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七十八章 顾念兮,你不要欺人太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八章 顾念兮,你不要欺人太甚!

其实,顾念兮本不想鸡蛋里面挑骨头的。

但一想起昨晚上,苏悠悠告诉自己,其实霍思雨从一开始就没有怀上!这个消息,让顾念兮一瞬间明白,原来这个女人从一开始,就打算将“孩子”没了的事情,嫁祸在自己的身上。

怪不得,当初在明朗大厦的门前,她会如此狠心的演出那么一场戏,怪不得,当初她死活都逼着自己去参加她和谈逸南的订婚宴。

当这一切,都串联起来的时候,顾念兮才发现,原来这个女人从一开始都打着如意算盘!想要让她成功的卸下肚子里的“孩子”的同时,更让她顾念兮替她背负上弄掉孩子的罪名,让她成为人人唾弃的!

一想到这些,顾念兮的气,便不打一处出。

这也是今天她见到霍思雨进门之后,向来能避开霍思雨就避开的她,为什么今天竟然会挡在她面前的原因。

霍思雨不是一直就打着想要将她“孩子”的消失,赖在自己身上么?

那她顾念兮现在要不给霍思雨上一课的话,恐怕她的脑子里还挂着这样的想法!

“你……顾念兮,你不要欺人太甚!”看顾念兮站在自己面前,那趾高气昂的样子,霍思雨就感觉怒火燃烧。

要不是碍于她旁边还有那只二黄,霍思雨恐怕早已上前和顾念兮扭打一通了。

相较于顾念兮这个养尊处优的独生子,她霍思雨可是在一堆孩子中跑出来的。当年她的父母没有下岗之后,就一直都窝在家里。孩子,也是一个生了接着另一个。霍思雨的姐妹,就有五个。加上自己还有两个弟弟,总共有八个。

八个孩子的家庭,自然是不好过的。再加上父亲常年醺酒,家里值钱的东西早就被他拿去典当买酒喝了。

为了能走出那个穷山沟,霍思雨可谓是使劲了浑身解数。这也是,她为什么一离开D市之后,就不曾再回去过的原因。

那样的日子,真的不堪回首。

不过,也正因为在那群孩子里面扎堆过,使得霍思雨更懂得收买人心,和擅于心计。

“我就让你叫我一声大嫂,到底怎么欺负你了!再说,我身为你的大嫂,难道真的还听不得你一句话不成?”顾念兮得理不饶人,偏偏牵着二黄,挡住了霍思雨的去路。

而从她嘴角扬起的那抹带着讽刺的弧度,更让霍思雨恨不得撕烂了这个女人的嘴!

而好巧不巧,见霍思雨瞪着顾念兮看,二黄也抱不平:“旺……”

“二黄,好样的。见了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就应该这样做。中午多给你一块骨头!”见霍思雨的脸色,一点一点的沉了下来,顾念兮伸手挠了挠二黄的脖子。

而她的话,明里暗里都是对霍思雨的讽刺。嘲笑霍思雨,竟然连一条狗都不如!

这一下,霍思雨当然被激得口无遮拦了:“你……你才是不要脸的女人,嫁进谈家不就是想要抢走南,想要南回心转意。你以为我不知道!”

看霍思雨在自己的面前,被气的脸红脖子粗的。顾念兮一时觉得好笑极了,挑了眉道:“哟,弟媳妇这说的就不对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还对那个男人有兴趣?再说了,弟媳妇当初有本事把他给抢走,难道还没有本事留住他的心么?”

“我……我都有了他的孩子!我还怕他变心不成?我只是想要告诉你,别以为你在我们之间玩那些下三滥的手段,就能轻易的将他给勾走!”不知道为什么,当顾念兮刚刚对自己挑眉的时候,霍思雨感觉那清丽眼眸里的视线,夹杂着太多的东西,更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洞穿能力,仿佛轻而易举的就看到了她霍思雨的内心深处!

这样的感觉,非常不好!

以至于,霍思雨拼了命的想要将自己给掩藏起来。这也才导致了她说出这番话,为的就是给自己壮胆子!

然而霍思雨却没有意识到,她刚刚的这一番话,在顾念兮的耳里俨然已经成了笑话!

她霍思雨明明就没有孩子,竟然还大言不惭?

难道霍思雨不懂得,打肿脸充胖子,只会死的更惨?

想到这,顾念兮看着霍思雨的眼眸里,突然浮现了淡淡的笑意。

但霍思雨也不傻,自然看得出,顾念兮的这抹笑容,并非出自她的真心。这样的笑容,看上去更像是在嘲笑她霍思雨。

而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样的顾念兮,也让霍思雨心神不安。

迟疑间,霍思雨倒退了一步。

“弟媳妇要是这么有自信的话,那为什么还需要在我的面前说这些?自己看管好你的男人,不就好了?”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突然停顿了一番,凑上前了几步。她的唇角勾起,凑到了霍思雨的耳际:“还是说,弟媳妇根本就没有本事看住他?也对,那谁说过,男人就是一条狗,谁有本事谁牵走!你是不是怕自己的本事不够,狗被别人带走了呢?”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还不忘记伸手,将自己手中紧拽着的那条狗绳子,在霍思雨的面前摇晃了一番。她眼眸里的笑意,更像是在告诉霍思雨:她现在就是那个有能力的遛狗人!只要她顾念兮随意的勾勾手指的话,那谈逸南这条狗没准已经窜到她面前了!

“我……我不和你说了!”

顾念兮说的话,其实在理。

谈逸南对顾念兮的那份心思,当着所有人的面都能表现的那么明显。

所以霍思雨毫不怀疑,现在顾念兮随意的勾勾手,谈逸南肯定跟着顾念兮走的!

为了保住自己的身份,霍思雨还是决定,暂时不给自己招惹一些事端。

于是,趁着顾念兮走到自己身侧,霍思雨大步上前,准备进了谈家。

可霍思雨打算放开,并不代表着顾念兮想要放任着她不管。

当霍思雨的脚便要朝着谈家大厅埋进去的时候,便听到了身后传来了这么个声音:“二黄,去。不准那种肮脏的东西进了我们家的门!”

其实,在顾念兮来谈家的前几天,她发现二黄除了谈老爷子和谈逸泽的话会听之外,其他的人他都不屑于搭理的。只是没有想到,接连这半个月下来,二黄竟然会听她顾念兮的命令了。

当顾念兮的这一番话传来的时候,二黄便奋不顾身的冲到霍思雨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狗嘴吧做龇牙状:“汪汪汪!”

水汪汪的大眼珠子,也变得极为凶悍!

盯着霍思雨,像是盯着仇人一般!

“好狗不挡路!快要我滚开,小心再挡着我的去路,我把你的肉拿来炖!”被顾念兮得理不饶人的欺负也就算了,没想到连一只畜生也敢跑来和自己公然叫板。

当下,霍思雨简直是恼羞成怒!

伸手她便拿着自己手上的那个皮包,去砸二黄。可霍思雨并不知道,这样的行动对于二黄来说,无异于挑衅。本来他就是一条听话护住的好狗狗,不喜欢的人最多吠几声。现在,别人竟然要伤害自己,它当然要自卫了。

于是乎,当霍思雨的名牌包包向自己砸来的时候,二黄想也没想到咬住了皮包,死死的。

“死狗,你竟然咬我的包。你知道,这东西多贵么?咬坏了,你赔的起么?”看着自己的鳄鱼皮包,在二黄的口中一点一点的破绽,一点一点的裂了开来,霍思雨急的团团转。

“死狗,快给我松开。里面还有我的东西!”

最重要的,是里面有自己的手机。那把装满了那些恶心照片的手机!

“二黄,做的好!”身后的顾念兮,依旧只是一脸笑意的看着。像是一点也不在意造成什么可怕的后果!

她本就知道,二黄虽然是中华田园犬,但也是一直受过x组织熏陶的狗狗。没有主人的命令它是不会随随便便咬到别人的肉的,最多也只是咬别人的东西。

再说了,就算咬了霍思雨那又怎么样?

那样的女人,满口谎言,竟然连孩子也打着幌子,不教训一下,实在太便宜她了!

“顾念兮,你竟然敢这么对我!我……”说到这的时候,霍思雨突然想起了什么。她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阴冷。

虽然这阴冷消失的速度很快,但还是被顾念兮给捕捉到了。

这个女人,打算做什么?

不过看她眼眸里的阴毒,顾念兮相信这个女人绝对想到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果然,不出顾念兮的预料,当那抹不祥的预感才出现在她脑子里的时候,不远处本刚刚和二黄争着一个包包的霍思雨,竟然蹲在了原地。

而且,还是一手捂着自己的腹部,一手不断的狼嚎着。

“啊……我的肚子,我的肚子好痛!”

“顾念兮,你疯了吗?我的肚子里还有宝宝,你怎么能那么狠心,连孩子也下手?”

“啊,来人啊,快来人啊!”

霍思雨不愧就是天生的演技派。

喧宾夺主的戏码,信手拈来。而且,她竟然扮演的如此出色!

原本因为被二黄的凶狠样子吓得有些脸色苍白的她,再加上现在的梨花带泪,狼哭鬼嚎,真的让这一出戏码演的天衣无缝!

只是,霍思雨千算万算,万万没有算到,此刻的顾念兮其实早已知晓了,她并没有怀上的这个事实!

所以即便此刻的霍思雨叫的有多么的厉害,顾念兮依旧在一旁冷眼旁观的看着她那撕心裂肺的叫嚷。

看到二黄嘴巴里还叼着皮包,便唤道:“二黄,戏子的东西咱不要,知道不?那会玷污了你的纯洁!”

看似劝着二黄,但更像是明着讽刺霍思雨在演戏。

她顾念兮从来就不是什么善良的人。别人欺负过的仇,她一个都没有忘。若不是当初担心自己的身份,让别人说了嫌话,她早就教训霍思雨了。不过现在某个男人说了,不管她做了什么他都会帮着她顶着,那她又何须担忧?

顾念兮的一番话落下,二黄也是摸不着头脑。它毕竟是条狗,再怎么也只听懂了顾念兮在叫自己。于是,它不屑的丢下了霍思雨的皮包,乐呵呵的朝着顾念兮跑去。还以为自己刚刚做了一件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摇着尾巴向顾念兮要奖励。

然而一旁的霍思雨,可不像二黄现在这么轻松。

因为她刚刚从顾念兮的话中听到了两个字“戏子”!

难道,霍思雨知道刚刚她只是在演戏?

难道,顾念兮也知道了,自己其实根本没有怀上?

两个疑问同时出现在霍思雨的脑子的时候,霍思雨真想立马收起这幅可怜楚楚的样子,然后和顾念兮问个清楚!

可是非常不巧的是,舒落心早出现好晚出现也好,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这是怎么回事,闹哄哄的!还让不让人清静了?”

舒落心下来的时候,非常不满的看了一眼蹲在地上的女人。

从上一次这女人公开和自己顶撞之后,舒落心越看她越是不顺眼。

在发现这一切的事端是霍思雨弄出来的时候,舒落心看她的眼神越是冷了几分。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那霍思雨早不知被舒落心的眼神给杀死多少次了。

“妈,您来的正好。我刚刚被顾念兮……”霍思雨眼见舒落心到来,当即决定继续演下去。反正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只要将孩子没有了的事情推到顾念兮的身上的话,那她也成功的摆脱了麻烦,顺便也再度在这个老女人的面前,抹黑顾念兮一把,看她还想不想将顾念兮拉进门做她的儿媳妇。

可就在霍思雨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那个低柔的嗓音在她的身后响起:“霍思雨,我要是你的话,我绝对不会在这个时候继续。”

霍思雨抬头的时候才发现,顾念兮不知何时已经将二黄绑回到柱子边。而她自己,也已经来到她霍思雨的身后。

此刻,顾念兮正半蹲在她的身边。

“你害怕了?”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的顾念兮,霍思雨反问。

“你认为,我这是害怕么?”看着霍思雨那张苍白了的脸,顾念兮又是轻勾红唇。那妖冶的弧度,更带着些许的鄙夷。更带着,在局外静观的儒雅。特别是那一双明媚的大眼里的笑意,仿佛正在等待一出期待已久的戏码。

这样的感觉,非常不好,让霍思雨觉得,自己的一切都在顾念兮的掌控中。

于是,她不安的反驳回去:“不是怕么?”

“你错了,我非但一点都不怕,我更希望你演下去。这样的话,我就能跟着你们到医院,然后彻底的揭穿你这个‘肚子’。”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似笑非笑的眼眸落在霍思雨的肚皮上!

“苏悠悠告诉你的?”听到顾念兮的这一番话之后,霍思雨脸上的得意,在一瞬间溃不成军。此刻的她,脸色越发的苍白。

“呵呵,以我和她的交情,这还用说吗?”

换苏悠悠的话就是:凭我和你的交情,我就敢在你生命中猖獗一辈子!

“你……”千算万算,真的没有算到顾念兮已经知道了一切的真相。

霍思雨不甘愿,狠狠的拽紧了自己放在腹部上的手。因为这意味着,以后她再也不可能当着顾念兮的面耍小动作了!

而她更担心的是,现在顾念兮恐怕会揭穿自己!

“还想演下去么?那我陪你,要不要?”她依旧保持着半蹲的动嘴,嘴角上的弧度明艳生动。

“我……”很明显,霍思雨在迟疑。

因为她真的把握不准,顾念兮会对她做些什么。

“起来吧。你要想在这里继续蹲下去,那随你!”看了她一眼,顾念兮自己起了身。

而霍思雨也因为担心顾念兮会说出些什么东西,赶紧也跟着起了身。

“你是不是想要问我,打不打算将你的肚子揭穿?”就在霍思雨转身欲开口之前,顾念兮又是简单利落的一问。

看着霍思雨因为惊讶而瞪大的双眼,顾念兮又是一笑:自己才对了!

“你放心吧,揭人老底的事情,我没有什么兴趣。我就是想要看看,你这个肚皮到底能撑到及时不被发现!”女人勾唇一笑,眉目之间尽显柔情。这样的笑容,应该能轻易的俘虏一个男人的心。这,霍思雨毫不怀疑。

不然,她的谈逸南为什么至今都对她念念不忘?

而她说出的那番话,也让霍思雨微微一愣。

顾念兮没有打算揭穿她的肚皮,不是同情她,而是想要看她霍思雨究竟会沦落到怎样的悲惨境地?

转身,顾念兮没有理会身后的那个女人,径自走进了大厅。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霍思雨的眼神也变得有些迷离。

以前,他们还是好姐妹的时候,顾念兮真的是非常好相处的。所以霍思雨也认定了,顾念兮应该是个善良的人!

可这接二连三所发生的事情,却让她也看到顾念兮残忍的一面!

到底,顾念兮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这,是现在霍思雨所不解的。

“喂,你到底怎么了?”就在霍思雨对着顾念兮的背影一顿迷惑的时候,不远处的舒落心又开了口。

那不屑的口吻,仿佛她霍思雨连一个路人甲都不如!特别是她的那一个“喂”字,更让霍思雨咬牙切齿!

但一想到刚刚差一点露相,霍思雨又不得不将自己所有不满的情绪掩藏好:“我没事了!”

还好,刚刚顾念兮和自己交谈的那些话,都是用着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调说的。

所以,站在不远处的舒落心,自然是听不到的。

“没事就别老是在家门口一副冤死鬼的样子,做给谁看?折煞了门面!”说完这话,舒落心又不满的看了看地上那一个刚刚被二黄咬的已经破烂不堪的皮包,道:“要走的时候把这些也弄好,别每一件事都做不好!”

说完这话,舒落心并没有看到霍思雨眼眸中的怒火一样,回到了大厅里。

见顾念兮此刻正看着电视!

舒落心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精光:“兮兮,厨房里刘嫂今天炖了一些银耳莲子粥,很适合缓解现在的干燥。你要是饿了的话,舒姨这就给你去盛一碗!”

舒落心是最会见风使舵的。

自从知道顾念兮的父亲就是真正的州长之后,考虑到曾经她顾念兮做过的那些事情,她的态度已经改善了很多。一来是想要求得原谅,二来,则是因为谈逸南……

虽然顾念兮现在已经嫁给了谈逸泽了,但像她这样外貌和身份并存的女人,非常适合当谈逸南的伴侣的,这个世界上还真的非常的稀少。

特别是,谈老爷子和谈建天,似乎也非常喜欢这个顾念兮。若是她能成为谈逸南的老婆的话,那将来谈逸南得到整个谈家的财产,根基也势必更稳。

只是,打着如意算盘的舒落心,却让顾念兮有些微愣。

“舒姨,不用这么客气。我要是想吃的话,自己会去拿的。您还是忙您的好了!”短暂的错愕之后,顾念兮便笑着应对。

但她的笑容,却始终有些僵硬。

毕竟,她还是习惯舒落心对自己冷嘲热讽,那样她还应对自如。像是这样突然献殷勤,非奸即盗!

而顾念兮,非常不喜欢这样的感觉,于是她便转身离开。

可舒落心像是没有察觉到顾念兮的不耐烦似的,立马跟了上去:“你不喜欢银耳莲子粥的话,那我去叫刘嫂给你煮点被的东西吧?要不这样,今天百货商场那边举动了个展销会,你和舒姨一起去逛一逛,到时候要是有什么喜欢的东西,舒姨买来送你……”

“舒姨,真的不用了。要是缺什么,我自己去买就行了!”顾念兮上了楼。

舒落心也不甘示弱,立马追了上去:“没事,不用跟舒姨客气。商场那边,我派人去打点一点,我们现在就过去!”

其实,舒落心又哪会看不出顾念兮不喜欢自己跟着她。可一想到谈逸南,舒落心怎么也要放下面子。其实,这还是要怪自己。要是当初自己没有听信霍思雨的胡言乱语的话,那现在她和顾念兮的关系也不会搞得这么僵。甚至可以说,顾念兮早已是她的儿媳妇……

想着,舒落心又追了上去。

看着这连日来上演的你追我赶的戏码,谈家大宅门外站着的霍思雨,只是冷笑。

没想到,当她真的坐上这个谈家少奶奶位置之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个本来以为最在意孩子的舒落心,现在也一点都不顾孩子的死活。知道顾念兮是州长女儿之后,以前对她霍思雨的好,全部都转嫁到了顾念兮的身上。

而谈逸南呢?

从结婚之后,也就碰过自己一次。也就是新婚夜醉酒的时候的事情,还是自己冒用顾念兮的名义,他才做的。

之后,他见了自己就跟见了鬼似的,每天都是躲躲闪闪。像是被她多看一眼,就会被吃掉一样……

现在还每天母子联合着,想着怎么把顾念兮从谈逸泽的手上夺过来!几乎,将她霍思雨当成了个透明的存在。

而这,就是她霍思雨心心念念的豪门生活的全部!

有那么一瞬间,霍思雨真的怀疑,这样的生活真是自己的要的么……

恰巧这时,冷风吹过。

回答霍思雨的,只有那呜呜咽咽的风声……

“老公!”

夜幕降临的时候,是顾念兮最喜欢的时间。因为,谈逸泽回来了。

“……”但男人进门的时候,只是看了一眼,并没有作答。

虽然,他也没有阻止顾念兮环着他的手臂,但顾念兮便能察觉到,这个男人其实还在生自己的气。

“老公,别这样臭着一张脸,成不?”顾念兮还是努力对男人谄媚,希望他能多看自己一眼。

这个小气吧啦的男人,昨晚上便宜都被他占光光了,竟然还绷着一张脸!

“那你,还希望我有什么样的表情?”

“笑一个!”

“要我笑也行,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今天再演一遍就成。”男人换下了身上的制服,慢慢的朝着顾念兮靠来。

“啊?”

有没有搞错?

昨晚的那些,都还要再来?

那她不直接屎给他看好了么?“不愿意?那就算了!”说着,男人便转变转身走进淋浴间。

“别走,老公。”顾念兮赶紧上前,抓着男人的手。

“这么说,是愿意了?”其实,谈逸泽似笑非笑的朝着女人靠近。

看着头顶的光线的照射下,那张美的有些不真实的脸孔,顾念兮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在燃烧着!

“老公,你能不能理我?”她的脸蛋羞红。

虽然和谈逸泽做夫妻有几个月的时间了,两人间亲密的事情也是做的不少,但被男人这么盯着看,她还真的有点不习惯。

“这,可要看你的表现了!”男人微眯着双眼,瞪着她看。而他的手,早已开始探进她的衣物里。

虽然看男人那么嚣张的气焰,顾念兮真的很想直接推开这个男人然后一走了之。可为了能让这男人尽快消气,顾念兮只能咬着牙迎合着她。

这夜,男人依旧是无度的狂躁。

不管这期间顾念兮怎么说,男人还是不眠不休。

本以为,谈逸泽所有的怨气都会因为自己的刻意讨好而消失。然而顾念兮没有想到,这样的事情一连持续了好几天……

这天,谈逸泽已经带着顾念兮搬回到他们的小窝,而顾念兮的父母也准备启程回到D市。谈老爷子决定,在谈家大宅宴请顾念兮的父母。

虽然依旧是谈家,不过这一次掌厨的既不是顾念兮,也不是刘嫂。而是谈老爷子从五星级饭店请来的厨师。

看着这一个个色香味俱全的菜肴,有序的开始摆放到餐桌上,舒落心又是哀怨的看了一眼自己身侧的霍思雨!

当初要不是这个女人撒谎骗她舒落心的话,恐怕现在顾念兮就是自己的儿媳妇,而今天被谈老爷子设宴邀请的人,就是自己的亲家了!那样,她也变得非常有面子的招呼客人。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名不正言不顺的站在这里帮着大厨打下手。

“把这个端出去!”

因为刘嫂里收拾着,而顾念兮则被老爷子带到了庭院里,和他的父母一起喝茶聊天。这会儿,家里闲着没事的人,只剩下她们两人。大厨的手艺好,有时候脾气也大。就像今天被谈老爷子请来的这位。

即便明知道这谈家在这城里是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但还是没有给他们多好的脸色看。据说这位大厨的厨艺,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多少名门望族想要吃他做的饭菜,都要提前好几个月到那间餐厅预定位置。而这大厨每天做出来的东西,数量也是有限的。据说现在,要预约他做的饭菜,都已经从年头预定到了年尾。

若不是他卖给谈老爷子一个薄面,今天他肯定不会过来。

看他那架势,他做的饭菜好不好吃,舒落心是不知道,不过舒落心最不满意的就是这人和自己说话的样子。

她舒落心怎么说,也是这个谈家现在的女主人。但这个大厨,好像根本就不将她舒落心放在眼里。

这不,刚刚才炸出来的东西,就让她端出去。

看着那油还在上面噼里啪啦的样子,舒落心一阵鸡皮疙瘩。这要是一不小心被烫一下,绝对能褪去一层皮!她才不要端这东西呢!

想着,舒落心的视线落在此刻站在自己身边的霍思雨身上!

反正,她也闲着没有事情做,于是舒落心便道:“听到没有,把这东西给我端出去!”

“妈,你让我端出去?”似乎有些不确信,霍思雨转身问她。

“当然,你这身为儿媳妇的不端,难道还要我这个当婆婆的伺候你不成?”舒落心早就看霍思雨不顺眼了,现在只要逮到机会,能数落她什么就数落什么。

“可妈,要是说品尝也就算了,您让我做什么就什么。可现在我还挺着个大肚子,难道你还要我端这么烫的东西?难道,您就不怕您的孙子在我的肚子里发生什么意外么?”霍思雨不服气,反击着。

这要是她的父母过来被谈老爷子邀请,要她霍思雨做这些事情,她也就算了。

可不是!

这被邀请的是顾念兮的父母,她却在外面悠闲的和谈老爷子一起赏花遛狗加逗鸟,凭什么还要求她霍思雨在厨房里忙死忙活的?

再说了,这个老女人不就是看到那油锅里刚出来的东西还烫着,自己不敢端,生怕被烫到,所以才推卸给自己!

难道,她舒落心一个老女人都怕烫到,毁了自己保养的容貌,她霍思雨比她不知道年轻多少倍,她不需要担心么?

所以,她霍思雨当然不会那么傻,傻到当别人的替死鬼!

“你现在才几个月?人家以前肚子八九个月了,还在地里干农活呢!今天只是让你端这点东西到外面去,你就那么废话!”舒落心不屑的看了一眼霍思雨的肚子。

其实,她根本就不希望霍思雨生下这个孩子!

因为若是霍思雨生下孩子的话,那估计将来谈逸南要和她离婚,也多了一份顾忌。

要不是家里谈老爷子和谈建天都看着的话,她舒落心早就将霍思雨带到医院把孩子拿掉了!现在,也就不用被这个女人气了。

“人家八九个月做农活,不拿孩子当一回事,那是别人的事情!反正我的孩子,我才舍不得让他冒险。如果要端出去的话,您自己端出去吧!反正,我不管!”说着,霍思雨直接扭头就离开了,连看舒落心一眼都没有!

虽然她肚子里什么也没有,但架势上她一定也不输给别人。

“鼻子插葱就以为是大象?也不掂量点自己的分量!”看着霍思雨离开的背影,舒落心嘀咕着。

“还拿不拿出去?瞎嚷嚷什么呢!”背后,大厨又是一记咆哮。

舒落心虽然不情愿,但也只能小心翼翼的将东西给端出去。

今天宴请顾念兮的父母,要是做的不好的话,估计谈建天又要朝自己发火了。

几个菜肴差不多的时候,顾念兮的父母被谈老爷子领了进来。

边上,顾念兮已经粘附在身边。而谈逸泽这会儿,也下班回家了。

此刻,他也恭敬的陪在几位长辈之间。

“顾州长,上一次小泽也没有说是将您和夫人带过来,所以我们一时半会也没有什么准备。真是失礼失礼了!”谈老爷子将两人带到餐桌边上,便开始招呼着。

“谈老少说的是哪里话。上一次的招待已经够丰盛了,再说了是我们突然到访,所以论说,还是我和夫人来的有点唐突。”

顾印泯对人对事,似乎永远都能挂着一种平淡而朴实的笑容。

“哇,好香呐!”相比较这两位长辈的你来我往,顾念兮则没有那么多顾虑。一看到餐桌上摆着的可口食物,她便开始犯馋了。

“兮丫头,淘气。长辈都还没有坐下来呢!”

“顾州长,没事的。我就喜欢兮兮这直爽的脾气。来,咱们也坐下来,开始吃吧!”谈老爷子看着顾念兮迫不及待的样子,满脸的疼惜。

只不过一旁的霍思雨看着,却怪不是滋味。反正顾念兮什么样子,在谈老爷子的眼中都是最好的吧!说到底,还是因为她有个州长女儿的身份!而这,却是霍思雨最痛恨的。如果她也有一个州长父亲的话,她觉得自己应该不止不会比顾念兮差,还能赢她不知道多少倍!

“来爸爸,我给你倒点酒!这边天气冷,所以爷爷喜欢吃饭的时候喝上两口。这些酒,都是我们自家酿制的!”谈逸泽从地下室里取来了一个老坛子,一打开酒香扑鼻。

“是啊,这边天气真的很冷。刚来的那两天,还有些受不了!”顾印泯看着谈逸泽缓缓的帮自己倒进一些清澈的液体,眼眸里又很明显的出现了哀伤。

想到顾念兮一辈子都要在这样的城市度过,他的心莫名的搁疼。他的宝贝最怕冷了,在南边的城市一到冬天,都能冷的她受不了,时常一到冬天的时候就赖在家里不肯出门。更不用说是这个冬天会大雪纷飞的城市了。

一想到要放任她一个人在这里生活,他的心就像压着一块石头一样……

“爸爸,您放心。我会照顾好兮兮的!”似乎看到了顾印泯眼眸中的担忧,谈逸泽开了口。

“嗯。”顾印泯只是点头,既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

“顾州长,来,吃点我们本市最出名的小菜。”一旁的舒落心,也赶紧打着招呼。自从知道顾念兮的父亲是州长之后,她对顾念兮的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变。现在见到顾州长,更是热情异常。

因为她总想着,将来要是顾念兮嫁给他们小南的话,那这州长和州长夫人,岂不是成了她的亲家?

“这位是……”顾印泯抬头,脸上依旧带着淡雅出奇的弧度。一双和顾念兮有着七八分相似程度的黑眸子,此刻也盯着舒落心看,充满着疑惑。

但顾念兮却知道,爸爸这一定是故意的!

其实她爸爸妈妈来这边之后,顾念兮的大部分时间都是陪着他们的。所以自然也聊到了关于谈家的一些人。

上一次,顾印泯到这个谈家之后,最好奇的就是这个舒落心。因为她在餐桌上,都是一副呆滞的样子。

所以,他前两天也故意问了一个这个舒落心。

虽然顾念兮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舒落心的一句坏话,不过顾州长是什么人,就算不用女儿亲口告诉他,他也能猜到这女人做了些什么事情。

而当着外人的面,舒落心最忌讳的,也就是被人提起她的身份问题。不管现在她的丈夫的事业做的有多大,让她多有面子,却也无法摆脱她舒落心只是谈建天二婚娶的老婆这个事实。

而顾印泯当然从顾念兮多多少少了解到这个女人的身份。但这一刻他还是当着谈家人的面问出这么一句,这实在很难不让顾念兮察觉到爸爸的用意!

其实和霍小三最配的,还是渣渣南。都是给脸不要脸的。

不过,也不能让渣渣南这么舒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