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八十一章 小东西,我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一章 小东西,我错了!

看着假寐的谈逸泽,顾念兮突然自嘲的笑了笑。还以为,这个男人会守在外面一晚上,等着她。现在看来,那些只不过是自己的一厢情愿。

这个男人,连想要见到自己都不希望,明知道自己已经走出了房门,却还是假寐着。这不也表明,其实他谈逸泽并不像她顾念兮这么的想见到他的想见到自己!

原来,始终是她顾念兮将自己看的太重了!

看着沙发上的男子,转身女人去了厨房。

从昨晚开始,他们都没有吃饭。

一直到现在,顾念兮都不曾觉得肚子饿。

可她不觉得饿,不代表那个男人不饿。他那么的高大,每天还要为国家效力,体力自然是不能不跟的上的。

这是,顾念兮在做烤面包的时候,不断对自己说的。

当面包机里传来阵阵香气,然后松软的面包从里面弹出来的时候,顾念兮开始为那些面包摸上谈逸泽最喜欢的橙子果酱。

还记得,谈逸泽虽然不喜欢吃烤面包,说这不是z国人的食物,但却非常喜欢这些她顾念兮亲手做的果酱。每一次,只要松松软软的面包摸上一点这样的果酱,他都能吃上好几片。

昨晚烤面包之后,顾念兮又简单的收拾完了灶台,便离开了。

而男人也在公寓大门传来声响的时候,悠然的睁开了双眸。

就像顾念兮之前猜测的那样,男人的黑眸清澈的没有半点杂质,这样的他哪里有一点和睡着的人沾边了?

他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然后朝着发出阵阵香气的地方走去。

昨晚上没有吃饭到现在,他真的有点饿了。

只是在看到桌子上摆放着的六片涂着橙子果酱的面包之时,男人垂放在腿一侧的手,紧握成拳。

他的骨架大,消耗的东西自然也多。

所以昨晚上没有吃饭,他到半夜自然有些受不了。

于是,他就在厨房里找到了这袋子面包拿来充饥。吃到差不多的时候,他才将面包放好。如果谈逸泽没有记错的话,那昨天晚上他吃剩下的就只有六片面包。

而他和顾念兮的卧室,他自然也再熟悉不过。里面根本就没有放什么可以吃的东西。

这也就是说,他的小东西接连两顿饭都没有吃,就去上班了?而她,明明还在生他的气,却还是为他准备了早餐?

这上面涂着他最爱吃的果酱,不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一刻,谈逸泽发现,自己心中最深处的防线,似乎在顷刻间倒塌了下来。

他连忙拽起自己的外套,连衣服都来不及换一身,便急匆匆的赶了出去。

当车子如同离弦之箭一般实力原地的时候,谈逸泽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小东西,我错了!

谁说的,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遇到一个能陪着自己耍痞子的人。可苏悠悠最不幸的事情,也就是遇到了这个陪她耍了一晚上流氓的人!

这一天,苏悠悠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

梦里面,自己和一个年轻的帅哥嬉闹了一晚上。因为是梦,所以苏悠悠也听之任之。

所以,当那个男人抱着她的时候,她也觉得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不就是一个梦么?

梦醒了,什么都没有了!

而既然梦里面,竟然有长的如此极致的帅哥,她当然要好好的享受一番。

所以,苏悠悠在那个梦境里,体会了很多自己从未有过的感觉,痛苦和快乐并存着。

而且恍惚间,苏悠悠还记得,自己秉着:炮声响,战鼓擂,我是痞子我怕谁!在那个帅哥,倒在她的身边睡觉的时候,她又疯癫的主动跑到男人的身边去。

凌二爷有一原则,那便是床上一事,只能由他掌握主动权。

可偏偏这个醉酒的女人,却偏偏三番两次的对他耍痞子,一晚上的功夫差一点将他给榨干了。

当苏悠悠再度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的时候,她发出了这样一声感叹:艾玛,这梦境也太逼真了一点吧。

竟然再度睁眼醒来,还能让她看到昨晚上的那个房间。瞅瞅,这房间的装扮,一看就是有钱人家的。欧式的雕花大门,还有光洁如镜的大理石地板。头顶上,还有电视里才能看到的水晶吊灯。

真要是这样,其实一辈子呆在梦境中也是不错的。

想着,苏悠悠翻腾了一下。手,正好落在梦境里那个男人睡觉的地方。

那里虽然早已没有了那个男人的声音,但苏悠悠还是感到有些温温的感觉。

而这一触感,让苏悠悠猛然间意识到什么。特别刚刚动弹的时候,自己身上的感觉。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以前,她苏悠悠是做过很多白日梦,但还没有一次和这一次一样,如此真实!

难道,昨晚上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一想到这个可能,本来还慵懒的靠在床褥上的苏悠悠,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坐了起来。而浑身上下的感觉,更让她的大眼里充满了慌乱。

掀开被褥,当苏悠悠发现被褥下的自己果真丝缕未着,而原本的身子上,此刻正布满了点点的红斑,苏悠悠的脑子里轰隆一声巨响。

只是,一直到这一刻,苏悠悠还抱着某些希望,希望自己依旧还是在梦中。

只是,当她狠狠的拧了一下自己的手,而那里迅速的传来痛楚的时候,苏悠悠这才确定了自己的一切并不是在做梦。

靠!

这是真实的!

到底是哪个天杀的,敢对她苏悠悠做这样的事情?

而正巧此刻,这个房间的大门被人推开了。

一身穿笔挺套裙的女子,朝着大床边走了过来。

女人看得出早已过了青涩的年纪,所以当她面对这一室的混乱战况,并没有多大的惊讶。她将折叠的整齐的衣物,放到了苏悠悠的面前。

“既然你醒了的话,就起来去淋浴间里洗漱一下,换好衣服。等一会儿,出来的时候,到我们大厅总管那边,领取你应有的报酬!”女人的脸部表情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苏悠悠却看得出,这女人打从心里瞧不起自己。

不然,为什么她连一个正面都不甩自己?

“这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对于女人的不屑,苏悠悠握紧了拳头。世界这么乱,这女人装纯给谁看?

而且,苏悠悠潜意识里也觉得,出现在这里的女人,并不是什么好货色。不然,为什么见她苏悠悠被人侵犯,也不出手阻止的?

看着她满眼讥讽,苏悠悠真的恨不得一巴掌把她拍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但为了寻找到“肇事者”,她还是忍了下来。

“这是凌二爷的家。昨晚上不是你缠着我们凌二爷,他才将你给带回来的么?你这样的货色我见多了,不就看在凌二爷的钱么?既然事情都做了,凌二爷也会给你应有的报酬!你也不用在这里自怜自唉的装给谁看!”女人再度用不屑的口吻说着。

只不过说这番话的时候,她的眼眸里却闪过一些不自在。

其实,凌宸确实带过很多的女人回家。早上的这种场面,她也没少见过。只不过,一般凌宸带回来的女人,都会被安置在客房里。从没有像这个女人这样,能如此光明正大的躺在凌宸的床上。

而且,说实在的,若是一般的女人,凌宸在第二天起床离开的时候,都会吩咐管家给她一张支票,里面的金额是所有女人一辈子都得不到的作为赔偿。

但今天的这个女人,凌宸什么也没有交代,就出去了!

至于这所谓的到管家那边领取支票,不过是这个女人自作主张。因为,其实她也想要成为凌二爷的女人。

但从她的花季等到了旱季,都没有等到那个男人的垂帘。这也是为什么这个女人,会如此厌恶此刻躺在凌二爷的床上的苏悠悠!

“你妈的给我说些什么呢?谁要你们的钱?去叫你们什么爷的给姐滚过来,我要问清楚这是怎么回事!”论说争吵,大概谁也比不上苏悠悠。

而这个女人,竟然敢在她苏悠悠的面前叫器着?

“你竟然出言对我们凌二爷不敬,小心我让保全把你给丢出去!”女人是见过不少在这床上撒泼的女人,但还真的没有见到过苏悠悠这么泼辣的。

“我呸。少给我他妈的提什么这些做什么!昨晚上他占了我便宜的时候,你怎么不说他了?”苏悠悠最大的特点就是发起火来,什么污言秽语的,都能讲的非常的利索。

当然,如此露骨的话也让这个女人一时间有些招架不住,红着脸道:“凌二爷已经出门了,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您还是直接拨打他的手机,或是在这里等他回来!”

“不必了。瞅你这样货色的狗,你们家主人也好不到哪里去!”狠狠的瞪了那个女人一眼,苏悠悠又开了口。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又让那个女人瞬间抓毛。她竟然骂她是一条狗!

女人狠狠的瞪着苏悠悠看,仿佛伺机冲上来准备给她一顿好打。

“你别想打老娘,老娘可是跆拳道黑带!要想知道老娘是不是文武双全,你尽管上来!”

这可不是唬人的。

当初中学人家报名兴趣班什么的,顾念兮报的是舞蹈,可苏悠悠觉得那扭扭捏捏的样子,实在不适合她。于是,她便报了跆拳道。

当然,她还没有黑带的级别。之所以撒谎,只不过是为了给眼前这个满鼻子乱哼哼的女人一点下马威罢了。

从被褥上拿起她刚刚送过来的衣物之后,苏悠悠神情自若的走进了淋浴间。等到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换上了凌二爷派人送来的衣服。

不得不说,凌二爷似乎非常了解这个女人的尺寸。派人送过来的衣服,也恰到好处的将这个女人那凹凸有致的身段彰显出来。而如此的大红色呢子大衣,更是将这个女人的肌肤衬托的如同凝脂一样。连女人看着,都有些移不开眼,更不用说是那些男人了。

“你要离开?”苏悠悠从淋浴间里走出来之后,便开始穿鞋子,带上钱包。另一女人见她的举动,似乎也有些吃惊,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毕竟,凌二爷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过要这个女人离开。他甚至还让人给这女人送来了衣服,足以说明,这个女人在他心目中的特别。

若不是刚刚她的妒忌心作祟的话,恐怕也不会导致这样的局面。但现在该怎么办才好?

凌二爷本来就没有说过要让她离开,要是他回来找人的话,那可怎么办才好?

“我说你,要不要留下等凌二爷回来再做决定?”见苏悠悠已经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正准备迈开脚步离开这个房间,女人连忙上前挡在了苏悠悠的面前。

“我说过不用了。你们那什么爷的,姐没兴趣!如果他玩不起的话,那……”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打开了钱包,捣鼓了好一阵子之后,女人从里面掏出了两张百元大钞,还有两张五十的。这是昨天晚上,苏悠悠到酒吧的时候带着的。一般到那里消费,她都是刷卡结账。所以,她现金很少带着。可现在,苏悠悠突然知道了现金的好处!

总共也只有三百块现金,总不能全都给了他们,自己连个打车费都没有吧。

想到这,苏悠悠从这三百块里面拿走了一张五十,其余的全部都扔在那张上面还满是昨天晚上痕迹的大床上。

“你家狗主人要是回来,就告诉他这是姐昨天晚上给他的服务费,就当姐昨天晚上X了他!”握紧了拳头,苏悠悠迈开了脚步,虽然浑身撕烂般的痛楚,折腾的她脸色苍白。但为了掩饰住自己的悲伤,她只能昂首挺胸的大步离开这里……

这便是苏悠悠,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苏悠悠!

等到凌宸手上提着个小袋子回到那个房间的时候,里面只剩下一个女人。而床上的,早已消失无踪!

“这是怎么回事?她呢!”男人的语调,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平淡了些,但那提高的音调,却让女人明白,这是凌二爷发怒的前兆。

管家听到凌二爷快要发怒的时候,也匆忙赶过来。

“那位小姐说要离开,所以……”女人低着头,不敢直视凌宸的眼眸。

“我说过让你们放她离开了么?该死的!”凌宸泄愤似的坐在了大床边上,当然也注意到了床褥上的那两张一百和一张五十!

“这是什么!”

“钱!”

“我当然知道这是钱,我是问你这钱拿来做什么的?”凌宸说起粗话来,也是一摞一摞的。

这一会儿,这位女佣倒是觉得,凌二爷和刚刚离开的那个女人,简直就是天生一对。

“这钱……是那位小姐离开的时候,让我交给你的。说是……说是当成你昨天晚上的服务费,就当她x了你!”

说完这话的时候,女人也瞅见了站在不远处那表情千年不变的管家都嘴角有些抽抽。更不用说,是此刻坐在她身后的这位爷了!

凌宸从没有想过,人称风流倜傥凌二爷的他,竟然被一个女人用了二百五给X了!

盯着白色床褥上那二百五,凌宸从来没有觉得钱竟然是这么刺眼的!

刺眼的,让他眼眶里的红血丝,全部跑了出来。

“你到底和她说了什么?”本想着,这件事情全部都嫁祸在离开的那位小姐身上,自己就无罪一身轻了。却没有想到,身侧的凌二爷突然凑了过来,问出了这么一句。

“我没说什么……”这女佣暗恋了凌二爷好多年,每天都希望能和这位夜有进一步的接触,但从没有过像是今天这样,害怕凌二爷的凑近。

因为此刻的凌宸,双目中不满了猩红。眸子里闪着的细碎眸光,犹如一把尖锐的刀子,透着凄厉的光芒。

这样的他,和地狱使者没有什么区别。能让人感觉,死亡的气息在靠近。

“你要是没有说什么的话,她绝对不会那么快离开!”即便是矢口否认,依旧不能抚平这只咆哮中的狮子的怒焰。

“管家,把这个女的给我送走!”他的嗓音中,带着骤定。

“不,凌二爷我真的没有说什么!”女人哀求着拉住了凌宸的裤腿,希望为自己求得最后一线希望,她不是没有别的更好的工作,但一直心甘情愿的守在凌宅,说到底也就是为了能让这个男人多看自己一眼。

“滚,这话我不想说第二次!”

言简意赅,俨然的命令。

这,便是凌宸。

他所认定的事情,不容任何人的改变。

虽然他和苏悠悠只在昨晚有过接触,但以他对她的了解,她绝对不像她表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坚强。再说了,昨晚他才成为她第一个男人……

想到这的时候,凌宸的视线又不自觉的落在被褥里那抹红色上面。虽然经过一段时间,这朵玫瑰早已没有了最初盛开时候的那么美,可还是无端的触及了凌宸心里最柔软的那一处。他不是没有碰过青涩的女人,但却没有什么人能像苏小妞这样,每一次都无端端的闯进他的心窝里。就像前天小六说过,苏小妞是陆子聪的女人的时候,他凌二爷表面上没有什么变化,但心里却是搁疼的慌。而昨晚上发现苏小妞还是完好无损的时候,凌宸虽然在心里暗骂着自己竟然趁人之危,但心里确实说不出的愉悦。

若不是地上这个女人的话,那小妞应该会留下来,和自己讨要说法才对。而绝对不会像是这样,甩下二百五说是她X了他,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一想到这二百五,凌宸更是气不打一处出!

该死的小女人,将他当成二百五是么?

他凌宸从出生到现在,敢这么羞辱他的人,也就苏悠悠了!

昨天晚上三番两次的对他耍了痞子不说,现在竟然还当成她X了他!

亏他早上还在看到她红肿成那样,急匆匆的跑出去给她买药膏了!

他的好心全部都喂给白眼狼了!

不过,他凌宸从来都不是吃亏的人,昨晚上苏小妞胆大包天的对他耍痞子之后,就应该料到有什么后果了。

昨晚上让她用二百五给x了,下一次见面,他凌宸绝对要嫖回来!想到这,凌宸冷冷一笑,眼中一闪而过的阴狠。

凌二爷来袭,谁与争锋?

从家里出门的时候,顾念兮开始为新一季的企划案开始蹦波。

这个季度,还有几个要和明朗集团合作的方案。

因为上一次,顾念兮签署的那份合同,让博亚集团的老总很是欣赏。于是,新一季的重任再度落在她的身上。

其实,顾念兮本不想要继续接手明朗集团的合作方案的,因为她不想让人觉得自己有私下操控的嫌疑。可这一次,上面的意思很明确,一定要她顾念兮去。

无奈之下,顾念兮一到公司,便开始踏上前往明朗集团谈合作案的路。

冷,真的很冷。

虽然现在已到初春,但清早还是很冷。再加上,顾念兮连着连顿饭都没有吃,到达明朗集团的时候,顾念兮的脸色已经变得极为苍白。

而这一幕,恰好撞见了刚刚来上班的谈逸南的眼中。

一见到顾念兮,谈逸南感觉自己的世界都亮了。连日来心情的阴郁,也在一瞬间一扫而空。

“念兮……”没有顾及周遭那些人,谈逸南大步来到女人的面前。那急切又欣喜的模样,让过往无数的女员工都为之矗足。

因为,在他们的眼中,这个谈副总经理,都是一副清冷的样子。说他装的也好,说他的性子使然也罢,总之这个男人真的很少在公司里面笑过,特别是在他结婚之后,以前连偶尔会展露的笑容,也消失匿迹了。

但今天,却因为这个女人的出现,而再度有了笑容。

这一切,很难不让人猜想到他们的关系……

但在女人开口的时候,也让刚刚乱猜测的人,有些惭愧。

面对急切上前的男子,顾念兮的红唇轻勾:“小叔,你好!”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瞬间化解了所有人的猜测,也让谈逸南的脸色瞬间僵住了不少。

他现在最讨厌的,就是这个身份!

而偏偏顾念兮却一见面,就提及。这让谈逸南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念兮,不要这么喊我,成么?”比起“小叔”,谈逸南更怀念他喊自己“谈总”的时候。

起码,那不会让他想起她现在的身份。

“不要这么喊,那该怎么喊?小叔,如今我已嫁给你的哥哥,你于情于理都应该喊我一声‘大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的直呼名讳!这,难免会让人说闲话。”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若有似无的打量起周遭的人来。

干净的小脸蛋上,一双清澈的眼眸让这个女人看起来犹如清新小百合一般。但那犀利的眼神,却让所有接触到她视线的人儿都不免得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

虽然面前的这个女人,看起来年纪并不大。但她周身的气场,却让人不寒而栗。特别是她的眼神,带着明显的警告意味。

也是这一刻,谈逸南才真正的明白,顾念兮不是一只没有爪子的猫儿。当她发起狠来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样的对手,她挥出去的爪子一定能伤人几分。但当初,因为喜欢,她在他的面前,很好的将自己的另一面掩藏着罢了。

想到过往的那些时光,谈逸南发现自己的心又再度疼的发慌。天知道,现在的他有多么怀念当初和她那一段简简单单的岁月?

“你们都站在这里做些什么?没有事情可以做了么?我们明朗集团,难道花钱养你们没事在这里围观么?”因为心里苦闷,而谈逸南不敢对顾念兮发泄自己的苦闷,只能将这一切都转嫁到他人的身上。

“要是全都没有事情可以做的话,那全部都到财务处领这个月的工资,然后滚出明朗集团!”

不得不承认跟,谈逸南的这话还是相当有效果的。

一句话,便让刚刚原本矗足观望的那些人,全都消失无踪。

下一秒,这个会客大厅里,又只剩下他和顾念兮。还有前台的接待的小姐,几名保全,还有偶尔到公司上班的员工。

“念兮,你看现在没有人会指指点点了!到我办公室去坐坐吧,这里虽然开了空调,但没有里面的暖!”

谈逸南刻意放低了姿态,和她说着。全然没有常日里,在公司给人的清冷的感觉。反而,像是极力的讨好着!

只是,面对这个清冷男人极尽卖力的讨好,顾念兮依旧只是冷笑着,保持着他们之间该有的距离:“不用了,我只是来这边办事情的,不是来这边享受的。事情一办好,我便要离开了!”

可无奈,即便女人对他如此的无情,男人还是舍不得就此放她走,因为谈逸南清楚,她顾念兮才是他谈逸南今生的最爱。错过一次,已经足以他后悔一生。这一次,他绝对不能轻易放手。不然,他谈逸南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顾念兮,更还有他谈逸南剩余的生命。

“可是念兮,你的脸色不是很好!我,只是担心你!到我的办公室去吧,天气这么冷,估计是在外面给冻坏了。你一向是最怕冷的,我又不是不知道。到我办公室,那里的温度高一点,而且也能喝点比较暖的东西!”

只是,苦苦挣扎的谈逸南却不懂,有些东西,一旦错过就永远也错过了。就像,爱情……

“你,可不可以清醒一点?从我们分开的那一刻开始,我的一切,已经和你无关。我的身体怎样了,我的身边是谁,你都没有资格管了!所以,麻烦小叔你,做好你的本分就行了!”

此刻,他们站在的位置是人来人往的明朗集团的会客大厅的正中间。正前方的位置,便是明朗大厦的大门入口。

门外,是初春时节呼啸而过的冷风。

当顾念兮说出这一番话的嘶吼,那门口的冷风正好吹过。有好些,正好卷起顾念兮垂直放在肩膀上的直发。

有几根,挡住了她那张因为一整夜无眠,而过分苍白的小脸。唯有那一双平静的大眼,折射无数动人的光芒。却也让谈逸南,只能将自己的手掌收起。手指关节,有些泛白,像是在宣泄着他的某种情绪。

以前,不管面对多么强大的对手,谈逸南都可以很好的将自己所有的情绪掩藏起来。然后,背地里努力的增强自己的实力,期待再度对峙的那一天,将自己的对手打到。就像面对谈逸泽!

他当然知道,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实力的强大,也是他成为谈氏继承人最为强大的对手。所以面对他的时候,谈逸南都很好的将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企图将来一举将谈逸泽给打压下去。

对于谈逸南来说,这个世界真的没有所谓的难事。就连常日里最难搞定的老妈,也决定支持他谈逸南要追回顾念兮的这个决定了。

但今天,面对顾念兮,谈逸南却第一次感觉,原来这个世界上,也有这么无力的事情。

不管他怎么的放下姿态,不管他怎么低三下四,他的丫头真的好像不会再回到他的身边了……

一时间,谈逸南觉得好冷。在这太阳所找不到的角落,冰冷的空气中仿佛有无数的针尖,狠狠的扎破他的皮肤,扎进他的心脏。

有好几次,谈逸南都试图想要伸手,将近在咫尺的女人拉进自己的怀中,一解自己的相思之苦。可他的浑身上下,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动弹不得!

而谈逸泽赶到明朗大厦楼下的时候,正好撞见的,就是这样一幕。

顾念兮和谈逸南站在对面,说着什么。

距离有点远的缘故,谈逸泽并不能听到他们的对白。但从谈逸南的眼神,还收那看似受挫而举棋不定的手,谈逸泽可以猜测出,他一定遭到了什么打击。

不然,那么擅长伪装好自己的情绪的谈逸南,又怎么可能轻易的将自己最为真实的情绪泄露出来?

再看顾念兮……

人群中,谈逸泽第一眼便看到了她。

她在他谈逸泽的世界,永远是个最为特殊的存在。无论走到什么地方,她总是能轻而易举的,掠夺他的眼眸。乱了他的心智。

明明,昨夜的争吵之后,他还有着浓浓的火气。可一见到她,他就忍不住想要为她打破自己所有的规则。他慢步上前,连谈逸泽自己都发现,自己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那即便是面对有生命危险的行动,都不曾害怕过一丝一毫的他,竟然在面对这一幕的时候,他谈逸泽的心止不住的慌乱起来。

但他谈逸泽,并不是因为害怕顾念兮会和这个男人离开。因为他深知,顾念兮是一个眼底容不下任何沙粒的女人。当初谈逸南和霍思雨搅和在一起的时候,也已经为他们的那段恋情画上了句号。就算如今他跪下来,祈求顾念兮,也不可能改变他们之间的结局。所以关于这一点,谈逸泽并不担心。

他真正害怕的,是有一天,若是自己做错事了,顾念兮也会像对待谈逸南那般冷情的对待自己!

“念兮……”在谈逸泽大步靠近的时候,谈逸南又开了口。他的手,又在她的眼皮底下动了动,然后再度收好。

他举棋不定的样子,让顾念兮觉得有些可笑。

但笑容,还未延伸至自己的眸子底部的时候,顾念兮感觉到自己的腰身上突然被什么东西圈住了。

紧接着,她被扯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中。

起初,她还有些僵硬。

但在问道那个怀抱中那个熟悉的味道之时,她僵硬的身子有所松懈。

“小东西!”当着谈逸南的面,当着所有人的面,谈逸泽第一次如此直接的将她圈进自己的怀中,将自己的脸埋进了顾念兮的脖颈间。在那里,他闻到了他最为喜欢的味道,他知道那是顾念兮最喜欢用的沐浴乳的气息。而这,是最能抚平他心口所有毛躁的良药。

这一幕,让谈逸南因为妒忌而愤然的同时,也让路过的那些人,忍不住将钦佩的目光落在这拥抱着的人儿的身上。

看男人身上的绿色制服,不难让人猜想到他的身份。而这,也让他们对这一位能被如此出色的男子抱在怀中的女子,多了一份崇敬。

“你怎么来了?”等谈逸泽终于蹭够了她的脖子,抬起头来的时候,顾念兮才问着。他来的有点匆忙,她看得出。虽然他的身上一直都是绿色制服,但顾念兮看得出,他并没有换下昨天的那一身。墨黑色的发丝,有些乱,似乎从起床到现在,连整理一下都没有。特别是下巴处新冒出的胡渣尖,将他的整个腮帮子整个罩着。

不过,这一切似乎完全没有让他的气质有一丝一毫的折损。比起常日里,此刻的谈逸泽似乎有所放松,大概是刚刚才蹭了她脖子的缘故。黑色眸子里的柔情,比常日里的明显了几分。此刻的他,已经不是普通的漂亮和俊美二字,所能形容得了的。

看着他,顾念兮感觉自己心尖的某一处,狠狠的抽痛了一下。

可一想到男人昨天晚上朝着自己怒吼的样子,顾念兮有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瞬间冷了下来。

“你走吧,我还要工作!”

慢慢的从谈逸泽的手上拉开自己的手,顾念兮转身,准备离开。

他谈逸泽不是说过么,她顾念兮从来就不是软柿子,任人捏扁掐圆的!难道他以为,来到明朗大厦楼下接她,就能轻易的抚平了他给她的伤害么?

可还没有走几步,男人的手又缠了上来。

这一次,他的大掌落下的地方,不是她的小手,而是她的腰身。

“谈逸泽,这里是公众场所,不要动手动脚的,好么?”被再度揽进那个怀抱中的顾念兮,鼻尖开始涌动着莫名的酸涩。那声音中,还有一丝能够轻易察觉到的颤抖。

也是这样的声音,让站在对面的谈逸南突然上前。

“哥,你放手!念兮不喜欢你这么拉扯着她!”谈逸泽怨毒的视线,落在谈逸泽紧扣着顾念兮的大掌上。如果可以,他真的想直接从这个男人的手上将她夺回来。

可无奈,她如今的身份,却让他不能贸然上前。不然,谈逸南怕她会恨自己一辈子。

“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和你,无关!”冷冷的扫了一眼谈逸南之后,谈逸泽的语调竟然和顾念兮刚刚的极为相似。

这不仅让顾念兮惊愕的同时,更让谈逸南一瞬间跌进更深的绝望深渊。

“夫妻”……

这本该属于他谈逸南和她的字眼,如今却被另一个男人挂在嘴边!也让谈逸南,一时间无法反驳。

而不得不承认的是,谈逸泽是一个攻心高手。

在片刻的时间里,稳住了谈逸南之后,他又很快的半蹲下去,将顾念兮抱在自己的怀中。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被一个男人架在怀中,那是一种很不好的感觉。顾念兮便开始挣扎着。

可某个无耻的男人,竟然大大咧咧的拍了她!

“你要是再敢乱动,我就继续拍!”看着怀中女人的小脸蛋,原本的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此刻变成了煮熟的番茄,谈逸泽便知道,自己这一招对付她还是有用的。

趁着她不敢乱动,他立马抱着她大步走向了自己的车子。

将顾念兮塞进车子之后,男人很快也跟着上去了。只不过,当两人都坐进了车子后,沉默却开始无形的蔓延开来。

这样的沉默,压抑着他的心,同时也压疼了她的。

“谈逸泽,如果你没有事情的话,还是回去吧。等我处理好事情……”不知道他们这样安静的呆了多久之后,顾念兮终于先行开了口。

但她的话还没有说完,身侧传来了一声:“小东西,我错了!”

闷骚的谈大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