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九十五章 小东西,你再也不是一个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五章 小东西,你再也不是一个人

次日清晨,顾念兮醒来看到这一屋子的阳光,顿时傻了眼!

这会儿,到底该怎么死好?

今天合作方案就要递交上去了,下午也要开始正式投标了。如果这会儿自己要是不将企划给交出来的话,那今天他们的投标不就彻底的黄了么?博夜澈那个传说一直都在黑白两道上游刃有余的男子,会不会一掌把她拍死?

可现在这个时间点怎么办?

那么一些数据,她怎么一个人处理的好?

而且她组下的成员乃至博夜澈,貌似都对这个企划抱着很大的信心。

要是今天过去,大家知道是这么个结果的话,会不会直接将她顾念兮抬起来,从博亚大厦顶层给丢出去。

光是想到那一幕,顾念兮就头皮发麻。顾念兮又气又恨的往侧躺在自己身边的男子狠狠的一踹!

因为,这个人儿才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

害的她一整个晚上,都没有将那一组数据给做好。

讨厌鬼,叫你小人得知,叫你一整个晚上欺负我!

“大清早的,你这是吃了火药么?”谈少还没有睁开眼睛就被踹了一下,转过身来就看着顾念兮还保持着刚刚脚伸出去的动作。

本来有些生气的,但在看到女人厥的老高的唇儿之时,谈逸泽胸腔里的全部怒气,竟然在一时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最终,男人的唇角勾起一记无奈的弧度,长臂一身,就将她捞进了自己的怀中。“小东西,到底是谁得罪了你,告诉我,我替你收拾他!”

晨光下露出来两颗相依偎在一起的脑袋,这样的画面说不出的唯美。

谈逸泽的嗓音,带着男人清晨特有的干哑。

将顾念兮捞到自己怀中的时候,男人的脑子其实还处于刚刚清醒的半迷糊状态,一时间还想不起其他的东西。他只是固执的将自己的头放在顾念兮的颈窝里,蹭了蹭。

闻到那股子他最喜欢的柔香之后,男人嘴角的弧度更甚。睡衣再度袭来,谈逸泽的双眸微酣。

“老东西,你以前不是每次折腾完精神倍足的么?”看着依靠在自己脖子上睡觉的男人,顾念兮的眉心微皱。

阳光这么足,顾念兮不认为自己会因为光线的关系,看差错了什么。

可为什么她还是能从他的长而浓密的睫毛下方,看到那一圈黑紫。

难道,这是睫毛的阴影?

想了想,顾念兮还悄悄的用自己的之间挑了挑谈逸泽的睫毛。他的睫毛真的很浓,很密。尾端,很翘很翘。若是将谈逸泽的这双眼眸摆在别人面前的话,一定会引来不少女人的羡慕妒忌恨。因为他这睫毛的效果,可是多少女人用了多好的睫毛膏所达不到的效果。

若是寻常的话,顾念兮一定会非常不满的拽男人的睫毛几把。但今天,顾念兮却没有这个闲暇的心情。

因为她发现,谈少的眼圈是真的,并不是睫毛留下的阴影。

“老东西,你是不是生病了?”以前,她甚至看过比谈逸泽眼圈还要黑上几倍的人,可却没有一次像是面对谈逸泽的时候这样,让她感觉到莫名的鼻酸。

“瞎说什么呢!你家老东西身体硬朗着呢!?”听到顾念兮带着鼻音的嗓音,男人总算是睁开了眼眸。看着她,昨晚上的记忆慢慢在复苏。

“试试?试什么?”

“这个……”感觉一疼,顾念兮这才回过神来,赶紧将谈逸泽的脑袋推开。

“人家是在担心你,你怎么这样对人家!”

“呵……”看着女人红着眼眶又羞红的脸蛋,谈逸泽的嘴角慢慢的勾起。恣意的笑,连春日晨光都因为这个男人而失掉了色彩。

不是因为恶作剧的窃喜,而是他真的能从他的小东西眼眸里看到那抹浅显易懂的担忧。

看着她红的眼眶,谈逸泽感觉自己所做的一切,值了!

快到博亚大厦的时候,顾念兮眉心处的折痕还没有完全打开。

“到底怎么了,你家老东西都亲自送你来公司了,难道还生气么?”洗簌了一番之后,谈逸泽眼圈下虽然有一圈黑紫,但精神已经比刚刚好了很多。出去眼圈之外,看不出任何的端倪。

“我没有生气!”看了身侧,从上车之后就不断找各种话题逗自己开心的谈逸泽,顾念兮只是这么弱弱的回应了一句。

其实她也知道,要不是自己最近因为这个企划,将她家谈少给晾的过火,昨天晚上男人也不至于那么偏执的想要自己陪他看电视。

“真的?”

“真的,只不过就是不知道,这份企划今天没能交出来,会不会要被博亚扫地出门!”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想起博夜澈,那个如同鬼魅一般,却拥有着至尚权利的男子。自己弄惨了他的一个企划案,损失应该不下几亿。他要是生气的话,会不会直接喂她吃枪子?

许,是她的担忧太过于明显,被身侧的谈逸泽看出来了。见她一直都紧张兮兮的掐着自己的包包,男人将自己温暖而干燥的大掌,直接覆盖到了她的小手上面。

“小东西,不用担心,就算天塌下来了,都有我帮你扛着!再说了,每一件事情不到最后,你都不知道会是个什么结果!没准,还是你意想不到的好呢?”男人说这话的时候,车子刚好停在了博亚大厦前方。

顾念兮解开了安全带,他索性便将她拦在自己的怀中,亲了亲。那双有着超强洞穿能力的黑眸,则是一抹怪异的光芒。

但这光芒,真的只是一闪而过。

在顾念兮还没有看得清之时,便又在男人的眸底消失的无影无踪。

“要是意想不到的坏呢?”在男人的怀中轻轻的蹭了下,顾念兮又反问。

“能有多坏?最多,也就是被炒鱿鱼!我告诉你,真的要是发展到了那个地步的话,你就先别人一步,将老板给炒了。然后,你就回家我养着你!”男人的手依旧霸道环在顾念兮的腰身上,但给顾念兮的却是无比的温暖。

因为她知道,向来不喜欢多话的谈逸泽,从今天一直从头说到尾,不过只是为了让自己安心罢了。

“那老东西你可要记得你今天说过的,我今天要真的进去被开除的话,到时候回家找你养我,你可不能嫌弃我当米虫!”和谈逸泽又是一阵嬉戏之后,女人这才从男人的怀中钻了出来,临下车前还不忘和男人如此说着。

“呵……没事,就算你没工作咱们回家也有的事情做,努力的为谈家添一个新人口!”男人半开玩笑似的依靠在驾驶座上,一手还不忘朝着顾念兮的小身子拍过去,痞子味道十足。

“老痞子,就知道欺负我!”被谈逸泽一拍,顾念兮的脸蛋整个涨红,当即便推开了车门跳了下去。“你快点走吧,现在快到上班的时间点,过一会儿路都堵上。”

“好,知道了!”男人看着她,神色早已恢复了面对他人时候的那份清冷,趁着顾念兮还没有将车门关上,男人又道:“小东西,记住不到最后一秒钟,你永远不知道这个结局是好还是坏的!”

他别有意味的看着她手上的那个包,视线好像穿透这个包看到了其他什么东西。

而顾念兮当时也没有想到什么,只当谈逸泽在哄自己开心罢了。

“我知道了,你路上要小心点!”替男人关好车门,顾念兮朝着他挥了挥手,这才转身,昂首挺胸像是随时等待斗争的公鸡那般,大步朝着博亚大厦的大门走去。

顾念兮一直以为,从她转身的那一刻,谈逸泽便离开了。

一直到,身后传来那个熟悉的声音:“兮兮,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再也不是一个人!”

因为,他谈逸泽会无条件的守在她的身边……

转身,她看到车窗里那个对着自己浅笑的男子,本来有些微愣的神情,却在下一秒红了眼眶。唯有嘴角高高扬起的弧度,证明着女人其实是开心的。

谈逸泽,有你真好!

真希望,这一辈子我顾念兮能有你一直陪伴在身边……

有了谈逸泽说的那一番话,走进博雅集团的顾念兮感觉自己不在孤单。甚至连刚刚那紧张兮兮的感觉,也不复存在了。

此刻的她,只是想要在博亚集团的最后一秒钟时间,做好自己的分内工作。

走进自己的办公室,顾念兮一如既往的看到正在自己办公室整理东西的陈甜甜。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阴冷。

但很快的,那抹情愫便又在她的眸子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以至于,陈甜甜还错误的以为,这样的神色只是刚刚自己看错了。

“念兮姐,早啊!”陈甜甜笑着端出自己刚刚泡好的咖啡,放在顾念兮的办公桌上。

“早安啊甜甜,你每天到公司的时间,都挺早的!”顾念兮对着她浅浅一笑。那双大眼看上去,是那么的透彻,看不出其他。

但她说出的话语,却让陈甜甜感觉到别有一番意味。

“是啊,最近这段时间一觉起来,就再也睡不着了。反正也没事,我就先到公司来了!”听着顾念兮的话,陈甜甜的心里咯噔一响。

该不会,这个女人其实早已察觉到她陈甜甜做的那些事情了吧?

可若是知道,为什么直到今天那份文件依旧原封不动的送到总裁办公室?还有,为什么她能这么不动声色的和自己谈话?

“是吗?那咱博亚公司,还真的是多亏了你这样勤勤恳恳工作的员工!”顾念兮转身,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念兮姐说的是哪里的话,都说干一行爱一行。我也只不过是尽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罢了!”

“好吧,你要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就先出去忙你的事情。等下午,要去递交企划书的时候,我再喊你一声。”

侧过头之时,顾念兮的眼眸又是微闪。

但落进陈甜甜眼眸里,更像是因为今日的阳光过分刺眼,有些睁不开罢了。

“好,那我先出去整理一下下个星期会议需要的文件。念兮姐要是有什么需要的话,记得喊我一声就行。”一听到“企划书”三个字,喜悦便已经独占了陈甜甜的心头。怎么还有时间分析顾念兮神色异常是为何?

“还有,甜甜!”

就在陈甜甜推开了她办公室门,准备大步迈出去的时候,顾念兮的声音又从他的身后传来。

不出意料,陈甜甜转身看着她。

“甜甜,好好工作。博亚集团向来赏罚分明。你要是做的好的话,该得到的报酬,公司一分也不会少给你的!”

当然,你要是拿走了博亚什么东西的话,惩罚也会接踵而至。

不过这样的事情,顾念兮相信不用自己亲自出马,博夜澈那样的人又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背弃他的人?

“我知道了。那念兮姐,我出去忙了!”

“好的。”

替顾念兮关上了办公室门,陈甜甜的神色有些明显的晦暗。

因为她总觉得,顾念兮刚刚在自己临出门之前和自己说的那一番话,还有朝她投来的淡淡一眼,总觉得太深不可测。

“甜甜,你在这?把二期工程的文件给我。”正巧,这个时候有人看到陈甜甜站在那里思索着什么,便对她这么说到。

“好的,我马上给送去!”刚刚一拥而上的那些奇怪的感觉,被这么一打断,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此刻的陈甜甜,又恢复了之前的状态,开始在博亚大厦里端忙碌这着。

殊不知道,若是她刚刚仔细想想顾念兮的话,都能猜想到一些什么东西,也不至于变成之后的局面。

“会是她么?”而与此同时,坐在办公室内的顾念兮则盯着陈甜甜离去的身影,眉心微皱。

其实,当谈逸南提醒她的时候,顾念兮便将和企划案都有所接触的人全部想了一遍。而陈甜甜虽然没有和企划案有直接的接触,但顾念兮却开始频频的察觉到,这个女人每天出现在自己办公室的时候的怪异。

其实,顾念兮很想否认自己心里的这份怪异的感觉。

可脑子里堆积起来的信息综合起来,都指向了陈甜甜!

其实,顾念兮也非常不希望,陈甜甜会是那么的人,毕竟当初她第一次到这里的时候,还是顾念兮带的她,再者他们还来自于同个城市……

于情于理,顾念兮都不希望陈甜甜会是泄底的那个人。

但顾念兮还是保持理智的,在察觉到陈甜甜的可疑之时,她便将自己所有的计划都藏在心里。连制出来的企划,除了谈逸南和博夜澈,以及她本人,便没有其他人接触过了。

“陈甜甜,真希望那人不会是你!”看着陈甜甜消失在大门前的身影,顾念兮轻声叹息。

收回视线,顾念兮想到下午要交的企划书,这会儿一个头又两个大了。

再一次将谈少软磨硬泡的本事打从心里狠狠的鄙夷了一番之后,顾念兮便从自己的包包里掏出了那份文件。虽然清楚,那么盘大的数据不可能一个早上就处理的好,但顾念兮还是抱着最后的希冀看向了企划书。

不看还好,一看顾念兮的脸一下子犹如调色盘一般。

先是因为焦躁而苍白,再者是因为看到那叠纸上面写着的数字之时而惊讶,最后却是释怀一笑……

只是,看着纸张上那刚劲有力的字之时,女人的鼻尖却又是遏制不住的酸涩……

“谈逸泽,这就是你为什么变成熊猫眼的原因么……”

“你这个大傻瓜,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这么庞大的数据,他竟然帮着她做好了。

没有喊醒她,没有借助其他人的帮忙,顾念兮几乎可以想象,昨夜谈逸泽忙的怎样的焦头烂额。

而自己,竟然在他忙的昏天地暗的时候,睡的像是小猪一样。

怪不得,今天他送自己下车的时候,会和自己说:“小东西,记住不到最后一秒钟,你永远不知道这个结局是好还是坏的!”

不过顾念兮也知道,他说的那一句:“兮兮,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再也不是一个人!”同样是这个男人的心声。

鼻尖一酸,两行温热的液体从她的眼眶中缓缓滑落。

谈逸泽,这一生有这样细心呵护我的你陪伴,真好!

看了看这份资料,顾念兮便开始和MSN线上的谈逸南联系。

虽然谈逸泽帮着自己处理好,但有些数据还是要做最后的确认。但不管谈逸泽的数据正确与否,顾念兮都非常的感动。

“小叔,在么?”

“嗯!数据处理好了吗?我看看。”或许是因为文字的对白,顾念兮并没有察觉到谈逸南过多的欢喜或是哀愁。

“处理好了,等一下我开始发!”说着,顾念兮开始离线文件发送。

这期间,谈逸南又发来了信息:“昨晚怎么没回我?是不是因为数据做不好?”

“嗯,差不多是那样!”其实,是因为某个男人耍无赖,带着她顾念兮一起看电视!

不过一看到这份数据,顾念兮原本的火气又消失的无影无踪。

因为她知道,谈逸泽真的是为了她好。

不然,他也不会大费周章让她昏睡过去,而后却一个人躲在书房里,处理那些他从涉及过的知识。

“其实,数据来不及处理的话,你应该和我说一声的。我能帮得上你的,尽量帮你!”电脑频幕上出现这一句话的时候,同样还有一朵谈逸南发过来的鲜花。

“你帮我看看吧,我传好了。”故意忽视男人话里的另一层意思,顾念兮在频幕上敲击出了这么一行字。

“那你等等,我校对一下!”

说着,谈逸南那边便没有了动静。

而顾念兮这边,也开始忙着自己校对谈逸泽的那组数据。

其实,不是她不相信谈逸泽,而是她知道,谈逸泽毕竟并没有相关从事金融的相关知识,这样的他做出来的数据又有什么准确性可言?

不过男人为自己所付出的,顾念兮会一辈子牢记在心里。

就这样,安静了过了好半个小时。

这个期间,顾念兮也一直忙着自己手头上的校对工作。

一直到电脑上的MSN再度传来声响,顾念兮才从那堆数据中抬起了头。

“念兮,没想到你对这一块的潜质那么好,这么庞大的数据非但几天就处理好了,连一点差池都没有!看来,你做这行真的是再合适不过了!”

这是,顾念兮电脑频幕上出现的一行字。

也就是,刚刚校对完顾念兮的数据,然后发送过来的谈逸南发来的。

那一刻,顾念兮也盯着手上的那份数据若有所思了起来。

其实,刚刚校对的时候,顾念兮便开始有些不可思议了。最先开始校对的那组数据,顾念兮还诧异于这堆数据头几个的准确度。

顾念兮好歹也是从专业学校毕业的,处理这些数据的时候有时候还会出现一两个差错,就像前几天她拿给谈逸南的那一份一样。

可看着手上谈逸泽做过的那份数据,顾念兮竟然从一开始校对就一直连连正确。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己核算方法出了问题,不然谈逸泽这样的门外汉怎么可能做的如此的完美?

可当谈逸南发来这一句话之时,顾念兮才发现,原来不是自己出了差错,而是她的男人堪称完美。竟然连从未接触过的东西,都手到擒来!

此刻,顾念兮看着谈逸泽处理过后的这份数据,再度仔细的翻阅,发现这份数据甚至比当初她接手的时候,还要更完美精湛上几分。

“小叔,你确定这组数据真的一点差错都没有么?”仔细掂量了几分之后,顾念兮在频幕上敲下了这么一句话。

“没有,我刚刚还检查了几遍呢!这数据也比之前的合理了几分,简直堪称经典。我相信这一次,你的这份企划案一定能一次通过!不过,念兮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你也知道我当初在学校的时候,就已经有‘数据之王’的称号了。面对这堆数据的时候,我都很难保持这样的准确度。但你这一组真的处理的一点瑕厮都没有。要是让教授看到的话,绝对也会甘拜下风的!”

看着谈逸南发来的这么一大段话,顾念兮只是释然一笑。

看来,她家的谈少还真的藏着一些本事!

没有理会谈逸南最后说了什么,顾念兮直接关闭了MSN,甚至连之前使用过的痕迹,都一一给删除了之后,才带着谈逸泽做好的那份企划案,大步离开了办公室。

出门的时候,陈甜甜正好不在位置上。

顾念兮便踩着高跟鞋,离开了……

与此同时,城市某家医院的妇产科诊疗室门外站着一个人。

来人,好几次都张望着办公室里面的场景。

见到那抹他所熟悉的身影,男人有好几次想要迈开脚步走进去,但最终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将脚收了回来。

来人的视线一直落在办公室里的那个白大褂身影,脸上是挥之不去的阴郁。

到底,昨天晚上他看到的人,是不是苏悠悠呢?

很知道,只要大步走进去,问苏悠悠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轻而易举的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可思量了好几番之后,男人最终选择将自己的脚收了回来。

就算知道了,就算确定了昨晚上和那个男人亲昵的坐在同一辆车上的人,就是苏悠悠,那又怎么样呢?

她苏悠悠又不是他的爱人,他凭什么去管苏悠悠的事情?

陆子聪一直都不认为,自己对苏悠悠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对于陆子聪而言,苏悠悠只不过是从同一个城市到异乡来打拼奋斗的师妹,他给她的关爱,给她的帮助,给她一切的一切,都不过是因为他知道在异乡打拼的苦,所以尽可能的帮着苏悠悠罢了。

就算昨天晚上看到和苏悠悠极为相似的身影和另一个男人亲昵的坐在同一辆车上的时候,他也是这么想的。

可当刚刚他的脑子里跳出了“爱人”二字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了什么……

换句话说,其实在和苏悠悠呆过的这段时间里,他早已不是将苏悠悠当成自己的小师妹那么简单了。

想到这,陆子聪垂放在腿双侧的手,猛然间收紧。

“小悠,你看看门外站着的人谁呢!”就在陆子聪正想着什么的时候,诊疗室门内响起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而陆子聪也在听到这声音的时候,想要躲开。

可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陆子聪刚刚抬头就看到了,苏悠悠的视线已经落在了他所在的角落。和他的视线,相撞。

看到苏悠悠的那一瞬间,陆子聪的瞳仁霎那间收缩。因为他察觉到,自己心跳的不正常。原来,刚刚自己的猜想是正确的。他,真的喜欢上苏悠悠了!

可男人还没有来得及为自己的发现而欢呼之际,便看到那个年轻女子在看到自己之后,脸盘一点点的灰暗下来,仿佛失去了生气的人偶。

那一刻,陆子聪的情绪变得急躁而不安。

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发现,自己的心原来也会因为某个女人而跳动。可对方为什么会在看到他的时候,出现了这样的表情?

以前,他陆子聪也和苏悠悠见过无数次面。印象中的苏悠悠,张扬而恣意,特别是每一次见到自己之时,都会笑着露出两颗可爱的虎牙,可从来没有一次会像今天这次这样,冷着一张脸瞪着自己。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小悠,怎么了?是不是最近的病患太多了,让你连人都认不出了?”和苏悠悠同一办公室的女人,在察觉到苏悠悠的脸色之后,不解的看着她。

其实,陆子聪这人,她也认得。

以前也有好几次,他会到这里来找苏悠悠。

而苏悠悠每一次见到他,笑容可比窗外的太阳还要娇艳上几分。

虽然直到现在都没有听苏悠悠亲口说出,这个男人到底是她的谁,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其实苏悠悠喜欢这个男人。不然为什么每一次他的到来,都能让苏悠悠那么欢喜?

“小悠,这边我先看着就行!有什么事情,你先出去吧!”

“那好,谢谢你刘姐!”说着,苏悠悠从诊疗室里面出来。路过陆子聪身边的时候,她稍稍一顿,示意他跟上她的脚步之后,便离开了。

看着走在前面的女人,陆子聪也紧跟着迈开了双脚。

但看着那近在咫尺的背影,陆子聪却觉得有什么东西狠狠的压着他的胸口,让他喘不过气。

“路师兄,今天不用上班吗?”径直来到医院的花园之后,苏悠悠停了下来。面前,正好有一个人工湖。

从这个角度望过去,可以看到阳光洒下来落在人工湖上的波光粼粼。

很快的,陆子聪也跟上了她的脚步,停在了这片湖泊的面前。

不知道两人就这样安静的呆了多久之后,苏悠悠这才开的口。

“今天轮到我休假!”看了身侧,将视线一直落在湖面上的女子之后,陆子聪才开口回答。

“那找我,有什么事情么?”言下之意,就是有话快说,没话就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小悠,我只是想问你,最近是不是很忙?为什么我这阵子到酒吧,都没有看到你?给你打过好几次的电话,你也没有接!”说到这的时候,男人索性面向苏悠悠,道:“我……我担心你!”

“嗯,最近这阵子大概是春天到了,很多人心发烧发烂,所以怀上孩子的人,特别的多!每天医院的门诊量,达上千呢!”虽然这是身为妇产科医生苏悠悠偶尔会发发的牢骚,但落进陆子聪的耳里却变得很不是滋味。

因为他总感觉,这个时候的苏悠悠有大半的话语是朝着自己来的。

“小悠,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生我的气了?”陆子聪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没,我怎么敢生你陆大师兄的气呢?”又是一句不咸不淡的话,从苏悠悠的最终传出。

这一次,陆子聪真的感觉到她话里的刺!

“小悠,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你知道的,我根本不是那个意思。我是想问问,你最近是不是很忙,忙到连我的电话都没有空回拨?”

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陆子聪又是莫名的烦躁,因为他的脑子里闪现的是昨天晚上苏悠悠坐在那辆名车内,而另一个男人掐着苏悠悠脸蛋的场景。

从昨天晚上,这样的画面就跟紧箍咒一样,一直在他的脑海里徘徊上演。

“是,我最近真的很忙。所以麻烦你,要是你有什么要好的女性,意外怀上孩子或是意外流产之类的,都不要往我这边送了。我这边,还实在接待不了那么多的‘贵客’。”苏悠悠承认,这个时候的自己是有些过分的尖酸刻薄了些。

但这就是她苏悠悠!

别人让她痛了,她定要还以十倍的痛的苏悠悠!

“小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苏悠悠的话,就像是猜到了陆子聪的尾巴似的。

当下,男人的眉心紧皱,看着苏悠悠的眸子也充满了疑惑和不安。

因为苏悠悠的话,让他不难联想到最近时常和自己粘附在一起的霍思雨!

难道,苏悠悠知道了自己和霍思雨的事情?

可他已经非常直白的警告过霍思雨了,若是她敢将他们两人的事情捅出去,让苏悠悠知道的话,他一定有办法将她送上当今某个界的宝座。

“你说我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还有,如果你只是来和我说这些事情的话,那还是请回吧!你也看到了,我现在真的很忙,又要回去工作了!”说完,苏悠悠便转了身,准备大步朝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小悠,我想要和你说的,不只是这个!”

陆子聪的动作也挺快的,趁着苏悠悠还没有走多远,便再度拦截了上来。

眼见陆子聪再度凑到自己的面前,看着那一张自己曾经爱恋了那么多年,却最终幻灭的脸,苏悠悠感觉鼻尖一算,立马别开了脸。

“还有什么话,你快说吧!”

“其实,我是想要问一问,昨天晚上你有没有出去?”说完这一句话,陆子聪安静的等待苏悠悠的回答。

看着苏悠悠的侧脸,他的眼眸里也只是淡淡的光芒。

但唯有陆子聪自己心里清楚,此刻的自己该死的急躁着。

慎廉连他垂放在腿双侧的手,也不断的收拢,直到关节某处发出细微的声响。

“什么意思?”听到陆子聪不明意味的话,苏悠悠扭头看向他。

春日的阳光下,苏悠悠的脸蛋被阳光照射的白里透红。唯有眼眸里的冷意,却叫男人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如此招架。

“我……我是想说,我昨天晚上看到一个和你的身型十分相似的,和……”陆子聪发现,原来自己竟然也有这样紧张而迷惑的时刻。明明是那么简单的问句,在面对苏悠悠想要脱口而出的时候,竟然变得躲躲闪闪的。

“和什么?”微眯着双眸,盯着面前的男子。苏悠悠的眼眸,一眨都没有,仿佛不想错过男人每一瞬的表情似的。

在看到他眸子里的那抹芥蒂之时,一抹轻笑突然从苏悠悠的唇里溢出:“你是想说,昨晚上看到我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

说这番话的时候,连苏悠悠都被自己的嗓音震惊到。

原来,她苏悠悠也有这么冷的一面。

是不是,爱上的那个人,注定要比被爱的那个卑微许多?

他非但可以拒绝你的爱,甚至还可以将她的爱情随意的践踏?

是的,昨晚的她确实是和凌二爷在一起的!

但他知道是这样,为什么就这么急匆匆的来质问她?

可陆子聪,你有没有想过,我当初到底为了什么才会被迫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

都是因为他!

若不是因为他,苏悠悠从来不会活得这么狼狈。更不会因为失恋醉酒,而错让耍无赖的凌二爷给扛回家。

然而这个始作俑者,现在竟然还在装无辜?

而且,还是以一副如此丑陋的嘴脸!

一想到那晚上陆子聪和霍思雨的亲昵,苏悠悠没来得的恶心。

“小悠,哪个……”看到女人眸子明显的冷了下来,陆子聪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的话,似乎有那么一点牵强了,正准备和苏悠悠解释点什么的时候,却听到女人这么开口:“没错,昨天晚上我就是和另一个男人在一起的,而且我们还睡在一起了!可这,又和你陆子聪有什么关系?”

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苏悠悠从陆子聪那双黑似墨的眸子里,看到自己清晰的倒影。那红了眼眶,鼻尖也跟着一并泛红,仿佛一个脆弱不堪一击的人。

而她也听到,那声音暗哑,而低迷。如果不是发现自己的嘴巴在张动的话,苏悠悠可能打死都不承认,这样的声音会是从她的嘴中传来的。

“小悠,你……”

其实,在来这里之前,陆子聪也设想过无数个苏悠悠可能给的答案。

但从没有想到,她给的答案竟然会是如此血淋淋的!

这一刻,如果不是身侧有棵树能让他拖住身子的话,陆子聪恐怕早已跌坐在了地上。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苏悠悠就是这样的人。所以,你可以走了。还有……”说到这的饿时候,苏悠悠的嘴角依旧带着充满讥讽意味的弧度:“以后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请不要来找我!”

脏乱不堪,卑贱的爱情,她不需要!

说完这一番话,苏悠悠便大步离开了。

她以为,她可以非常潇洒的将一切做到完美,但在退出陆子聪的视线之后,却发现自己细长而白净的双手在打颤……

原来,她的爱情还未盛开,早已凋零。

而祭奠这样一份爱情的,只有她自己。

因为她苏悠悠的爱情,只是她一个人的事……

从博夜澈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顾念兮感觉自己的步伐松快了好多,甚至连嘴角也不自觉勾起了弧度。

今天谈少第一次做出来的企划案,非但没有出错,竟然还能得到那个犹如千年冰山的博夜澈的赞赏,这实在是太意外了。

于是乎,某个小女人决定给她家谈少发个短信,问个安:“谈少,今晚下班火速回家,开门有惊喜!”

呜呜,冻死了。手指打颤,明天再回留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