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八十五章 晴天霹雳,她没有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五章 晴天霹雳,她没有孩子!

“你……你想要对我做什么……”

好不容易从沙发上爬起来的霍思雨,这才注意到六子一脸带笑的,正在一步步的朝着自己紧逼。

而门口,还站着一些男男女女。从他们的衣着可以看得出,他们都是这个夜店的常客。有些,还将头发挑染城各种绚丽的颜色。

虽然光线很是昏暗,让霍思雨看不清那些人的表情,但霍思雨还是能察觉的到,那些人每一个都抱着看戏的表情。

“我小六子想做什么?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别以为,假装纯洁就能掩饰的了一切!”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小六子已经大步来到沙发的侧端。

“不要……不要!你不可以这么做!”当初,陆子聪做这等事情的时候,那是因为她失去了意识,根本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但今天,她的脑子明明是这么的清醒,难道还要她再一次接受如此的羞辱么?

不,霍思雨不甘心。

所以,这一刻的她撕心裂肺的朝着门口叫嚷着:“救救我,你们要什么东西我都可以给你们!求求你们救救我……”

霍思雨知道,这些人中的任何一个只要开口劝一句小六子,就足以保住她。

只要谁能救得了她,就算要她的全部财产都可以!

可不管霍思雨如何的大声喊叫,那些人就像是没有听到她的话一样。

他们的笑声,一直充彻着她的耳边。

这也是霍思雨第一次知道,原来这个世间也有钱财所搞不定的事情!

可她不要!

光是看到小六子这满脸的豆豆,霍思雨就有些想要吐。

既然他们这些人都抱着看戏的心态看着自己,她明白了没有什么人会出手救自己的。于是,趁着小六子还没有触及到她的时候,霍思雨拼了命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大步朝着包厢的门口跑去。

可霍思雨忘记了,门口站着的那些人和小六子是一伙的。

所以,当看到小六子到嘴的肉要飞走的时候,他们都没有让开那扇门,反而将好不容易才跑到门口,就快要能脱离苦海的霍思雨,再度推回到小六子的怀中。

当下,被耍了一趟的小六子简直气昏了头,扯着霍思雨的那头短发,便直接将她拽到了沙发上。

“臭女人,竟敢耍老子!既然这样,那就休怪老子对你不客气!”说完这话的时候,小六子直接伸了手拍了两下,很快门口出现了一个穿着服务员衣服样式的人出现在那里。而他的手上还端着一个杯子,里面放着一些褐色的液体。

这东西,霍思雨瞅着有点眼熟。

好像,之前她也喝过这样的东西。

“拿过来,给我!”小六子吩咐着。

那人便端着那杯东西,直接送到了小六子的手上。

“你要做什么……”看着那一杯褐色的液体,霍思雨害怕的咽了口水。

“做什么?呵呵……这东西,你不陌生吧?”小六子端着那瓶东西,在霍思雨的面前摇晃着。

邪恶的笑容,让任何一个人看了都背脊发凉。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霍思雨拼命的往后退去,可没有多逃几米,她那不着丝缕的腿,便被小六子给攫住了。

向下一拽,霍思雨又躺倒了男人的身下。

“不知道我在说什么?呵呵,你难道忘记,你也喝过这东西?”小六子依旧是笑,如此的笑容在昏暗的光线下,越发的让人感到心寒。

“……”霍思雨努力的搜索着自己的脑子。

对了,是她那一晚上……

也就是,她被迫迷迷糊糊和陆子聪发生了关系的那一晚上!

也是那个晚上,陆子聪才掌握了现在那么多可以拿来威胁她霍思雨的照片的!

该死的,小六子这到底想要做什么?

“对了,就是陆子聪给你喝下的那一杯,还记得吗?你那天晚上,应该很享受的才对!不过,这些你都要感谢我。若不是我弄来那一杯东西让你喝下,陆子聪怎么可能会看上你这样的货色?”当小六邪恶的说出这一番话语的时候,霍思雨已经猜想到了什么。

该死的,真的是当初她喝下去的那些东西出了问题。

那时候,她喝下了没有什么意识,所以根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唯一清楚的是,自己在陆子聪的镜头下竟然是那么的……

该不会,这杯东西会有那样的效果?

而现在,小六子竟然端着这样的东西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该不会是想要对自己……

想到这,霍思雨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

不要,她才不要这样!

门口还有那么多人!

想到这,霍思雨便立马推开了小六子,准备再度上演逃跑的戏码。

可霍思雨忘记了,她再怎么强悍,终究还是个女人。当她准备小六子的时候,小六子也看准了这个时机,将那一整杯的液体,如数灌进了她的喉咙里。

她不吞下去,小六子便直接掐着她的喉咙,迫使她喝下去。

一直到喝下去,霍思雨都是一脸惊恐的表情。

她一直用食指压着自己的舌根,企图让自己喝下去的那些东西都给吐出来。

可不管她怎么扣,都没有吐出来。

而很快的,霍思雨便感觉一阵又一阵的燥热接踵而至。

她不断的想要逃出男人的魔爪,可她没有了力气。

很快,霍思雨的意识开始涣散了……

当霍思雨正在酒吧里享受的时候,却不知道此时的谈家大宅里,正在上演的是何种场面。

“建天,小南在不在家?”这天,舒落心才和自己那一群姐妹们见完面之后,便急匆匆的赶回家!

一进家门,舒落心便急着找寻谈逸南的身影。

“那孩子刚刚才下班,你这么急着找他,有什么事情?”谈建天的视线依旧还是落在报纸上。漫不经心的语调,让舒落心有些不满。

但眼下,舒落心的关注点还不在这里。她现在只想知道,谈逸南的下落。

听到谈建天知道他在哪里,舒落心停下了脚步。

刚刚,她都在楼上找了一圈了,都没有见到那个孩子的身影。

“小南在?我在楼上怎么没有找到他?”舒落心又问。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还在来回踱步。

这足以见得,她现在是有多么的紧张。

“刚刚下班回来,就拿着狗粮去喂二黄了!”谈建天不以为然的回答。

“这孩子,怎么成天干些不正经的事情?连喂狗的事情都做,难道也不自觉的有些失了身份么?”因为被刚刚那群姐妹刺激到,舒落心也没有考虑到这话有什么不妥,就给说了出去。

“喂狗就失了身份?狗也是生命,而且有时候比对人还要忠诚!”谈老爷子从自己的房间走了出来,正好听到舒落心的这一番话,有些不满的反驳着。

二黄跟了他好些年了,在他心中二黄早已不仅仅是条狗那么简单。

要是念兮那孩子在这里的话,估计也不会容忍别人这么说二黄。虽然她在这个家的时间还比较短,和二黄相处的时间也不长,不过看得出这个家里对待二黄像样的,也就只有她了。

想着想着,谈老爷子还真的有些想念那两个孩子了。

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能回来陪自己吃吃饭,聊聊天。

“对不起,爸爸!我今天是……唉,也不知道怎么说!”舒落心知道自己的话让老爷子不如意了,想要辩解。

只是,她的脑子里真的很乱,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

“落心,你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一进门就唉声叹气的?”

谈建天听到了舒落心接连不断的叹息声,终于放下了手上的报纸,看向身侧的女人。

寻常舒落心最忌讳的就是别人老是唉声叹气的。说这会带坏了运势。

所以,这会儿她倒是自己先表现了出来,让谈建天也觉得有些讶异。

“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今天出去的时候,听我的那些朋友说,最近这段时间网上有一段视频什么的,看起来特像小南的媳妇。”舒落心满脸愁云的坐在沙发上,开始徐徐道来。

“小南的媳妇?那又怎么了?落心,没事,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爱玩了点,我听说老陈前一阵子还和自己在国外的孙女录像,跳个舞什么的,然后传到什么网站上的,大家就都可以看到了。可新奇了!”

谈老爷子说着。

其实,他挺羡慕老陈的。

年老了,和自己最喜欢的孙女在一起,每天都有聊不完的话题。不像自己,已经有好长的时间,都没有见过小泽他们小两口了。

“爸,关键不在这。要是她拍的视频,和别人一样只是想要逗乐的话,那也还好。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可我听我的那些朋友说……那视频简直不像样!”舒落心越说下去,眉心越是皱成了一团。

特别是保养的极好的肌肤,也因为她的忧虑而出现了皱痕。

“这话,怎么讲?”看舒落心的神色,也不像是说假的。谈建天不免得,也有些担忧。

“他们说,那视频里思雨被另一个人泼了咖啡。”

“泼了咖啡?她被人欺负了?那怎么没有跟我们说!”

谈老爷子也不解。

“爸,关键还不在这里。我是听他们说,里面还有一段是说……那丫头其实没有怀上,然后求着其他人帮着她说谎来的!我的好几个朋友都从他们孩子那里看到了这段视频,都说那个被人贴在网上的女人,和我们家的媳妇非常像。所以他们都问我说,是不是我家的儿媳!”

“嗨,可他们也说像是思雨!也没有能确定,是不是?”谈建天以为舒落心有些小题大做了。

“我也是觉得不敢相信,所以才打算找小南过来,问清楚。自家媳妇到底有没有怀上,他这个做丈夫的,不是最清楚的吗?”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正好看到手上拿着狗粮进门来的谈逸南。

“小南,你给我过来!”舒落心想了想,招来谈逸南。

“妈,什么事呢!二黄不吃干巴巴的狗粮,我正打算给它牛奶泡点。”说起二黄,以前谈逸南根本就没有将它放在眼里。只不过,在看到顾念兮和它相处的很好之后,这才渐渐对它上了心。现在,他悉心的照料二黄,不过是为了将来顾念兮到谈家大宅的时候,他们能多一点什么话题。

见舒落心打算自己正准备要做的事情,谈逸泽有些不满。

“还什么狗粮不狗粮的。现在你给我过来,别为了这点小事耽搁了。到时候,要是真的闹成了什么笑话,可就真的要被人笑掉大牙了!”舒落心其实并不担心霍思雨肚子里有没有什么孩子。

没有孩子,对她来说其实更好,要赶走霍思雨,也有了顺顺当当的理由。

可是,要真是那段视频里的人真的是霍思雨的话,那岂不是真的要贻笑大方?

舒落心最讨厌的就是被人当成笑话看。

这也是,为什么她在知道了那段视频的存在之后,这么火急火燎的原因。

“妈,什么事说的这么严重?”谈逸南听到舒落心的口气,当然也有些不明所以。

当下,他搁下了二黄的口粮,大步走了过来。

“小南,你知道你的媳妇到底怀上了没有?我上一次不是让你带她去做产检的吗?”舒落心道。

“产检,有!我跟她过去了,不过没有和她一起进去。妈,你提这些做什么?”谈逸南又是一脸不以为意。

反正现在关于霍思雨的事情,他一个字也不想提。一看到她的那张脸,他就烦,一听到她的名字,他更烦。

“你没有和她进去?那她就真的有作假的嫌疑了!”舒落心一听到这话,立马皱起了眉心。

如果霍思雨真的连孩子都拿来撒谎,而且在他们还不知情的情况下被诏告世人的话,那真的要贻笑大方了。

“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谈逸南一直都还有些摸不清头脑。

“我说,霍思雨可能并没有真的怀上!”舒落心坦言。

而这话,也不大不小的引起了谈老爷子和谈建天的不满。

“落心,说话要讲究证据!”

“对啊,媳妇。我们知道你对思雨现在有些不满,但也不能这么说!”

“你们还不相信是吧?那就让小南把电脑拿来,我们都来看看网上的那段视频,不就知道了么?我的那些朋友说过,看过的十有八九都跑来问我这一事了。”

“那好,小南你去把你的电脑拿来!”谈建天看着舒落心骤定的样子,也觉得事有蹊跷。舒落心虽然不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会拐弯抹角的用言语中伤他们。但她还真的没有做过什么诋毁了别人的事情。

随着谈建天的话,谈逸南果真上了楼,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带到了楼下。

“你打开页面,他们都说点击老高的!据说,还占据各大视频网站的首页!”舒落心又想到了什么。

果然,在谈逸南打开了视频页面之后,便有一段叫做:“惊现节操无下限女!”占据视频网站的点击榜之首。

谈逸南本是抱着看一看的想法,可没有想到点击之后所跳出来的画面,让他一时间错愕,更让谈家的三个长辈一时间也发不出一句话。

因为出现在视频里的人,他们真的一眼便认出了,这便是霍思雨。别人或许会因为印象有些模糊,而不确定。但霍思雨在结婚之前就住进谈家了,前前后后已经有四个多月了。就算化成灰,他们也认识。

而这段视频里的,不仅仅只有霍思雨一个人,还有另外几个熟悉的身影。

莫妍,慕阳,还有顾念兮……

特别是顾念兮朝着霍思雨泼咖啡的那一幕,更叫长辈们一时间有些迷茫。

第一段视频之后,下面出现了一行字

“大家以为朝着别人泼了咖啡的是无节操女么?错鸟错鸟!正确答案是那个被泼的,欲知详情,请看第二段!”

第二段,很快也开始播放了。

相比较上面那一段,场景和动作,也还是一样的。只不过,相比较上一段视频,这一段里面多出了好些东西。

而最让谈家人惊愕的,便是顾念兮的那一句:“人性?我没有人性可言,那你说,明明没有怀上,却骗所有人她怀上的女人,是不是更没有人性可言?”

接连着第三段视频很快呈现。

这一段视频,并不是和之前的同在一个地方。画面里的那个人,依旧是被泼咖啡的那个女人,也就是霍思雨,谈家人第一个便看出来了。

“悠悠,你帮我这个忙好不好?”画面里,一女人追着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跑。

“思雨,你疯了吗?我是你好友的同时,我也是个医生。我,有我最起码的职业道德!”被叫做悠悠的女人,戴着口罩道。“再说了,这怀孕的事情,你能撒的了慌么?十月怀胎,到时候月份足了,肚子肯定要显出来的。难道你能像古代后宫的那些嫔妃争宠那样,往自己的肚子里填棉花不成?”

“悠悠,这事情过后该怎么办我会看着办的。你就帮我这一次,好不好?”女人抓着悠悠的手臂,继续缠着她。

画面到最后,又出现了一行字。

“生活不易,全靠演技。把角色演成自己,把自己演到失忆!如此无节操的女人,有一点我们还是要佩服的。那就是她的演技!各大网友,有木有兴趣将我们新一代的奥斯卡女得主给人肉出来的?”

接下来,视频下方的那一堆留言,全都是赞同楼主的这个做法。

之后,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跟着骂这个女人不要脸。明明是自己做错事,还有脸做贼的喊抓贼?竟然把前面一段视频给贴出来,混淆别人的是非!

后面的那些,谈家人已经没有再看下去了。

那一刻,他们似乎已经彻底的明白了什么。

当下,舒落心已经倒在沙发上号啕大哭:“这根本就是霍思雨,难道还有假不成?真是家门不幸,家门不幸!我为什么会娶了这样一个满口谎话的女人进门?身份是假的也就算了,现在连孩子也是假的,你叫我以后怎么在我的朋友面前做人,怎么在亲戚朋友面前活?”

“这个孩子,怎么连这个都拿出来撒谎?”谈老爷子的脸色,也变得不加。

虽然,谈逸泽才是他最为喜欢的孙子,但对于谈逸南的孩子,他也充满了期待。期待那一天四代同堂的日子!

可没有想到,他期盼了整整三个月的金孙,竟然……

“刚刚视频里兮兮说的那些话,我觉得她早就知道了什么。这个孩子……小南,你现在打电话让她回到谈家一趟!”谈建天算是这个时候最冷静的人了。

“可是爸,撒谎什么的,其实都是思雨一个人做出来的。她自己本人要不是想要这么做的话,别人怎么强迫她?这,不关念兮的事情!”谈逸南一听到谈建天打算找顾念兮,他还是第一时间替她说话。

其实,那个孩子对谈逸南来说,就是个意外。

他根本就没有对那个孩子产生过一次期待,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至始至终,这个孩子对于他谈逸南而言,便是个背叛的产物,背叛了顾念兮的证据。即便是和霍思雨结婚了,他还没有想好,今后到底该怎么对待这个孩子。他更害怕,每一次看到孩子的时候,就会想起自己对顾念兮做的那些事情!

如今,孩子被证实根本就不曾存在过。谈逸南没有失落或是伤心,更多的是松了一口气。

没有孩子的牵绊,他和霍思雨的婚姻也该到一段落了。

而重新追回顾念兮的路上,也少了一份障碍。

“我知道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要问一问兮兮,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明明知道,却从来都没有和我们提起过!”

谈建天说完这番话的时候,就转身上了楼。

而谈逸南也在听到了谈建天的这一番话之后,黑眸一点一点的黯淡了下来……

是啊,念兮知道了霍思雨其实没有怀上的事情,为什么不告诉他们?

难道她还不清楚,他谈逸南想要在一起一辈子的人,其实只有她顾念兮一人?

考虑到顾念兮和谈逸泽住的地方,离这边有点远,所以谈逸南直到第二天才打给顾念兮。

而霍思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事情败露,一整夜都没有回来。

谈逸泽和顾念兮到达谈家大宅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十点多的时候。不过还好,今天是周末,所以他们两人都不用上班。

当谈逸泽将车子停在谈家大宅前的时候,顾念兮的神色有些黯淡。

虽然谈逸南打电话让他们过来的时候,并没有说是什么事情。但顾念兮知道,一定是因为她发上去的另外两段视频。

“老公!”在谈逸泽推开车门之前,女人喊住了他。

其实一直到现在,顾念兮都没有和男人说过视频的事情。她不知道,在知道自己做的坏事之后,这个男人会不会觉得她是一个坏女人。

“什么事!”听到她的声音,他停住了动作,看向身后的她。

“老公,我是说如果!如果我做了什么坏事的话,你会不会原谅我?”其实,其他人的看法,顾念兮不屑于顾。她唯独在意的,只有这个男人的看法。

只要他不认为自己是个坏女人的话,就够了。

“笨蛋!我不是说过吗?我的小东西不应该是个软柿子,任人揉扁掐圆。被人欺负的时候,你就应该还击。造成的后果,你老公我会替你收拾残局的。若是打不过,可以带上我!我谈逸泽可没有说过,我不打女人的。太过分的,照打不误!”春日的阳光下,谈逸泽的俊颜上堆积着浓浓的笑意。连他那一双黑色的眼眸里,也都染上了浓浓的暖意。美的,有些不真实。

他边笑边说,伸出的大掌落在顾念兮的头发上,轻轻的揉着。

那弯起的嘴角,盛满疼惜的弧度。

一时间,让顾念兮感觉鼻子酸酸的。

这个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能永远站在你的身后,不管你作出什么事情都无条件的宠着你,足已。

看着谈逸泽,她的眼眶有些温热的东西,悄然落下。但她的嘴角,却勾勒着幸福的弧度。

“小东西,你别哭。你一哭,我的世界就乱了!”这话,谈逸泽好像不止第一次在她的面前说过。

而这一次,他同样亲手为她轻柔的拭去眼角的泪水。

“不管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什么,我们一起面对!就算你做错了什么事情,也有我帮你扛着。”看到顾念兮的眼泪停住了,谈逸泽笑着对她伸出了手。

那一刻,顾念兮说不感动,一定是骗人的。

不管她做错了什么事情,这个男人都能绝对的将她包容……

女人一生的追求,不就是为了找寻一个能这么溺爱自己的人么?

“好!”

她,言简意赅的回答,也像是某种誓言。

对着他伸出来的手,她笑着将自己的小手放上去……

谈逸南从谈家大宅里走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顾念兮和谈逸泽,手牵手的从车上下来。男人的嘴角,是掩饰不住的怜爱,而顾念兮的嘴角,则是浅显易懂的幸福……

这样的一幕,在春日阳光的映衬下,出奇的唯美。男的俊,女的靓,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但落在谈逸南的眼中,却成了刺眼的一幕。

因为,那个被别的男人揽在怀中的女人,是他谈逸南的最爱。

看着如此美好的一幕,谈逸南甚至感觉,站在角落里翘首等待她的到来的自己,显得有些多余……

“小南,在这里等我们?”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谈逸泽在见到站在角落的谈逸南的时候,男人突然开了口。

“哥,爷爷叫我来看看你们到了没有!”谈逸南的眼眸有些黯淡,但眼眸里的目光,更多的还是贪恋的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是吗?对了,见了人怎么也不打声招呼?”男人的语调很淡,听不出任何的起伏。但出口的话,却让谈逸南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哥,我……”

谈逸南那双垂放在腿双侧的手,紧了又紧。

最终,却还是无力的垂放在了下来。

他的小举动,谈逸泽不是没有看到。在看到他握紧的拳头之时,男人的眼眸早已微眯成了一条线。

“好了,这一次就放过你!但下一次,要是让我看到你这么没有礼貌的话,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临走的时候,男人又是冷冷的睨了他一眼。

这一眼,警告意味十足。

当然,谈逸泽的目的,自然不在谈逸南是否和顾念兮打招呼上面。而是,他在用自己的言语告诉谈逸南,他谈逸泽不喜欢别人过多的关注他谈逸泽的女人!

而这话的真正意思是,若是下一次被他谈逸泽再看到他将过分多的贪恋在顾念兮展现出来的话,那就休怪他手下无情了。

说完这一句话,谈逸泽便牵着顾念兮毫不留情的走了。

被留下来的男子,只能皱着眉心紧握双拳,用着这样的举动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

进了谈宅的第一时间,两人能感觉到的是,气压有点低。

谈家大厅的沙发上,正坐着三位长辈。

谈建天和舒落心叹息的声音,有些明显。而谈老爷子虽然没有说什么,但蹉跎的背影却也诠释着他的伤怀。

“兮兮,小泽。你们回来了,就到这边来坐吧!”坐在正中间的谈建天,第一时间察觉到他们的到来。

和长辈问了好之后,谈逸泽牵着顾念兮的手,来到沙发的另一端坐着。

他能感觉到,自己手心里的那只小手因为过度紧张,而变得有些湿润。他轻轻的掐了她的掌心,然后靠在她的耳边,用着一种他们两人之间才能听到的音调,对她说到:“一切有我!”

虽然有些不满谈逸泽在长辈面前做这么亲昵的动作,但顾念兮不得不承认的是,谈逸泽的一番话就像是一颗定心丸一样,让她烦乱的心一时间安定了不少。

“兮兮,你知道我今天找你们来,是为了什么事情么?”本来,舒落心一见到顾念兮,便急着想要开口问些什么的。但最终,被谈建天拦了下来。

“爸爸,我知道!你们是不是想要问我,网上的那些视频的事情!”她顾念兮,从来就是一个敢作敢当的人!

“你知道?那也就是说,上面那些视频,都是真的?”其实,在没有亲耳听到顾念兮的答案之前,谈建天还抱有几分幻想。

毕竟,这个世间胆子那么大,敢拿孩子的事情来开玩笑的,还没有几个。

“是真的,我能确定。因为除了第一段之外,后面的那两段,其实是我上传的!所以,我能确保我上传的内容的真实性!”顾念兮微低着头,语调也有些低。这样的她,就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子,在等待大人的责罚。

“那也就是说,你其实一早就知道,思雨肚子里压根就没有孩子?”问这一句的,是舒落心。今日的她,脸色看起来极为憔悴。本来保养的还不错的脸上,也出现了明显的纹路。再加上,因为睡眠不好,她的眼圈周围也染上了一圈浓黑。头发,也因为没有什么心情打理,而变得有些蓬松。

这样的舒落心,简直和常日里那个深入人心的贵妇形象,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问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她的情绪显然有些激动。特别是她那顶蓬松的头发,也有些微微抖动着。

“我也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只不过在前一阵子的时候,我遇到悠悠了。听她说的,我才知道的。”因为谈逸泽手上传来的温度,让她的心里暖暖的。让她心里所有的恐惧,所有的阴霾,全都消失了。

“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们……天哪!到底我是上辈子遭了什么孽了,竟然将这样一个满口谎言,卑鄙无耻的女人给娶进门当儿媳妇!”

在知道顾念兮早已知晓霍思雨其实并没有怀上,却没有告诉他们之时,舒落心似乎非常激动。没等顾念兮回答,又接着问:“念兮,虽然从你进门之后,我舒落心一开始为了霍思雨是和你作对过。但再怎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即便你心里有多少的怨气,也可以直接和我说,犯不着将这样的事情拿到网上去发表。你知道吗?你这一弄上去,几乎所有人都会知道了我们家的糗事,知道我们小南娶了这样一个不要脸的女人。你让我以后如何做人,你让小南今后如何面对其他人的流言蜚语?”

“对不起,舒姨!是我考虑不周。当初我也只是因为生气,所以一时没有想起,也没有顾虑到这些后果!”该道歉的,她顾念兮绝对不含糊。

但或许此刻的舒落心,已经伤心到了极致。所以,即便顾念兮道了歉,也难以灭了她心头的火气:“顾念兮,这该不会是你当初嫁进谈家的目的吧?因为小南对不起你,所以你嫁进这个家里,就是为了看我们小南落得个什么悲催的结局,所以你明知道,霍思雨是假怀孕,你也不选择告诉我们,而是用网络的方式,诏告天下,让小南成为天底下最大的笑柄,是不是?”

“落心,你这话说的有点过了!”谈建天适时开口。

此刻,所有在谈家大厅里的人,面色都有些不好。

然而就在这样的时候,顾念兮突然笑了。唯有谈逸泽,却看到了她笑容里的那抹怒焰。

带刺的玫瑰,高贵而危险。

这或许,才是真正的顾念兮。

“舒姨,或许在你看来,我顾念兮是那么不堪,那么龌龊。或许,谈逸南是你的儿子,在你的世界里,他什么都是!但我可以告诉你一点的是,单单一个谈逸南,我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若不是他是我丈夫的弟弟的话,他在我眼里什么都不是!”

不巧的是,顾念兮在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谈逸南正好调节完自己的情绪,从大厅外走了进来。

而在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之时,男人的脚步再一次的迟疑了!

在她顾念兮的眼中,他谈逸南除去是谈逸泽的弟弟,什么也不是……

那一刻,谈逸南感觉自己的身体瞬间僵住了,眼神也一眨都没有的盯着顾念兮的方向!

仿佛,在确定这样狠心的话语,到底是不是从自己最爱的那个女人的口中传出的。

然而,顾念兮也注意到他了,但至始至终,女人都不再看他一眼。

或许,他们的爱情早已死去。

她,早已迈向了新的生活,而独守着那份回忆过日子的,只有他谈逸南……

“舒姨,其实你误会兮兮了。关于视频的事情,其实最先上传的,并不是兮兮。而是,您的儿媳妇。她把视频截了一些,让她自己看上去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有很多的网友,纷纷说要对兮兮进行人肉搜索。您知道,一旦兮兮被查到身份的话,受到牵连的并不是她。而是她的爸爸,还有我!更还有,我们的整个谈家。兮兮会那么做,其实都是为了我们。可您,非但看不到这事情背后的利益得失是谁造就的,还混淆了是非。这样看来,我们也没有必要再在这里待下去了!”

说完这番话的时候,谈逸泽拉着顾念兮便朝着大门大步走去。他谈逸泽什么都可以忍受,就是不能忍受有什么人曲解他的小东西。

不管对方是谁,都不行!

“小泽!你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难道就要这么离开?”

“爷爷,对不起。这一次,我看我们是没有办法在这里和颜悦色的相处了。等下次,我再带兮兮过来你您一起聊聊天。”

说完,谈逸泽便不由分说的拉着顾念兮离开了。

“念兮!”谈逸南跟了出来,似乎有什么事情急着想要跟顾念兮说。

但就在这个时候,某个女人从刚刚停稳了的出租车上下来,便大步来到他们的身边,拉住了谈逸南的手,道:“南,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在琢磨着,要不要送给霍小贱另一个深水炸弹。

凌二爷的故事,年底之前安排不出时间。每天上班的人伤不起……

尽可能,先在这里让他们多露一下脸。

嗷嗷嗷啊,留言这两天回。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