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九十二章 斯文,就是这么的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二章 斯文,就是这么的牛

“老公,我回来了!”顾念兮回到家的时候,谈少已经穿好了居家服,正坐在沙发上。

凑过去的时候,顾念兮还能闻到空气中飘着一股子清香。是谈少惯用的那个牌子的须后水的味道。

看着侧靠在沙发上的谈少,顾念兮的红唇轻勾。

也许,气质这东西,真的就是与身俱来的。

谈少虽然只是一身简单的没有花纹的灰色居家服,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不开口,便能轻而易举的将人的视线全都吸引过去。而他,却像是古老的欧洲贵族,恣意的享受着别人的憧憬,别人的仰望。

不过,这会儿谈逸泽好像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电视开的声音老大,但他的视线却落在手上的报纸上。

见她进了门,也只是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很明显,这个男人现在又在对她使用冷暴力!

估计,刚刚苏悠悠打电话来,约自己到上次见面的酒吧见面,被他听到了!看来,她家谈少真的天生不喜欢那种花红酒绿的地方,每一次她从那些个地方回来之后,他的唇就翘的老高。

“谈少!”

顾念兮蹭到沙发上,和男人并肩坐着。

“老东西!”见男人依旧没有理会自己,顾念兮又唤道。

“老东西,你该不会又生气了吧?生气多了,会长皱纹的!你可不要忘记,你还大了人家好多岁呢!要是再显老,那可就恐怖了!”男人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不过细看之下,顾念兮注意到当她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她家老东西的嘴角有些抽抽。

果然,谈少现在真的很在意年龄这个问题!

见谈少的表情略微有些松动,顾念兮又小心翼翼的钻进谈少的怀中,用笑嘻嘻的脸蛋蛋挡在了男人的面前。

“老东西,给姐笑一个,姐就亲你一口!”学着苏悠悠调傥人的语调,顾念兮扯着男人的双颊。当然,她也舍不得真的用上力。

明明,只是想要调傥一下谈少。可当她望进谈少那双黑眸子里的时候,却有一瞬间的窒息。气氛,一时间变得有些怪异。空气中仿佛有看不见的火光在肆虐着。

这气氛之下,顾念兮能够感觉到,谈少落在自己身上的那只大掌的掌心,温度在极具上升。

男人的手上的力道,也越来越大。

此刻,谈少好吓人!

顾念兮拍拍小身子,准备走人。但小脚还没有来得及迈出一步,她的身子便被拉扯住了,下一秒唇齿间传来一股清新的气息。

那是,谈少的味道……

睁开眼睛,顾念兮看到近在咫尺的那双黑眸。他的睫毛好长,眼眶下有好些,都被睫毛投射下来的阴影挡住了。为什么,一个男人的眼睛要长的如此好看,比她顾念兮的还要好看?

看来,有空她要为谈少拔拔睫毛才行。

同样的,谈少也没有闭眼。

那双谜一样的黑眸,也紧盯着顾念兮。在注意到女人因为心里的怀念想而唇角勾起之时,男人的吻由最开始的轻柔变成下一秒的肆虐。

当一吻结束的时候,顾念兮感觉自己唇热热的。

“以后,还敢不敢说那些灯红酒绿的腔调子?”他伸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红肿的嘴巴。黑色的瞳仁里,有着一抹别人看不到的疼惜。

他喜欢小东西的单纯,喜欢她身上的这份纯粹。

所以,他见不得任何人将不属于她的东西加诸在她的身上。

“不敢了。但老东西,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么?人家都已经被你惩罚过了!”

“下回,要见面去其他的地方见。不然,休怪我不客气!”谈少狠狠的掐了一把她的小身子之后,发了话。

虽然小身子被拧得老疼,但谈少总算发话了,顾念兮也只能感恩戴德的直点头。

“不过老东西,我今天倒是在那边发现了一点事情!”窝在谈少的怀中,顾念兮突然想到刚刚和苏悠悠从酒吧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幕。

“什么事情?”眼睛看着电视,但注意力全都在手上。趁着女人犯迷糊的时候,谈逸泽开始毛躁了。

“就是,谈……不,是小叔!小叔的那个孩子,会不会不是他的?”苏悠悠说她老早之前就知道霍思雨和陆子聪在一起的事情,那也就是说,陆子聪和霍思雨的亲热,也不是一朝一夕的。那会不会,她肚子里的孩子会是陆子聪的?

当然,顾念兮不是没有注意到谈少作乱的手。但一想到最近这几天自己都被亲戚霸占着,男人憋的挺委屈的,也就没有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

“小东西,他们的事情我会看着办的。记住,那个女人很危险,现在你不要去招惹他们的事情!”说这话的时候,谈少的黑眸子里,突然变得有些黯淡。仿佛一口望不见底的寒潭,能在顷刻之间,将人给吞没。

印象中,这话已经不是谈少第一次对她这么说了。

而且每一次提起来的时候,她感觉男人的话好像都暗藏着什么玄机。

但这玄机,到底是什么呢?

顾念兮歪着脑袋,还没有想出点什么东西的时候,便看到谈少此刻妩媚众生的脸,突然扯开了一弧度。

谈逸泽的浅笑,笑容如同暖光。

在如此的夜色下,他的脸比绽放的玫瑰还要娇艳。

可为毛,他倾国倾城的笑脸,却让顾念兮感觉到背脊冷飕飕的?

不出顾念兮的预料,她的背脊冷飕飕的时候,谈少的红唇勾起:“小东西,我们玩个新游戏吧!”

“啊?”

没有反映过来,女人的身子已经被打横抱起,走向他们的卧室……

事实证明,谈少其实也很邪恶!

次日清晨,当天际的第一道光束落进这个房间的时候,女人睁开了双眸。

可能是因为刚刚醒来的缘故,入眼的一切都显得比较模糊。再者还有进了眼帘的一切,都变得格外的陌生。

苏悠悠还记得,她在这个城市租来的那个公寓,其实只有两个柜子,而且还是布制的。被褥是她最喜欢的粉红色,还有墙上还挂着她最喜欢的李弘基露出一对小虎牙的照片。可这个墙壁,却是空空如也,白的晃眼。

靠,难道这还是在梦境中不成?

想着,苏悠悠又继续将自己的脑袋蹭到身侧的被褥里。

只不过,当她将脑袋蹭进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脑袋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上。

而这东西,不像是棉被那样的柔软,但也非常有舒服。让人,忍不住想要上前抱一番。

苏悠悠也从来不是一个会亏待了自己的人,当这样的想法一窜出脑子的时候,便伸出了自己的大掌。滑溜溜的,还不错。

但为什么,这东西越来越热了呢?

“感觉如何?”苏悠悠还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的时候,有个低哑的声音,在她的耳际响起。甚至,她还感觉到那声音的主人,此刻正肆意的拨了她的耳朵。

“还凑合吧!”对着这幅身子,她是又掐又拽的,感觉一阵舒坦之后,哼唧道。

“让您感觉到凑合,还真是贱笑了!”迷迷糊糊间,那声音又传来。

“嗯,有自知之明,还算不错!快,将本宫伺候的舒坦一点!”她的意思是,快帮她穿衣洗簌。

苏悠悠看过不少穿越的宫斗剧,里面的那些主子一般早上起床都是这么的矫情。

其实,苏悠悠也梦想过穿越一回。

最好,一穿越就变成什么得宠的妃子,或是公主之类的,每天都能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

没想到,今天真的让自己过了一把瘾。

“……”凌二爷看着身侧的女人,眼眸里没有一丝光亮。

难道苏小妞不知道,大清早的男人是不能被激到的么?

“还不快点,要是伺候本宫不舒服的话,小心让人把你拖出去给斩了!”苏悠悠进了角色的非常快。一会儿的功夫都没有听到身旁有什么动静,便又开始催促着。

说这话的时候,苏小妞又不安分的拧了拧身侧那副身子。

眼看着怀中那只葱白小手在胸口处作恶,对着他又是掐,又是挠的。

凌二爷的心花一阵怒放。

大清早的苏小妞就直击他脆弱的神经,那他凌二爷又岂能辜负了她的一番心意。

想到这,凌二爷的嘴角勾起了意味不明的弧度:“那小的这就办妥!”

想着,凌二爷掀开了被褥,来到了这幅柔软身子的身边。

被掀开被子的苏悠悠感觉一阵凉意袭来,全当作这人要开始帮自己穿衣服。可有个人却抓了她苏悠悠的脚丫子,这让本来闭着眼的苏悠悠感觉到危险的临近。

她苏悠悠虽然爱恶搞,也爱带着黄瓜之类的满嘴乱溜达。

想到这,苏悠悠睁开了双眸,正准备给某个不知好歹的扇一巴掌,让他不要将不属于她苏悠悠的东西乱装在她的身上的时候,却撞见了一张邪气逼人的脸!

靠,这梦也太诡异了吧?

她苏悠悠身边的小太监,竟然是凌二爷?

该不会是这阵子被凌二爷那混球欺负的太过了,所以她在梦里准备将他虐一把吧?

苏悠悠暗自窃喜着。

只是当一样感觉传来的时候,苏悠悠这才意识到:靠,这不是梦!

“你这疯够,大清早的对我做什么呢?”

对着男人又是踢,又是踹之后,女人吼着。

“你给我闭嘴,不是你让我伺候好你来着?我这伺候着呢,你又乱疯叫个什么?”凌二爷的脸色也不好,苏悠悠的胡乱动弹,特别是看到苏悠悠的脸蛋一阵苍白之后,男人的心里一阵抽疼。

“该死的,你又占我便宜!”苏悠悠很想推开这个男人,可她的手被男人攫制着,放在她的头顶上,根本就动弹不得。

“到底是谁占谁的便宜?昨晚哼哼唧唧的欺负了我不说,现在让我伺候你,还有理了?”

看着凌二爷那吃瘪的脸色,还有他的话,苏悠悠也想起了自己刚刚的那一番话,好像就是这么一回事。

再者,苏悠悠果真按照凌二爷的话做好事。因为她只想着,减轻自己身上的痛楚,却不想自己已经掉入某个男人挖好的坑里……

当这场狂风暴雨才停下的时候,男人翻身躺在她的侧边。

“苏悠悠,爷怎么样?”凌二爷挥了挥额头上的汗水。有几根前额的发丝已经黏到了男人的额头上,但这一点也不影响他给人的整体气质,反倒让他多出了一股子狂野的感觉。

“还凑合!”苏悠悠的气息也渐渐平坦了下来。

“看来,我还不够好咯?”男人休息了一下,又恢复了精神。这一会儿,正微眯着双瞳,不怀好意的打量着侧躺在身边的女人。

敢说他凌二爷的技术不好的女人,还没有出现在这个世界上呢!

“你要做什么?”那只毛毛躁躁的手爬来,苏悠悠坐了起来,一脸警惕的看着对面的男人。

“不是说爷不够好吗?我赶紧补过!”凌二爷天生就有一副妖孽般的好皮囊。他一笑,世界都为之停顿。

如此的美男,邪肆的弧度,苏悠悠感觉鼻子间有一股热流在涌动。

好吧,其实她苏悠悠的内心世界真的很猥琐。

一见到帅哥,差一点什么都忘记了。

但为了表示她是有尊严的,苏悠悠又道:“去去去,给姐滚开!占了我的便宜一次还不够,还想要另一次?”

“到底谁占了谁的便宜,苏小妞你可要自己想清楚了!”被指控的男人,似乎一定也不着急。这会儿他慢条斯理的侧靠在床的另一端,微眯着眼眸打量着她苏悠悠。

被男人这么一看,苏悠悠感觉到背脊麻麻的!

好吧,单看凌二爷这一副天生的好皮囊,任谁都觉得是她苏悠悠占了他的便宜。这其中,也包括苏悠悠。

咬了咬唇,苏悠悠裹着棉被翻身下床,从一堆衣服里翻找出自己的钱包。

“不要以为,又是二百五能了事!”每一次都拿钱搪塞他,还正将他凌二爷当成二百五了?

“那不然,你要什么?”还真被他说对了,昨晚请了顾念兮喝了饮料之后,她苏悠悠钱包里也就剩下那二百五了。

“嘟嘟……”

正巧,这个时候凌二爷手机响了。

“喂,凌二你还没有到那么?小五说了,今天谁晚去,今晚的节目就谁负责!”电话一接通,凌二爷便听到墨老三那痞子一样的调子!

“靠,早不说!”所谓的负责节目,就是要一整个被人调傥到结束。一听到这,凌二爷的脸色微变。

“哟,这么早就爆粗,是不是昨晚上没有妹纸陪着,火气大了点!”

“墨老三,你要是再给我叽歪,小心我告诉你媳妇去!”据说,墨老三娶了媳妇之后,已经变成一妻管严!

“别啊,我这不是来通风报信了么?对了,谈老大估计就要到了!你要是动作还不快点,那今晚有你受了。还有还有,到时候可别忘了在周太太面前,给我点面子!”墨老三虽然以前爱唠嗑,可还没有到话痨的地步。可现在,典型的话痨成疾!

“屁!”不管墨老三说的是不是真的,凌二爷还真的翻身起了床,开始将一件件的衣服往上套。

“嘟嘟……”凌二爷的电话才结束,苏悠悠这边的也响了起来。

“悠悠,你快一点,据说今天要是谁晚到了一点,今晚就要麻烦了!”电话里,是顾念兮的声音。

“我知道了,我这就赶过去!”苏悠悠跟着放下了电话之后,也一件件的将衣服往上套。要不是早跟顾念兮约好的话,她今天还真的想要留在一个安静的地方,缅怀一下昨晚自己被占的便宜。

可仔细一想,这自怨自艾的,真的不适合她苏悠悠。要是被顾念兮听到的话,估计还要吐上好一阵子。

“苏小妞,这一次又占了我的便宜,先记在账上。等我回来,再好好的和你算清楚!”穿衣打扮好之后,凌二爷急匆匆的往外赶。谈老大折腾人的本事,可不一般。他可不想到最后成了被折腾的那个。“还有,你这两天放假,真的不想跟着我出去转一转?”他指的,是这一次和谈老大约好的行程。

刚刚才和苏小妞有了进一步的进展,凌二爷还真的不舍得离开这温柔乡。

“不必,姐也还有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苏悠悠将最后一件衣服套上去之后,给凌二爷抛了一个白眼!

“成,那等回来,新仇加旧恨,一并算清!”他指的是醉酒的那一晚,和昨天晚上的事情。虽然这两次,都是苏悠悠主动粘着自己,看起来真的像是一副他凌二爷被强了的样子。但谁又能想到,最后的关头都是他把苏悠悠给欺负了?

而他没有想到的是,苏小妞还真的被自己给忽悠了?

想到回来之后,又能将自己受到的“委屈”给讨回来,凌二爷一脸得意。

上上下下的将苏小妞打量了一遍,让她有些头皮发麻之后,凌二爷拍拍屁股走人了。

而苏悠悠也在凌二爷消失之后,跟着离开了……

“哟,墨老三,你这粗俗的人什么时候也跟着文人一样带上眼镜了?而且,还穿成一副凯子样?也不嫌折煞了哥哥我的眼睛?”

凌二爷飚车的技术,一向圈子里有名的。刚刚还在温柔乡里,不到一个钟的时候,便已经赶在其他人到来之时,到了范小五最近承包的那个小山里。

不是都说结了婚的男人,穿着都变得随意了么?可面前这周子墨,竟然穿起了时下公子哥们最喜欢的白色衬衣加个小马甲,还是竖条纹的。虽然这小马甲的样式和花纹,都是最为简单的那一种,不过凌宸一直都认为,这衣服都是凯子们装逼的花样。只是没想到,墨老三竟然也走上这样一条不归路。

除了小马甲,还有那条西装裤以及蹭亮的皮鞋之外,此刻最让凌宸嘴角抽抽的,就是周子墨的银色边框眼镜。

他可没有忘记,这墨老三曾经就是他们队里视力再好不过的!不然他为毛有神枪手,一瞄一个准的称号?

“去去去,凌二你个粗俗人,咋滴知道咱这斯文人的想法?”周子墨一听凌二爷打趣自己,连忙张望了下四周,还好没有看到周太太的身影之后,这才转身和凌宸瞎嚷嚷着。

“就你还斯文?扑哧……”一听到墨老三说他自己斯文,凌宸很诚实的笑喷了。

光是现在他这叫叫嚷嚷的模样,和斯文这二字,是一毛都没有搭边!

“哟,凌二和老三都到了?”带着顾念兮的谈逸泽,第三个赶到。正巧碰上了周子墨和凌宸在边上嬉闹。

“哟,谈老大,这就是我们的小嫂子吧?”见谈逸泽过来,两人停止了嬉闹,上前打了招呼。

这还是顾念兮第一次见到这两人。

周子墨虽然穿的很斯文,但就像刚刚她从不远处听到凌二说的一样,他的动作真的和“斯文”这二字,没有任何关系。

凌二就是典型的妖孽男。有着比女人还要美上几分的桃花眼,但他这嘴巴,比苏悠悠的还要恶毒上几分。

若是这样的男人和苏悠悠在一起的话,恐怕会吵翻天吧?

这个想法一出现在顾念兮的脑子里的时候,连她自己都觉得有几分可笑。还记得谈逸泽告诉自己的,凌二的婚事,都必须经过他家老佛爷的准许。而她竟然被幻想这些有的没有的!

“等等,周太太过来了!你们可别戳破咱,咱现在是一斯文人!要谁点破,小心我戳瞎谁的眼睛!”张望了一下,见不远处有一抹小身影靠近,周子墨连忙比划着。

“靠,就你这模样也配得上‘斯文’二字,差不多就是一装模作样的凯子!”凌二一听周子墨这话,又笑喷了。

而顾念兮也忍不住,跟着笑了。

“你看,小嫂子也笑喷了。墨老三,你当不成楷模,就当个凯子凑合着吧!”见顾念兮也跟着笑,凌二继续打趣着。

“反正你们背地里怎么说我都行,但千万要记住,别在周太太面前喷我就成了。小嫂子,你也别喷我,记住哈!”墨老三一向觉得,自己就是一斯文人,和他们这些粗俗人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的。

于是,他很大肚的表示,自己不会和这些人一般计较,除非他们在周太太的面前泄露了自己的底。

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不远处慢步走来的周太太的身上,周子墨赶紧后退了一步,依靠在身后的那棵树上,一手撑着树干,做一文艺二逼青年样。

“这就是墨老三的媳妇吧!”凌二见女人走进,浅笑盈盈的问候着。

“大家好,我是苏梦瑶!”很简单,也很官方的自我介绍。

这,便是周太太。

一个和墨老三第一次见面是在婚礼上的女人。

和寻常上班的时候不一样,今日的周太太穿着一身碎花毛呢连身裙,映衬出她那绝好的肤色的同色,也让墨老三看的心花怒放。

他还真想现在就将周太太的裙摆撩起来,看看里面的风景如何?

但一想到自己现在是个斯文人,又怎么能当着别人的面做这么粗俗的事情?周子墨在脑子里狠狠的唾弃了自己几百遍之后,决定将这个龌龊的想法放到晚上进行。

“老三,你媳妇过来了!”见苏梦瑶慢步过来,凌二也赶紧催促着墨老三过去迎接。

这一阵子,外面哪一个人不是疯传,墨老三将他老婆给宠上了天?

跟着凌二的话,大家转身看向一旁的周子墨。原以为这男人会在第一时间上前迎接,却不想当大家转过来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差一点都笑喷了。

一颗大树旁,周子墨一脸深沉的依靠在树下,像是思索着什么。棱角分明的俊颜上,那一双黑色的眼眸被银色边框眼镜给挡住了,让人看不出他的真实思绪。乍一看,还真像是那么回事!

但凌二一看到墨老三那只跟痞子一样抖动的脚丫子的时候,嘴角顿时抽抽。

靠,这就是墨老三所说的“斯文”?

“不准笑,小心我抽你!”憋见凌二抽抽的嘴角,墨老三背地里呵斥着。那语调,典型一恶霸的调调。

“周先生,你这是在做什么?”见周子墨依靠在一棵树下不动弹,苏梦瑶清甜的声音传来。

不是大家都在聊天么?

怎么他一脸阴郁,活脱脱这聚会的人每一个都欠了他好几百万似的。

“周太太,我这是在思考事情!”斯文,就是这样的牛X!

这,绝对能引起周太太的注意!

“扑哧……”

周子墨没有预料到的是,他们的对话却让周围的人都笑喷了。

而且,声音还不小!

周太太一定都听到了,这群人!

又气又恼之下,周子墨只能继续阴沉着。

不过这一回,还是坐实了。

“老公,你给我过来!”

“不去,没见我在思考事情么?”都被大家笑喷了,而且是在周太太的面前。而周太太非但不肯走到自己身边来,还喊着自己过去,要是自己屁颠屁颠的过去,那岂不是被凌二和小嫂子笑掉大牙了。

周先生表示自己现在真的很阴郁,不动弹!

“嘶……”两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在场的其他人都有些担忧。生怕这对小两口,会因为这事吵起来。但没有一会儿,一声轻哼从苏梦瑶的嘴里溢出。

这一声虽然不大,但却清楚的传到树下的周子墨耳里。

“我的小祖宗,怎么了这是?”原本还执意要靠在树下继续装斯文的男子,伸手一拽,将碍事的银框眼镜随意的丢在地上,便慌慌张张的朝着周太太跑了过去。

“周先生,我的鞋子进沙子了,走的割脚!”苏梦瑶这话说的轻巧,却让一堆人嘴角抽抽。

沙子进脚而已,有那么恐怖么?车子停在山脚下,所有人上来的时候,哪一个的鞋子里没有一两颗沙子的?

不过看周子墨郑重其事的样子,估计是当真了!

“这细皮嫩的,得多疼!来来来,老公抱着你过去把鞋子给你弄好,你好好休息一会儿!”说着,他果真二话不说将周太太给扛走了,索性连刚刚那一直都被他挂在嘴边的“斯文”二字,都一并给摒弃了!

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惊叹周子墨宠妻的同时,也让顾念兮惊叹,这个叫做苏梦瑶的女人的驭夫能力。其实,她看出了苏梦瑶的脚并不疼,只不过为了撕开周子墨的伪装。不然为什么当周子墨惊慌失措的摈弃所谓的斯文,慌慌张张的跑过来的时候,顾念兮能从苏梦瑶的嘴角上看到一抹得意的弧度?

不过,想来和谈逸泽能称兄道弟的人,也绝对不是普通的人物。苏梦瑶明显的瞎折腾,难道他会看不出来?换句话说,也就是其实他真的非常疼爱苏梦瑶。所以不管她如何的折腾他,他都是心甘情愿的承受着。

看着离去的两人,顾念兮突然很想上前和这个叫做苏梦瑶的女人请教一番。

为什么她家的周先生,能被她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而自己,却被谈少吃的死死的?

“怎么样?不服气?”顾念兮悄悄的看了一眼身侧的谈少,却没有想到对方正看着自己。听他的话,还有那双似笑非笑的眼眸,估计他看出自己刚刚在想什么了!

“老东西,你就会欺负我!”

“就欺负你!怎样,咬我啊!”看着顾念兮那憋屈的小模样,谈少笑着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中。

而这一幕,让身旁的凌二不淡定了:“得得得,别一个个的在我面前上演恩爱秀。想要把我孤家寡人的给酸死不成?”

“谁让你不听从你家老佛爷的指使,定下来?”谈少继续掐着怀中的小身子,但话却是和凌二说的。

“那也看看她给我弄来的那些人!每一次的脸蛋都跟打了面粉一样,不然就是轻声细语的,装模作样。要是让我娶了那样的女人一样,还不如让我娶了……”苏小妞!

起码,她在他凌二爷的世界里,是生动的!

和他一样,不喜欢将真性情撵着藏着。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的脑子里也浮现了昨天晚上苏小妞愤恨的将一根青瓜甩在他面前的场景。

“哟,还真想玩这个?”当时,他的包厢里也有不少人。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吓坏了。

“那是,快把身子攫好了,姐给你开个**!”这话,包厢里很多人也猜出了是什么意思。很多,都已经差点笑出来了。但碍于在他凌二爷的面前,他们不敢轻易放肆。所以,即便忍到肚子都疼了,也只是憋着。

“**什么的爷也不需要。不过,总得找个安静的地方,让你好好享受一下吧,免得让这么多人看了去!”凌二爷天性风流,说出来的话语不惊人死不休!

手握那让凌二爷嘴角抽抽的玩意儿,他最终便揽着一身酒气的女人离开了。

其实,在去接凌二爷之前,苏悠悠还狠狠在酒吧里又喝了几杯酒壮胆。这也才造成了她迷迷糊糊的被凌二爷带回了家。

昨天晚上,他们折腾了一晚上。不过,不是玩青瓜,也不是干嘛,而是凌二爷要服侍这酒醉之后满个房子留污渍的女人。

早知道她喝的那么多,还一直吐,凌二爷才不会将她带回家。折腾到两点多的时候,女人总算是安静下来了。

本来,凌二爷还想要好好的享乐一番的。

怎知,他却看到一滴晶莹从苏悠悠的眼眶里滑落……

其实,女人的眼泪凌二爷不是没有见过。可不知道为什么,苏悠悠的这滴泪却让他的心乱如麻。连本来都蓄势待发的小弟,都因为它而收敛了。最终,他抱着苏悠悠睡着了,一晚上好眠。

若不是苏悠悠早上那一番捣乱的话,这一晚上他们本不会有任何的事情发生。

正当凌二的脑子里浮现苏悠悠那张梨花带泪的脸蛋之时,他看到不远处一个女人走进。

仔细一看,这女人竟然和苏小妞长的一模一样!

该不会是,自己太想她了,所以才出现了这么惊悚的幻觉?

“悠悠,这边!”当凌二爷看着不远处凑近的女人,犯迷糊之时,身侧的顾念兮开了口。这会儿,她还从谈逸泽的怀中钻了出来,蹦蹦跳跳的跑向苏悠悠。

“靠,都快要把姐给累死了!兮丫头,我刚刚到山脚下的时候,还以为是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没想到上来一看还真像是那么一回事!”

得,这粗俗的语言,凌二爷不用继续看下去,也知道这便是苏悠悠,如假包换!

“谈少说了,这地方还没有打算正式对外营业,所以门面还没有修理好。今天,我们还算是这里的第一批客人!”顾念兮只知道见了好姐妹,笑个不停,不断的和她分享着自己所知道的。

“原来是没有对外营业?我刚还以为,这深山老林的优美景色,配上山脚下的那堆杂草,是准备将一朵鲜花会插在屎耙耙的上面!”不管有没有人在,苏悠悠满嘴开炮的德行真的很难改变。

“什么屎耙耙的。不过悠悠,你的脖子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坨坨的,刚刚上来的时候,蚊子那么多么?”顾念兮还以为苏悠悠没有男人,所以只将她脖子上出现的红痕,当成了蚊子吻过的印记。却不想,苏悠悠被提及这些的时候,满脸红霞。

“你也知道,姐对蚊子过敏。”苏悠悠被顾念兮这么一说,赶紧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脖子。

该死的凌二爷!

占了她便宜不说,还在她的脖子上面玩花样?

要不是早上被顾念兮催的没有时间看镜子,她一定回家换一身将脖子遮得严严实实的。

“哟,看来咬了你的蚊子,还挺大只的!”阴阳怪调,从不远处传来。

而这话,传进苏悠悠的耳里之时,女人的双瞳突然间放大了好些。

为毛她听着这个声音,那么的熟悉?

好像,就是昨晚占了自己便宜,或者是被占了便宜的凌二爷?

苏悠悠惊魂未定,抬眸看向声音来源地的时候,她的双脚更是没有骨气的软了。

靠,还真的是凌二爷!

难道,这地方闹鬼了?连凌二爷这样的恶神,也给招来了?

“悠悠,这是逸泽的朋友。叫……”

顾念兮本来还想为他们做引见的,可没有想到凌二爷却先行将发言权接了过去:“我是凌宸,城里人称凌二爷!不过我想就算是小嫂子不用介绍,苏小妞也知道我的名讳!毕竟,我们的关系是……那么熟!”

刚刚才从被窝里分开的两人,能不熟么?

凌二爷上前,嘴角勾勒着弧度,连阳光都黯然失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