宗,等着他回去哄着!

“好,我知道了,博总您慢走!”其实,顾念兮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当接过电话听到那些声响传来之后,博夜澈的脸色就不是那么的好,甚至还可以说,有些慌乱。顾念兮当然不难猜出,这和传言里的那位尼雅小姐有关!

“对了顾念兮,人家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次为了这城南的企划案也忙活了不少日子吧?要不趁着这一次受伤,我给你放个带薪假期吧。等你修养好之后,再到公司来报告,职位不变!”

临出门前,博夜澈又说。

“那好,谢谢博总了!”

“嗯,那我先走了!”吩咐完这些之后,博夜澈这才急匆匆的离开了。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顾念兮还是用自己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掏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那个熟悉的号码。

当那熟悉的男音从电话里传来的时候,顾念兮鼻尖一算,泪水潸然而落……

好吧,突然小虐一下,大家受不了鸟。

希望咱家谈老大道歉吃瘪,为兮兮的泪水付出代价么?

希望滴记得给个票子,让咱看到你们的心声!

对鸟对鸟,大家有木有觉得博夜澈这个人挺面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