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八十三章 霍小三,接招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三章 霍小三,接招吧!

“二表嫂,你傻啊。这样的人,你越是放纵她,她便越是得寸进尺!你以前不都是让着她么?你看看现在,她不是越来越骑到你的头顶上去了么?”

莫妍越说越生气,盯着顾念兮看的时候,她的眼睛里就像是长满了刺一样,恨不得将顾念兮扎个满目疮痍。

但因为这个时候的莫妍正盯着顾念兮看,所以她并没有看到,此刻当她维护霍思雨说着这番话的时候,霍思雨脸上那得意的表情。

然而,霍思雨的这份得意,却让站在对面的顾念兮看的真实。

那一刻,顾念兮嘴角浮现了一抹冷笑。

加上她周身的气场,让接触到她目光的人,都不自觉的背脊发凉。

特别是顾念兮此刻那别有意味的一憋,视线落在霍思雨的肚子上。

这样的神情,让霍思雨一瞬间发慌!

该死的,她刚刚只记得想要报仇。想要借助生性冲动易怒的莫妍,帮自己整整顾念兮。却忘记了,自己最重要的把柄还落在顾念兮的手上!

若是这一刻真的将顾念兮惹毛了的话,那她不是会将这一切都在这里抖出来么?

越想,霍思雨越是觉得慌乱。

“算了妍儿,我真的没有什么资格和她在这里叫器,你还是送我回家好吧!”眼见莫妍就要上前,找顾念兮理论的时候,霍思雨连忙拽住了莫妍的手。

当然的,为了掩饰住自己的真面目,该装下去的,霍思雨依旧只能硬着头皮。

“呵呵……”看着楚楚可怜的霍思雨,顾念兮又是一阵冷笑。

看着周围那些人的质疑眼神,顾念兮又觉得有些疲惫。

为什么这些人只拿看到的事情说事?

为什么一道这里,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给她顾念兮编制罪名?

一桩又一桩的罪名压下来,让顾念兮感觉快要喘不过气。

难道他们都不知道,有时候看到的和听到的,不一定是真实的?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的眼眶里泛起了莫名的粉色。鼻尖,也酸涩异常。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真的好怀念在谈逸泽怀中的感觉。

那样,她就可以不用一个人孤单的面对这些人的指责和质问了!

而站在一旁的慕阳,自然也看到了顾念兮眼眶里的粉色。以及,她鼻翼上泛起的粉色。这样的她,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柔柔弱弱的兔儿,那么的惹人怜爱。

有那么一瞬间,慕阳感觉自己的心有一股电流窜过。

最先开始,慕阳想要嘲笑这个女人!

明明是她伤了人在先,明明他们都已经看到她顾念兮朝着霍思雨泼咖啡的那一幕,难道她还想要逃避自己的责任么?难道,自己做错事了,还不能主动承认错误么?

看着她对着霍思雨冷笑,慕阳真的很想扇她几巴掌。他慕阳虽然看起来阴柔,但对付女人也有自己的一套方案。

对于不听话,没教养的女人,他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

但手一提起来,他看到顾念兮那双红红的眼眶,心莫名的一揪。

为什么明明他是不喜欢顾念兮的,但他的心却在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开始慌乱开始乱跳?

难道,自己神志错乱了么?

明明自己看到这个女人使坏了不是吗?为什么,他对顾念兮却是下不了手?

有那么一瞬间,慕阳都有些怀疑面前的女人,到底拥有怎样的魔力,竟然让向来冷情的自己,对她也开始心软了呢?

“霍思雨,你觉得老上演这样的戏码,有意思吗?难道你就不怕,我……”看了一眼身侧握紧了拳头的慕阳,女人只是冷冷勾了勾唇角。紧接着,顾念兮的视线又再度落在霍思雨的身上。嘴角上,那不明意味的弧度,又深了几分。

一瞬间,霍思雨的心,又不自觉的颤抖了几下。

顾念兮该不会,准备将她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吧?

“顾念兮,你别以为二表嫂不是州长女儿,你就可以欺负她!我告诉你,我莫妍才不会和别人一样,只认身份不认人。二表嫂是真心喜欢我二表哥,才会撒出那样的谎的。所以,你不要以为你用那样的表情就可以吓唬得了我!就算你是州长女儿,又怎么样?我才不会怕你!”就在霍思雨见到顾念兮嘴角上的笑容,想要尽快拉着莫妍离开的时候,莫妍又放任自己年轻又鲁莽的性子,当着大庭广众大声嚷嚷着。

而她话语里的一个词,也让她成功的引起了咖啡厅里其他人的注意。

那便是,她说的州长女儿!

有那么一瞬间,刚刚那些对别人吵架还不怎么感兴趣的人,纷纷上前看着。

有一些,甚至还开口讨论着:“哟,这原来是州长女儿?”

“就是,怪不得这架势!”

“也就说嘛,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子撒野,一定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周围,越来越多的围观的人。

讨论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慌乱,开始席卷而来。

顾念兮感觉,那黑压压的人群,快要让她窒息。

而一旁的慕阳在看到霍思雨的眼眶开始有些湿润弥漫的时候,他竟然有些冲动,想要将这个女人拉出这一室的纷纷扰扰。

“莫妍,你的眼睛到底怎么用的?难道你连看清楚事实都没有么?”顾念兮站在原地。此刻的她,就像是一只小刺猬,浑身是刺。说她什么都好,骂她也可以,但绝对不可以谈及她的父亲,辱骂她的父亲。

“我没有看见事实?我亲眼看到的,你将咖啡泼在二表嫂的身上,你对一个孕妇都能做这么残忍的事情,你说你还有什么人性可言?”见顾念兮开始反驳自己,莫妍的性子也上来了。嘶吼的嗓音,也越来越大。

而随着她招引来的人越多,顾念兮的眼眶越是湿润。

“对啊,连一个孕妇都可以欺负,真的枉费为人!”

“会下地狱的!”

又有那么些人,开始讨论着。

听着那些人的流言蜚语,顾念兮怒了。

那一刻,那双已经变成了猩红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霍思雨看。

那犀利的眼神,让霍思雨的心开始发颤。

因为,这也是她霍思雨第一次看到,顾念兮如此凶残的表情。好像,恨不得将她霍思雨给撕烂!而让霍思雨更为惊愕的,是顾念兮轻启红唇所说的话:“人性?我没有任性可言,那你说,明明没有怀上,却骗所有人她怀上的女人,是不是更没有人性可言?”

在顾念兮这一席话之后,在场所有的人突然间安静了下来,因为大家都有些弄不懂,顾念兮指的是什么。

唯有霍思雨,被顾念兮一指出来,便开始歇斯底里的朝着顾念兮嘶吼着:“顾念兮,你血口喷人!”

因为,她现在在谈家已经一无所有了。曾经谈逸南还会想要保住面子,不和她撕破脸。但现在,从舒落心开始支持他追回顾念兮之后,这母子俩一个比一个恶心。而谈老爷子和谈建天,其实一直都没有站在她霍思雨这边过。

若是连莫妍这一边,都被顾念兮给收买了的话,那她霍思雨岂不是不用在谈家继续混了?

只是霍思雨没有想到,顾念兮刚刚说的那番话,并没有明指任何一个人。而现在,她霍思雨突然间一口朝着顾念兮破口大骂,岂不证明了顾念兮口中说的那个人,便是她霍思雨?

看着霍思雨那因为过分急切而瞪大的双眼,顾念兮突然勾唇一笑:“霍小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刚刚没有说那个假装怀上的人是你吧?可你却急成这样,是不是也等于你在向大家承认,你根本就没怀上?”

原本已经眼眶开始泛红的顾念兮,在这一刻又恢复了之前那一副清冷的面容。她一笑,眸子里倾泻出来的粼粼剥光,霎那间流露出来的风情万种,让站在最中间的慕阳,看的有些微愣。

顾念兮,你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

为什么你能在一时间,变幻出如此多的神情?明明你在上一刻,眼睛就快要掉出眼泪来,却背脊挺的直直的,仿佛是一个不可战胜的头儿。而这一刻,她又笑了,笑的如此多娇,连这个世界都为你停顿。

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你是州长女儿,所以才如此的迷人?

当然,慕阳也不是普通人。在顾念兮和霍思雨的这一番对话之后,那些个小小的疑问也开始扰乱了他的心智。这一刻,他也看向了霍思雨,然后视线落在霍思雨的肚子上。

霍思雨的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毛衣,下边是一条铅笔裤,黑色的。很平常,也在普通不过的孕妇打扮!

这样的霍思雨,真的会像是顾念兮所说的,只是假装怀上的女人?

“慕阳,你和莫妍都要相信我。我为了进了谈家,为了嫁给你们二表哥所受到的苦,你们又不是没有见到过?”一见到慕阳那双比女人还要漂亮上几分的桃花眼朝着自己的肚子看过来的时候,霍思雨变得有些躲躲闪闪的。

毕竟现在,她是个“怀孕”四个月的女人。肚子,应该有点明显的。可她的肚子,到现在还是平坦的。所以她才需要穿着这么宽松的衣服,将自己的腹部给严严实实的遮挡起来。为的,就是不让人看穿。

可没有想到,今天激怒了顾念兮会有如此严重的后果。换成以前,霍思雨知道顾念兮跟他爸爸一个样,一直都不注重什么物质生活。就算她霍思雨到他们家去,弄坏了家里什么东西,她都会一笑置之。甚至,还反过来劝说自己。

可今天,自己不就打破了她一瓶香水么?但顾念兮的反映,却是史无前例的大。难道,这一瓶香水,对顾念兮来说有什么特殊的含义么?

但霍思雨知道,就算自己执念想着这些,也无济于事。现在,戏已经演到了这个份上,她也只能一步步的走下去。

“二表嫂,你以前的苦日子我是知道。但……”莫妍说这话的时候,眉心微皱。那一双漂亮的杏眼,视线落在霍思雨的肚皮上。很显然,顾念兮刚刚的那一番话,也让莫妍起了疑心。

因为前一阵子,有一次她到谈家去玩的时候,莽莽撞撞的就跑上楼去找霍思雨了。那一次,她连门都没有敲,就直接闯了进去了。那个时候的霍思雨,正在喝酒……

当时,莫妍就直接问霍思雨了,孕妇了怎么能喝酒?可霍思雨却说,那不是普通的酒,而是药酒,是补什么孩子的酒。

虽然当时莫妍被霍思雨劝得半信半疑的离开了,但一直到现在,那个疑问都还在莫妍的心里。

如今,顾念兮提起这一切的时候,莫妍心里的疑虑也全部都被勾了出来。

“莫妍,你还不信我么?你到谈家来玩,我什么时候怠慢过你,我的为人你难道还不知道么?”霍思雨又使出了典型的指桑骂槐的伎俩。

因为和顾念兮相比较,霍思雨和莫妍算是处的比较好的。若是以前,霍思雨根本就不屑这样一个毛毛躁躁的丫头做自己的帮手。可如今,那个谈家里也就只有莫妍这么个二愣子会站在自己这边!而且现在情况紧急,所以霍思雨也只能将莫妍拉拢过去。

说那番话的时候,连霍思雨都不得不佩服自己演技的超群。因为她的大眼一眨巴,泪水就那样自然的滚落了。

这戏码,应该很成功。因为霍思雨已经明显的看到,周围那些人的视线已经由最先开始的质疑,变成此刻的同情。而莫妍,也一样。

“二表嫂,你别说了,我相信你就是了!”

一直到莫妍的手,再度回握她霍思雨的时候,霍思雨都觉得,这场喧宾夺主的戏码,是成功的。如果,没有那个男人的到来的话……

就在所有的人再度因为霍思雨的泪水,而开始纷纷对顾念兮表示谴责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个清冷的声音,让在场的人都不自觉的倒抽了一口冷气:“发生了什么事情?”

也是这样的声音,一时间将所有的人的视线都吸引了过去。

但仅仅只是这样的一眼,已经让所有的人由最开始的迷惘,变成沉醉。

慢步走来的男子,着一身深蓝色的西装,有版有型。里面搭配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白色衬衣。衬衣没有像贵公子那样,袭上领带,又或者是蝴蝶结,而是随性的扣了几个扣子,隐隐约约的还可以看到男人胸口处的肌肤。如此的他,显出的是一份常人能及的清贵。

“大哥!”

“大表哥?!”

“谈少!”

当男人出现的时候,原本站在角落的三个人,同时开了口。

每个人的脸上,都写着错愕。因为谁也想不到,今天陪着顾念兮到这个大卖场来的人,竟然是谈逸泽!那个,如同神一般存在的男人。

他不是平时最讨厌像是这样的地方?

他不是有时候连买衣服都懒的出现在这样的大卖场,有时候会叫几个相识的,随便给他送几件能见人的到家里去就行?

可为什么,这样的男人却能放下心中所有的芥蒂,陪着顾念兮在商场里逛?

当然,这个问题还不是眼下他们最为在意的。

在看到谈逸泽的出现之时,霍思雨和莫妍的脸色都苍白了些。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男人可不像是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好脾气。惹怒了他,吃苦的还是他们自己!特别是莫妍,新年的时候,她到谈家吃饭,便已经领教过谈逸泽那笑里藏刀的手段了!

而那一次,她莫妍也是因为说了顾念兮的是非。若这一次,又被谈逸泽发现了什么的话,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想着,莫妍连忙将自己的头埋得更低一点,企图不要让谈逸泽发现自己的存在。

相比较霍思雨和莫妍,慕阳的脸色虽然不算是差,但看到谈逸泽的出现,还有他已经来到顾念兮的身边,放在她腰身上的那一只手的时候,慕阳的心里突然间酸酸涩涩的。

其实,如果没有谈逸泽的出现,慕阳刚刚真的打算解救顾念兮,当然他觉得自己这是为了谈家人的面子。而谈逸泽的出现,其实已经了去了他不少的麻烦,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顾念兮被另一个男人拥着的时候,他的心里就是说不出的滋味。

“兮兮,你没事吧?”男人赶过来的第一时间,不是质问其他人的罪责,而是先察看顾念兮有没有受伤。上上下下的她打量了好几遍之后,谈逸泽确定了她的身上没有什么伤痕之后,这才安心不少。

“老公!”她,是真的想他了。在刚刚所有人都围着她,说她的坏话,骂她的时候,她的心里就一直都是他的影子,因为她坚信,如果那个男人在自己的身边的话,他是绝对不会放任这些人这么说自己的。

而刚刚,在他赶过来的第一时间,那关切的眼神真真实实的落在自己的身上之时,顾念兮再也忍不住,用小手圈住了男人的腰身,将小脑袋埋在他的怀中。

“怎么了?该死的,谁欺负了你?!”憋见怀中的小脸,眼眶里蓄满的晶莹之时,谈逸泽的黑眸突然间比之前还要阴冷上几分。

特别是这个男人周身散发出来的冷,更是一点一点的蔓延开来。四周,仿佛在顷刻之间骤减了好几度。那些刚刚好奇而围观着的人群,当然也感觉到男人这样的冷意。特别是被他盯着看的时候,那股子扑面而来的威慑力,便让所有人明白,这样的男人绝对不会是寻常人。很快,那些好事者因为害怕招惹上是非,纷纷离开了。

原本喧闹的咖啡厅,只剩下他们五个人。

“小东西,告诉我。谁,欺负了你!让你流泪的人,我不介意他们用血来取代!”他的声音,根本没有刻意的压低。所以,此刻在场的人,都清清楚楚的听到他的这段话。

霍思雨和莫妍,不自觉的打起了冷颤。而慕阳,则是更加好奇的看向谈逸泽怀中的女人。到底她有怎么样的魔力,连向来都不会轻易的将自己的任何情绪摆在别人面前的谈逸泽,都给迷惑的像是这样的神魂颠倒?

“谈少这么说,会不会严重了点?刚刚我们可是清楚的看到,您的妻子将咖啡泼到二表嫂的脸上!”

慕阳的唇角勾勒着笑意。犹如桃花一般的迷人电眼里,却在看到靠在谈逸泽怀中的顾念兮之时,有些躲闪。

“老公?”顾念兮的声音,有些莫名的哑。当慕阳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本能有些慌乱的看向谈逸泽。

然而,在触及到男人眸子里那一片暖意之时,顾念兮才发现,原来自己的担忧有些多余。他家的谈少那么聪明,又怎么可能像是这些凡夫俗子那样,看不清事情的来龙去脉呢?

在确定了谈逸泽的心思之后,顾念兮又转身看向慕阳的方向。朝着那个男人,狠狠的瞟了一眼。那一眼里,充满着不屑和讥讽!

而慕阳则在接收到顾念兮的眼神之后,更加疑惑?

这个女人,难道就那么确定,谈少会站在她的那一边?

“兮兮的性子是怎么样的,我比你们任何人都清楚。如果她真的向某些人泼了咖啡的话,那某些人一定作出了人神共愤的事情!让兮兮这么替天行道一下,也不为过。”说出这番话,算是回应慕阳的问题。但谈逸泽的视线,却是落在霍思雨的身上。

那一刻,霍思雨感觉那个男人的视线,突然敛去了面对顾念兮才有的温情,随之而来的凌厉神色,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

“我……”霍思雨突然想要开口狡辩些什么。

但谈逸泽根本就不会给她任何狡辩的机会,冷冷的睨了一眼她的腹部之后,他道:“这个世界上,有些人死了,他还活着,永远活在别人的心中。但有些人还活着,其实他早该死了!兮兮,你说是不是?”

说完这番话,男人看向身侧的女人。他嘴角上邪恶的笑容,那么的明显。

一时间,顾念兮也有些想笑的冲动。

这个男人对霍思雨的敌意,一直都那么明显。如果她顾念兮是霍思雨的话,一定会想尽办法不要和这个男人对上。要知道,惹怒这样一只沉睡的狮子的话,那后果是相当严重的。

可偏偏这个霍思雨,就像是一笨蛋,偏偏往他的枪口上撞。

看谈逸泽的这个眼神,连顾念兮都不得不为霍思雨捏了一把冷汗。

“莫妍,我妈说今晚让你和我一起过去吃饭。你要是现在没事的话,是不是该回去准备一下了?”就在霍思雨慌张的抓了抓莫妍,想要将她推到枪口上的时候,慕阳适时开了口。

“嗯?那二表嫂,不好意思了。我要过去慕伯伯那边吃饭,现在可能要先离开去准备了。下一次,有机会我们再一起逛街吧。”

若是没有谈逸泽在场的话,莫妍觉得自己一定会挺霍思雨到最后。但无奈,看到谈逸泽的出现的时候,莫妍便清楚,她就算继续和霍思雨站在这里,也无济于事,也根本就动不了顾念兮分毫,反而有可能被谈逸泽给一并收拾了。

“莫妍,你……”霍思雨当然不会傻到,刚刚谈逸泽那番话是什么含义都不懂。谈逸泽那是明显的在威胁她,若是有下一次的话,他绝对有办法送她去见马克思!看着谈逸泽此刻微眯着双眼盯着自己的眼神,霍思雨当然非常畏惧。

只是没有想到,这个莫妍竟然在这个时候准备开溜。

她连忙伸出手,想要拉住莫妍,想要让她留下来帮助自己一起对付顾念兮。虽然这个小丫头片子是傻了一点,可起码多一个人也多一个帮手!

可霍思雨没想到,她的手还没有拉住莫妍,慕阳便已经先行出手,将莫妍给拽开了。而霍思雨只能看着,莫妍远去的背影。

“谈少,下次再见!”慕阳边走便和谈逸泽打招呼,而视线也不自觉的落在了顾念兮的小脸上……

那股子陌生的颤栗,又迅速的席卷着他的全身。

收回视线,慕阳的眉心皱成了一团。

他很想理清楚,这股子情绪的由来。但当下,他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带着莫妍尽快的离开。

“我也要走了!下一次有机会的话,我们再见吧!”见莫妍和慕阳离开,霍思雨当然要走。她当然不会看不出,刚刚那两个人都是因为畏惧面前这个男人而离开的。

“霍小姐,怎么我才来你就要离开了?难道你忘记了,我们还有些账,没有算清楚么?”见霍思雨慌乱逃窜的身影,男子又是邪恶一笑。“按霍小姐这个样子,早已跌破了发行价了。若有时间来找我家兮兮叙旧,倒不如多花点心思在你丈夫的身上,不是更好?”

没有一个脏字,但针针见血。让霍思雨如同过街老鼠似的到处乱窜。

一直到霍思雨的身影完全消失之际,顾念兮都还在佩服自家老公的语言能力。

“兮兮,你真的没有什么地方受伤了么?”见顾念兮痴痴傻傻的样子,男人还是有些不放心。因为他清楚,顾念兮的性子,不将她给逼急了,真的很少有什么事情能真正的惹怒了她。因为其实很多事情,根本就进不了她的眼。就像,霍思雨那样的货色。

“没有!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推开了谈逸泽。而后,她便蹲到了地上,捡拾刚刚被霍思雨打破的香水瓶子。

看着那流窜出来的液体,女人的眼眶又有些红。

“老公,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它,你第一次送给我的东西,就这样被人给弄坏了!”她抬起头看向谈逸泽的时候,眼角处早已有些湿润。

“小东西,只要你没事,什么都不重要!”他疼惜的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原来还好奇,到底霍思雨这一次做了什么竟然能将他的小东西惹到炸毛。而在看到顾念兮双手捧着那个被打破的瓶子,男人的心里突然间暖暖的。原来,他送的小礼物,在她的心里是那么的重要……

“可这是你第一次送给我的,我刚刚都还舍不得用。现在,都在这地上了!”

“没事,过会我们再去买一瓶好了。”

“很贵,算了!”

“没事,我们家其实还有点存款!”

“……”白了一眼谈逸泽,顾念兮很想骂他是个败家子,但一想到这个男人全都是为了哄自己开心,她也只能笑着依偎在他的怀中。

只是两个处于温情中的人儿却没有注意到,在咖啡店大门的某个阴暗角落里,此刻正站着一个人。

在看到他们幸福相拥着一起的时候,来人的双手死死的紧握着。

那过度泛白的手指关节,恰到好处的说明此人的怒意。

顾念兮,这是你逼我的!

二月初的时候,网上开始流行一段视频。这段视频,是由一个监控摄像机拍摄的。

据说,这段视频里的女主角,是某个州长的女儿。画面中的她,突然间就朝着另一个短发女子,泼了咖啡。

视频里还有很多的人出现,纷纷指责着那个朝人泼了咖啡的女子。

更在视频的下方,还有人爆出,被泼了咖啡的,是那女子的情敌,并且还怀着身孕。

所以,这段视频在最初问世的时候,就开始引得无数人的猜测。说是这视频上撒野的女人,就是仗着自己的身份,所以才如此蛮横无理的。

更还有一些所谓的正义者,开始纷纷叫器着要对画面中这个嚣张的女人,进行人肉搜索,并查出他的父亲是谁。

于是,这一段视频在上传短短两天之后,便跃居各大搜索引擎的第一名。也成了,各大网友和娱乐节目纷纷讨论的话题。

在网上如火如荼的讨论着这段视频的时候,顾念兮还一无所知。她依旧忙于明朗集团和博亚集团的两个合作方案,每天都过着忙碌的生活。

知道这段视频的存在,是在一个非常偶然的情况下。

这一天,她正好到到明朗集团,准备找寻这一次合作项目的负责任,讨论一些细节方面的事情。

因为顾念兮才刚刚到这个城市,所以出行什么的,还是靠着公共汽车。因为已经过了上班高峰段,所以这公交车上并没有那么多人。

当公共汽车上的电视机开始播送关于那段视频的娱乐节目的时候,顾念兮正好抬头看向电视机。一开始,她还没有觉得这画面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因为是监控摄像机拍摄的,所以画面并不是多么清晰,也根本看不清站在里面的人的相貌。

但当听到画面中的某一女子突然朝着另一个泼了咖啡的时候,顾念兮才真正意识到了什么。再看纷纷赶过来的那些人群,还有之后的主持人说的那一段话之后,顾念兮开始意识到了什么。

该死的,这段视频到底是什么人给放上去的呢?

按照这名娱乐主持人的说法,也就是现在很多网友都开始对自己进行人肉搜索了?

这可不好!

若是被搜索出来,那因为自己而受到波及的人,一定是爸爸还有谈逸泽!

这两个,都是她顾念兮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她是怎么也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受到伤害的!

她,一定要在所有网友搜索到关于她的信息之前,先解决这件事情!

于是,没有等到公交车停下,顾念兮便打电话通知了今天约好要见面的那位合作人,告诉他自己现在突然有点急事,不能赶过去了!

之后,顾念兮便急匆匆的搭着公交车,回到家。

一进门,顾念兮顾不得褪去身上的外套,也顾不得打开家里的电暖设备,便抱着谈逸泽的电脑开始搜索着什么。

等到谈逸泽回家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

顾念兮坐在沙发上,抱着他的电脑,眉头紧锁。

因为已经黄昏的关系,大厅内的光线也变得黯淡了许多。

寻常这个时间点,顾念兮已经将家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因为她最不喜欢整个屋子黑灯瞎火的样子。然而今天的她,好像什么都没有察觉到,一直守着他的电脑。

连他谈逸泽进门,都没有察觉到。

“小东西,在做什么呢?连我回来了,都不知道迎接一下?”

虽然嘴里是怨念,但谈逸泽的眼眸里却依旧满是疼爱。不管他的小东西做什么事情,他都是支持的。

来到沙发边上,谈逸泽褪去了自己的外套之后,便将沙发上的女人揽进自己怀中了。

而原本正聚精会神看着电脑的顾念兮,在谈逸泽突如其来的拥抱之时,变得有些慌乱:“你回来了,老公?”

她依旧是笑,但眼眸里却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惊慌。

她以为她可以掩饰的很好,却不知刚刚那抹惊慌在出现之际,已经被男人给捕捉到了。

“在做什么事情呢,精神这么集中?”男人笑了笑,不打算揭穿她。

但黑眸,还是不自觉的朝着电脑频幕看过去。

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让他的小东西如此失神,以至于连他谈逸泽的存在感都变得这么透明,这让谈逸泽有些吃味。

“没什么。你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我连饭都还没有做!”顾念兮一瞅见谈逸泽的视线落在电脑频幕上,连忙将电脑的频幕给合上。

“今天没什么有点事情,所以就早一点回来了。”谈逸泽见顾念兮如此强硬的将电脑频幕给放下,便也没有说什么。只不过,那一双黑色的眸子里,却是一闪而过的阴冷。

“那你先坐一坐,我去炒点菜,今晚我们喝粥好不?”顾念兮将谈逸泽没有多追究些什么,直接将电脑抱回到房里。

“好,你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那我这就去弄了。”顾念兮得到谈逸泽的回应之后,便进了了厨房。

开始煮粥之后,顾念兮便掏出了手机,现在的手机其实也挺方便的,能播放视频。刚刚顾念兮就那些有着那段视频的网址全部都存到了手机里。

现在,一打开,便可以继续浏览。

观摩了这段视频好几遍之后,顾念兮发现,这段视频停下的时间点极为微妙。虽然每个网站都有些剪切过的痕迹,但停顿的时间点都在她指出霍思雨肚子里其实没有孩子的地方停住了。

这也就是说,这段视频其实是霍思雨传上去的?

而那个所谓的“爆尿者”,恐怕就是霍思雨本人吧?

顾念兮还真的没有想到,霍思雨竟然还玩这一招!竟然将上一次在咖啡厅里的那些画面,上传到网络上。

难道,霍思雨真的以为,这样就可以对付她顾念兮了吗?

既然,她这么有兴致的想要将她顾念兮的名声搞臭,甚至还威胁到自己的父亲和谈逸泽,那她顾念兮也无需要再顾及之前的一切,放手和她霍思雨好好的玩玩,是不是?

想了想,顾念兮按了苏悠悠的手机,给她拨了过去。

现在情况紧急,她已经没有什么时间可以思考了。她必须在那些“热心”网友人肉搜索到自己的信息之前,先引爆某个关键的东西。这样,所有人的注意力,恐怕就都不在她顾念兮到底是何方神圣上面了吧?

“喂,悠悠?”

“喂,兮丫头,什么事情?”电话里的苏悠悠,情绪似乎有些不对劲。但具体是什么,顾念兮一时间说不上来。总感觉,此刻的苏悠悠像是被什么东西困住了一样。

可苏悠悠说过,她就是能大闹天宫的孙悟空。这个世间能降服得了她的人,还没有出世。

那这样莫名奇妙的感觉,恐怕是自己的错觉吧?

再者,为了免得谈逸泽和爸爸受到波及,此刻的顾念兮根本没有什么心思多想。挥去自己脑子里那些奇奇怪怪的念头之后,顾念兮便道:“悠悠,上一次你不是说过,霍思雨让你帮她做假证明,说她怀上的事情,被你办公室的监控摄像头也录了下来吗?”

天冷,码字的伤不起。

月底了,亲们要是手里头还有剩下的票子,就投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