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九十一章 霍思雨怀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九十一章 霍思雨怀孕

“刘嫂,发生了什么事情!”最先注意到大门口匆匆忙忙跑进来的刘嫂的,是坐在主位上的谈老爷子。

“老爷子,那个……”一时间,刘嫂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对方了。

“谁来了!”舒落心也感觉疑惑。

刘嫂毕竟是在谈家呆了大半辈子的人,什么人什么场面没有见过?

能让她变得有些不安的人,到底会是谁?

“夫人,我……”刘嫂支支吾吾的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来人的脚步声已经从大厅那端传来。

“刘嫂,怎么才一个月没见,连人都不会认了?好歹,我也是这个家的二少奶奶。你喊了那么久了,怎么这么快就忘记了呢?还说说,人老了脑子也不好了?”大厅处慢步而来的女人,连语调也是掩饰不住的嚣张。

语调里,充满对刘嫂的挖苦,更还有对这谈家人的讥讽。

大步来到餐桌前,看到一桌子的好菜好肉,还有坐在一旁的顾念兮以及谈逸泽,女人勾唇一笑:“哟,这是在吃饭呐!我来的真巧,正好我今天还没有吃晚餐呐。刘嫂,还麻烦你给我再添一副碗筷!”

“这……”刚刚这女人一进门的时候,就已经给了刘嫂一顿挖苦。刘嫂虽然是谈家人雇佣来的,但好歹也在这谈家卖力了一辈子,连谈老少都要给她几分脸面。竟然被这样一个丫头给挖苦了,心里头自然是不满的。

再者,还有这女人不是已经被舒落心给扫地出门了吗?

现在竟然找上来,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

刘嫂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该给这个女人再添一副碗筷。

“刘嫂,这没你的事,你先下去休息吧!”

憋见嚣张的女人,舒落心第一个开口。

很明显,她不打算和这样的女人再度同在一张餐桌上。

“是,夫人!”能退出他们一家子之间的斗争,自然是好事。刘嫂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大厅外。

“霍小姐,我记得我上次和你已经说的够清楚了吧?从那天开始你和谈家就没有任何的关系。若是再轻易的踏进这个家门,休怪我们对你不客气!”舒落心放下了碗筷,那双保养的极好,只有一点点细碎纹路的眼眸此刻正盯着站在桌子旁边的女人看。

那阴毒的眼神,像是恨不得将她的身子给挖出一个大洞来。

“妈,这您就说的不对了!好歹我霍思雨也是南明媒正娶的媳妇,我到这个家来,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么?”

对,说这话的女人便是消失了整整一个月的霍思雨。

很奇怪的是,如今脱离的谈家人束缚的霍思雨,也没有像以往那样穿着各种不能掩住身子的衣服,更没有画着夸张的妆容。

她依旧保持着当初舒落心让她剪的那头短发,穿着平底鞋,保持着素颜的脸比之前有了气色。

进了这个谈家,她倒是一点都不客气。

站了不到一会儿的功夫,没等谈家人招呼她,她就推开谈逸南身边的那张椅子坐了上去。

“等我律师弄好离婚协议书给你寄过去,你就什么也不是了!”霍思雨的靠近,让谈逸南的脸色在顷刻之间阴沉下来。

今天好不容易才能看到顾念兮,本来想要在她的面前好好表现一番,却没有想到接连碰壁。本来就已经非常憋屈的谈逸南,更没有想到霍思雨会选在这个时候到谈家来搅局。

谈逸南知道,顾念兮现在最不喜欢的人,恐怕就是霍思雨了。而这个女人竟然还再次坐在他的身边,恐怕他的努力又要白费了。

想到这,谈逸南看向霍思雨的脸,明显的阴冷了几分。

谈逸南的不满,坐在他身侧的霍思雨又怎会察觉不到。

以前的她,面对谈逸南生气发怒的时候,会伤心会难过会懊恼,更会乱了阵脚。可那,都是因为她霍思雨那个时候对他还有爱。

而那天,他对她暴打一通,甚至将她扔在了谈家大门之外,已经让她霍思雨斩断了对他所有的青丝。

既然不爱,又何来畏惧?

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因为这个男人的怒焰,而慌了阵脚?

看着谈逸南阴沉的脸,霍思雨抿唇一笑:“你认为,我会签下离婚协议书么?”

橘色光线下,女人笑的妩媚众生。

仿若刚刚她被自己说的话,给逗笑了似的。

而谈逸南盯着霍思雨那张苍白的脸蛋,也突然抿唇一笑:“霍思雨,你不会以为你欺瞒了谈家那么多事情,还有什么脸面呆在我们家?就算你不签,我谈逸南也有一万种方法,让你签下离婚协议书!”

他要是狠下心来,早就将她霍思雨给撕成了个碎片了。

就像当日,他看到霍思雨打了他的母亲一眼。

然而,谈逸南的话看似根本就没有印象霍思雨一丝一毫。

即便此刻男人的黑眸冷凝着她,霍思雨依旧是一个劲的勾唇。

“是,我当然知道你谈逸南有的是本事,逼着我走投无路!可谈逸南,你似乎忘记了我也有办法,让你逼着我签下的离婚协议书变得无效!”

她的声音,冷的不像是她霍思雨。

而这样的声音,连霍思雨也被自己镇住了。

原来,自己竟也有如此清冷的一面,以前还真的没有察觉过。

“我到时要看看,你能把我怎么样?”

霍思雨的嘴角含笑,但那抹笑意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进了女人的眼眸底部。

她那一双黑眸里,也只有一片阴冷。

她霍思雨从来不是好欺负的。

别人欺负了自己的,她绝对会如数的讨回来。

“我能把你怎样的手段也多,你以为这个世界只要脸皮够厚,就能活着么?”貌似,这也是顾念兮第一次看到谈逸南竟然有如此狠毒的一面。

不过,人心都是肉长的。

若不是霍思雨将谈逸南逼得如此急,恐怕谈逸南这只沉睡的老虎也不会朝着她挥爪。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顾念兮也觉得,一切都是他们两人交由自取。

若不是当初霍思雨勾搭上谈逸南的话,他们现在也不会变成这样。当然的,她顾念兮是不是也不可能遇到他们家的谈少?

看着面前那争锋相对的一幕,顾念兮突然朝着侧端的谈少伸出了自己的小手。

“老公,谢谢你!”女人歪着脑袋,趁着大家都将视线落在霍思雨也身上的,靠在谈少的耳边小声说着。

“小东西,是不是被别人一反衬,觉得自己非常幸福咯?”谈逸泽说话向来一针见血。一下子,便将顾念兮所有的小心思都说出来。

“是!如果当初不是有人帮着我进火坑,我可能到现在还深陷其中呢!”顾念兮也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

男人只是看了不远处的霍思雨一眼之后,便不再说话。

但被顾念兮握着的那双大掌,却也紧紧的回握了她的……

而另一端,霍思雨和谈逸南的脸面,可谓完全撕破。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霍思雨突然剑指谈逸南母子,道:“是,你谈逸南的手段向来高,你妈的手段也不差。表面上一套,背地里一套,可真是一晃扣一环。连我,都有些应接不暇了。我可至今还清楚的记得,你们那天将我往死里打的情形?”

听到这番话之后,除去谈逸南和舒落心母子,谈家人以及顾念兮的神色都明显黯淡了许多。

除去谈逸泽和顾念兮本不知道这件事之外,谈建天和谈老爷子似乎是不想插入他们这段恩怨纠葛当中。

当霍思雨提及这一段的时候,两人的神色都明显的黯淡了不少,但很明显,还是没有开口想要插话的念头。

“既然知道我们的厉害,难道你还不识相的快点滚?你以为,你霍思雨做了那么多的龌龊事都曝光了之后,这个谈家还能容纳的了你么?”

舒落心见谈老爷子和谈建天都没有开口之后,便继续说到。

眼眸里的寒光,霍思雨不会看错。

当日,当谈逸南将她暴打一通之后,舒落心也是现在这样的表情。

当下,舒落心动的是什么心思,霍思雨自然是再清楚不过的。

“不能容下,又能怎么样?难道,你们还想要再打我一顿不成?”霍思雨依旧秉着她一贯的嚣张,堂而皇之的笑着。

“若是死皮赖脸的不肯走,我是不会介意!”不介意再暴打你一通。

舒落心自然紧接着开口。

她起码也是出身于有名望的家族。虽然不如嫡长孙那般的受人疼爱,但好歹也是个名门闺秀。一般人,也很少敢直接当面顶撞她的。再加上嫁给了本城最有名望的谈家之后,所有人更是不敢在她的面前轻易造次。

这样的舒落心,又岂能容得了霍思雨在她的面前三番两次的挑衅?

而霍思雨,自然也没有预料到,如此嚣张的话,舒落心竟然也敢当着谈建天和谈老爷子的面子说出来。

不过想来也对,她当日被暴打一通的时候,谈家人有谁听到声响之后出来劝过一次?

这不是明显的摆着,他们也看不惯她霍思雨了,所以纵容舒落心为所欲为?

不过,现在可不一样了……

想到这的时候,霍思雨又是抿唇一笑。

然后,那抹弧度又悄然在她的嘴角漾开,最后变成大大的涟漪……

舒落心本想着,自己的威胁起码会起到一点作用。虽然不可能让霍思雨断掉想要回到谈家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但起码也能让这个女人害怕,不敢轻易将念头打到谈家的脸上。

可为什么,明明她已经明着威胁霍思雨了。可为什么,当她看到霍思雨嘴角上的那抹笑容之时,舒落心的脑子里却又不好的念想?

“是,你们打我是可以,不过你们也想要你们谈家的孙子,跟着我挨打么?”

几乎是同舒落心脑子里那股不好的预感同一时间响起的,是霍思雨的声音。

当听到这一番话的时候,餐桌上的每一个人都愣住了。

“你……怀上孩子了?”舒落心有些惊慌的看向霍思雨的肚子。

而谈建天和谈老爷子却也一直保持着默不作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谈逸泽和顾念兮也越是沉默。

这,本来就不是他们两该管的问题。

在场唯一最按耐不住情绪的,恐怕是谈逸南了。

当听到霍思雨的那一番话之后,男人突然朝着她咆哮着:“不可能!”

他好不容易才将霍思雨给摆脱,想要追回自己心爱的人。怎么这会儿,又冒出了一个儿子?

“不可能?”霍思雨像是没有感觉到此刻的谈逸南的脸色有多么可怕似的,嘴角上又挂着一抹弧度,带着讽刺:“谈逸南,不要告诉我你忘记我们新婚夜发生的事情!这孩子怎么来的,你比我更清楚吧!”

如果不是喝醉酒的他,错误的将她当成顾念兮的话,就算她霍思雨怀上孩子了,也不可能强安到他的身上吧?

“小南,她说不会是真的吧?”而舒落心也在听到了这一番话之后,乱了阵脚。

她推开了椅子,连忙来到谈逸南的身边。

“这……怎么行?我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这个瘟神,你怎么可以让她继续回到我们的生活中?”

“我才不要和这样的女人生活在一起……”

“我不要!”

舒落心不甘愿的抓着谈逸南的手,希望从这个男人的脸上找寻到任何的蛛丝马迹。

可舒落心失望了,因为她从谈逸南的脸上看到的,只有疑惑。

“妈,你也放心。我就算怀上孩子了,也不会想要继续住在这个房子里的。被暴打的经历,一次就够了。我可不想某天睡到半夜,还被别人再抡起来打一通!我今天之所以来这里,无非是想要告诉你还有你儿子,想要摆脱我,没门!”前半截话,霍思雨还是浅笑盈盈的对着舒落心说的。但在说到后半截的时候,或许是回忆起当日被人狠狠的摔在大门外的那一幕,霍思雨嘴角上的笑容竟然在一瞬间冻结了。

“只要我怀着身孕,你和你儿子怎么逼我签了离婚协议书,都是无效的。不要忘记,法律是规定了在女人怀上孩子期间,丈夫是不能提出离婚的!”

“霍思雨,你真的怀上孩子了么?我怎么感觉,你又像是拿着个什么东西来硬塞给我们似的!”谈逸南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还抱着小小的幻想。

希望,这真的又是霍思雨的另一个谎言。因为,他是打死都不可能再和霍思雨这样的女人纠缠在一起的!

“不相信,你明天大可以和我到医院去做检查!正好,我明天要去做产检。”说着,女人起了身,慢步离开了谈家大宅。

如同她的出现一样,她的消失依旧是那么的突然。

只不过,谈家大宅却因此而陷进了一片死寂。

“小南,你真的确定,霍思雨的肚子里有了孩子么?”不知道沉寂了多久,舒落心终于抬起头来问着。

而此时的谈逸南,只是痛苦的抱着头,坐在餐桌的另一端。

“我不知道……从她假怀上孩子之后,我和她就只有过那么一次!”说这话的时候,谈逸南的双手死死的挡住自己的脸。

事已至此,谈逸南发现连自己在顾念兮最后的一点颜面,都被霍思雨给扯掉了。

这样的自己,又有什么样的资格将顾念兮抢回自己的身边。

“小南!”良久之后,谈老爷子的声音再度响起的。他的嗓音里,有着说不出的疲惫。“我知道,事情发展到现在这样,你和思雨是不可能再在同一屋檐下生活了。但你该负的责任,你还是要有你的担当的。明天她要是去做产检的话,你势必要跟去。”

很明显,谈老爷子也对霍思雨的话抱着怀疑。

“我知道了,爷爷!”

自始自终,谈逸南都用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不敢再看顾念兮一眼。

这一回,谈逸南真的发现,他和顾念兮回不到过去了。

就算顾念兮还肯要他,他有何颜面再回到她的身边?

“老东西,你说她真的怀上孩子了么?”回去之后,顾念兮在床上翻腾了好几下,最终还是滚到了谈逸泽的怀中。

将自己的头枕到男人的肩头上,她那一头黑发在她的周身铺开。

而谈逸泽则闲适的将自己的指尖,在女人的发丝间滑动。

那微凉的舒适感,让男人不自觉的闭上眼享受着,一脸惬意。

“她怀不怀上孩子,都和我们没有关系!”

“但我总觉得,怪怪的!”

“我也觉得挺怪的!”男人握住了顾念兮在他胸口作祟的小手,放到唇边吻了下。“你说人家一次就能造出个娃娃来,为什么我们几乎每晚都翻腾着,却造不出来呢?”

橘色光线下,谈逸泽凝视着她。

他的眼窝有些深,看着她的眼神专注而柔情。

有暖意,自内而外的扩散。好像稍不注意,就要溢出来似的。

“讨厌,人家再跟你说正经事呢!老东西,总不正经!”被男人一说,顾念兮总算知道他在吃味什么了。

垂了他的胸口一下之后,她又觉得心疼了,这会儿正用小手在给谈逸泽按摩着。

“小东西,我哪里不正经!你家亲戚现在还没有走,我又没有对你怎么样?”谈逸泽闭着双眸,惬意的享受着某个小女人的服务。

“还说正经呢!三句都不离开那件事!我都跟你说了,我觉得不对劲而已。”

顾念兮窝在男人的怀中,小小的抱怨着。

“小东西,那个女人现在挺危险的。答应我,尽量不要去惹她。至于谈家的事情,我来就好了!还有……”

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突然一个翻身,将原本枕在自己身子上的顾念兮,抱在自己的怀中。

他向前欠身,嘴角上的弧度倾尽了邪肆。

从他鼻翼间呼出的热气,更是若有似无的扣着着某个女人的神经。

“还有什么……”憋见男人的眸,顾念兮赶紧拉住,顺便转移一下话题。

“还有,就是赶紧给我造出个小娃子,我都一把年纪了,再不当爹,会被人笑话的!”

“想当爹也要等一段时间才行,这么毛毛躁躁的岂不是孩子都被吓跑了?”

“当然行,不过现在也要让吃下豆腐!”说着,男人果断的挣脱了某个女人的拦截,继续探寻。

而某个女人只能无奈的白了一眼压在自己身上的老痞子。

这,就是他们家的谈少。

连占个便宜,也是义正言辞的!

隔天的夜晚,顾念兮和苏悠悠约在上一次见面的酒吧里。

“兮丫头,你说我明天要带什么东西去好呢?”明天,就是和顾念兮约好的旅行。苏悠悠的心里是止不住的期待。

到这个城市之后,苏悠悠不是忙于工作,就是跟着陆子聪在这间酒吧瞎转悠,为的就是引起某个男人的注意。

而如今她才发现,自己做了那么多,到头来也是费时又费力。当初要是知道会变成这样,倒不如从一开始到这边,便断了自己所有的念想。

这样,也不至于到今天,心还会这么的痛。

“我说啊,当然是带个男人去比较好!”苏悠悠也到了婚假年龄了。上一次苏妈妈打电话给苏悠悠打不通的时候,还打到她的手机上。

那一次,也正好是苏妈妈准备让苏悠悠回到D市相亲。所以她自然而然的和顾念兮说了男方的情况,也让顾念兮帮着劝劝苏悠悠,早点找一个。

“别瞎说了。要是我能找到一个,姐还用得着被我妈逼着中秋节回家相亲?”其实,顾念兮刚刚提起“男人”二字的时候,苏悠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凌二爷。

不过,仅仅只是一瞬间的功夫,苏悠悠便掐灭了自己所有的念想。

凌二爷就是一直披着妖皮囊的猥琐男,专门以欺骗女性的感情和金钱为乐。

“上次阿姨也和我说过那个男人。看样子,他的家境还蛮不错的。”

“不错个屁。是他的亲戚有能力,又不是他自己?”

“那你怎么回复阿姨的?我记得她跟我说过,想要让你去见见。”

“还能怎么回复?我问她,到底要将她闺女许配给他亲戚的哪一个。”

看着苏悠悠满嘴开炮的样子,顾念兮只能无奈失笑:“悠悠,将来能降得住你的,估计也是个极品!”

“念兮,要是你看到哪个混蛋能降得住我,记得让我狠狠的扇他几巴掌。”

“为什么?”苏悠悠的跳跃性思维,很少人能那么快跟上。

“放任我一个人漂泊那么多年,那混球到底是躲在什么地方了!”若不是此刻酒吧里的光线错综复杂的话,顾念兮一定会看到,苏悠悠眼角处此刻的泪痕。

说到底,她心里还是怨恨陆子聪的。

她追在他的身后那么多年了,只要他一次为了她苏悠悠转身的话,那他一定会知道的。

只可惜,他一次都没有因为她苏悠悠停过脚步。

这也才导致了,现在这样的局面。

顾念兮正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便看到一个满脸豆豆的男子,大步朝着他们的方向走来,手上还拿着一杯琥珀色的液体。

“苏小妞!”

来人,显然和苏悠悠有些熟悉。

一到这边的时候,便流里流气的和苏悠悠打起招呼来。

不过让顾念兮有些不得其解的是,这个流里流气的男子却似乎在顾忌着什么,虽然嘴上对苏悠悠调傥不断,但却始终都不敢伤害苏悠悠分毫。即便,他已经被苏悠悠当众羞辱了好多次。

“小六,别把你那张癞蛤蟆脸蹭到姐这边,姐会被恶心死的。”

“小六,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走路都扭扭捏捏的,难道你天生就是来当太监的?”

“小六,你说为什么人这里的人都长的像素这么高,唯有你……算了,姐不说,省得把你的小心肝给戳破。”

接连的好几句不留情面的奚落,顾念兮都看得出,小六被气的青筋暴跳。那神情,简直就像是恨不得一手将苏悠悠给掐死算了。

但不知道碍于什么,这个被称为小六的男人却还是隐忍着。

“苏小妞,有时候我真的恨不得掐死你!”果然,不出顾念兮的预料,小六子对着顾念兮就是这么一番话。

“恨不得掐死我的人有很多,你排行老几?”苏悠悠的性子就是满嘴开炮的。所以面对小六子,她也无所忌惮。

只是苏悠悠不知道,若不是小六子怕得罪了凌二爷,他早就想狠狠的抽她一顿了。

他小六子当痞子好多年了,还真的没有遇到什么女人敢这样和他小六子这么抬杠的。

虽然,小六子也很想趁着凌二爷不注意,给苏小妞一点苦头吃。

但在这个城里混了这么久的小六子自然也不会不知道,凌二爷在这里的本事。

他要想知道你做了什么,根本就无需派人跟踪着也能查到事情。

再说了,小六子也不是笨蛋,他当然看得出,凌二爷对待苏小妞是最为特殊的。

至少在他跟在凌二爷身边的这几年,都没有看到过凌二爷对什么女人像是对苏小妞这么专心的。

所以,即便有多少气,小六子也只能忍。

“算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宰相肚子里能撑船,不和苏小妞这样的贱嘴巴计较。呐,这给你!”说着,小六子将手上刚刚端着的液体摆在了苏悠悠面前。

“这是……”

顾念兮和苏悠悠纷纷有些不解的看向小六子。

“这是凌二爷给你的,让你别满嘴的黄段子,带坏了身边这朵清新小百合!”

“凌二爷也这?”苏悠悠的视线落在不远处那一间被黑暗所笼罩的包厢,不自觉的咽了咽口水。

明天就要去郊游了,今天还将顾念兮约出来,当然有些多此一举。

而苏悠悠之所以会这么做,也无非是为了躲开凌二爷。

但没有想到,两人还能在这里遇上,这实在是太坑爹了。

“当然在,从你刚刚满嘴开炮的时候,就来了。想见一面么?”小六子痞痞的笑着。

能让苏小妞露出这么吃瘪的表情,估计也只有凌二爷了。

他要不趁着现在好好的讨回一顿,心里憋屈的慌。

“不……谁想要见他了。我和我朋友在做一会儿,就离开了!小六子,你该滚了,姐还有正事要办!”苏悠悠瞪了某个角落一眼之后,神色总算恢复了之前。

“你还真将你自己当慈禧了,苏小妞!”

“那是,姐本来就有那个潜质。小六子你该不会是像当李莲英了吧?”

“得,我不和你瞎嚷嚷了,纯属自讨苦吃!”小六子知道自己的嘴皮子功夫斗不过她,拳脚相加又怕被凌二爷知道,两边都不可能讨到好果子,只能甩手走人。

“悠悠,那人是谁!你怎么敢和那样的人有来往?”看小六子的态度就知道,应该是地痞一类。

“我也不知道是谁,不过对付那样的人就应该狠狠的教训上一顿。”

苏悠悠不以为意。

却不知,顾念兮的视线被那杯子酒给吸引了过去。

“悠悠啊,这个凌二爷是谁?你和他,好像蛮熟的!”看这水晶杯子做工的考究,顾念兮自然不会猜不到,这杯子酒的价值。

当然,此刻顾念兮只是觉得耳熟。

不过在第二天,当苏悠悠面对某个男人露出吃惊又吃瘪的表情之后,顾念兮知道自己为什么在听到凌二爷这个字眼的时候会觉得熟悉了。

“也没有谁,不过是一个痞子而已。念兮,喝完这东西,我们回去吧!”听到凌二爷在这里,苏悠悠浑身不自觉。

“嗯,那好吧!”

喝完了点上的饮料之后,苏悠悠果然带着顾念兮离开了。

只不过,在快要和顾念兮到了停车场的时候,苏悠悠再度憋见了那两抹熟悉的身影。

看着女人依靠在男人的怀中,苏悠悠突然感觉浑身冷的发抖。

而本和苏悠悠牵着手的顾念兮,自然也注意到了女人的颤抖,更注意到她的视线落在某个方向僵直的样子。

顺着苏悠悠僵住的视线,顾念兮也看到了那相拥而缓步前行的两抹身影。

如果顾念兮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女人的身影好像和昨天晚上在谈家见到的某个女人如出一辙。

不,应该说,这个女人便是昨天晚上到谈家大宅大闹着的霍思雨!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而且她身边的男人……

“悠悠,你会不会觉得那个男人看起来有些熟悉?”他们刚刚要进去酒吧的时候,在门口停顿了好一会儿。因为,男人正接着一个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信号不够清楚,男人接电话的时候转了过来。虽然没有他并没有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两人,但足以让顾念兮看清楚了他的大概。

不知为何,顾念兮看着这个男人,有一股子熟悉感。

可瞅了好一会儿,都没有发觉这人和自己有过什么交集。

“兮丫头,难道你忘记了吗?两年前我要到这边上班之前,不是给你看过一张照片么?”顾念兮的耳际,传来一个低哑,没有力度的声调。

如果不是扭头的时候,顾念兮发现此刻的苏悠悠的唇正在动弹的话,她绝对不会相信这样的干哑的嗓音会是从苏悠悠的口中传出的。

再者,顾念兮看到苏悠悠苍白的没有一滴血色的脸,突然想到了那一张相片……

“看看,这就是姐相中的男人,帅不?”两年前,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将一张相片甩在顾念兮的手上。

“哇,这么个美男。”

“那是,姐的囊中之物还会差么?”苏悠悠不管是两年前还是两年后,臭屁的形象一点也没有改变。

“苏悠悠,你拿下了么?”

“还没!”

“切……”

“等着吧,等姐毕业了,就追过去。迟早,姐都会将他拿下的!”

这些,全都发生于两年前。

但被苏悠悠再度提及的时候,当初那些对话却一字不漏的再度在顾念兮的脑子里翻腾着。

顾念兮也原以为,这些都不过只是苏悠悠的白日梦或是胡扯的理想。年轻的时候,谁没有过那样一段豪言壮志的岁月?

可当苏悠悠真的踏上了另一个城市的路程之时,顾念兮才清楚,苏悠悠没有说假话。

她,真的追了过来!

然而在这个城市,和苏悠悠见了好几次面,都没有再度提及那个男人,也没有看到苏悠悠身边有那个男人的身影之后,顾念兮都快要将这件事情给忘记了,却没有想到会再度提及。

而且,还是以一个如此血淋淋的撕烂伤口的方式,在顾念兮的面前被扯开……

“悠悠……怎么又是霍思雨?”这个女人,抢了她的男友还不够,现在还抢了苏悠悠的!顾念兮抬眸,看到苏悠悠憋红的眼眶,心里莫名的酸。

“悠悠,都怪我!我早知道她是个坏女人了,还不告诉你,多加防范。”顾念兮的眼眶瞬间红了。

“念兮,这不怪你,真的。我不也被她骗了,还傻傻的帮她的忙!而且,这事情我前一阵子就知道了!”

闭上眼,狠狠的深呼吸,让那寒冷的空气充彻自己的胸前之后,苏悠悠再度睁开眼。此刻,她的眼眸里已经没有了异样,嘴角又是那抹没心没肺的笑。

“念兮,天冷了!我们快一点回去吧!不然你家谈少待会儿可能会剥了我的皮!”

“可是悠悠,你没事吧?”

顾念兮的眼眸很亮。灯火下,清晰的映照出另一个她。

“没事!要是我真为了能和有夫之妇发生关系的女人伤心难过的话,我苏悠悠岂不是犯贱了么?”苏悠悠依旧是笑,眼眸里早已找不到任何的忧伤。

“可……”

要是能像她说的这么轻巧,就好了。

顾念兮也失过恋,她当然清楚那样的锥心的感觉。

若不是当初谈少的及时出现,恐怕她现在还会深陷那一团泥沼中。

“什么渴不渴的?等回家让你老公给你弄水喝!”说着,某个恶趣味的女人又朝着顾念兮挤眉弄眼。如此粗线条的苏悠悠,还真的让人难以猜想得出,她到底是伤心了还是不伤心。

“悠悠,你要是有什么事就打电话给我吧?”被苏悠悠送到楼下,顾念兮还是不安。

“兮大婶,你哪只眼睛瞅见姐在为了不值得的人伤心?放下你的小心肝,回家和谈少亲热吧。明天我们还要去郊游呢!别坏了姐姐看美男的兴致!”

说完这一番话,苏悠悠不等顾念兮反映过来,便已经拉动了车子的引擎跑了。

被留下来的顾念兮只能盯着车子的末端消失在街角。却不知道,某个女人当车子驶离原地的时候,泪水就潸然而落。

若不及时拉动引擎的话,苏悠悠真的害怕自己的泪水被顾念兮发现。

心,真的很痛……

坚持了两年的感情,哪有说松手就松手,说不痛就不痛的道理?

其实她一直也以为自己已经见陆子聪从自己的心里赶出去了,但在再度见面的时候才发现,原来那不过是自己自欺欺人的想法罢了。

“嘟嘟嘟……”突兀的手机铃声响起,在这个狭小的车厢内显得有些突兀。

“是我,你凌二爷。赶紧的,过来接我!”按下接通键,霸道而张扬的声音,从电话的那一端传来。

“你刚刚自己不是能过去么?”

“我走过来的。”男人的嗓音,没有迟疑。

“既然能走过去,那也就能走回去!”她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事情都不想做。

“苏小妞,你竟然敢跟爷这么说话?你就不怕,爷将你的裸照曝光么?”男人的语调里,威胁意味十分明显。

但谁也不知道,当电话里那带着鼻音的声音传到他耳里的时候,那张隐藏于黑暗中的俊颜,却是一瞬间闪现了寒光。

竟然有人敢将他凌二爷的猎物给弄哭?

看来,最近某些人的皮痒了!

“你给姐等着!今晚,姐要是今晚不带着黄瓜去收拾你,姐就不姓苏!”朝着电话里的男人咆哮完,苏悠悠甩开了手机加档。让车子,一瞬间飞驰了起来。

“那爷就随时恭候你的黄瓜!”

某个男人在别人看不到的角落里,勾唇一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