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豪门梦碎/闪婚,谈少的甜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六章 豪门梦碎

从出租车上下来的霍思雨,早已没有了昨夜的浓妆艳抹。此刻的她,依旧是寻常那一身看似孕妇装扮。长长的衣摆,被风一吹,让她的肚子看起来也有模有样的。

除了脸色,有些诡异的苍白之外,这样的霍思雨和往日其实没有什么区别。

见到谈逸泽和顾念兮出现在谈家大宅门外,霍思雨显得有些不高兴。环住谈逸南的手臂,也进了几分。

此刻的她,依旧希望能扮演好谈逸南的妻子。

至少,是在顾念兮面前。

她霍思雨最不愿见到的,便是被顾念兮瞧不起。

“哟,大哥和念兮,今天怎么过来了?”霍思雨扯动着唇角,对着面前的那一对人儿笑道。

她霍思雨可不记得,今天是什么大节日。那这两人,为何出现在这里?

而且,看谈逸南的神色,貌似想要不顾一切的挣脱束缚,拉住顾念兮!

可他难道忘记了,她霍思雨现在才是他谈逸南的妻子么?

想到这,霍思雨白了身侧的男人一眼。

只不过,因为刚刚动弹了这么下,她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

也不知道昨晚上到底经历了什么,她已经到自己没有结婚之前的小公寓睡了好一会儿,但全身上下还像是散架了一样。

对于昨晚的事情,霍思雨虽然感到羞耻。但最终,也没有报警。

因为她知道,一旦报了警的话,原本已经嫌弃自己的舒落心和谈逸南,肯定会找各种各样的理由,逼着自己离婚。

她霍思雨才不会那么傻,自己找枪口撞。

反正,这样的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她霍思雨就当成被狗啃了!

“这还要问你,弟媳妇!”回应霍思雨的,是顾念兮。

她唇角上带着弧度,看起来如同三月里的桃花。

“问我?”

被顾念兮一说,霍思雨也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仔细一想,霍思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东西。

顾念兮上传到网上的前一段视频,她不是没有看过。

不过因为没有引起多少的轰动,她也就心安理得的继续扮演她楚楚可怜的角色。

可今天,顾念兮和谈逸泽突然出现在这里,该不会是将那段视频直接拿到这边来了吧?

可若是真如自己这么想的,那为什么此刻的谈逸南没有什么反映?

“不问你,难道还问我不成?霍思雨,人要活到不要脸的地步,怎么也能活下去!”对着霍思雨浅笑着说完这一句话之后,顾念兮转身便主动牵起了谈逸泽的手,道:“老公,今天难得有时间,不如我们去约会吧?”

“就依你的!”没有什么,再比得上她嘴角挂上的弧度重要。

在她的带领下,他迈开了脚步。

整一个过程,两人只是旁若无人的对视着,仿若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人。

人的生命中,总会遇到一些人。有的,会匆匆离去。但有的,却会一直都守在自己的身边。

而谈逸泽之于她顾念兮,便是后者。

有他的陪伴,顾念兮觉得足已……

“念兮……”

“念兮,你不要走!你听我说……”

他们的脚步,何其匆忙。

谈逸南看着一步步远去的他们,仓惶的追了上去。

可最终,因为一直紧拽着自己的女人,而错开了。

他只能看着他谈逸南这一辈子最心爱的女人,上了别的男人的车子,然后远去。

那一刻,谈逸南感觉心痛泛滥成灾,肆意的凌虐着他的身躯。

看着紧拽着自己的那只手,谈逸南突然像是发了疯似的,将霍思雨狠狠的推开了:“滚,你给老子滚!”

看到霍思雨,他就会想起自己曾经对顾念兮的背叛。就是因为这样的女人,才导致自己错失了今生的最爱。

“谈逸南,你看清楚了没有,她现在是被人的妻子,你别痴心妄想!”被谈逸南推倒在地上的霍思雨,又是又是一阵恼火。

且不说,自己的身子被折磨了一晚上,到现在还都难受不堪。被谈逸南这么一推,简直就是雪上加霜。再者,顾念兮他们的车子还没有远去。霍思雨相信,坐在车上的顾念兮,一定已经清楚的看到谈逸南将她给推到了!

想到那胜利的笑颜可能出现在顾念兮的嘴角上,霍思雨的心又是一阵毛躁。没有多想,女人便又朝着男人吼道:“还有,谈逸南你是不是忘记了,我现在还怀着孩子!你难道,想要谋杀自己的孩子么?”

只是霍思雨并没有想到的是,早在这之前,谈家人便已经知晓了所有的事实。

“你还有脸敢和我提孩子?”顾念兮和谈逸泽站在一起,让醋意大发的谈逸南根本就没有时间想到其他的事情。而现在,霍思雨的主动提及,更让谈逸南像是被踩到里尾巴的狗一样。

此刻,男人的双眸不知何时被染上了猩红。

看着倒在地上的女人,他一步步的靠近。

而这,也是霍思雨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叫做谈逸南的男人,也有此刻阴狠的一面。

此刻的他,因为刚刚顾念兮离去有些懊恼的缘故,他那一头平日里打理的一丝不苟的发丝,变得乱不堪。此时的他,浑身上下遍布戾气,让接收到他目光的霍思雨,背脊凉飕飕的。

一来,是因为谈逸南此刻的神情,二来,则是因为男人刚刚出口的话。

谈逸南这么问,难道他已经知道,其实她没有怀孕的事情了么?

“南,有什么话,我们好好说不行么?”见那如同地狱使者的男人一步步的靠近自己,霍思雨也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求生的本能,让她开始用双手,支撑着自己倒在地上的身躯一步步挪开。企图,逃离这个魔鬼一般的男人。

“好好说?怎么,你现在倒想起来,想要和我讲理了?那你当初欺骗我说,你怀孕,让我不得不和你结婚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想想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

谈逸南一步步的靠近霍思雨,在最后一步接近霍思雨的时候,男人的动作十分迅速。以至于,一直都紧张防范着男人的霍思雨,都没有能及时的反映过来,下一秒,女人的脖子落进了谈逸南的大掌间。

听着男人的话,那一刻霍思雨的双瞳惊悚的变大了。

谈逸南,知道了?

知道,其实她没有怀孕了?

那她该怎么办才好?

还有,舒落心也知道了吗?谈家所有人,也都知道了么?

“南,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的。你知道的,我爱你胜于我的生命,我会这么做,全都是因为我想要嫁给你,想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泪水,有些温热。

这一刻从霍思雨的眼眶中渗出,多了一份凄美。企图用这样的举动,唤回男人的心智,放过自己。

只可惜,她的脖子被那个男人死死的掐着,让她根本就动弹不得。

“你想要嫁给我?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娶你?”从一开始和霍思雨在一起,谈逸南就从没有将她当成过今生自己的良人。

他和她,不过逢场作戏。

怎知,有些人有些事,一旦做错,便再也无法回头。

他们的开始,之于霍思雨是这样的。对于他谈逸南而言更是。

“你不想娶我,那你当初就不应该默认我的行为不是么?南,我们都已经成了夫妻了。人们不是说过么,一日夫妻百日恩。你就原谅我这一回,好不好?若是我们再这么争吵下去的话,被妈和爸爸他们看到了,后果不堪设想。”

霍思雨的本质,还是自私的。

虽然她留恋这个男人,但更多的她还想要继续呆在这个衣食无忧的家中。

她还想要好好的享受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贵妇生活,她还想要让其他以前和她霍思雨过不去的女人看一看,自己现在的成就,她更想要当初那些瞧不起她霍思雨的那些人,低下头来求助于她。

她的想法,并没有错。错就错在,她不该选择如此卑劣的手段,来得到自己想要的。

看着女人的泪水,听着女人那些可笑的话,谈逸南突然间笑了。

他的长相本来就不错,如今脸上骤现的弧度,更让这个男人的俊颜,犹如清晨天边第一道爬出来的云彩那般,夺人眼球!

然而就是这样面如夏花的笑脸中,谈逸南却将自己所有的悲伤,隐匿在其中……

今天,他终于真正的看穿了霍思雨的面目。

如此自私,如此恶毒!

明明是她的错,她却还是能残忍的将所有的罪责,推到其他人的身上。

事情败露的第一时间,她想到的不是家人,而是她自己!只有她自己!

而他谈逸南,就是为了这样一个满口谎言,心肠歹毒的女人,错过了自己今生的挚爱……

“南,你别这么笑好不好?你这样,我会很害怕!”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颜,笑的花枝乱颤。而霍思雨也看到,他眼角处出现的水雾。第一次,霍思雨因为自己的谎言,有些自责。

毕竟,谈逸南是她霍思雨唯一一个真正付出过感情的男人。看着他因为自己的欺骗,而伤心难过的样子,她的心也有些许的异样。

“你会害怕?是怕你所有的事情被家里人知道吧!”看着那张梨花带泪的脸,谈逸南敛去了所有的笑容。

“南,你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即便谈逸南猜中了她所想,霍思雨还是不能承认。

因为她知道,若是承认下来,她势必会在谈逸南的眼中成为一个十恶不赦的罪人。

到时候,就算舒落心不动手,谈逸南也会想尽办法想要和她离婚。

然而她并不知道的是,自己的不肯承认在谈逸南的眼中,更多了一份虚伪,让他更加厌恶。

“不害怕家里人知道,难道害怕我对你动手不成?你放心,霍思雨!像你这样的货色,我谈逸南犯不着为了你去坐牢!”

说完,谈逸南嫌恶的将自己的手收回,然后站了起来。

“南……那爸爸妈妈也知道了这件事情了么?”听到谈逸南不会对自己动手,那自己的危险也解除了。霍思雨的胆子,一时间也大了许多。

见谈逸南的脚步就要朝着谈家大宅走去,她连忙挪动自己的身子,来到谈逸南的腿边,拽住了他的裤腿。

“你有心思问我这些,倒不如直接亲自问一问他们!”谈逸南说这话的时候,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甩给她。

他一直,都盯着谈家大宅大门的方向看着。

也是在这个时候,霍思雨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顺着谈逸南的视线看向了大门。

那一刻,女人那双带泪的瞳仁,再度因为惊恐而放大。

该死的,舒落心和谈建天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

为什么,她都没有察觉到呢?

还有,他们到底是从什么时候过来的?

是不是,她和谈逸南刚刚的对话,也全都听了进去?

越想,霍思雨越是不安,越是紧张。

“妈……爸……”

霍思雨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来,不想在长辈们的面前留下如此多不堪的回忆。

可在她还没有及时站起来之际,她的眼前闪过一道黑影。

“啪嗒……”

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着她的脸上袭来。

她刚刚好不容易才支起的半截身子,再度倾斜,再度瘫软在地上。

回过神来之际,霍思雨才发现,刚刚朝自己脸上招呼的,是舒落心的巴掌!

那一巴掌,好似使尽了舒落心全身的力气。更将她心里所有对她的怨恨,一并都发xie了出来。那力气之大,让霍思雨的耳朵只剩下回应。而她的脸上,也是火辣辣的痛着。

“妈,你打我?”对于舒落心突然的暴戾,霍思雨一时间还有些找不着北。

“对,就是打你。像你这样的女人,我不打你我打谁?”舒落心说这话的时候,又是一个巴掌,朝着霍思雨那一边还没有被人打过的脸招呼了过去。

“妈,你是不是听了别人的闲言碎语?妈,我们是一家人,别人挑拨我们的关系,就是妒忌我们的感情好。妈像您这么单纯善良的人,不能被别人给利用了!”

不得不说,霍思雨栽赃陷害别人的本事,每一天都在进步。

这才察觉到事情有可能败露,她又再舒落心的面前装无辜。

至于她口中所说的“别人”,除了谈逸泽和顾念兮,还会有什么人?

其实,从她第一次进了谈家的时候,霍思雨便抓中了舒落心的小心思。

那就是,她最看不惯的就是谈家的谈逸泽。那个虽然身为谈家的长孙,却不是她舒落心的骨肉的男子。

她舒落心最见不得的,就是谈逸泽比她的儿子要出色。

所以,她每一天都是明着暗着的和谈逸泽攀比,为的就是防止谈家人的财产,全部落进了谈逸泽的手上。

也正是因为看准了这一点,霍思雨才会在她面前撒谎说,自己是州长女儿,有着高不可攀的背景。而急功近利的舒落心,早已想尽了方法,想要为她的儿子找一门好的亲事,稳住他的继承权。所以,当初即便霍思雨的谎言漏洞百出,舒落心还是傻傻的上当了。

因为有了之前的经验,此刻的霍思雨显得并不是那么的慌忙。

只是再度准备将手伸向舒落心,准备挑起她对谈逸泽的怒焰的霍思雨却没有想到,她霍思雨的一切早已在舒落心的面前败露。如今她所做的,在谈家人的面前,不过就是跳梁的小丑。

“啪嗒!”

又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霍思雨没有想到,这一次她的离间计没有得逞,换来的竟然是另一记巴掌。

被打的头昏眼花的她,至始至终还有有些不清不楚!

为何,这一回的舒落心,也像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似的?

“妈?”捂着被打的红肿的没有人样的脸颊,霍思雨不解的看向舒落心。

“不要再这么叫我,你这样的女人,真让人恶心!明明是你自己撒了谎,还将所有的过错推到别人的身上?你还要脸不要脸?”

舒落心指着她的鼻尖,怒骂着。

那歇斯底里的声音,让这个沉寂的上午,变得不再沉寂。

“妈,我没有!”只要拿不出证据,他们也不能拿她霍思雨怎么样。这是,霍思雨坚信的。

“没有?死到临头还不肯承认,是吧?那好,你想看证据是吧,现在你就给我过来,我让你看的清清楚楚的。免得,让你说我们冤枉了你!”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的手迅速的拽住了霍思雨那一头短发,狠狠一拽。因为头皮上发麻的疼,霍思雨也只能拖着自己被折腾的疲惫不堪的身躯,跟在舒落心的身后,以免得头发被这个老女人给拽光。

看着如此一幕,谈建天很想去劝住,但最终还是转身上了楼。

“你不是想要证据吗?我拿给你看,这就是证据,你给我看清楚!”拽着霍思雨的头发,狠狠的将霍思雨拖到二楼,谈逸南的书房,舒落心熟练的点开了谈逸南电脑上的浏览器。

将那段视频点出来之后,舒落心再度扯着霍思雨的发丝,将那个女人丢到了电脑前。

当那领短视频,清晰的摆在霍思雨的面前的时候,她感觉自己全身的血液好像在一时间冻结了。

怎么回事?

苏悠悠的那段视频,霍思雨其实早就看到了。因为她是顾念兮最要好的姐妹,所以她会帮助顾念兮,霍思雨并没觉得意外。再说,当初顾念兮上传苏悠悠的那一段的时候,并没有引起多么大的轰动。所以一直到现在,霍思雨都没有将这段视频放在眼中。

可后面的这一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霍思雨记得,当初她从餐厅那名监控室职员的手上买下这卷带子的时候,那人收下她的钱之后,便将其他的记录给删除了。所以,当时霍思雨的手头上的带子,也成了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份。在截掉其他的部分之后,霍思雨才敢那么肆无忌惮的将那端视频放到网络上。

但现在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那段视频,能如此完好的再度被上传到网络上?

霍思雨千算万算,算漏了一点。那便是,当初的那家咖啡厅,是在慕氏的旗下。当时,顾念兮的神情还有话语,都让慕阳觉得不可思议,甚至让他有种想要信服的魔力。所以,早在慕阳从咖啡厅离开的时候,便已让人将咖啡厅当时的录像送到他的办公室。

这也是,为什么她霍思雨买断了那卷带子之后,这段视频还能再度完好的出现在世人面前的缘故。

“你还有什么话狡辩的?你敢说,视频里的这个女人,不是你么?”舒落心越看这视频,越是生气。落在霍思雨头发上的手,也不自觉的加大了力道。

“妈,你先别这么对我。您听我说,行不行?”

头皮上的阵阵痛楚,让霍思雨痛苦的龇牙。

“听你说?你还有什么话好说的?我告诉你,像你这样肮脏的女人,做错事还敢准备栽赃陷害别人的人,我们谈家要不起!”

又是狠狠的往霍思雨的脸上招呼了两个巴掌之后,舒落心怒吼道。

“妈,您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要我和南离婚不成?人家都是劝人和的,哪有长辈的劝离婚的?”不得不说,此舒落心提及的,便是霍思雨最为害怕的。

她好不容易才爬到了人人羡慕的谈家少奶奶的位置,她才不要和谈逸南离婚,更不想要回到以前被所有人所看不起的生活!

“是啊,俗话是说,宁拆十座庙也不拆一桩婚。但那也得对象是个人才行?像你这样的赔钱货,难道我还能将你留在谈家不成?那不就像是拿着个屎盆子往自己的头顶上扣?让街坊邻居都来笑话我们不成?”

此刻,舒落心挽起了袖子扯着她霍思雨的头发的样子,早已没有了往日的贵妇人形象。

此刻的她,落在旁人的眼中,就像是一个撒泼的女人。

也对,她费尽了毕生精力,想要让谈逸南一步登天。费尽了所有的手段,本以为能为他讨来一个人人羡慕的伴侣。但现在看来,她不仅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更让谈逸南的颜面毁于一旦。

“妈,我保证以后都好好的做人,不再撒谎,您就消消气,好不好?”

“消气?霍思雨,你以为我现在只是生气么?我告诉你,现在我和你水火不相容。这个家有你,就没有我!”

“有您就没有我?呵呵……那容易。我不会离开的,要离开也请您自便!”好话都说了一大箩筐,这个老女人依旧还不甩她一点脸面,那她霍思雨又何必苦苦的求饶?

想到这,霍思雨从地上爬起来,一脸冷笑的看着这个老女人。

“你还想鸠占鹊巢不成?”舒落心抬头,看到女人脸上的笑容之时,她也有一些发愣。

“是,我是打死都不会离开这个家的。既然我霍思雨已经嫁进了谈家,那我生是谈家的人,死是谈家的鬼!”既然费力的讨好,都得不到原谅,那撕破脸皮如何?

她霍思雨只要能呆在这个家,她什么事情都干得出。

“好你个贱女人,想要赖在这里,没门!”见霍思雨如此嚣张的朝着自己叫器,舒落心自然咽不下这一口气。

怒气涌上来的时候,舒落心没有多想就直接冲上去,准备狠狠的扯住霍思雨的头发。

可舒落心没有想到的是,撕破了脸皮的霍思雨,手也不软。在舒落心扯着她头发的时候,霍思雨同样也狠狠的扯住了她的头发。

既然舒落心想要将她赶出这个家,那霍思雨倒是要看看,这个老女人有什么样的本事!

和女人打架,她可从来没有输过。

对准了舒落心的脸,霍思雨也狠狠的扇了过去。

这一巴掌,从刚刚舒落心扇她的时候,她就想要回敬的。

要不是还准备给对方留一点余地,要不是还希望得到舒落心的原谅,她才不会那么老老实实的任她打骂。

但眼下这情况,霍思雨又不傻,当然看得出舒落心要将她赶出这个谈家的心意已决。

这个时候,还平白无故的任由这个老女人欺压,那她才是天底下最大的傻瓜!

“你这个女人,竟然敢打我!”被扇了一巴掌的舒落心,震惊之余,也同样的朝着霍思雨挥出了巴掌。

可无奈,舒落心的年纪毕竟大了。手脚,自然没有霍思雨的灵活。

这一巴掌挥出去,非但大不了霍思雨,反而被她掐住了手,连着被她扇了好几下。

而霍思雨的指甲又很长,扇她巴掌的时候,已经在她的脸上留下了好几道伤口。

“你这个老女人,你以为我打不过你?我要不是看在你还是谈逸南的妈妈,我早就把你给打趴下了!”

说完这一番话,霍思雨又趁着舒落心被打的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时候,狠狠的往她的肚子上一踢。

“啊……”

被踢中了肚子的舒落心,惯性的向后倾倒。

正好倒在谈逸南书房里的书架上。如此大的动作,让书架摇摇晃晃,有好些书都从上面落下,发出了很大的声响。

当下,从谈家大宅外进门的谈逸南,当然也听到了如此大的声响。

当他匆忙赶到楼上的时候,看的就是这样一幕。

被扯得头发一团乱的霍思雨,依旧像是个不可侵犯的胜利者一般,趾高气昂的指着角落里被打的一张脸都肿了,被抓破了好几处的舒落心唾骂着。

“该死的老女人,我早就看你不爽了!你以为,你和你儿子的那点小心思我不知道!你早就想要将我赶出这个谈家了,还想要将顾念兮给弄回到你儿子的身边,不过是找不到借口罢了。”

“我只是忍气吞声,你以为我真的那么好欺负?”说着,霍思雨又准备往舒落心的肚子上补几脚。

眼看,她的脚就要落在舒落心的身上了。

当下,谈逸南也管不了其他。

当即,狠狠的朝着即将朝自己母亲伸出魔爪的女人,狠狠的扇了过去:“该死的女人,竟然敢打我妈!”

给霍思雨的这一巴掌,谈逸南几乎用尽了自己的力气。

一下子,便将霍思雨扇到墙脚。女人的头脑,一时间空白,还不知道刚刚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谈逸南根本连看一眼她都没有,直接来到舒落心的面前,将她扶起来。

“妈,您没有事情吧?”

将舒落心扶到椅子上坐着,谈逸南心疼的拨开她遮住小脸的发丝。一看到舒落心那张红肿还带着血丝和伤痕的脸,谈逸南简直想要杀了霍思雨的心都有了。

“妈,您快睁开眼睛看看我。我马上就送你到医院去。”

“别……”

就在谈逸南准备将她抱起来的时候,舒落心睁开了眼眸。

“妈没事!别把我送到医院去,丢人现眼!”被自己娶进门的儿媳打成这幅尊容,到医院去一定会成为另一段“佳话”。

谈家都已经闹到这个样子了,难道还嫌不够丢人不成?

“可是妈,现在是您的身体重要!我们先不要管这些,好不好?”对于谈逸南而言,他的母亲几乎是他的整个生命。因为从小到大,只有他的妈妈会永远的站在他的这一边。

当看到舒落心苍白着脸的时候,谈逸南感觉自己的世界都快要奔溃了。

“看医生也行!但小南,你必须将这个不要脸的女人给我赶出这个家门,不然我死也不能安心!”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的手指着霍思雨所在的方向。

“妈,你等着……”看了看舒落心那奄奄一息的样子,谈逸南便站起身来,大步朝着霍思雨所在的方向走去。

“南?”本来被谈逸南一巴掌拍到角落里,还有些头脑烟花的霍思雨,在看到谈逸南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下一秒,女人的头发便再度被扯住了。“南,你这是要做什么?”

谈逸南不是刚刚说过,他才不屑于对自己动手的么?

“我做什么?你还有脸问!把我妈打成这样,你还是不是人?”

一个响亮的巴掌,又再这个书房里响起。

谈逸南是男人,手劲自然比舒落心大了好些。即便他的力道只用了几分,霍思雨都有些招架不住。更不用说,是此刻因为母亲被打了一顿,猩红了双眼,恨不得将她往死里打的谈逸南了。

一巴掌,便将霍思雨拍的头昏眼花。

“谈逸南,我做什么都是为了你。你怎么可以这样打我?”被打的不清不楚的女人,只能嘶吼着求饶着。

但一句话,却又让男人的巴掌再度不留情面的扇到她的另一边的脸上。

“为了我?打我妈也是为了我,霍思雨,你的爱也太博大了吧!”

接连的几巴掌,噼里啪啦的在这个房间里响起。

女人的哭喊声,还有求饶声,不绝于耳。

“不要!”

“谈逸南,求求你,不要这样!”

“好痛,求你了,别打了行不行?”

男人的巴掌,一次次的落下。

霍思雨感觉,自己痛得不能思考,只能一个劲的哀求着。

“知道疼了?那你打我妈的时候,怎么不会想想,她会不会疼?”说着,谈逸南又是狠狠的扇了她几巴掌,看着那一张已经肿的已经认不出是霍思雨的脸,谈逸南依旧只是冷冷的问着。

而此刻,他的手终于松开了霍思雨的发丝。

感觉头皮上的痛楚少了一点,霍思雨松了一口气。

但这口气还没有来得及咽下去,她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又出现了一个东西。

睁开眼,在看到谈逸泽的手落在她的脖子上的时候,女人惊悚的瞪大了双眼!

“南,不要!”但这话,霍思雨却只能发在喉咙里。

因为,谈逸南已经狠狠的掐住了她的脖子。

氧气,一点一点的从她的胸腔中消失了。霍思雨甚至感觉到,死神正一步步的朝着自己走来。

不过,这样死了也好。

起码,她还是谈逸南的妻子,是别人望而不及的贵夫人。

只是,当霍思雨撇开了一切,准备迎来那一刻的时候,攫住她脖子的那只手,却突然停下来了。

意识回归的时候,霍思雨又贪婪的大口大口吸着气,然后抬头有些不解的额看着谈逸南。

他刚刚明明有机会,杀了自己的不是么?

“你放心,我不是因为手软才放过你。我只是觉得,因为你这样的女人而脏了自己的手,不值得!现在,你就给我滚出谈家,不然我会对你作出什么事情,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男人没有表情的面容,在阳光下又是异样的冷硬。

“我不要!南,我现在是你的妻子,你的家就是我的家,我才不要走!”好不容易才能进了这个家,她霍思雨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放弃?

“你不要,也得走!”

他说的话,霍思雨一时间还有些不明白。

但当男人再度扯住她的头发,将她往外拉的时候,霍思雨明白了:谈逸南这是准备强行将她赶走!

她很想要挣扎,很想要逃开,但谈逸南的力气她根本就挣脱不了。

不到一会儿的功夫,霍思雨便被谈逸南从二楼上扯了下来,狠狠的丢在了谈家的大门外。

那冷硬的地面,割的她的腿发疼。

而将他丢下的男人,却一眼都没有看她,将她丢在这里之后,便大步回去了。

“谈逸南,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比我对你更好的。你最爱的顾念兮,不也到了别人的身边去了吗?只有我,只有我霍思雨会这么傻傻的守着你这样的男人!”

头发乱成一团,衣服也被拉扯的残破不堪的女人,就像是疯子一样,站在谈家大门外嘶吼着,企图让某个男人良心发现,将自己带回去。

不知道在哭喊了多久之后,谈家大门再度被打开了。

那一刻,霍思雨的眼眸里又出现了希冀。

她连忙上前,却不想看到的竟然是舒落心,那个刚刚还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女人。

看到她的出现,霍思雨显然有些错愕。她刚刚不是晕死了过去么?怎么这会儿,除了脸部红肿还带着被抓伤的痕迹之外,竟然像是个没事的人站在这里?

“你以为,这个世界上会装的只有你霍思雨一个人么?”看着霍思雨惊愕的样子,舒落心勾唇一笑。

若她刚刚不假装晕倒过去的话,恐怕谈逸南不会对霍思雨动手!

霍思雨以为她聪明,殊不知借刀杀人的这一招,她舒落心比她用的更是得心应手!

“该死的老女人,你竟然在南的面前演戏!”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像是发了疯似的冲了上来。她想要和这个老女人拼死一搏,想要让她知道,在她霍思雨面前玩手段的下场。

但她的手还没有触及舒落心的时候,霍思雨感觉又是一阵黑压压的东西朝着自己丢过来。

“哐当……”

那东西,朝着她的头顶上砸来的时候,很多东西从里面掉落出来。

等到意识回归的时候,霍思雨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才发现,额头上已经被撞出了一个口子,猩红的液体从那里渗出来。

而环顾四周的时候,霍思雨才发现,刚刚朝着自己砸来的是一个皮箱。那是当初,她嫁进谈家的时候,装衣服用的。

而刚刚撞到自己之后,从里面散落出来的,正是自己当初嫁过来所带着的衣物。

除了这些,别无其他。

“老女人,你这是在做什么?小心,我告你!”

看着散落了一地的东西,霍思雨狠狠的拭去一把头顶上渗出的猩红之后,朝着舒落心嘶吼着。

但很明显的是,此刻的舒落心并没有和她单挑的念头。

冷冷的看了一眼,在地上狼狈不堪的霍思雨之后,舒落心勾起了一个嫌恶的弧度,道:“拿着你的这些破烂,给我有多远滚多远!若是再踏进谈家一步,小心我让你有命进来,没命出去!”

说完这番话之后,舒落心头也不回的走了。

顺应着她的举动似的,谈家大门也在这个时候“哐当”一声,锁上了……

而被留在了原地的,只有一头乱糟糟的头发,额头还带着血迹的女人,还有地上狼狈不堪铺散开来的衣服!

看着这一切,霍思雨落泪了。

这,就是她梦寐以求的豪门生活么?

嗷嗷嗷,打小三好爽哒。

打滚耍赖求票子中,嗷嗷嗷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