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九十三章 她真的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三章 她真的有了!!!

“悠悠,你和凌二爷认识?”顾念兮上前,眼看着凌二爷朝着苏悠悠靠近,笑的如沐春风,但苏悠悠却是一脸的苍白,活脱脱像是见了鬼。

“我们……”看着凑近的那张笑脸,苏悠悠感觉自己好像是被当头淋了一盆冷水,蚀骨的寒钻骨的疼。脑子里闪现的,是今早他们才共同躺在一张床上的画面。

但在顾念兮的面前,苏悠悠压根就不想要承认。

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她便感觉肩膀上落下一只大掌。片刻之后,那张笑脸再度朝着她凑近。在她的红唇轻启只是,他微凉的指尖悄然放在了她的唇上。

那一刻,女人有些微愣。

“苏小妞,难道我说错了么?难道,我们不熟么?”不得不承认,对付女人凌二爷真的就是老手。老练到,你根本就不知道这个男人的底线在什么地方。

他嘴角依旧勾勒着恰到好处的弧度,正好显示出他的失落和无力。

唯独苏悠悠知道,这个男人此刻表现出来的,和他所想的根本就不一样。不然,为什么此刻放在她苏悠悠肩膀上的手,掐得那么紧?

而很快的,凌二爷再度前倾,不过他没正对着苏悠悠的脸压过去。停下来的时候,凌二爷的唇正好在苏悠悠的耳际,他用着他们两个人的语调才能听到的音量,道:“如果不希望你的朋友看到你那照片的话,你知道该怎么回答的!”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寒光。

甚至,连握着苏悠悠的肩膀的手,也再度收紧了几分。让苏悠悠疼得,眉心卷皱了起来。

“悠悠?”顾念兮似乎有些担心,在看到她和凌二爷如此贴近的动作之后,这会儿她也赶紧来到了她的身边,一副母鸡保护小鸡的样子。

“兮丫头,这人是我到这城市认识的一朋友!”看了近在咫尺那张不清不楚的笑脸,苏悠悠咬了咬泛白的唇,道。

“原来,你们认识!”顾念兮在听到这话的时候,似乎有那么些吃惊。

“小嫂子,我们何止是认识,我和苏小妞还有过许多不为人知的故事!”男人看着苏悠悠苍白的脸,继续用着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调子。

他的眉梢里,带着浑然天成的美。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男人盯着苏悠悠看的黑眸,竟然有着琉璃盏似的光芒。

“不为人知的故事?”其实,从一开始顾念兮便发现了,这两人之间似乎有点不对劲。在听到凌二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眉心更是卷成了一团。

此刻,她不解的眼神落在苏悠悠的身上。

以她顾念兮对苏悠悠的了解,她不是不清楚,苏悠悠并不像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样滥交。

可现在,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念兮,你别听他胡扯。这人的狗嘴吧里就是吐不出象牙。走,不是说要先进去看看今晚住的房子么?我们先过去,占两间好的!”面对顾念兮越来越浓的疑惑,苏悠悠赶紧拉着她远离凌二爷。

当然的,她临走之前,还不忘记狠狠的瞪了一眼凌宸。

而男人似乎一点也不介意,依旧是带笑的看着他们两人的离开。

其实,刚刚他本来是不想要整苏悠悠的。

但看到她急于在顾念兮面前撇开和自己的关系,他的心里便很不是滋味。

想想,他凌宸好歹也是城里人闻风丧胆的凌二爷,想要和他贴上关系的都快要挤破他们家门槛了。更别说是想要嫁给他凌二爷的女人了!

而这苏小妞倒好,竟然一见到他就跟见了鬼似的!

这让他心里莫名的不是滋味。

于是,他才自编自导演出了这么一场好戏。

为的,就是不让苏悠悠撇开了和自己的关系。

一直到此刻,凌二爷都非常满意苏悠悠刚刚的反映。她的慌张,恰到好处证明了她对他们所发生的那些事情多少还是有些顾忌的。她的苍白,也恰到好处的证明了她对那些事情念念不忘。

如果不是苏悠悠之后说出的那一番话的话,凌宸觉得自己应该会暂且放了苏悠悠一马。

“悠悠,你真的和那个人没事么?”

“没有!你觉得本宫会看上那样的太监么?”

“……”

拉着顾念兮离开,小姐妹两人边走边聊着。

殊不知,他们刚刚的对话,已经全然落进身后男人的耳中。

之后他们说了些什么,凌二爷全然不在意!

他只知道,他再度被苏小妞那张嘴巴给玷污了!

看着两女人越走越远的身影,凌二爷微眯起了双眸。

他凌宸到底是不是太监,她苏悠悠不是最清楚么?

看来,这个女人还真的不长记性?

他要是不给她点苦头吃,让她长点记性的话,那他就不是凌二爷了!

想着,凌宸看着不远处渐行渐远的两人,嘴角悄然勾起了弧度……

这天,虽然累了一点,但在这片深山老林里,顾念兮也第一次感受到了不属于城市的那份宁静。

天黑了,顾念兮一个人站在屋外,看着周围的一切一点一点的被夜色吞没,心却出奇的平静。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和谈少一辈子都留在这与世无争的地方。

“小东西,原来你在这里?”身后那熟悉的男音传来之时,顾念兮感觉自己的腰身被一双大手拦住,带进了那个她所熟悉的怀抱。

“老东西,这里真好!”来到这里之后,顾念兮好像有所放松。

“是么?那有空的话,我们还来!”他抱着她,萦绕在她鼻间的,是那股子他沐浴过后特有的清香。

顾念兮看了一眼头顶上那双黑眸,嘴巴微微的动弹了下,却没有出声。

其实,她想要的不仅仅只是偶尔过来。而是……

在那个喧嚣的世界,一切固然是好的。但她的谈少,却连睡觉都没有这一刻这么的放松。

“哟,谈老大你们也在这里?”身后,是墨老三那清越的男音。

两人转身便看到了,身后相拥而来的两抹身影。

“大半夜的不睡觉,该不会是想出来当野鸳鸯吧?”周子墨一脸如狐狸一般的笑。却被身侧的女人掐了好一把:“说什么呢!都没有个正经的!”

虽然苏梦瑶明摆着没给周子墨面子,但男人一点也都不在意。看着怀中的她,他依旧笑的灿烂。

那股子柔情,仿若就算周太太给他的是一颗子弹,他都会无怨无悔的吞下去似的。

“老三,是你自己在想做野鸳鸯吧。所以一看到别人,都自然而然的往那方面联想!”谈逸泽看了周子墨一眼,淡淡的扯了一下弧度。说出来的话,让苏梦瑶的脸瞬间嫣红的同时,更让周子墨像是哑巴吃了黄连一样。

“谈老大,这么久没见,你的嘴巴还是和以前一样的毒!”周子墨感叹,但他也没有否认刚刚谈逸泽所说的。

不过这话,顾念兮倒是认同。

她家的谈少,嘴巴一向恶劣。

“彼此彼此!”看着周子墨笑的那个混蛋样,谈逸泽的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但嘴巴里传出的话,依旧是那么的不饶人。

“夜里凉,老大你还是带着小嫂子却休息吧!”被谈逸泽那双黑眸一盯,周子墨只感觉自己的脑子里的东西仿佛都在一瞬间被他看穿了。

这感觉,还是和几年前他们几个在一起厮混的时候一模一样。

谈逸泽每一次都能不动声色的将所有人的想法,都看穿了。

“那你既然知道凉,为什么还将弟媳妇给带出来?”

在周子墨的一番话之后,谈逸泽果然用着顾念兮的小身子朝着房间的方向走去。但在经过周子墨夫妻身边的时候,他却顿住了。

嘴角轻勾,他不温不火的说了这样一句。一时间,让周子墨恨得咬牙切齿,也让苏梦瑶羞红了脸蛋。

而始作俑者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环住顾念兮的腰身,慢步离去。

“周太太,你要去哪里?”

“回去睡觉!”

“别啊周太太,我们难得来这里一趟,不做点什么事情多么浪费?”

“滚,回去你给我睡沙发,不然我立马就回娘家!”

“周太太,你又对我使用冷暴力……”

让人无奈的想笑的对话,从顾念兮他们离开之时开始,便不断从他们的身后传来。

看着这对夫妻的相处模式,顾念兮的嘴角轻勾。

看来,有机会的话她还真的要向周太太好好的请教一番才行。

“怎么,该不会是想学那个丫头片子,来对付我吧?”就在顾念兮暗自琢磨着的时候,身侧的男人开了口。

“老东西,你怎么知道?”顾念兮有些懊恼的反问,却也清楚的听到身侧男人那隐隐的笑声。

看来,刚刚他不过是猜测而已。如今被自己这么一问,倒是被他全部看穿了去。

“小东西,就你那点小心思,我要想知道,还不容易么?”男人停下了脚步,唇突然就这样悄无声息的压了过来。

夜色虽浓,但头顶上那轮明月下,却也让顾念兮看清楚了男人那令人怦然心动的脸部线条,还有那隐隐带着颤抖的睫毛……

谈逸泽的吻,很轻。却也能轻易的勾起人灵魂深处的渴望。

看着他,她突然间也主动踮起了双脚,大大方方的回应了男人这个吻。

夜晚的风微凉,轻轻拂过之时,让这个林间的花花草草发出细细碎碎的声音,也扬起了顾念兮那一头长丝……

一吻结束的时候,顾念兮发现自己的心跳变得有些快。

而谈逸泽环住他腰身的手,也不断的加大力道,让她的身子,紧紧的靠在他的身上。

“小东西,你家亲戚走了没?”谈逸泽的呼吸有些粗重,但他咬着她小耳朵的力度,却再适当不过。

“走了!”回应这么一句的时候,顾念兮感觉自己的脸蛋燥热难耐。

如果夜色不是这么浓的话,顾念兮相信谈逸泽一定能看到一个比煮熟了的虾子还要红上几分的自己。

“呵呵……”听着顾念兮的话,男人的薄唇轻轻提起。

“做什么呢!”感觉到男人不安分的大掌开始不安,顾念兮开始反抗。

“小东西,要不要学老三他们?”谈逸泽感觉自己的提议很诱人,凑到小东西的身边的时候,他在笑,连他笼罩在小东西身上的气息,也像是绽放的夜花……

“不要!这里黑灯瞎火的,怪可怕的。”她顾念兮可不傻,当然明白野鸳鸯的含义。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谈少的这个提议真的很诱人。最起码,让她顾念兮的心也莫名的跟着有了些许的期待。

“真的不要么?”他听到她的否定,却也没有丝毫的不耐烦。

此刻,他的手依旧轻轻的摩挲着顾念兮那张精致的脸蛋。谈逸泽的手很大,骨节均匀漂亮,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她的脸孔之时,如同跳跃在钢琴键盘上的精灵。

听着谈少那充满磁性的嗓音,看着他眸子里温柔的神色,顾念兮一度以为,谈少已经打消了如此邪恶的念头。却不想,男人却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不要也不行!”

下一秒,顾念兮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被腾空,片刻之后便被拽进更为深处的老林中。

不久之后,如此对话从老林子里传来:“早知道,今晚应该给你穿个裙子才对!”这样,比较方便行动。

之后,这个老林子里没有了对话的声响。

除了偶尔的风声之外,别无其他……

这一晚上,顾念兮总算是明白了,男人的脑子里有时候尽装着这些带着颜色的东西,连她家的谈少也不例外。

和小树林里的激烈战况相比较之下,这深山老林的度假小别墅的某个小房间内的火辣,同样也不示弱。

苏悠悠在山林里跑了一整天,吃完饭回来首先要做的就是洗澡。

只是洗着洗着,苏悠悠却听到了自己的房间里传来了“咯噔”一响,然后又是细细碎碎的脚步声。

“是谁?”苏悠悠问。“是谁在外面?”

但回应苏悠悠的,却只是一片沉寂。

当苏悠悠以为,刚刚那声音只是自己的错觉,准备哼着小曲继续洗澡之时,淋浴间外面又传来了电视声响。

而且,这声音是越来越大。

好像,有人进了了她的房间,将她的电视打开了。

那一刻,苏悠悠感觉到全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

靠,在这深山老林,该不会真的有那种东西?

想了想,苏悠悠还是决定将水龙头给关上,然后拽着一旁的浴巾,裹在自己的身上,抄着马桶刷就走了出去。走出淋浴间的时候,苏悠悠本能的拽紧了自己身上的浴巾。

真该死!

早知道会是这样,她就应该将自己的衣服也带进淋浴间才对!

可在家里她就是喜欢洗完澡才在外面穿衣服!

要不然,也不会是现在这样的下场。

“谁,谁在哪里?”

苏悠悠慢步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

此刻,明明是春天,天气还不算是太热。而且,她的头发也刚刚洗过,夹着冷水就那么粘附在自己的肩膀上。

但苏悠悠感觉,自己的背脊却不断的渗出汗水。

朝着卧室走去的时候,苏悠悠不断的吞着口水,企图将自己的慌张给咽下去!

“念兮?”

“兮丫头,是不是你?是你的话,就给我出来,不要吓我了!”还没有走进卧室,苏悠悠就看到电视果真被打开了。而且她也记得,刚刚自己进了这个房间的时候,是没有打开电视的。

到底,会是谁打开了电视呢?

来到卧室的门口,苏悠悠感觉自己的腿已经软了。但房间里依旧没有看到任何人的身影。

这一刻,她是多么想要转身直接跑出这个房间,找人来支援。

可自己偏偏只裹着这么一条毛巾,要是这么跑出去的话岂不是被别人看光光了?

想到这,苏悠悠突然吞了吞口水,目光定在卧室内大床上,刚刚自己随意丢掷的准备换洗的衣服。

要不,现在先拿了衣服就跑出去?

然后换好了,再跑到外面找人过来?

如了这个法子,苏悠悠这个时候真的想不到比这更好的方法了!

想着,苏悠悠拽紧了手上的马桶刷子一下子便朝着那堆衣服跑了过去。

可她的手还没有来得及触及床上那堆衣服,她的腰身便被一股子力道袭住了。而她手上握着的“武器”,也就是那把马桶刷子,也在下一秒被人给夺走,随意丢掷在地上。

“恶鬼,放开我!”

“啊……我苏悠悠没有做什么坏事,你为什么缠上我!”

“看来,你真的做了很多坏事!不然,怎么会那么害怕恶鬼找上你呢?”苏悠悠挣扎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听到,耳际传来的声音有那么些熟悉。转过身来的时候,苏悠悠才发现凑在自己面前的那张脸……

凌二爷?!

看着他唇上微微提起的弧度,苏悠悠挣扎的幅度越大,因为某个恶劣的男人,正将他修长的手指横过苏悠悠的身子:“混蛋,你做什么不声不响的跑到我的房间来,滚出去!”

“爷是好心,怕你一个人在这个房间里呆着害怕,所以过来陪陪你!没想到,竟然被你当成恶鬼,真是可笑。对了,我记得有人说过这么一句话:‘生平不做亏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门!’我看你这么怕被恶鬼缠上,估计坏事是做了不少!”

面对张牙舞爪的苏悠悠,男人的手依旧紧扣在她身上。

若有似无的徘徊,他贪恋的感受着女人的美好……

“老娘才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快点给我滚开!”苏悠悠学过跆拳道,瞧准了凌宸的脚,急忙忙的向后踩了一脚,便准备拉住他环在自己胸口上的手,给他来一个过肩摔!

可苏悠悠似乎忘记了,她的功夫一直都是个半吊子。

这一套还没有耍出来的时候,便被男人给识破了她的计谋。

“哟,还学过功夫?”男人见苏悠悠的手抓过来,随意的反手一握,苏悠悠便被扳手压住了。

“我只不过是说说,你就恼羞成怒了。看来,苏小妞你做过的亏心事还真的不少。想必,也占了很多良家妇男的便宜吧?”

橘色光线下,男人轻轻扯动的唇角处,有着浑然天成的笑意。有那么一时间,让苏悠悠看的有些痴傻。

不过也亏凌宸说的出这样的话来。

按照小六子的话,如果凌二爷也算是良家妇男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连**的母猪都没有了。

“你……给我滚出去,老娘不想见到你!”回过神来,苏悠悠才发现自己被男人推到在了大床上。而刚刚她裹在身上的那条浴巾,因为刚刚动作幅度有些大的关系,早已滑落了下来。

苏悠悠惊呼出声的同时,赶紧扯过一旁的被褥,钻了进去。

“苏小妞,你这么大喊大叫的,难道不怕把这周围的人都给吵醒了么?”

见苏悠悠的反抗,男人还是一脸邪肆的弧度。慢步来到床边,凌宸也跟着苏悠悠来到了边上。

那有条不紊的动作,让人看得出这个男人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这是在别人的地盘上。

“你……”果然,在凌宸的这一番话之下,女人的声音有所收敛。

看着她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男人开始拉扯着苏悠悠身上裹着的被褥。

“你……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不是说好吗?我欠你的,等回去再算清楚么?”见男人的动作,苏悠悠突然想起他们早上的对话。

“谁说,我现在是要算那两笔账了?”男人被她一问,动作一顿。但他的嘴角,依旧能保持着嘴角上那抹恰到好处的弧度。

“那凌二爷,您这是想要做什么?”

“我还记得,早上有人说我是个太监!”橘色光线下,凌宸那侧脸线条真的很干净,也很漂亮。他看了被褥中露出的那颗脑袋,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再度放淡了些。

“凌二爷,您怎么会是个太监呢?你比谁都强大!”看男人这么个神色,苏悠悠自然猜想到早上她和顾念兮的对话被他给听了去。

赶紧的,她想要拍马屁,想要快一点逃出这样的窘境。

“是吗?我非但不是太监,还很强大?”听着苏悠悠的话,男人煞有介事的盯着自己裤裆的某一处瞅了好一会儿,问道。

“是的是的,您老人家的能力也不是一般人能及的!”这话说的不假。

早上那一番累死累活的运动,直到现在都让她苏悠悠的腰杆难受的要命。

但太过急于拍马屁的苏悠悠却没有注意到,当她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男人嘴角上突然泛起了那抹诡异弧度……

“可你都这么说了,爷要不做出点什么事情来证明一下,是不是有些违背常理了?”转过头来,凌二爷看着苏悠悠探出来的脑袋,唇角仍保持着意味不明的微笑。

那一刻,苏悠悠感觉自己被盯得头皮发麻。

还没有理清楚这凌二爷口中所说的那些事情到底是什么的时候,突然憋见一黑影朝着自己压了过来……

良久之后,男人的声音传来:“苏小妞,我是不是太监!”

“其实也就那样!”

这一回,凌二爷感觉到的不是自己的青筋乱跳,而是浑身血液倒抽!

“看来,我们还是要继续验证一下,才能得到一个更精准的答案……”

之后,苏悠悠被席卷到某个黑影下方……

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真的很乱。

有无奈,也有不知名的酸涩在苏悠悠的心里浮现过。

唯一能得到的结论就是,凌二爷不管是夸奖还是贬低,都不行!

不然,后果非常严重!

周末在深山老林度过之后,周一顾念兮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来上班了。

进门的第一时间,顾念兮看到了正在帮自己泡咖啡的陈甜甜。

“念兮姐,早上好!这个周末过的怎么样?”见到顾念兮进门,陈甜甜便端着咖啡过来。

“还挺不错的!不过,也挺累人的!”顾念兮来到办公桌前,无意识的拍了拍自己的腰。这两天,亲戚才一走,谈少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每天晚上不折腾个够本,不肯休息。特别是周末在深山老林里,谈少竟然还将自己带到一块空旷的地方,折腾到了大半夜都不肯让她回房。

这么连着两天,顾念兮感觉自己的腰都快断了。

但顾念兮无意识的抱怨,落进陈甜甜的耳里竟然成了变相的炫耀。

看了一眼顾念兮之后,她的眼眸里微闪。

视线,正好落在她带进来的包包上面。

顾念兮,你不是三番两次都喜欢在我面前炫耀你的家庭背景还有你的男人么?

那想必,你应该也会喜欢上我送给你的这份礼物?

“那好,念兮姐我先出去忙了!”

“好的!谢谢你的咖啡!”

顾念兮笑着点头,送走了陈甜甜便继续埋头工作,殊不知她桌上的某一份文件,已经被完整的拷贝了下来,正被送往另一个地方。

与此同时,明朗集团的最高层办公室里,某个男人正埋首看着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谈副总,总裁夫人到!”门口处,传来了阵阵敲门声。

“进来!”

“妈,您怎么到这来了?”见提着新款皮包的中年女子走进办公室的时候,男人从皮椅上起身。

“小南,我就是过来看看!”说完这话的时候,舒落心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一样,又开了口:“有些话,咱们在家里讨论不方便,你爸爸和你爷爷都看着,妈怕有个闪失的话,让你在你爸爸和爷爷的面前坏了印象。但这些事要是不做,又觉得心里闹腾的慌!”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拉着谈逸南到办公室里的沙发上坐下。

“妈,我知道您的意思!”抬眸的时候,谈逸南注意到舒落心鬓角上的几根银丝,轻声叹息。

才短短几天的时间,舒落心就像凭空苍老了好几岁似的。原本保养的不错的脸部,眼角处已经出现了好几天鱼尾纹。甚至,那双眼睛的周围,也被蒙上了一层灰色。

“知道就好!那你这两天,有跟那女人到医院去做检查么?”

“去了……”说这话的时候,谈逸南无意识的别开了脸。

而舒落心其实也猜到了大致的结果,但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结果怎么样?真的有了么?”

被掐得变了形的名包,正好彰显出她此刻的担忧。

“八周了,时间正好差不多。”又是医生轻叹过后,谈逸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来到落地窗前之时,男人无奈的伸出双手,轻揉着自己的额头。

“天呐!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越想甩掉她,真的越是牵扯多!真不知道,上辈子到底是遭了什么孽了,竟然摊上了这样的女人?”

本该是让人觉得无比幸福的消息,却让这个办公室里陷入了让人酸涩的沉寂之中。

一时间,悲哀不断的蔓延。

甚至,让舒落心有种号啕大哭的冲动。

但因为顾及到这里是谈逸南的办公室,若是在这里闹开的话,恐怕会对男人产生不利的影响。所以,万分无奈之下,舒落心只能隐隐的啜泣着。

“小南,你有什么打算么?”发泄过情绪之后,舒落心总算记起了今日到这里来的目的。

“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和她进去检查的时候,医生说孩子发育的很好,很健康……”越说,谈逸南越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按说,他真的想要狠狠的撇开自己和霍思雨的关系。可当看到B超里的那个小东西的时候,当医生说那个孩子很健康的时候,谈逸南真的不知道自己的心这是怎么了。

“我知道,那是你的骨肉,你舍不得。但你真的想要因为那个孩子,和霍思雨那样的女人生活一辈子么?”

听谈逸南的语气,舒落心不免得有些担忧。

“妈,我真的不想要和她过日子。我现在一闭上眼,都能看到她把你推到的场景。但我一想到那个孩子,我的心真的好痛!”痛苦的抓挠着自己的发丝之后,谈逸南用双手死死的挡在自己的脸前。

“小南,你这孩子从小性子就好。可你不能由着你的性子来!若是让这个女人继续在你的生命中的话,那你这一辈子就都要毁了!”

看谈逸南痛苦的样子,舒落心上前将他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这孩子,是她怀胎十月生下来的,就像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为了他今后能有一帆风顺,她是使劲了全力。

当初他和谈逸泽都住在一个大宅子的时候,她不就为了自己的孩子,将谈逸泽赶到了S区了去吗?

还记得,当初她背负了多少的骂名?遭到了老爷子多少的白眼?

她不也顺利的挺了过来了么?

难道,现在一个霍思雨,就想要要让她舒落心投降么?

不,没那么简单!

“妈……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做!”

“没事的,有妈妈在!我什么事情,都会帮着你的!”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背部。“不过你要记得,她是真的怀上孩子了这件事情,你先别跟你爸还有老爷子说。”

要是让他们两个知道的话,那事情处理起来就越发的麻烦了。

“妈,你打算对她做些什么事情?”谈逸南有些担忧的看向母亲。

“这事你别管,妈自有定夺!”说这番话的时候,舒落心的眼眸微微闪动了一下。

但很快的,折磨寒意又被她脸上的笑容所取代。

这速度之快,以至于站在她身侧的谈逸南都没有发觉到,她脸上的异常。

谈完了这件事情之后,舒落心又在谈逸南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儿,问了最近谈逸南的工作情况,还有谈建天是否将大单子交给他做之后,舒落心这才提着她被掐得有些干瘪了的包包离开了。

送走了舒落心,谈逸南回到办公桌前,准备继续刚刚手头上的工作。却不想,一通电话打断了他办公室里的沉寂。

“喂?什么事情?”

“谈副总,楼下有个女人,说是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和你谈谈!”这是来自明朗集团的接待大厅的。

“你跟她说,没有预约,不见!”说这一番话的时候,谈逸南的眉心微皱。

应该是霍思雨吧!

以前,他们闹别扭的时候,她也经常耍这一招。

“我跟她说过了,但她还是执意要我打电话。说是,她手头上有份什么资料,要亲手交给你!”前台小姐有些迟疑不定。

“什么资料?”难道,来人并不是霍思雨?

那,会是谁?

想着,男人的眸子微闪了一下。

而电话那端,似乎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片刻之后才传来了声响:“你好谈副总!”

“你是……”这声音,和刚刚的前台小姐很明显有些不同。

“快把电话还给我!”不远处,有女音传来。

想来,女人应该是夺走了刚刚前台小姐手上的电话。

“你别担心,我把该讲的话都讲完了之后,自然会将电话还给你的!”手持电话的女人,朝着不远处的那个女人轻哼着。

“谈副总!”

“到底什么事情,你说!”很明显,这个女人有问题。

谈逸南说这番话的时候,脸色明显的阴沉了许多。

“我想要和你见上一面。”

“想要见面,先预约!”谈逸南用着很官方的借口,摆明了他的态度。

“可是,我手头上正好有一份博亚集团关于这一次城南案子的报价。能帮助明朗集团这一次轻松的拿下这个合作方案。难道,谈副总也不想要和我见面么?”电话那段的女人,似乎明白这话的影响,尽可能的压低了声量,用着两人才能听到的语调,对着电话里的谈逸南说。

“城南的报价?我怎么知道,你给我的这份资料,是不是真的?”

谈逸南的手指,在办公桌上狠狠的敲了几下之后,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寒光。

“谈副总果然冷静逼人。我敢用我向上脑袋保证,这份资料的真实性!这样,难道谈副总也不心动么?我可听说,博亚集团这一次是非常有信心拿下这个案子的。”

“是吗?那你说说见面的地点!”

“在城中心的商业顶层咖啡厅吧!到时候,我们电话联系!”见电话里的男人已经准许了,女人的红唇勾起。

“好,到时候再联系!”电话挂断的时候,谈逸南的嘴角浮现的却是一抹冷笑。

不是因为他对这个方案有多么的重视,更不是他多么想要拿下这个方案。而是因为谈逸南知道,这一次博亚集团接手城南合作方投标方案的人,正是顾念兮!

电话里的女人竟然说,这一次他们很有把握拿下这个案子,也就是说这个方案顾念兮做的很不错。

听女人对博亚集团的口气,应该是内部人士。

在商场上打滚了多年的谈逸南不会不知道,这一次的合作方案底标要是泄露,对顾念兮来说意味着什么!

“副总,过会还有会议要开!”见谈逸南走出办公室,手里还握着车钥匙,助理很识趣的提醒着。

“先推迟,我一会儿就回来!”说完,谈逸南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电梯门口。

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敢将主意打到他谈逸南最喜欢的人的身上!

票子什么滴,最有爱了,有木有?

嗷嗷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