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八十九章 婚姻,变了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九章 婚姻,变了味!

当顾念兮跌跌撞撞的跑到公寓门口之时,果然如自己所料的那般,站在门口的男人,果然是她家的谈少。

虽然男人没有开口说话,但顾念兮很明显的察觉到男人心情不加的事实。

“老公,你回来了?”

顾念兮没多想,上前了两步,来到男人的身边。

“嗯。”男人随口应了一句,便转身走进了公寓。

看着谈逸泽神色不加,顾念兮突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才好,因为她也不能确定,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小媳妇似的跟着谈逸泽走进了卧室,帮着男人换下那一身绿色制服之后,顾念兮挽起了男人的手:“老公,咱们吃饭去吧!”

“你,到现在还没有吃饭?”低头看着怀中女人那双满是期待的眼眸,男人的晦暗的神色明显的淡了许多。

特别,是在女人说出自己还没有吃饭的时候,男人那双清冷的黑眸,被另一种担忧隐隐的占据了。

“嗯,可不是吗?等你等的都快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女人微嘟粉唇,在男人的身边呢喃着,那憨厚可掬的样子,看上去更像是在撒娇。

就算男人的心再怎么冷,却瞬间给焐热了。

“该不会,老公你自己已经吃饱了吧?”看着男人的神色明显的改善了许多,顾念兮赶紧补充了这么一句。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粉唇再度嘟起,做生气状。

“还没有。”看着怀中小东西生气的样子,谈逸泽感觉自己胸口处本来蔓延开来的怒火,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看来,这小东西就是他谈逸泽天生的刻星!

三言两语,便能轻易的让他败下阵来。

“那快点吧,人家下午可还给你买了排骨,都熬了那么久了,应该很补才对!”顾念兮看着他明显放柔下来的嘴角,便安心的开始忙着张罗着餐桌。

看着女人忙里忙外的身影,谈逸泽发现自己在她顾念兮的世界里,连生气都有些费力……

而他也渐渐的意识到,他对于他和顾念兮的这场婚姻,最初开始的念头已经变了味。

看顾念兮可爱撩人的小摸样,他会想要将她的美给独占。

看她很是受伤的表情,他会想要开始替她分担。

看她的身边出现了心的追求者,他会心乱如麻。甚至,连本来的计划全都打乱,暗自一个人跑到操场上跑了十几圈。

是的,谈逸泽并不否认,今天下午慕阳送顾念兮回家的场景,他看到了。甚至,他也看到了慕阳眼中,那不该有的贪恋。

顾念兮本就没有和慕阳有过多的交集,为何慕阳也会对她动了心思?

看来,他的小东西好像越来越夺人眼球了。连慕阳这样一向清高的,甚至还刻意和别人保持几分疏离感的男子,竟然也主动对她示好,甚至还送她去那种他最讨厌的人群堆里的菜市场?

这,实在是有意思极了!

谈逸泽真的很想和以前一样,抱着这样看戏的心态。

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他的小东西,已经再也做不到当初的那么冷漠了。

如今的他,只想要将她死死的绑在自己的身边,不管是用什么方法。

只是,他不确定她会不会也和他谈逸泽有一样的想法……

“老公,你还不快点过来,站在那里做什么,饭菜都要凉了!”不远处,女人那甜而不腻的嗓音传来。让失神的男人,不自觉的朝着她迈开了脚步。

听着那熟悉的脚步声朝这个角落靠近,顾念兮的嘴角轻勾。

看样子,刚刚自己的卖力,总算让男人的心情好了一点。

但男人的步伐并没有如顾念兮预料的那般,停在对面的座位上。而是,朝着她大步走了过来。

在顾念兮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男人突然伸手,将她的小身子揽进了他的怀中。

“老公?”印象中,如此煽情的画面,自他们结婚之日起,都未曾上演过。

“老公,是不是工作不顺利?没关系的,就算你不赚钱回家也没有关系,有我养你!”感觉到男人握住自己腰身的手的力道不断加大,顾念兮的脑子里闪现的则是今日男人晚归的场景。这话,不自觉的从她的口中说出来了。

但这话,对于谈少来说,似乎没有多大的吸引力。

顾念兮能感觉到的只有,那个男人拥住自己不断加大的力道。

“老公,我真的不会嫌弃你的!”想着,顾念兮又补充了这么一句。

只是,抱着自己的男子,却依旧没有任何松动的迹象。

也罢,谈逸泽想抱自己就让他抱吧。最多,就再多饿几分钟而已。

想到这,顾念兮的眼眸又瞅了瞅餐桌上的饭菜,肚子早就咕噜噜的冒泡了。

可顾念兮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沉寂了良久之后,谈逸泽会和自己说了这么一句话。

那一刻,顾念兮那双漂亮的眸子,诧异的放大了……

因为那个男人说:“小东西,我们生孩子吧!”

那一刻,顾念兮感觉自己的小脸突然像是被火烧过一样,火辣辣的。但她,还是有些诧异的看向谈逸泽。

难道,这个男人垂头丧气了一整个晚上,只是为了和自己说这句话?

但看到头顶上,谈逸泽那双黑眸子里前所未有的清澈之时,女人又活生生的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

之前,谈逸泽不打算要孩子是因为,谈逸泽觉得顾念兮的年纪还小,连她自己都照顾不好的话,又怎么可能照顾得了孩子。还有就是,他答应过顾州长,在他谈逸泽还没有证明他能给顾念兮一份安定幸福的生活之前,不能要孩子!不然,这将会是他们离婚的绊脚石。

但这一次,慕阳那眼眸里毫无遮拦的呈现对顾念兮的爱意,让某个男人警铃大作。

他不想要让任何人夺走他的小东西,就算是顾州长想要将她带回去都不行!

他的小东西,只能生活在他谈逸泽的羽翼下。

她年纪小,不会照顾孩子没有关系。他谈逸泽也可以是他们母子两人依靠的参天大树。为了留住小东西,就算是做两个人的奶爸,谈逸泽也觉得是值得的。

霸气的宣布完这一句之后,谈逸泽又将她搂进了怀中。

他知道,自己的做法是霸道了些。因为是他谈逸泽想要的,小东西都没有能力能阻挡的了。

但他觉得,他这么做都是为了他们两人的将来。

所以,他的小东西应该懂得才对。就算现在不懂,将来的某一天,她也会懂的……

因为谈少在还没有吃饭前就当面说了那么一句话的关系,所以顾念兮在吃饭的时候,一直都是低垂着小脑袋瓜。

不过,在吃完晚饭之后,这样的形势便发生了逆转。

因为顾念兮的碗筷才一洗完,便被某个身强体壮的男子单手扛走了。

这一晚上,谈少果真说到做到,没有做任何的防护措施。

连放在他们床头那个小柜子上的那盒东西,都被男人直接丢进了垃圾桶中。

顾念兮好几次想要逃跑,但碍于某个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她的反抗根本就起不了任何的作用。

既然反抗不了,就躺下来好好的享受!

于是,这一晚上小公寓里,又是一室火热……

当某个男人吃饱喝足之后,才蹭着女人的颈窝沉沉睡去。

不过,即便是睡梦中的他,也好似害怕怀中的小东西会因为自己睡着被人给偷走的一样,非但将手紧紧的缠在顾念兮的腰身上,更还用着他那双壮硕而修长的腿,将顾念兮紧紧的缠在他的怀中。那模样,活脱脱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八爪鱼。被这幅霸道的身体压得有些喘不过气,顾念兮想要翻个身,但看到男人那一张沉沉睡去的侧脸,女人最终还是安静的依靠在他的怀中,一晚上好眠……

不过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顾念兮看到那个神清气爽,着一身绿色制服而英姿飒爽的男子之时,瘫软躺在床上的女人恨得咬着白色的被褥。

他折腾了一晚上,和她一样没有怎么睡,但为什么这男人一醒来,就跟个没事的人一样?

甚至,还比之前的精神了几分?

而自己,和谈逸泽一样做运动,一样入睡的,为什么起来的时候就觉得腰快要断了?

也许是因为顾念兮的妒忌之火表现的太过明显,站在不远处刚刚整理完自己的制服的男子,转身便对她说到:“不用妒忌,多加锻炼几天,你也可以有我这样的体魄!”

“谁妒忌呢!”顾念兮嘟着红唇,用小屁屁对着谈逸泽,以此来宣誓自己的不满。

而看着女人这幅小模样的谈逸泽,则大步来到她的身边。搂起她的腰身之后,男人那双修长的手轻轻的揉了揉,然后咬着顾念兮的耳际道:“还难受么?”

“讨厌的老东西!”说真的,他们还真的没有尝试过像是今天这样,在太阳底下这么亲密的。被谈逸泽这么搂在怀中,、顾念兮的小脸一红。

“我是讨厌的老东西,你是老东西的小东西,那你应该是讨厌的小东西才对!”看得出,今日的谈逸泽心情不错。不然,他也不会有如此闲暇的心情,陪着她斗嘴。

“老东西,让你使坏!”顾念兮掂量了一下小手落在谈逸泽的腰身上掐了掐!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是周子墨告诉他的。

“再跟我贫嘴,我不理你了!”顾念兮扭动小身子,躲开谈逸泽那只魔爪的侵袭。

“呵呵,那好,现在就先放过你,等晚上我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说着,男人往她的小身子上狠狠的一掐,这才带着满脸笑容的离开。

而躺在床上的女人则在看着男人渐行渐远的背影,突然间有些莫名失落。

和他相处多了,欢笑多了,连她也渐渐的忘记了,当初他们的婚姻是怎么开始的。只是,聪明如你谈逸泽,这样的你也会和我一样感到茫然无措么?

你想要和我生孩子,是不是也因为你也不想离开我了,不想和我分开?

可不管怎么样,谈逸泽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上你了……

多么希望,能一个不小心,和你白头偕老?

“哟,你这车子的皮椅还真不错,是真皮的吧,摸起来又软又滑的!”

某天,苏悠悠按照凌二爷的指示,在某间餐厅接到凌二爷的时候,男人上车就是这么一句话。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看上去心情相当的不错。

连那双倾国倾城的桃花眼,都笑的弯弯的,如同初生的月牙。

只不过,男人的这番话还有他此刻的动作,都让苏悠悠一时间黑了脸。

没有直接发动引擎,苏悠悠一个大掌便直接甩到了凌二爷的手上,“啪啦”一声,在这个狭小的车厢内过分的响亮了。

“松手!凌二爷您摸得可是我的腿!”苏悠悠说这话的时候,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另一只握住方向盘的小手,更是紧紧的掐着,手指关节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

苏悠悠以为自己将所有不满的情绪掩藏的很好,却不知道光是她的小手的动作,便已经将她的所有情绪泄露殆尽。

而侧靠在副驾驶座的男子,那双狭长的眸子在注意到她小手的这个动作之时,很明显的微眯了一下。然后,又以苏悠悠所察觉不到的速度,再度放淡了。那速度之快,连坐在男人身边的苏悠悠,都没有意识到刚刚发生过什么。

“哟,原来是苏小妞你的腿,怪不得摸起来皮糙肉燥的!”男人一脸意味不明的弧度,说这话的时候那口流里流气的京调子,又让苏悠悠气的牙痒痒的。

而更让苏悠悠气炸的是,这个男人虽然口上对她的腿做着各种毁谤,但他的手此刻还……那嘴角上的邪恶,说明他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手放错了地方而感觉到愧疚。

“皮糙肉燥么?我怎么记得刚刚还有人说摸起来又软又滑的?”苏悠悠对自己的身材,可是非常有自信的。上围是时下女人最为羡慕的标准尺度,再加上她从小就爱好各种体育活动,所以她的身子非常的坚挺,即便是不穿塑身衣,也能保持完美的形状。

小屁屁也挺翘的,起码每一次顾念兮看到自己穿着睡衣,就说她很想踹上两脚。至于这腿,则是最让苏悠悠满意的。

因为这腿,又长又直。这也是苏悠悠为什么非常喜欢穿短裙的原因。有时候像是这样的冷天气,她都不放过。

只不过着了凌二爷的道之后,苏悠悠发誓再也不会在这个男人的面前穿短裙。

不然什么时候油被揩光了,自己都还不清不楚的。

“又软又滑么?那我还要看看,到底是不是又软又滑的!”

而他嘴角上的那抹得逞的弧度,又是如此的明显。

当下,苏悠悠才明白:靠,她又被这个猥琐男给耍了!

“你敢再摸老娘,过会老娘就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狠狠的将已经滑到自己裙摆位置,准备伸进去的那只大掌给扔了出去之后,苏悠悠朝着身侧的位置怒吼着。“老虎不发威,你当我病猫么?”

但很明显,这个位置上的男子,依旧不为之所动。

看着气的快要炸毛的苏悠悠,男人又是勾唇一笑。眉宇之间,那股子浑然天成的每天,在这一刻尽显无疑。

看着朝着自己张牙舞爪的苏悠悠,男人的眼眸里又是一抹调笑:“哟,什么厉害?我倒是要看看,你这只母老虎,能发出什么样的威来!”

说到这的时候,男人的视线又从苏悠悠的眼眸上挪开,落在她白色衬衣上不小心开的那个口子上。

凌二爷一米八几的身高,坐在这样的车里头也差不多快要到了车顶。

所以,从他的这个角度,正好可以看到苏悠悠的美好风景。

看到如此迷人的风景,凌二爷的眼盯得直直的,像是中了邪似的。

“该不会是,打算在车上就把我给强了吧?”不过凌二爷不愧是在花丛中游走惯了的人。嘴巴一说,什么东西都有些变了味。

而他那不清不楚的语调,更让女人一时间意识到了什么。

顺着凌二爷的视线,苏悠悠看到自己胸口上滑开的那个扣子。

一时间,女人的小脸有些躁红,急匆匆的转过身背对着凌二爷,苏悠悠赶紧将松开的那个扣子给扣上。

“痞子!也不怕长针眼!”

虽然有些娇羞,但苏悠悠的嘴巴可不是吃素的。

而关于这一点,凌二爷和她不相上下。

听到女人的唾骂,男人又是一脸耐人寻味的笑。

等苏悠悠转过身来的时候,男人看了一眼神色有些不自然的她之后,嘴角又是一抹邪恶的弧度:“我痞子?但在你苏小妞的面前,我还是俯首称臣的!”

看吧,他又拿那一天晚上他“被”霸王硬上弓的事情说事了!

“你的嘴巴再不给姐闭起来的话,姐有的是办法治那些口舌生疮的!”苏悠悠现在最不想回忆起来的,就是关于那个晚上的事情。

她这一世的“英明”,全都在那一晚上给毁了。

“我不是说了吗?母老虎,尽管放马过来吧!”看着她气的咬牙切齿,如同小老鼠一样磨牙齿的样子,凌二爷心情大好。

说完这一番话的时候,男人又看着她欲扑过来的野猫样,笑的花枝乱颤。

而后,邪恶的男子突然放下了车子副驾驶座上的位置,长臂一勾将另一侧还没有来得及系上安全带的女人带到了自己的怀中,和他一起双双平躺的这副驾驶的位置上。

“登徒子,你到底想要做什么?”因为凌二爷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女人还反映不过来,跌下去的时候,苏悠悠发现自己摔得吃痛。摔在凌二爷的身上,苏悠悠其实也知道,若不是自己摔在他的身上,更疼。

可苏悠悠没想到,那个本该摔烂了,摔疼了的男人,却如同狐狸一样狡猾的男子,此刻微眯起了狭长的双眸,一脸享受的样子。

“做什么?这不是要问你吗,女痞子!”说这话的时候,男人很不客气的将自己的视线落在苏悠悠为自己敞开的那一片美景上。“不是说要整治我么?我这不是如了你的愿,顺了你的意?反正被你挤兑也不是头一遭了,多少您随意。对了,我记得那谁不是说过这么一句话么:生活就像是一场QJ,既然反抗不了,倒不如躺下来好好享受!”

说着,凌二爷果真自动自觉的闭上了眼,更让苏悠悠嘴角抽抽的是,这个男人竟然自动的开始解开他衬衣的扣上?!

“德行!就你那副尊容,要不是姐喝醉了的话,也不会找上你!”趁着男人闭上眼的功夫,苏悠悠赶紧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将自己的衣服整理好。

“我这幅德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前仆后继呢!而你苏小妞,不也是被我迷昏了头,才对我下手的么?再说了,人家不是都说了,酒后吐真情?你那情况,其实就和这差不多!”

反正苏悠悠的每一句话,凌二爷都能找到绝对的理由,将她给吃的死死的。

只不过,一遇上苏悠悠,一向沉默寡言的凌二爷,竟然变成话痨了。一个钟头的时间,竟然说了以前大半辈子加起来的话还要多。

这要是让小六子看到了,估计又是一顿嘴角抽抽了。

“给我坐好,你要是不想跟着姐一起殉情的话,最好闭上你的嘴!”说着,苏悠悠在系好自己的安全带之后,便拉动了车子引擎。

“殉情,那可别啊!我,才不想跟一女犯子一起殉情!”凌二爷看着侧边那个已经被气的一声不吭的女人,嘴角上又是一记满足的弧度。

他凌二爷的智商,早在小学二年级的时候,就已经超过正常大人的智商了。

对付苏小妞这点花花肠子,他凌二爷有的是手段!

“对了,女犯子,我过几天和几个朋友约好了要到山里去走走,你要不要去?”

“不去!”人家都称呼你为强,奸犯。咱在送上门去,岂不等于找抽么?

“真的不去?那里挺好玩的!”

“不去就不去,你要的地方到了,现在给姐滚下去!免得再脏了姐的耳朵!”

“苏小妞,别的本事你没有,这嗓门倒是挺大的!不过,这嗓门可不是这么用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建筑物,凌二爷笑的很恶劣。

因为,他所说嗓门的用处,自然指的是在某一处。

他可没有忘记,那一日苏小妞在他身上哼哼唧唧说要“教育”他的时候,那蛊惑人心的调子。那样的嗓音,轻易能叫一个男子着迷。

而很不巧的是,他凌二爷就是丧命于这嗓音下的第一人。

也因为这样,他有好几天都不曾出去了。

为的,就是想要再好好的温存一下,那一日那美好的感觉。

但这个苏小妞,似乎有点难以下手。看似大大咧咧的性子,实际上她比任何人都要聪明上许多。危险的事情,她都避而远之。所以,即便他凌宸已经有好几天都和她泡在一起了,都难以找到下手的机会。

所以,他才拐了弯的调傥她,等待属于他的那个时机。

“我不知道嗓门有什么用途,不过你凌二爷要是真的不打算走的话,我知道待会儿你的嗓子有另一种用途!”

说这话的时候,凌二爷感觉到侧边有些凉气袭来。

抬眸的时候才看到,苏悠悠的手上晾着一把大菜刀!

“靠,竟然在车上藏这东西!”眼见苏悠悠举着刀柄而来,凌二爷迅速的推开车门,跳了下去。

常日里总是以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形象出现在公司大门前的他,今日看起来竟然如此狼狈,还险些差一点摔倒。

而将他逼的跳下车的女子,像是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似的,在凌二爷那矫健的身影消失在车门外之际,女人旋即打了方向盘,让车子朝着原先的路径离开了。

踉踉跄跄站好了的凌二爷,在看到街角处消失的车子尾端的时候,眼眸微眯!

苏小妞,迟早有一天,爷一定要让你栽栽跟头!

凌二爷来袭,谁敢挡道?

“念兮姐,这一次就麻烦你了!”最近博亚集团来了一个新人,也是同样来自D市。年纪,和顾念兮一样大。不过,顾念兮的月份比她大了点,所以她便喊她姐。

“甜甜,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呢!我们都是来自同一个城市,都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们相互照顾,也是应该的!”现在和顾念兮对话的人,就是陈甜甜。

人如其名,二十三岁,正是女人大好的年华。

女人眉清目秀,嘴角扯动的时候,会露出两个好看的梨涡,如同她的名字一样,让人看起来甜到了心窝里。

陈甜甜才来到这座城市,所以这里的一切都她来说都是陌生的。

还好的是,有顾念兮这样一个D市的人和自己做伴。

每天去谈企划的时候,陈甜甜都会跟着顾念兮一起,下班的时候也会和她同个时候离开。

渐渐的,陈甜甜也对顾念兮产生了莫名的好感,很想要和她更亲近一些。

但这,并不是因为陈甜甜知道顾念兮是D市州长女儿的关系。而是她总觉得,顾念兮的身上有种很干净的气息,让人忍不住想要和她黏在一起。

“什么互相照顾,是念兮姐一直都照顾我才是。要不是念兮姐,我怎么可能在这个城市混下去。”

“好了,多余的话我们都不要说了。总之这一次的合作案,我们继续好好的合作,要是成功的话,我请你好好吃上一顿!”

“那好,念兮姐我去忙了!”

说着,女人手上拿着顾念兮刚刚交给自己的那份文件,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她才进公司没有多久,自然还没有自己的办公室。她呆着的地方,每天都有一群不求上进的人不断的议论一些人一些事。

而今天,他们议论的主题,便是顾念兮!

“听说了吗?我们的顾主任已经结婚了!”有人,开始三八。

“不会吧,顾主任年纪比我还小,我都没有着急嫁人,她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嫁掉呢?”又有人,开始附和着。

这人的语调有些酸,那双剩女对于已婚妇女的酸味。

“得了吧你,要是你遇到那么个极品帅哥,你会不想嫁掉么?”另一个人反驳了一下那个酸味女。

“极品帅哥?你是说,我们顾主任嫁给了一个极品帅哥?”又有人,开始加入这个话题的讨论阵营。很明显,这人对顾念兮并不感冒,而是对前者感冒。

“当然是极品帅哥,上次我还亲眼见到来着。而且,人家是极品帅哥还不说,来头也不小!”那人在听到所有人的惊叹声之后,有继续接着往下八卦。

陈甜甜本是没有心思听这些的,但因为他们这一次讨论的对象是自己最有好感的顾念兮,所以她的耳朵也不自觉的竖了起来。

“来头不小,什么来头?”

“你们难道没有看到么,那男人每一次来接她的时候,都是一身绿色制服。不过具体是什么职位,我还没有看清楚,等下次我看清楚了,再和你们说!”

“切……连职位都看不清楚,还跟我们说他来头不小。”

“就是就是。”

“反正,我感觉那人一定来头不小就是了!”

“去去去,我们少听你胡扯了,还是先把这些东西打印出来,免得待会儿上面的人来找,又要挨训了!”

说完这一番话之后,那些人都各自散去了。

这样的话题,很快也在所有人的脑子里水过无痕。因为像是这样的话题,他们每天都能找到一个新鲜的。

但有别于这些人的是陈甜甜。

刚刚那群人聊过什么,这会儿都忘记的差不多了。

唯有陈甜甜,却开始惦记着想要看看顾念兮的老公,到底长的什么样子。

顾念兮那么好看,人们都说“男财女貌”的。

那她的丈夫,想必除了“财”,一无是处吧?

因为多留了一点心眼的缘故,在下班的时候,陈甜甜便来到了顾念兮的办公室,将自己刚刚整理好的文件放在她的桌上。

此时,顾念兮正好在整理自己的包包,准备离开。

“念兮姐,你要回家了是吧!”

“嗯,我老公刚刚打电话过来说,今天他早点下班,准备过来接我!”顾念兮浅笑着。

在顾印泯的教育下,大多数的时候顾念兮都是以笑待人的。

“念兮姐,你结婚了?”将刚刚听到的,都藏了起来。陈甜甜此刻出现的神态,仿佛她真的有多惊讶似的。

“嗯,结婚好几个月了!”其实,连一场婚礼都没有,顾念兮对于别人的不知情,也没有感到多么的讶异。

“天哪,我都不知道!等下次,我给你补上结婚礼物!对了念兮姐,你现在要下楼吧,我和你一起!等我,我马上到位置上拿我的包包。”

陈甜甜和顾念兮一起下楼,无非是想要看看刚刚他们口中的“极品帅哥”。

其实,她打从心里否认顾念兮老公的长相。

因为那些八卦女,通常都会将黑的说成白的。

有好几次,陈甜甜就亲眼见证那些人睁眼说瞎话的能力。

所以,陈甜甜也认定了,他们口中的“极品帅哥”,一定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中年男子,或者满脸豆豆的蛤蟆男。

再说了,陈甜甜也不相信,上天会那么的不公平。非但给了顾念兮这么好的长相,还让她有一个人人都羡慕的身份,更还有一个帅哥老公不成?

“念兮姐,我们走吧!”

拽着包包的陈甜甜,圈着顾念兮的手臂下楼了。

到楼下大厅的时候,陈甜甜想尽各种理由,愣是没走,赖在顾念兮的身边。

目的,当然只有一个。

好不容易,陈甜甜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

当顾念兮抬眸看到不远处开过来的那辆车子的时候,那双漂亮的眼眸倾尽的妩媚……

这个时候的陈甜甜,更毫不怀疑顾念兮的魅力了。连身为女人的她,差一点都为顾念兮折服了,更不用说是男人了……

不过,还好的是像是顾念兮这样的妖孽,已经被一个男人收服了。也就,不会再祸害那些未婚女性吧。

“老公……”

一声甜而不腻的轻呼,从顾念兮的口中传出。

不远处从车上走下来的那抹绿色身影,便循声望了过来。

陈甜甜也饶有兴致的抬眸,朝着那个男子看了过去。她不过只是想要看看,办公室里面那群三八口中的“极品帅哥”,究竟是什么模样。

然而陈甜甜不知道,她这一眼,便铸锭了某种结局……

那个,她陈甜甜耗尽了所有的心力,却永远都不可能触及的结局。

“甜甜,这就是我的老公谈逸泽!”因为是同事的关系,所以顾念兮便介绍了一番。“老公,这是我的同事,也是我们D市人,叫陈甜甜!”

“……”看了站在顾念兮身边,那个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不知道在找寻着什么的女子,男子没有开口,只是淡淡的朝着女子点了一下头。

“那甜甜,我和我老公先离开了,等明天再见吧!”顾念兮依旧笑着对陈甜甜说,然后才挽起了某个男人的手,大步离去。

“你……好!”然而,在男子快要和顾念兮消失在大厅的时候,陈甜甜这才回过神来。有些结巴的问好,从女人的红唇中传出。

其实,她知道隔得这么远了,那个男人应该听不到自己的问好才对,但陈甜甜却还是愣愣的发出了这样的音节。

而看着他和顾念兮有说有笑离开的场景,陈甜甜垂放在腿双侧的手,竟然莫名的刺痛。抬手一看的时候,她才发现,不知何时自己那过分纤长的指甲,早已因为自己过度用力而深深的陷进了掌心里。

这一次,也是陈甜甜第一次知道,原来上天,真的有这么不公平的事情。

顾念兮拥有良好的家世背景,绝美的容貌不说,连丈夫也是人间极品!

而自己,其实样貌和身材,都不在顾念兮之下。可为什么她就不能拥有顾念兮所拥有的那一切呢?

“顾念兮凭什么,拥有的一切那么好?”微风中,女人看着消失在街角的车,呢喃着。

“老东西,今天竟然下班来接我,是不是意图不轨呢?”没有外人在身边的时候,顾念兮和谈逸泽的相处越是随意。

像是这样,当着他的面喊他“老东西”,已经成为家常便饭。

有时候,她甚至还会无礼的跳到男人的腿上,揪着他的耳朵和他说话。

而看着某个女人越来越不安分样子,谈逸泽没有半点生气的迹象,唯一浮现在嘴角的,只有一丝无奈的弧度……

看来,真的就像周子墨说的,女人是不能宠的。

宠过了头,她真的会爬到你的头顶上去的。

可狠下心来对待小东西,他谈逸泽又舍不得。

所以,他能选择的就是让小东西骑到自己的头顶上去。

“就你那身子板的那点肉,也只够我晚上的那一顿。”男人说着,流里流气的打量了一下女人的胸口。

“老东西,正经点!”意识到自己耍痞子永远都斗不过某个真正的老痞子,顾念兮只能憋屈的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我一直都很正经,小东西!”男人收回自己那痞子似的视线。这便是谈逸泽,认真起来的时候,谁都不能亵渎。

没说那霍三做文章,只是舒姨总该惩治一下吧?

再说了,霍三这次出现,啥风浪都起不了。

嗷嗷,一号了,继续打滚求票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