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八十二章 弟媳妇,请喊我大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二章 弟媳妇,请喊我大嫂

谈逸泽打断了顾念兮的话,也成功的将她的视线,吸引到自己的身上。

谈逸泽的声音,比平时的沙哑了很多。阳光从车窗外淡淡的撒在他的侧脸上。

光和影的结合下,男人的轮廓竟比斧子雕刻出来的,还要深邃上几分。

他的话,只有六个字。

但却让顾念兮,一瞬间模糊了视线。

一直以为,谈逸泽心高气傲,要他主动开口承认错误,那简直比登天还要难上几分。可顾念兮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向她道歉了……

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因为他的话,而漏掉了一拍。

那一刻,她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迟疑。

那一刻,她甚至连移开自己的视线,都觉得有些吃力……

于是,在谈逸泽的眼中,某个女人的眼眶渐渐的红了。小巧的鼻尖,也粉粉的。看起来,就像是一只惹人怜爱的兔子。

那一刻,他只能手足无措的将眼眶带泪的女子,拥进他的怀中。

“小东西,你别哭啊!我说过,你一哭我全部都乱了!”紧紧的将她按在他胸口的位置,他的嗓音嘶哑的不像是他。

听着他用柔软的嗓音,诉说着他的心情,她的眼泪,却是掉得更凶。

说她不想他,那只是自欺欺人。

其实顾念兮也不知道,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每天晚上,她喜欢钻在他的怀中睡着,喜欢将自己的小手放在他的脖子上,喜欢闻着他身上的味道……

这样的感觉,顾念兮曾经有过。她当然不会傻到,连这情绪意味着什么都不明白。

可谈逸泽这如同天神一般存在的男子,和她的婚姻,给她的疼爱,让她感觉就像是偷来的。

这样的人,真的适合和她长长久久么?

顾念兮不知道,她只是低着头,肆意的将自己的泪水蹭在那个男人的身上。

“我的小东西,求你别哭了好么?我真的知道错了,你要我做什么都行,陪你逛街也可以,你就别哭了好不好?”他的声音,压得很低很低。在别人的耳里,听起来多出了一股子刻意讨好的味道。

若是这样的声音被他谈逸泽的属下听到的话,绝对不会相信这样的声音是从这个男人的嘴里发出来的。毕竟谈逸泽向来高人一等,从来不需要刻意的讨好别人,便能理所当然的享受着别人的仰望。从来,还没有什么人需要这个男人放低姿态,去讨好的。而顾念兮,便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遇到顾念兮之前,谈逸泽一直以为,二炮才是这个世界上威力最大的武器。

但遇到顾念兮之后,谈逸泽发现,原来小东西的泪水,对付起他来,竟然比任何武器还要厉害。她的眼泪一掉,他便心乱如麻,不知如何是好。

“谈逸泽,你凭什么吼我?连我爸爸都没有吼过我,你凭什么吼我……”说到这一点,顾念兮垂泣的声音也越来越大。

因为,她想家了!

真的,好想好想……

以前,就算她再怎么惹怒她的爸爸,他从来就没有这么吼过她。就算当初因为谈逸南的事情,和父亲闹得有点僵,也没有过。

“你这个坏人,你这个老痞子!”

越想越是生气,顾念兮干脆抡起的拳头,歇斯底里的朝着谈逸泽砸去。

毕竟,她从小到大还真的没有受到过这样的待遇。

“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不可以,小东西。我说什么,都不会放开你的。我可以什么都答应你,只要你不要哭,不要离开我!”说这一番话的时候,男人落在她的腰身上的手,加大了力道。意图,将她揉进他的骨子里。

一想到她的话,说她要回家的话,谈逸泽感觉自己的心就像是被她凿开了一个大口子。他仓惶的将她抱紧,惶恐不安的吻住了她。

因为,他真的难以想象,重新回到没有她的日子,他该怎么办才好。

这一天,谈逸泽便这么抱着怀中的人儿,任由她的泪水尽情的落在自己的胸口处。但他发誓,今后绝对不会再让他的小东西,掉一滴眼泪……

这一天,顾念兮意识到,自己的心正朝着某个不知名的旋窝里陷进去。她很想阻止,却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而这一日之后,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似乎也发生了改变……

终于,到了周末。

这是个万物复苏的季节,同时也是万物最为蓬勃的时刻。

今早起床的时候,顾念兮便发现了谈少的异样。

往日一到周末,没有任务要出发的他,也会赖赖床,但今天,谈少一大早就起来了。

厨房里,不时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噼里啪啦的声响。

顾念兮支起头来,看着发出声响的地方皱了皱眉头。

索性,套上毛衣之后,女人便来到了厨房。看看大清早的,这个男人到底在做些什么。

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的吓了顾念兮一跳。

谈少,竟然穿着她的围裙,站在灶台前挥舞着小铲子。

“你……在做什么?”

灶台前的男子,听到了她的声音,转身过来。

晨光中的他,脸部线条柔和了几分。

“炒个鸡蛋还有两根火腿,给你当小菜!”他盯着她看,浓密的睫毛下方,他的眼眸深黑而专注。有暖意,自他的眸底升起,一点一点的向外扩散,一点一点朝着她笼罩过来,企图将她给吞噬。

“嗯?”看着手拿锅铲的谈逸泽,顾念兮似乎有些惊讶。她看过他下厨,其实也就只有那么一两次。但还从来没有看到,他这么大张旗鼓的穿上围裙。

特别是围裙上的那只兔子,和谈逸泽真的有些格格不入。

许是被顾念兮盯得太久,有些不好意思了。

谈逸泽放下了锅铲,大步朝着女人走过来,轻推着她的肩膀。

“先去刷牙和洗脸,粥我已经弄好了,很快,就可以开饭了!”看着顾念兮,他的唇角是恰到好处的弧度,正好显示出他的疼爱。

“那……好吧。”虽然有些摸不着头脑,谈少这么大清早扰人清梦的到底是想要做什么,但顾念兮还是转身去了洗手间。

而看着女人离去的背影,谈逸泽的眉心却还是有些微微的折痕。其实,谈逸泽看得出,一直到现在顾念兮的气还没有真正的消下去。这几天,她虽然依旧安静的和他生活,给他做饭,洗衣服,也会偶尔和他说说话,但再也没有像是无尾熊一样的,黏在他的怀中。更不会像之前那样,会和他耍无赖。

这样的改变,让谈逸泽的心,变得空空落落的。

于是,男人才在今天难得的休假,打算给女人制造一些惊喜。当然,这些也是从周子墨那边问来的。

据说,周太太偶尔也会生生气,但只要他哄哄就很快好了。

只是谈逸泽不知道这么一句话: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

而他更不清楚的是,墨老三早在两个月之前就被周太太收拾的服服帖帖的。他所说的话,无非都是瞎吹出来的。特别是他那一句:女人都是不能宠的,要不然就要爬到你的头上去了!

等到谈逸泽见到周子墨把周太太当成菩萨似的供着的时候才发现,原来他该死的被这个老三狠狠的耍了一通。那个时候,周子墨被谈逸泽扛着枪杆子追着乱跑。

谁让他什么事情不好做,害的他和小东西的关系变得如此僵?

“弄好了,快过来吃吧!”

等到顾念兮收拾好走出来的时候,男人已经将所有的东西都端上了桌。

此刻,他身上那件和他极为不和谐的围裙,已经被褪了下来。

也是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的眼眸,变得有些呆滞。

因为,今日的谈逸泽,真的帅的有些不真实……

深蓝色的修身西服,搭配白色的衬衣。让他的整个人,恍然一新。干净的短发,完美的侧面看轮廓,晨光中的他,仿佛被赋予了某种神秘的高贵。

不像是谈逸南那种刻意拿钱整出来的富家公子哥表现出来的魅力,而是一种清新脱俗的舒服感。

这样的谈逸泽,让顾念兮看的有些移不开双眼。

原来,他今天穿的如此隆重,怪不得刚刚做饭的时候,还要穿上她的兔子围裙!

“你今天要去什么地方?”顾念兮坐下,看着谈逸泽为她煎好的鸡蛋,嘴里却有忍不住的酸意。

而这样的酸意,也让男人的唇角再度弯起。

还好,他的小东西并不是完全将他划进老死不相往来的人群里。

看着她懊恼的扒着饭的样子,他嘴角上亦是掩饰不住的疼惜,轻启了薄唇道:“陪你!”

“嗯?”她有些不容置信的看着男人,然后又看了他这身装扮。

一双漂亮的眸子,仿佛在问他:陪我,需要穿的这么骚包?

“我说过的,只要你不哭,只要你不要离开我,我什么都答应。上一次,你不是说过,今天要去大卖场那边逛逛么?今天,我正好有时间,可以陪你过去!”

谈逸泽的声音很轻,如同夏季拂过稻田的微风,让人身心愉悦。语调也很轻快,像是他所谈论的事情,和他谈逸泽一点都没有关系。

然而,就是谈逸泽如此简单的一席话,却让顾念兮一时间有些错愕。

这,还是她的丈夫谈逸泽么?

她可没有忘记,前几天当她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某个邪恶的男人竟然朝着她顾念兮歇斯底里来着。

可今天,谈逸泽竟然主动提出来要陪自己去逛街?

难道,这天要下红雨不成?

“谈逸泽,你确定这是你想要的么?”小手放下汤勺,在餐桌的边沿上,紧紧的缩成了一团。

顾念兮一直以为,自己将情绪掩藏的很好,却不知道,她那泛白的手指关节,已经将这一切泄露殆尽。

看着她蜷缩成一团的小手,看着她充满防备也充满怀疑的眸子,谈逸泽感觉有什么东西再度狠狠的刺着自己的内心。

其实,经过上一次的吵架之后,顾念兮虽然还是一如既往和他打招呼,和他说话,但却也不再像以前一样,一见到他进门就将小手放到他的颈窝里,更不会像之前一样,一口一句“老公”……

这一切,谈逸泽其实都看在眼里。

心,莫名的揪疼。

他说过,他的小东西就不该任人揉扁掐圆,他希望她能自由自在的生活,露出自己的天性。

然而现在,却是他谈逸泽亲手再度将她困了起来,让她变得如同小鹿一般的莽撞无助。

虽然现在她坐在他的面前,但谈逸泽总感觉她离他越来越远,远到下一秒可能就在千里之外。

这样的感觉,让他不喜欢的同时,也让他心慌。

于是,他突然推开了椅子,蹲在她的面前,将她的小身子搂进自己的怀中,更将自己的脑袋埋到了小东西的肚子那一块。

“谈逸泽……”顾念兮从来没有想到过,这位身居高位,永远高高在上,站在她顾念兮所触及不到的那个角落的男子,竟然会作出如此孩子气的举动。

看着埋在自己怀中的他的脑袋,顾念兮感觉自己心中某一处再度建筑起来的心墙,好像又再一点一点的坍塌……

“小东西,不要再对我使用冷暴力了,好不好?”男人靠在她的怀中,嘴角上还有一抹浅显易懂的苦涩。他的嗓音,也透着不易察觉的颤抖。

但顾念兮,却清楚的感觉到了。

因为,他就靠在她的怀中。

他的任何一点风吹草动,都能引起她的注意。

“我哪有对你使用冷暴力?”

“你有,你最近每天都用这一招!你不理我,也不将手放在我的脖子里取暖了。而且,也不喊我‘老公’了。”

顾念兮看着怀中男人不时蹭着她的小肚子,还用哑哑的嗓音,有些孩子气,又有些不满的诉说着他的不安。

因为最近有任务,时常在大太阳底下活动的缘故,谈逸泽的皮肤又变得有些黑了。而顾念兮也记不清了,这阵子她有多久没有这样近距离的看着这个男人了。也是在这一刻,顾念兮才注意到,男人的眼眶下,其实也出现了一抹青紫。

他的下巴,也明显的尖了很多。

这一刻,她也终于意识到,原来这段时间,过得不好的不只她顾念兮一人。

原来,他也和她一样,在不安,在难过着……

“我以为,你嫌我烦了,所以我才……”看着怀中的他,她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哑。

“小东西,不管什么时候你作出什么事情,我都不会嫌你烦。求你小东西,不要不理我了好不好?这样的感觉,真的很不好。好像……好像由回到了以前,还没有遇见你的时候一样。一个人总是冷冷的,我……”

听着他用沙哑的嗓音,努力的用着他所不擅长的言语,表达他的感情。那一刻,顾念兮感觉一股酸涩无端的涌上心头。

眼泪,毫无预兆的掉落。

滴落在谈逸泽的脸颊上,溅在他的心里。

“小东西,你别哭。你一哭,我的世界就乱了!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是不是我又让你伤心了?要真是这样,我马上离开。只求你,别哭……”他慌乱的帮她抹掉脸上的泪水。可谈逸泽发现,顾念兮的泪水就像是决了堤一样,不管他怎么抹都抹不完。

他的言语,卑微到了极致。

或许,在他谈逸泽的世界里,从来都没有需要卑贱到如此的地步。但他的小东西,却让他心甘情愿的沦陷,心甘情愿的沦陷……

就算把他的小东西宠成活祖宗,又怎么样?让她在骑在他的头顶上,让她在他的世界里尽情的撒欢撒野,这或许才是他谈逸泽最想要看到的。就算之后,被周子墨看到,会被他取笑又怎么样?

可尽管他已经放低了姿态,到了卑贱的地步,他的小东西还是泪水直流。

最终,谈逸泽只能起了身,无奈的退出了她的怀抱,然后一步步朝着远离她的方向走去。

他谈逸泽还真的从来没有想到过,有一天自己竟然会为了一个女人为卑微到这样的地步……

她的泪水虽然没有声音,但却是对付他最好的武器。让他,轻易的缴械投降。

会不会,这就是人们常说的爱情?

他没有过爱情,所以也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滋味。

他只知道,他不舍得他的小东西难过。

既然自己只会惹小东西难过,倒不如远远的躲开。没有什么能让他的小东西开心的生活更重要!

想着,谈逸泽的步伐也加快了许多。

但就在谈逸泽即将离开这个房间的时候,他的腰身上突然被圈上了一个软乎乎的东西。当他低头看到腰身上的那一圈白的时候,那双黑眸明显愣了一下。

“小东西?”

“老公,别走!”

她带着梗咽的嗓音,让他的心有些彷徨。

但更多的,是欣喜。

因为他听到了,那个久违的称呼“老公”。

她,原谅他了……

这一天,好不容易哄的小东西心门开放的谈少,自然要先好好的喂饱自己。好几天了,因为小东西老是不理会自己,他都不敢直接来。今天好不容易小东西又来到他怀中了,他当然要好好的吃一顿饱的。

而顾念兮也从这一次学会了,男人是不能饿太久的。特别像是谈少这样的洪水猛兽,一旦饿太久了被放出来,就像是怪兽一样。

当然,因为谈少急切需要解决内部问题的缘故,这天的逛商场自然是取消了,延期到第二天。

“老公,你也该停止了!”

“还不够,再来一场大战吧!”

“……”从早上进行到都快黄昏了,顾念兮听这话都听了好几遍了。所以,她没有回应谈少的话,不然会被定以各种罪名,这是之前几次的前车之鉴。

“你不说就当你同意了!”

顾念兮白了已经来到了自己身边的男人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我答应了?

只见开始做某种运动的男子邪恶一笑:A眼B眼和……C眼!

这夜,谈家小公寓又是一片火辣……

第二天,吃饱喝足的谈少容光焕发。眼圈之下的那抹浓黑,自然消失无踪。嘴角上,还挂着足以迷死人的笑容。

所以,当谈少搂着因为经受了他一整天折磨而眼圈变得有些浮肿的女人出现在大卖场的时候,自然成为了所有人的关注的焦点。

也对,一身制服的谈某人一直都是个发光体。更不用说像今天这样,经过精心的打扮的他了。

看着大卖场里面,那几个不时朝着男人瞟过来的视线。顾念兮的心里,隐隐有些吃味。

按照别人说的,谈逸泽的这个年纪,早已跌破发行价了。他倒好,竟然还能招蜂引蝶?

“小东西,你在骂我!”

顾念兮一直觉得自己自己掩藏的很好。但身侧的男人,一如既往的还是猜测出她的心思。

“没有!”

“没有为什么你总是掐着我的腰?”

被男人一提醒,顾念兮赶紧看自己的手。

没有!

她的手不是一直都被他牵着么?

另一只,也很安分的拿着包包。

那她,什么时候掐了他?

顾念兮不解的抬头之时,却看到男人的嘴角上带着恶作剧的窃喜。

“老男人,你又骗我?”顾念兮怒瞪着男人,要不是打不过他,她早就和谈逸泽翻脸了。

“小东西,别生气,会长皱纹的。”他的笑容,如沐春风。

让过往不少的女人,都不自觉的看向他。

“老东西,跟我走!”为了不让谈少引起的交通堵塞,顾念兮只能大无畏的献身,将这一脸狐狸笑的老男人带走。

而谈少在听到女人对他的这个称呼的时候,原本脸色有些僵住的。

但仔细一想,“老东西”对“小东西”不是正好?

于是,谈少的脸上又有了笑容。

逛了一整圈的商场,顾念兮终于在某个卖香水的店铺前停下了脚步。

看着玻璃橱窗里,那晶莹剔透的香水,顾念兮有些痴迷。

上面有个牌子,里面写着香奈尔5号。

这款香水,顾念兮听苏悠悠提起过。据说,味道很好。

其实,她顾念兮并没有想要买香水的习惯。但有时候,女人喜欢上东西是没有理由的。

有时候是因为东西的造型可爱了点,有时候是因为香气,更有时候是因为外型好看。

顾念兮看中的这一瓶,是晚宴包包的形状。这外型,真的好可爱。

可一看价格,顾念兮蔫了。

好贵,一瓶差不多一百毫升的香水,竟然要一千多块。

“喜欢,就买下吧!”谈逸泽的声音,在身侧响起。

“太贵了,不要!”听着她懊恼的语调,身侧的男子勾了唇。

突然间,他拦着她的腰,大步朝着店里走去。

“这个,给我包起来!”谈逸泽指的,便是刚刚顾念兮看的那一款香水。

“老公,这东西很贵。我不要!”

“笨蛋,东西虽然贵了点,但你喜欢就好。当然的,我虽然不是什么富二代,我们的钱也不是那么的充裕。买下了这一瓶之后,这个月我们只能省吃俭用点了!”

他将她搂在怀中,不让她去阻止付款。

“我谈逸泽这一辈子只想为祖国效力,工资什么的可能也不是很高。和我生活,只能像是这样的节俭。买点贵点的东西之后,我们可能需要过一两个月的穷日子。小东西,你愿意和这样的我生活一辈子么?”

从店员的手上接过已经付过款的香水,谈逸泽将它放到了她的手上。突然间,他便和她说了这样一番话。

他的笑,很淡,却让她暖暖的。

他的眼眸,很真诚。像是,这个问题真的打从他的心底问出来的。

之前的结婚,虽然表面上看上去你情我愿的。但实际上,顾念兮是被架到民政局的。他欠她的,还有一个求婚。

而现在,他正像是在进行这一环节。

“我愿意。”

他的声音和他的笑容,莫名的让她迷恋。

和这样的谈逸泽生活在一起,或许也是最为幸福的。

这一幕,其实挺温馨的。

如果没有谈逸泽后面的这一句话的话,这一切会更完美。

“就算你不愿意想离开,也没门!”他谈逸泽才不相信什么看着喜欢的人幸福自己就幸福的鬼话。

既然他谈逸泽喜欢,他就会抢过来。不是他的,抢过来也就是他的了。

就像,当初将顾念兮架到民政局登记结婚一样!

顾念兮白了这个男人一眼,对于他的破坏气氛的行为表示强烈的谴责。

但今天她心情好,才不跟这老东西一般计较。

逛了半天之后,谈逸泽看出顾念兮有些累了,便将她带到商场顶层的咖啡厅。

点了两杯饮料之后,男人去了洗手间。

而顾念兮,则满心欢喜的开始拆开刚刚谈逸泽送给自己的香水。

其实,长这么大了,收到礼物也不是第一次。但不知道为什么,谈逸泽送的东西,却让顾念兮如此的期待。

看着手上那个玻璃制成的瓶子,顾念兮又是小心翼翼的将它放好。

只不过,人生不如意的事情十有八九。

当心情欢快的顾念兮,将谈逸泽送给自己的香水放好,准备收起来之际,她听到身后传来了某个声音。

“哟,我说这是谁呢!原来,是念兮啊!”

不用回头看,顾念兮也认出了,这便是霍思雨的声音。

“原来是弟媳妇!”看到霍思雨穿着宽松的毛衣出现在这大型商场的时候,顾念兮也只是冷冷一笑。

相比较之前的几次和霍思雨的见面,顾念兮一次比一次的表情更自然,也更让霍思雨气的牙痒痒。

“弟媳妇,别说大嫂没有教会你。在家里你直接喊我名字没有关系,但在这外面,你这么喊的话,恐怕会被人背地里说你没大没小的!”顾念兮说这话的时候,缓缓的拨了自己那一头乌黑如同瀑布一般的发丝。

当然的,顾念兮也承认,自己这一小动作确实有着侮辱霍思雨的嫌疑。侮辱她,明明没怀上,却偏偏要假装着怀上了。现在倒好,连一头她以前最在意的长发也不得不剪短。

“你……”霍思雨知道,顾念兮一定是故意的。自从知道她假怀上之后,顾念兮又嚣张了几分。

每一次,都挑着她的软肋下手,让她生气又不能直接反驳。

“我怎么了?我又没有说错什么。弟媳妇,你要是没事的话,就不应该到这人多的地方来。你瞧着人来人往的,要是不小心伤到你肚子里的宝宝,可就不好了!”顾念兮的嘴角,是明显而嚣张的挑衅的。

是的,她所说的所做的,都是故意的。特别是在刚刚这一番话的时候,她刻意加重了“宝宝”二字。提醒霍思雨,某个事实。

谁让霍思雨每一次总在她心情不错的时候出现,搅坏她的心情?

“你……”接连被顾念兮耍了两次之后,霍思雨的一张脸都黑了。

而很快的,霍思雨注意到刚刚顾念兮放在茶几上的那个小袋子。

霍思雨从很久之前就非常喜欢名牌的东西了,所以在傍上谈逸南之后,就经常缠着这个男人给自己买那些东西。

香奈尔香水,自然是少不了的。

所以,当霍思雨看到顾念兮桌子上摆放着的那个袋子的时候,就知道里面放着是什么东西了。

那一刻,女人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冷意。

顾念兮,我会让你知道,奚落我霍思雨的下场是怎样的!

“我说念兮,我们已经好几天没有见面了,用得着这样么?”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又记起顾念兮离开谈家大宅这段时间,谈逸南的的神情。

几乎每一天吃饭的时候,谈逸南的视线都落在顾念兮之前坐的那个位置上。

每一次,看到空空如也的位置的时候,男人的眼眸里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想到这,霍思雨又觉得莫名的羞耻。

她不求别的,最起码谈逸南你别在长辈的面前表现的那么明显好不好?

可这个男人却像是和她作对一样,每一次都没有听到她的警告,总是盯着顾念兮的位置黯然神伤。

再者,还有舒落心。

前段时间,那个老女人已经非常明显的表现出了,她想要讨好顾念兮了。而顾念兮不在的这段时间,更甚。几乎每一天张口闭口的都是顾念兮。

有时候,还买了一大堆的排骨,说是要熬什么汤汤水水的。之后,她便装在一个保温瓶里,带着离开了。说是顾念兮和谈逸泽每天都要工作,肯定没有什么时间做这样的东西,要给他们送过去。

可有谁看不出,舒落心这都是拼了命的想要讨好顾念兮,想要让顾念兮回到谈逸南的身边。不然,为什么舒落心每一次送汤的地点,都是在顾念兮工作的博亚大厦,而不是直接到她和谈逸泽的公寓?

接连的打击,已经快让霍思雨崩溃了。没想到,今天遇到顾念兮之时,她霍思雨还要受她的气!

想到这,霍思雨握着范思哲的手包的手,便加大了几分力道。

片刻之后,她的嘴角上又勾起了笑。不过一看便知道,这个女人的笑并不是出自于她的真心。不然,为什么这样的笑意并没有延伸到她的眸子底部?

“念兮,既然好不容易遇到,我们就一起喝喝咖啡吧?”

说这话的时候,霍思雨还煞有介事的对着顾念兮笑着。

而顾念兮自然不会傻到以为霍思雨真的想要和自己喝喝咖啡叙叙旧。在她落座于她对桌的时候,顾念兮便开始充满了防备。聚精会神的等待,霍思雨即将使出的招数。

只是,顾念兮千防万防,但也没有想到,霍思雨会将主意打到谈逸泽送给她的香水上。

当霍思雨坐在原本谈逸泽的位置上之后,她便将她的名牌包包放在顾念兮的那些东西的那一端。在服务员为她送上茶点的时候,霍思雨突然假装慌忙的往包包上一扫。

一时间,原本顾念兮放在里端的东西,便全部被她挤到地上了。

那玻璃器皿在接触到地面的时候,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一瞬间,浓郁的香气从那个角落飘来。

而顾念兮也终于意识到,刚刚霍思雨原本嚣张跋扈为什么在前一刻竟然又好了起来。

原来,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将主意打到她的香水上了……

只是,即便明知道这一点,顾念兮还没有立即质问霍思雨。

因为,她所有注意力,全都放在谈逸泽送给她的那瓶香水上。

顾不得其他,顾念兮第一时间冲到了那个袋子的边上。当她提起来,看到里面的液体已经撒了一地的时候,心里有个东西突然在一点一点的下沉!

这是,谈逸泽第一次送给她的东西!

谈逸泽说过,为了给她买这个东西,他愿意一个月都不吃肉,不花钱。

虽然知道,谈逸泽说的话夸张了点。但顾念兮知道,他的那份心意。

向来花钱不会大手大脚的谈逸泽,今天竟然给她买了这么贵的东西,她真的很感动,也非常珍惜他送的这一份礼物。

刚刚将那瓶香水拿出来的时候,顾念兮本想着往自己的身上喷一点的,但还是舍不得。因为,这是谈逸泽送的……

可现在,这瓶香水,竟然被霍思雨摔在了地上。

谈逸泽第一次送给她的东西,就这么没了?

“顾念兮,对不起。一时间手滑了点!”闻见那股子熟悉的香味的时候,霍思雨的嘴角上勾起一抹笑意,带着报复后的喜悦。

看看吧,顾念兮!

这,便是你偏要和我作对的报应!

“你是故意的!”就在霍思雨说着这番话,淡笑着看着蹲在地上的顾念兮的时候,女人突然开了口说了这么一番话。

“念兮,有必要么?我就那么十恶不赦么?你也看到了,刚刚我只不过是手滑了一下!”霍思雨真的是天生的演技派。瞧,她脸上的表情多么无辜。

可顾念兮却还是感觉到了,这抹无辜笑容背后的得意。

特别是,当触及到桌子上,霍思雨的包包还完好的放着的时候,她便更加确定了这一定是霍思雨故意的。

不然,为什么她顾念兮的所有的东西都掉在了桌子底下,只有她霍思雨的东西完好的放在这?

想也没有多想,顾念兮立马抄着刚刚服务员送上来的咖啡,狠狠的往霍思雨的脸上泼去!

该死的,叫她摔了谈逸泽送的东西!

该死的,叫她手贱,碰触她顾念兮的底线!

其实,当顾念兮站起来,一脸怒意的时候,霍思雨已经察觉到她可能准备做些什么。

但霍思雨真的没有想到,一向在人前都是乖乖女的顾念兮,竟然这一次当着咖啡厅里这么多人的面,将那很烫的咖啡泼到了自己的脸上!

那浓黑的液体,有些落在她那头虽然被剪短,但打理的也算还是好看的头发上,有些淋在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痛,更还有些落在她今天穿的这一身白毛衣上。

不用照镜子,霍思雨也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有多么的狼狈。

特别是脸上被顾念兮泼到咖啡的地方,真的有些疼。霍思雨还真的非常害怕,自己会因为这一次而毁了容。

“顾念兮,你也太欺人太甚了吧!”就在这个时候,他们身后传来了某个女人的声音,还有急匆匆的步伐声。

霍思雨和顾念兮双双回头的时候,便看到急匆匆赶过来的莫妍和她的未婚夫慕阳。

他们赶过来的第一时间,便来到霍思雨的身边。特别是莫妍,还急忙的掏出自己的纸巾,绑霍思雨擦拭脸上的咖啡。

而慕阳,则一脸不屑的盯着她看!

“二表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怎么任由这个女人欺负你?”听莫妍的语调,顾念兮便能察觉到,从一出现在这里的时候,莫妍就认定是是她顾念兮欺负了霍思雨!

“没事的。我忍一忍,就过去了!”霍思雨依旧操着影后的本能,见人就演。此刻,她梨花带泪的样子,还真的有点像是受气的小媳妇。

这是一个深水炸弹。这一次要炸到小三体无完肤,嗷嗷嗷嗷啊。

二爷明天估计能出现。

不过亲们,你们是觉得二爷出现在这里就好,还是另开一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