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八十四章 假怀孕曝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四章 假怀孕曝光

“念兮,你是说,你想要那份录像是吧?”原本有些蔫了的苏悠悠,似乎在听到顾念兮的这段话之后来了精神。这会儿,猥琐和八婆的本质,毕现无遗。

“嗯!我想让你把那段视频给我发过来,而且越快越好!”再不快一点的话,一旦那群不明情况,却又非常“热心”的网友,把她给人肉搜索到的话,那她的爸爸还有谈逸泽,恐怕都要受到牵连了。

这才是,顾念兮最为在意的。

不然,霍思雨那样的货色,她根本还不屑于对她动手!

“呀,兮丫头,你总算是开窍了!只要你想要惩治霍小贱,姐姐我一定挺你到底!不过你倒是给我说说,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我们的兔子也准备咬人了?”

这就是苏悠悠。

即便是心情有多么的不愉快,还是有着特能猥琐和八婆的本性。

一见到能八卦的事情,她啥烦恼都没有了。

“什么兔子?谁让她把我家少送我的香水给打破了!”顾念兮还不敢将网上的视频告诉苏悠悠,因为她不想让苏悠悠搀和进这件事情。而且,以苏悠悠的性格,若是让她知道这段视频的存在的话,那她一定是第一个杀到谈家大闹的人。

“哟哟哟,还你家谈少。竟然因为他送的一瓶香水怒了,我看这一次我们的兮丫头真的陷进去了!”一听到顾念兮的话,苏悠悠开始打趣她了。

苏悠悠的人生,就是这么的无厘头。一旦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就将自己那些烦恼,全部都抛到九霄云外。

“悠悠,你瞎说什么呢!我哪有?”

被苏悠悠一打趣,顾念兮的整张小脸都红了。还好,现在她们还是在讲电话,要是当面被苏悠悠看到的话,估计又会被那丫头给好好嘲笑一番了。

“没有吗?可我怎么闻到一股子jian情的味道?”苏悠悠听到电话里,顾念兮有些别扭的声音,又乐了。

“你要是再这么说我的话,我就不理你了!”

“好了好了,为了革命事业,姐姐现在先不和你闹。你要那段视频是吧,给我等着我一会儿就给你发过去。”

一提及整死霍小贱的事情,苏悠悠比谁都要来的认真。

因为苏悠悠怎么也都没有忘记,当初要不是自己随随便便帮了霍思雨一把的话,那顾念兮也不会和那个男人闹成那样。

按苏悠悠自己的话说,她是一个正义感十足的二逼青年!有辱人民,愧对人民的事情,她是绝对不干的。

“那好,我等你哦!”

“切,你等的不是我,是你家的少!”临挂断电话之前,苏悠悠还不忘猥琐的再调傥一下顾念兮。

“苏悠悠,你给我记住。下次一定要将你的内内给拔下来,晾到操场上去!”这是以前她们学生时代时常闹的笑话,每次被苏悠悠一刺激,顾念兮便拿出来吓唬一下她。

但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根本没有料想到身后竟然还站着一个人。

当她挂断电话转过身来的时候才看到,谈少一脸笑意的站在她的身后。

当下,顾念兮感觉自己小脸上的热度迅速升级。热的,连耳朵也像是煮熟了。

“老公,那个你怎么来厨房了?”

顾念兮咬咬牙,笑着问。

“我来看你的饭做好了没有。”男人的嘴角上,依旧是意味不明的笑意。

这样的笑容,看的顾念兮心里没有底。

“那你从什么时候就站在这里的?”该不会,刚刚她和苏悠悠说的那些带着颜色的笑话,都被这男人给听了去吧?

那该多丢人?

“就从你刚刚说你要把谁的内内给拔下来,晾到操场上去的时候,进来的!”看着顾念兮那一张红的可以掐出血来的小脸,男人邪恶之心大起。

“小东西,没有想到你的口味这么重!”他玩味似的靠近了顾念兮,在她的耳际说着这一番话。

顿时,谈逸泽能感觉到,女人小脸上的红,比之前又深了几分。

有一些,甚至还蔓延到她的颈部!

“你……”顾念兮又羞又恼,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反驳这个该死的男人才好。

但某些得寸进尺的男子,永远都不会放弃这么大好的机会。这不,见顾念兮羞红着小脸之后,男人又邪恶的将自己的身子挡在顾念兮的面前,一副情感情愿任由她的样子,道:“小东西,你要是真的喜欢剥掉别人的内内的话,不如先剥为夫的好了。而且,为夫的绝对不会告你人身攻击的!”

“讨厌!”

果然,男人就像是苏悠悠说的一样,你给了三分颜色,他定会给你开染坊。

朝着谈逸泽怪嗲一声之后,顾念兮羞红着小脸,急匆匆的跑回卧室了。

看着女人一脸羞恼,愤恨离去的样子,男人的嘴角又勾起了无奈的弧度。

只是在看到女人留下的手机之时,他的眼眸微眯了起来。

上面,正好有一封彩信。

没有多想,谈逸泽便打开了。

在看到视频画面之时,男人的嘴角勾起了若有似无的弧度……

小东西,你准备好反击了是吗?

那么,尽管放手好了。

赢了,我会帮你欢呼,给你拥抱。

输了,那么一切有我,那个欺负了你的,让你流泪的,我会让她流血作为赔偿。而我的肩膀,永远会是你依靠的港湾……

看完那段视频之后,谈逸泽又将彩信设置为没有察看的状态。

手机,又被他放回原来的位置。

一如,他始终没有碰到过那样……

等顾念兮看到苏悠悠的彩信之时,已经是和谈逸泽吃完晚饭的时候。

男人看到她拿起了手机,便自觉的拿着衣服进了淋浴间。

既然他的小东西想要自己处理好这件事情,那他先看看她到底会做成什么样。他对他的小东西,采取的是一种放养政策。只要她的小东西老老实实的呆在他谈逸泽可以看到,可以触及到的地方,她想要做的什么事情,他都会是那个第一个支持她的人。

当然,要是被他发现有什么人欺负了她,让她无力招架的话,他同样也会是第一个出现,守护在她身边的人。

等到谈逸泽进了淋浴间之后,顾念兮便看到了苏悠悠刚刚给她传来的这段视频。

很好,上面的霍思雨简直就跟在咖啡厅里是一个样子的。但这段视频虽然没有照到苏悠悠的脸,却可以看得出这是她工作的地方。

想了想,顾念兮将视频放到了电脑上,然后在某些关键的地方,顾念兮用马赛克将其给屏蔽了。随后,顾念兮找到了当初霍思雨第一个上传视频的网站,将这一段视频贴在她的视频之下,标注为:孕妇的真相!

做好了一切之后,顾念兮便将电脑给关了。

等谈逸泽洗完澡出来的时候,便看到顾念兮如同猫儿一样的蹭了上来。

“老公!”

“呵……小东西,想对我做什么呢?该不会,想要X了我吧?”咬着顾念兮的小耳朵,男人的嘴角上是一抹明显的坏笑。

“讨厌,人家想要和你说一下正经事呢!”被谈逸泽一调傥,顾念兮的小脸娇红。轻轻的推了谈逸泽一把之后,顾念兮跳出了男人的怀,准备逃走。

可惹得谈少心花怒放,想要溜走,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当顾念兮跳出男人怀中的时候,男人的长臂一收,再度将这只准备逃跑的小猫儿揽进自己的怀中。

“你说,我听着呢!”很明显的,谈少的嗓音已经变得有些嘶哑。

“老公,咱不闹了!我真的有点事情想要跟你说!”抬眸,顾念兮瞅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心跳莫名的漏掉了一拍。

谈逸泽每次洗完澡之后,身上都会换上一身浅灰色。这样的他,没有常日里那一身绿色制服给人的威严,亦少了一份稳重。

橘色光线下,男人的五官又深邃了几分。

那一双黑色的眸,暖意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落在顾念兮的脸上,渗透到她的心里……

“你说,我正听着!倾听小东西的心声,还有办我们的正事,两不耽误!”有时候,谈少就是有这样的本事。说着某些不正经的话,却还要板着一张千年不变的脸。好像,他说的是这个世界什么大道理似的。

顾念兮不满的嘟起了红唇。男人抬眸的时候,才看到怀中女人那微嘟的红唇。而让他更为心花怒放的是,顾念兮那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那副小鹿懵懂的样子,简直能轻易的掳走一个男人的心智。

而很不巧的,我们的谈少就是被掳走心智的其中一员。

看着怀中那个软乎乎的小身子,谈逸泽突然半蹲下去。下一秒,顾念兮便感觉一阵天旋地转。再度正眼的时候她才发现,自己的身子早已被某个老痞子给扛在了肩膀上。

“老公,你这是准备做什么?”

“是不是在这里不好和我感情沟通?那没事,我们现在就到能让你专心一点的地方去?”男人一边乐呵呵的和顾念兮说着,一边扛着她的身子朝着卧室方向走去。谈逸泽的力气真的很大,一只手就可以稳稳当当的将顾念兮固定在自己的肩膀上。

“可是老公,那样的话很多事情都说不清楚的!”往往被这个男人禁锢之后,他都会开始做他想做的事情,而且要一连串的。连着几次下来,顾念兮已经累的什么都不记得了,怎么还有可能和他好好说话呢?

“没事!到时候,我提醒你就行!好了小东西,你不是说你想要剥我么?今天,我就给你这个特殊的荣幸吧!”说着,谈逸泽将顾念兮放好之后,一脸气定神闲的在她的身侧躺下。

而嘴角勾起的弧度,也证明着某个男人非常期待被“非礼”的那一刻。

“不要!”顾念兮白了某个老男人一眼,直接跳下床。

这个老男人,每天都能曲解她的意思!

这,该不会是别人常说的“代沟”问题吧?

“想跑,没那么简单!”见到那个小身子磨磨蹭蹭的跳下床,谈逸泽一点也不慌。他只不过是长臂伸一伸,就拉住了某个想要逃跑的小东西。下一秒,那个小东西就被他扛走了。

某只毛毛躁躁的手,开始到处探索。

眼见这个卧室内的氛围,就要处于失控的状态,顾念兮赶紧识相的将自己的小手放到了谈逸泽的脖子上,将男人的脑袋圈到自己的面前:“老公,先听人家说完,再做好不好?”

不得不承认,小东西柔柔弱弱的嗓音,真的容易就能激起男人的怜悯。

真想,现在就将她给吞到了自己的肚子里。

“不好。谈情和说爱,两不耽误!”说着,男人又惩罚性的掐了掐她。“而且小东西,男人在这样的情况下通常都比较容易答应某些事情的,如果你真的有什么要求的话,这个机会可不要轻易错过哦!”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看到谈逸泽那张近在咫尺的俊颜,挡住了些许橘色的光线。角度问题,他的大部分的连都隐藏在阴影之中。但即便如此,顾念兮还是能轻易的察觉到,男人嘴角那抹若有似无的弧度。

这样的感觉,有些微妙。

像是,谈逸泽好像早已知晓,她想要说的是什么。只不过,一直都没有揭穿她罢了!

虽然顾念兮很想从男人这双似笑非笑的眼眸里读到什么东西,但因为谈逸泽的眼眸过分的深邃,深邃到她真的找不到任何一点自己想要的。她,最终只能放弃。

“真的?是不是我今晚答应了你所有的要求,你就也会答应我所有想说的?”也罢,想要猜透谈逸泽这样的男人的心思,根本比找寻沙漠里的绿洲还要难,倒不如用另一种方法。

“小东西,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他轻轻的刮着她的鼻尖,动作虽然比之前的粗了一些,但嘴角的笑意却多了几分真实。

“那好。这可是你说的,我要是真的做到了你所说的,那不管我这两天作出什么事情来,你都不能生气!”

揭穿霍思雨的话,恐怕会在谈家引起一场不大不小的风暴。再者,明朗集团的股票,也可能受到波及。

“只要你真的做到的话,不管什么我都会支持!”而且,做不好也没有关系,因为我谈逸泽会在你的身后,保护好你的!

当然,后面的这半截话,谈逸泽没有说出口。

他只是看着怀中那个小身子,眼眸深了深。

“那好……那老公,你现在要人家做些什么?”好吧,为了爸爸和他的周全,也为了祭奠那瓶他送的香水,顾念兮决定豁出去了。

“呵呵……我希望你……怎么样?”

中间的一段话,谈逸泽是靠在顾念兮的耳边说的。

说完这一番话之后,他依旧是笑,眸子里的粼粼波光,还有他不自觉流露出来的风情,让顾念兮看的有些发愣。

特别是此刻,男人的唇一张一合之间所传来的热气,还有他那喉结上下的滚动,都让女人有一瞬间的窒息。

谁说,老男人不会妖冶的?

她家的老男人,就是十足的妖。

光光是嘴巴这么张动几下,连她这种平日里没有什么需求的女人,都被他给蛊惑了。

“那好!”结结巴巴的咽了下口水,顾念兮豁出去了。因为这个时候谈逸泽坐起来,是背对着床头那盏灯的。所以他的大半个身子都隐匿在黑暗中,顾念兮根本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但她却可以确定,他在笑她,笑她的脸红,笑他的手足无措。

因为她扯了好久,没有成功的将他的裤子给扯下来。

看来,当*狼还是需要潜质的。像这个老痞子,就具有先天的条件。而像她这样的,永远当不了一个成功的*狼。

折腾了好几下,顾念兮感觉自己都没有成功。这一刻的顾念兮,有些气急败坏。索性,她倒在床上,挺尸!

“我不玩了!”她耍赖的躺平在床上。

反正她都已经将视频传上去了,就算反悔也已经来不及了。

“你不玩,那就轮到我玩了!”还没有反映过来,顾念兮便感觉自己的头顶上被一阵阴影给笼罩了。

“老公,不是说好的,今晚是我……”

“可是你不玩,只好我玩了!”她都已经折腾了他一个晚上了,谈逸泽感觉自己都快要忍到奔溃了。这个时候告诉他,她不想玩了,那他岂不是拿命在和她玩?

“那你之前说的,还算不算说?”

“你要是还精神不集中的话,那我会考虑不算数的!”

“……”

果然,在男人的威胁之下,顾念兮没有了言语。

片刻之后,床头的那盏灯也被灭了。

这一晚上,笼罩在这个卧室的又是一片火热!

这一天,谈逸泽正在自己办公室看文件的时候,他的电脑频幕上突然跳出了一个东西。

是一封匿名邮件。

没有多想,谈逸泽便打开了。

原以为,应该是上级的什么指使,或是其他的队里的成员有什么话想要和自己说。

但谈逸泽却没有想到,出现在自己电脑银屏上的竟然是一段视频。

还是,上一次顾念兮和霍思雨在那一间咖啡厅的录像。而且,这一段视频,还可以清晰的听到对白。

其实,在顾念兮的电脑里看到那段视频之后,谈逸泽也在网络上搜索过那段视频。

所以在看到这段视频的时候,谈逸泽最初还以为,这段视频和网络上的没有什么区别。应该是有什么人,想要利用这段视频来挑拨自己和顾念兮的关系。

但越往下看下去,谈逸泽却发现,这段视频和网上的那一段,有着明显的区别。

因为,这段视频非但能清楚的听到他们的对白,还有网上那段视频被截断之后的画面。

也就是,画面里出现了顾念兮伸手打霍思雨的巴掌之前的那一幕霍思雨坐在谈逸泽本来坐的位置上,将包包放在顾念兮放置物品的地方。而接下来,很明显的就是霍思雨伸出了手,推了一把那些东西。

虽然画面的质量并不是很高,但却可以清晰的看到,霍思雨是故意的!

她故意打破了顾念兮的香水,难怪他的小东西会那么的生气,将咖啡泼到她的脸上。

再者,这个视频里还出现了另一个画面,就是顾念兮说的那一番话:“人性?我没有任性可言,那你说,明明没有怀孕,却骗所有人她怀孕的女人,是不是更没有人性可言?”

以及顾念兮在自己的这一番话之后,扯着大嗓门喊的:“顾念兮,你血口喷人!”

再者,还有顾念兮云淡风轻的话:“霍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刚刚没有说那个假装怀孕的人是你吧?可你却急成这样,是不是也等于你在向大家承认,你根本就没有怀孕?”

画面,到这里便结束了!

而让谈逸泽更为感兴趣的,是画面之后的那几个字:希望能帮得上她!

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却让谈逸泽瞬间微眯了双瞳!

来者用的这个“她”字,谈逸泽第一时间便猜想到了他的小东西!

竟然,除了自己之外,还有某些人如此关注他的小东西!

看来,这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

“小刘,你过来!”

“是,谈少!”

“这个,帮我查一下P地址!给你十分钟的时间!”

“是,谈少!”从谈逸泽的手头上接过那一张纸之后,小刘便开始蹲在电脑旁边,开始操作着。

谈少办事一般要求利索,所以身为他的助手的小刘,也被要求着具有一身真本事。很快,刚刚发来的那封邮件的P地址,便被查到了!

“谈少,刚刚您说的这个P地址,追踪到的地点是在慕氏集团办公的顶层!”

“慕氏?好的,我知道了!你继续忙你的。”

谈逸泽的视线,再度落在电脑频幕上。

慕氏?

慕阳发来的?

也对,上次他和顾念兮去的那间大卖场,就是在慕氏的名下。

慕阳要这么一份视频资料,也是信手拈来。

只不过,谈逸泽更为感兴趣的是,慕阳为什么要帮他的小东西呢?

谈逸泽可不认为,慕阳会是个什么爱心泛滥的人!而且据他所知,小东西和莫妍处的并不好,更何况是莫妍的未婚夫呢?

再者,上一次在咖啡厅的时候,谈逸泽当然也不会看不出来,慕阳和他的小东西可是争锋相对!

所以,这一次慕阳竟然会选择站在顾念兮的这一边,这实在是值得令人深思的问题!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慕阳发来的这一东西,确实是能够解决小东西的燃眉之急。

若是他知道小东西的邮箱的话,恐怕这东西他是绝对不会选择经过他谈逸泽的手吧?

一想到慕阳的某种意图,谈逸泽的心里有些痒痒的。但最终,他还是用鼠标轻点了几下东西,将这段视频,匿名发送到了小东西的邮箱上。

至于慕阳……

呵,敢将心思打到他谈逸泽的小东西上,他自然是不会轻易的放过的!

想着,男人的唇角在别人看不到的阴影里勾起了一个诡异的弧度……

又是一天的上班时间,顾念兮坐在自己的位置上,龇牙垂着自己的小蛮腰。

她已经将苏悠悠和霍思雨的那段视频发上去两天了。可这点击率,还真的没有霍思雨的那一段来的有吸引力。转发的人,更是少之又少。

想要靠着这段视频,一举将霍思雨扳倒,还真的挺难的。

而害怕那段视频所带来的严重后果,顾念兮这两天都是小心翼翼的伺候着家里的那个老痞子。每天都将饭菜做到最可口,身上的衣服也是好看了又好看,让那个老痞子大饱眼福的同时,更让他每天吃完饭就将她拽到床上去温存。

能娶到像她顾念兮这么贤惠,既上得了厅堂,更能养的了眼的小妻子,她家那老痞子一定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当然,顾念兮也不否认,如果不是想到自己可能搞不定霍思雨,可能给那个男人带来不利的影响的话,她是绝对不会那么乖乖的臣服于某个老痞子的威严下的。

一想到昨晚老痞子在床上逼着自己摆出的那些可耻的角度,顾念兮便感觉自己的小脸一阵躁红。

等这一件事情过了之后,她绝对不会让那个老痞子天天得逞的。

在顾念兮下定某个决心的同时,她办公桌上的电脑频幕上也突然跳出了一个东西。

是一封匿名邮件!

打开一看,顾念兮便发现这段视频和网络上的那一份,有着明显的区别。

这一份,除了他们的对话更为清晰之外,甚至视频之前和之后的画面,都极为清晰。

关键就在于,这段视频非但能很好的帮自己洗脱“嚣张的州长女儿”这个罪名,更能和她之前发送上去的关于霍思雨假怀孕的视频相连接起来,让那些热心的网友知道,某个“可怜楚楚”的女人的真正目的。

只是,这样的邮件会是谁发给自己的呢?

谁会知道,她顾念兮现在最需要这样一封邮件呢?

只可惜,她顾念兮只会在网络上查找自己所需要的资料,还有将自己得到的信息制成表格,打印出来之外,对于其他的电脑操作,一无所知。

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查找这一份邮件的来源。

不过,管他是谁发来的呢?

只要能帮助自己扳倒霍思雨,就是好同志!

于是,趁着休息的时间段,顾念兮将邮件上的这段视频,一并都发送到了当初霍思雨首发的那段视频的页面。

这一回,她顾念兮还扳不倒她不成?

果然,不出顾念兮的预料,这段视频联系上自己之前发送的那一段,威力越发的猛。

在短短一个下午的时间,视频的转发量就超过了一万。浏览过两段视频的人数,更超过几千万。

网友的留言,更是无数。

“哇靠,原来世间还有这极品。本来是自己做错的事情,还有脸贴出来让别人帮着骂人!”一名看了后两段视频的网友,还是叫骂着。

“就是就是,顶楼上。”

“围观不要脸的女人,不解释!”

“哇,原来是假怀孕,这一招韩剧已经八百年前都不用了,竟然还有人用!惊叹中!后面省略千万个感叹号……”

“真想看看,这个极品到底是谁!有没有人有兴趣,人肉的?”这名网友的下面,是无数个“顶”字。

更还有一条被顶过十万次的留言:“真不知道,是哪一家这么不幸,娶了这么个不要脸的‘孕妇。’嗷嗷嗷啊,估计祖宗知道的话,都要被气的跳脚。”

之后,下面的留言大致上都是七七八八,诸如类似的意思。

下班的时候,顾念兮大致浏览了这么页面上的留言之后,便笑着将笔记本给合上了。

看来,网友们的注意力,已经全部被她给成功转移了!

这下,就看霍思雨怎么接招了!

先不说她被人肉到,只要这段视频被谈家的任何一个人或是亲戚看到的话,那绝对足以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霍思雨,你准备好了吗?

顾念兮自然知道,以霍思雨现在在谈家的地位,一旦被发现连怀孕都作假,她会变成个什么下场。

但对于这个昔日的好姐妹,顾念兮是一点愧疚之心都没有。

谁让,她谁的主意不好打,偏偏打到她爸爸和谈少的头上来?

一想到霍思雨被揭穿的那一幕,顾念兮的嘴角上堆积着满满的笑容。不过一想到接下来自己要回家,顾念兮的小脸又迅速的垮了下来。

她家的老痞子,估计这会儿已经到家了!

今晚,她注定又是一个悲催而无奈的夜……

顾念兮望天无泪。

人家都说,男人老了体力会跟不上的。

吼吼,为毛她家的老痞子精力无限好……

带着一脸“壮士一去不返”的神情,顾念兮浩浩荡荡的朝着家里赶去。

夜幕降临,这个城市再一次被笼罩在迷人的夜色中。

现在,正直春季,万物复苏,也是最为原始的季节。

霍思雨的身上,穿着一紧身的红色连衣裙,将自己那一身凹凸有致的身段显示出来。而这一身红色的连衣裙,不仅裙摆短,连开口也比较低。

虽然是春天,不过这毕竟是北方城市,入了夜还是比较冷的。特别是南方人,基本上还是有些受不了的。

可霍思雨的身上,除了差不多能裹住身子的红色紧身裙之外,便没有其他。

而上身,除了这一身连身裙之外,也只有一件白色的狐狸毛皮草。

穿着这样一身衣服,还有踩着那双十公分的高跟鞋,冷风吹过,霍思雨不自觉的打了冷颤。其实,她也不喜欢穿的如此露的,若不是为了迎合某个恶男的趣味,她才不会穿的如此出现在这个酒吧里。

她知道,那个恶男就叫陆子聪。

而他的手上,还有那一夜,她霍思雨摆出来的各种姿势的照片。

若不是为了那些照片不流传出去,她霍思雨才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被那个男人随传随到。而且每一次,都被那个男人各种羞辱。

但霍思雨也清楚,清楚自己在那个男人心目中连狗儿都不如。

要不然,每一次为什么她霍思雨都能轻易的从陆子聪那的眼眸中读到嫌恶的情愫?

只是,为什么既然这么嫌弃自己,却还每一次都要自己迎合他的恶趣味?做尽这个世界上最为亲密的事情?

霍思雨真的想不起来,自己到底在什么时候招惹过这个男人了!

“哟,霍小姐这么早就到了。我们陆哥还没有到呢!”

霍思雨最近这段时间常常陪着陆子聪出现在这间酒吧,所以身为这里的地痞小六子也对她有些熟悉。

当然,小六身为地痞,也每天做着地痞痞子最为常见的事情。

这不,霍思雨的红色裙子一展迷人呈现在他的面前,小六便很不客气的瞅了几眼。

然后对霍思雨挑眉:哟,还挺迷人的。

看着那充满羞辱感的眼神,霍思雨感觉的理智都快要被剥夺了!

要不是害怕那些照片流穿出来,她才不会穿的像是个贱人一样,让这些男人眼睛吃冰激凌呢!

“没到就没到!”她和陆子聪除了性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的感情。

说着,霍思雨朝着酒吧里走了进去。

而小六子眼见美女落单,自然也不会轻易的放过。

当下,便也急忙的跟了上去。

趁着霍思雨还没有坐到吧台上的时候,小六子一把就搂住了女人的腰身,将她扯进了自己的怀中。

“你做什么,放开我!”其实,若不是因为照片那些事情,霍思雨还算是个比较检点的女人。除了谈逸南之外,她还没有过别的男人。若不是被陆子聪用照片威胁着,她还真的不稀罕成为别人的女人。

所以,当下被小六子捆在怀中,霍思雨觉得又羞又恼。

“穿的这样,不就是为了抢男人么?跟着陆哥,也就是个医生。他斯斯文文的,能给你什么?不如跟了我小六!”小六子是典型的猥琐样。此刻,他在说这一番话的时候,手也不安分了起来。“疯子,快放开我!”突然的侵入,让霍思雨也察觉到了不妙。

当下,她开始奋力的挣扎着。

可没有办法,不管霍思雨怎么挣扎,小六子那只手却是紧紧的禁锢着自己。

“宝贝,你不乖哦。”小六有些邪恶的说着这番话。

当下,霍思雨没有忍住,直接将一巴掌扇到了小六子的脸上。

“臭女人,竟然敢打我?也不看看你六子哥是什么人?”伸出舌头舔被霍思雨扇的出血的唇角,小六子发了狠。

他虽然不及凌二爷身为这个酒吧的幕后老板那么的令人尊敬,但起码也是这间酒吧的管理阶层。岂能容什么人能在这个酒吧对自己撒野的?

怒火一涌上,小六子直接拽着霍思雨那一头短发,急匆匆的朝着这个酒吧的某一个包厢里走去。

霍思雨当然知道,进了了那间酒吧会发生什么事情,她当然急着想要逃跑。

但当下,小六子拉扯着她的头发,根本让她疼得无法挣扎离开,只能被他给拽进了包厢里。

被小六子甩在沙发上霍思雨,便迎来众人的惊呼。

“哟,六哥。这女人要疼,怎么可以这么对待?”跟着六子的人,自然也是混久了的,当然也会看脸色。

见六子今天的情绪不佳,他们说着便招呼着自己身旁的人离开,也笑着调傥着小六子。

“有些三八最好是教训教训,不是吗?都出去,让你们六子哥,今天晚上给这个女人上一课。让她知道,当了表子就该有什么样的态度!不要又要当表子,又要立贞节牌坊的,那多让人恶心?”说完这话,小六子已经朝着沙发上被摔得有些头昏眼花的霍思雨走去。

有点邪恶,对不对?

好吧,我遁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