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七十六章 假装有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六章 假装有孩子?

自从知道她霍思雨其实并不是什么州长千金之后,舒落心对她的态度可以算是一落千丈。而在知道了顾念兮其实就是真正的州长千金之后,她更是对自己疾言厉色。

从今天早上,她总是找各种方法,想要折磨自己。就像中午吃完饭之后,洗碗这类的事情,本该就是刘嫂负责的。可她就是使尽各种方法,逼着她到厨房去帮忙洗。要不是中途,她假装不舒服的话,那恐怕现在还必须站在厨房里摸着那些油腻的碗筷!

舒落心一而再再而三的刁难,已经让霍思雨感觉像是有一块巨石,压在胸口让她喘不过气。本以为,躲回到自己的房间内,就可以安枕无忧。没想到,这个不要脸的老女人,还跟着她到卧室来闹。

她霍思雨这一次要不给她点颜色瞧瞧,恐怕这一辈子都要任由这个老女人这么刁难自己了!

所以,这一次霍思雨没有顾及的朝着舒落心吼了回去。

原本只是想要好好教训一下霍思雨的舒落心,没想到她竟然敢直接当面反驳了回来。

当下,舒落心的脸色简直就像是开了染坊一样。

“你是什么意思?”她是谈家的长媳,虽然是二婚的谈建天娶进门的。但因为谈家的背景和势力,都是这个城里一般人惹不起的。而她舒落心,也自然而然受到了许多人的追捧。特别是在那一群贵妇之间,她舒落心简直就是大家的宠儿,每一个人见到她,都不忘记要说上几句好话。

然而,有时候好话挺多了,也大致上会觉得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所以当有人不留情面的指责她的时候,舒落心便会觉得面子挂不住了!

特别是霍思雨,这个现在已经被揭穿了身份,让她哪都看不顺眼的儿媳妇!

她舒落心,也是霍思雨指责的?

所以,当下舒落心怒瞪霍思雨!

“我是什么意思,相信妈自己心里比我还要清楚!当初您要是不贪图我随口说的‘副州长千金’的身份,你不顾爷爷和爸爸的阻拦,让我和南交往看看么?再者,若不是您每一次见到顾念兮,都出言讽刺她的话,没准现在她还和南在一起,我又有什么介入的机会?再者,要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催促我和南定下婚,连我随口说的我的‘州长父亲’有事情要出差,不能来参加我和南的订婚宴的话,你都因为急着想要拉下这门亲事而忽略掉的话,您认为那个订婚还有可能举行么?”

既然要说出来,那就一次性说出来。反正她霍思雨现在也已经名正言顺的嫁进了谈家,若是不出什么大问题的话,舒落心是绝对没法将自己赶出这个家门的。

而她今天就要顺便借着一次机会,将自己这些天来被舒落心毫无来由的欺压所受到的委屈,一次性都给讨回来!

“你……你是说,所有的错都在我了?霍思雨,你摸着你的良心说话,当初要不是你撒了谎,所有的事情会搞的一团糟么?”

舒落心虽然也在外面和别人斗过嘴,不过因为大家都知道她是谈建天的老婆,明朗集团的总裁夫人,还是谈少的继母,所以每一次别人都对她礼让三分。

即便吵过架,倒也还没有一次会激得如此过火,让她觉得失了脸。

可霍思雨觉得自己已经是谈家人了,所以她也不用因为她舒落心的身份,而对她礼让三分。她就是要将最近几天受得气,全部还给舒落心,还有提醒舒落心,不要将所有的过错都往她霍思雨一个人身上推。

以前她之所以能成功接近谈逸南,还有顺利的当上谈家的儿媳,这和她舒落心的门第观念,是分不开的!若不是舒落心每一次的相助,恐怕现在她霍思雨连谈家的门槛都进不了,更不用说是成为真正的谈家少奶奶了!

“是,我是撒了谎。可让我赶紧嫁给南,成为您的儿媳妇,这话不也是从您的口中说出来的么?不要现在一出了差错,反悔了,就将所有的屎盆子都往我身上扣!”霍思雨看着舒落心因为自己说出口的话,而气得连那张画着好看妆容的脸,都扭曲变型之时,嘴角上闪现一抹痛快。

之后,女人有道:“还有,您要是没有话说的话,那请您离开这个卧室吧。我现在需要休息,请您不要打扰到我!”

说完这话之后,霍思雨连看一眼舒落心都没有,便将自己床上的衣服收拾好,然后钻进了被窝。

“霍思雨,你给我记住!”想要过来找霍思雨泄泄火气的舒落心,没有想到被倒打了一耙,当下也恼羞成怒了。

可仔细想想也对,当初若不是她舒落心贪图她霍思雨的“州长千金”身份的话,她根本就没有机会进了这个谈家门。更不会,让谈逸南错失了一个真正的千金。

不过,嫁进谈家,就以为可以高枕无忧了么?

不,霍思雨!

现在,好戏才刚刚开始!

迟早有一天,她舒落心一定会将这个满口胡话的女人,给扫地出门的!

她绝对不会让这个坏女人,葬送了小南的前程!

“老公,爸爸今天和你,到底说了些什么?”

终于回到他们的二人世界里,顾念兮见洗完澡从淋浴间中走出来的男人,便不自觉的蹭上前。

换下了一身制服的男子,身上换上的是一身灰色的家居服,和她顾念兮身上的睡裙,可以说是情侣系列。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洗完澡有些闷热的关系,男人的袖口被他挽的很高,露出两节手臂。

虽然只是一身家居服,但穿在他的身上却是有版有型,说不出的好看。

顾念兮跳到男人身上的时候,才发觉他的头发还有些湿,从他的发丝上滴落下来的水渍,让她觉得有些不舒服。

只是,她还是固执的窝在男人的怀中,因为她贪恋这个男人身上的暖。

“我答应过爸爸,这事不能和你说!”男人勾唇一笑,安静的看着怀中的她。此刻,他的黑眸子在灯光的折射下,竟然如墨一般的幽深迷人。完美的侧面轮廓,自然流露出来的优雅,让他如同欧洲的贵族一般,让人瞻仰。

“为什么不能说呢?”她就像是一个好奇的孩子,窝在男人的怀中使劲的蹭着。固执的,找寻她想要的答案。

“这是男人间的秘密!”

唇角,是恰到好处的弧度。

正好显示出男人的怜惜和无力……

“男人间的秘密?不要,你告诉我好不好?最多你说出来,我不告诉别人,帮你保密。这不也算你遵守了和爸爸的约定?”顾念兮掐着男人的腮帮子,揉来揉去的。

“……”男人没有开口,只是依旧疼爱的看着她,任由怀中的她,掐着他的脸。

要知道,以前要是有什么人敢随意的碰他的身体的话,那绝对会吃他一记拳头的。这事,身为谈逸泽的好友周子墨,是最有体会的。

所以,当若干天之后,周子墨见到谈逸泽竟然任由一个小丫头片子随意掐着他的脸颊之时,他感觉这个世界真的玄幻了。

“小东西,你是不是怕我欺负了爸爸?”

他问出这一句的时候,嘴角轻勾着弧度。

眉梢里,有着浑然天成的美。

这样的谈逸泽,让顾念兮看的有些痴傻。差一点,让她忍不住想要抬头,好好的尝一尝他那弧度飞扬的唇角。

而这,也让顾念兮意识到:原来,她家谈少也有如此诱人的一面。

“那个……”其实,她不好意思说,是害怕自己的父亲会欺负了谈逸泽!

因为上一次,她带谈逸南回家的时候所发生的一切,至今历历在目!

所以顾念兮觉得,父亲不可能那么轻易会答应谈逸泽,让她和他在一起!

“放心好了,我是怎么也没有胆子欺负州长大人的!”因为,那人是他的岳父。正所谓,爱屋及乌。

他的小东西在意的,他谈逸泽自然也会很在意。

不然,他也不用放下了姿态,如此讨好顾州长。

“讨厌!人家都说不是这样了!你不说算了,我睡觉去了,不理你了!”其实,她受不了的是谈逸泽的那种腔调。从他口中说出的那句话,让她恰到好处的感觉到被疼爱着的感觉。也让顾念兮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

因为她不知道,谈逸泽这么对自己,是因为他们的婚姻关系呢,还是因为他们之间真的有了更深层次的感情……

为了不让男人察觉到自己这怪异的感情,她快速的钻进了被窝,用自己的后脑勺面对着男人。

然而面对她突如其来的动作,男人一点也不为意。

他只是淡笑着看着床上的小身子,浅笑着。

其实,他当然也知道,顾念兮是想要问,顾州长有没有提出什么强人所难的要求!

他的小东西,还是关心自己的!

在看到这一点之后,谈逸泽的心也暖了起来。

不管前方的路是怎样的,他都不会放开这个小东西了……

这夜,顾念兮因为害怕被男人察觉到自己心里的某些想法,所以固执的用自己的小屁屁面对着男人。而男人也像是刻意在维持这一刻处于他们之间的微妙感觉,而揭穿顾念兮。

他只是安静的从顾念兮的背后,将她拥进了自己的怀中。

当然,这一晚上他们之间什么话都没有说,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但两颗心的距离,却是前所未有的靠近……

而同样的夜,舒落心却怎么也入不了眠。

因为她的脑子里不断徘徊着的场景,就是今天在谈家大门外,顾念兮和来自D市的顾州长紧紧相拥在一起的画面!

其实,为了防止再度被欺骗,今天舒落心也趁着谈建天没用电脑的时候,在网上搜索了一些关于D市州长的新闻。

从各大网站上摘下来的D市州长的照片,和她今天见到的那个男人,一模一样!

这也让顾念兮最后抱着的那份侥幸心理,最后泯灭了!

机关算尽,没有想到一直将“州长州长”挂在嘴边的霍思雨,并不是什么州长千金。反而倒是这个决口不提任何和“州长”搭边的顾念兮,才是真正的明珠!

越想,舒落心越是烦躁。

在床上,翻来滚去的,都还是无法入眠。

看着身侧已经入睡的谈建天,舒落心悄悄起了身。

披上一件外套,来到谈家大厅坐着的舒落心,没有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见到进门的谈逸南。

“小南,你怎么这会儿才回家?”舒落心上前的时候才闻到,谈逸南身上散发出来的酒味。“你喝酒了?”

“只喝了一点,妈我没事!”谈逸南一见到是自己的母亲,才摇摇晃晃的朝着她走过来。

“只喝了一点就能成这样?浑身上下的酒气,都可以熏死人了!难道,那一点点就是被你当成香水撒在身上的?”

舒落心看到醉醺醺的谈逸南,有些不满的说着。

“妈,也就这么一次!我只是想要忘掉烦恼而已!”男人胡乱的扯着自己的领带,一脸歉意。

其实,是想忘掉顾念兮已经属于别人的这个事实,更忘掉自己竟然娶了霍思雨的这个事实!

“儿啊,其实妈也知道你的痛苦。娶了那样不三不四的女人,是哪个男人都不愿意回家的!可是孩子,再怎么也不能拿你自己的身体开玩笑。你知道,醉酒对人的身体伤害多大么?”

其实要不是下午霍思雨那么一闹的话,她舒落心还真的没有想过,自己的儿子竟然娶了那样一个嚣张跋扈的女人。

“妈,你放心。我只是突然想要放纵一下而已。今后,不会再做这样的事情了!不过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一个人坐在大厅不去睡觉?”和舒落心聊了一会儿天之后,谈逸南发现自己的脑子清醒了许多。

只是一抬手表看了时间,这会儿他也变得很是诧异。

他的母亲向来注重保养。寻常时间一到晚上十点,她都是雷打不动的睡去了。

而今天,她的举动真的有些怪异!

“妈心里憋得慌,睡不着!”白天的事情,一点点的总是在自己的脑海里徘徊着,让她根本没有半点睡意。

“妈,有什么事您和我说说吧!再不然,找爸爸还是找思雨也行!憋在心里,多难受?”谈逸南扶着她,坐到了沙发上。

“别给我提那个女人,一提起她我就来气!”说到霍思雨,舒落心简直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吐。

“怎么了,她哪一点做得不好,妈直接说她不就行了。何必憋着委屈自己?”谈逸南向来是妈妈的乖宝宝,除了在顾念兮的事情上。

“说她?那也要我说的动是不是?那个不要脸的女人,我说一句她都能顶十句。还有,我见过不要脸的人,可真的没有见过像霍思雨那样不要脸的!”提及霍思雨,舒落心本来平静的脸上,开始出现了龟裂。

“妈,这话怎么讲?”

“以前她做的那些缺德事,欺瞒我们说她是州长女儿这事,咱就不提了!而且你知道吗?她明明就知道,顾念兮是真正的D市州长的女儿,竟然还能当着她的面,一而再再而三的撒谎,还让我在顾念兮的面前,做尽了丢人的事情,你说这样的女人,还要脸不?”

其实,舒落心也是在今天午饭的时候,见到顾州长的夫人还和霍思雨打招呼,询问她近来的情况之后,才知道霍思雨其实和顾念兮一家就认识的,更知道她的父亲是州长女儿。

而这个认知,让舒落心越是觉得,自己以前在顾念兮的面前说出来的话还有做出来的事情,像是挑大梁的的小丑。

让她,根本不知道今后她面对顾念兮的时候,该将自己的这张老脸往什么地方搁。

“妈,你是说念兮是D市州长的女儿?”

谈逸南在听到舒落心的这番话之时,也有些诧异。

因为这一点,连和顾念兮交往了两年的自己,都不曾知晓。

所以,当从旁人的口中得到这个答案的时候,他才会如此的吃惊。

“小南,难道你也不知道这事情么?霍思雨不是说过,你和顾念兮有过一段么?你怎么也不知道?”舒落心本以为,自己儿子应该是知道这事情的。

“我和念兮确实交往过两年……不过,我们的恋情其实是在大四学期末的时候开始的。我们朝夕相处的时间真的很短。毕业的时候,念兮回到了D市,我也回到了这边。偶尔是能见上一面,但我们都急着关于彼此的事情,怎么可能还有时间聊到我们的家庭呢?”想到那段青葱岁月,想到当年和顾念兮牵手学校的樱花树下的场景,谈逸南的嘴角上挂着的弧度,写满了失落。

“你和顾念兮交往过两年?”这个消息,也是第一次舒落心听到。“可霍思雨不是说,你和她才是……”霍思雨说过,她和谈逸南才是真正的情侣。而顾念兮是个不要脸的小三,一直都想要插足她和谈逸南,想要抢走谈逸南,钓上金龟婿。

这是,舒落心本来打算脱口而出的全部内容,但她又想起了什么,所以这话她也只是说了半截!

“看来,我又被那个不要脸的女人给骗了!等明天,看我怎么收拾她!”联系起之前发生的那些事情,舒落心才真正的意识到,自己被霍思雨骗的事情,还真的不少。

此刻的她,气的双手紧握,像是要找霍思雨拼命一样。

“妈,算了。都这样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么?”圈着舒落心的时候,谈逸南的嘴角又是一抹苦涩的笑。

现在,他真的觉得累了。

每天面对霍思雨,除了无休止的争吵,他们之间似乎没有别的事情了。

“是没有意义!那个该死的女人,我们应该将她给扫出门去!”说到这一点的时候,舒落心也想到了一点,突然她凑到了谈逸泽的耳边问道:“对了,小南。你说你和顾念兮有过一段,那你们之间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暗夜中,舒落心那一双虽然保养的很不错,但还是有些许细纹的眼眸里透出诡异的光芒。

“妈,你是什么意思?”

“妈的意思是,你和顾念兮之间有没有发生过什么?”

“妈,您想太多了。我和念兮交往的时候,是大学时代。我们的恋情,也是干干净净的。若不是后来聚少里多,霍思雨也不可能钻到我们之间。”

“唉,我还以为你和她能有点什么事情呢!”舒落心语调里的惋惜,不加掩饰。

那一刻,谈逸南微愣了:“妈,你的意思是……让我追求念兮么?可你当初,不是第一个反对我找念兮的人么?”

“我当初是反对,但我也不知道人家是真的州长千金。我要是知道她是人家顾州长的宝贝的话,我早帮你将她给拉进门了。可现在,她被你大哥给娶了去了。看你爷爷和你爸爸的态度,好像越看顾念兮越是满意。你也知道,从小时候开始你哥就比你被看好。若是连他的媳妇都这么出彩的话,那将来整个谈家的继承权,恐怕都要落到他们两人的手上。妈是担心,你今后没有着落啊!再说了,现在你娶进门的那个女人,到底算个什么呢?整天都说自己怀上,连个汤都不会煮!将来要是分了家的话,那你下班回家岂不是要喝西北风了?”

这几天,越看霍思雨,舒落心越是觉得不满。

再加上今天霍思雨竟然和她公然顶撞,让舒落心简直丢脸丢到家了!

“可妈,毕竟我们现在都有了各自的家庭,这……不大好!”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暗夜中的男子,眼眸中却开始流窜出一个系列的期待……

本以为,这个午夜母子间交心的谈论,不会被任何人察觉到。

但谈的起劲的两母子却不知道,从刚刚他们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就有一抹黑色的身影站在楼梯口处。而很不巧的,那人已经将刚刚他们母子的对话都听了进去。

这人,便是霍思雨!

本来在房间里,左等右等都等不到谈逸南的她,还生怕这个男人出了什么意外,所以准备到外面去找他。

没想到,却在大厅里撞见了如此的一幕!

而让霍思雨更始料未及的,是谈逸南母子的无节操。

千方百计的娶她霍思雨进门之后,竟然又千方百计的开始准备算计她,想要让她滚蛋出门?然后,还打算将顾念兮给请回来?

在他们母子俩没有节操的自尊面前,霍思雨已经甘拜下风了。没想到,舒落心竟然还有脸来指责她霍思雨的不是?

可他们似乎忘记了,呆在上流社会就是她霍思雨这一辈子的目标!

如今,她已经顺利进了这个圈子,想要让她退出来,可没有这么简单!

恨意,如同蔓藤一般,一点一点在霍思雨的心中繁衍开来,紧紧的将她的身体缠绕,更将她的心给死死的封住。

原来,谈逸南你和你的母亲真的是一个德行!

只要知道了顾念兮的身份,就拼了命的想要往顾念兮身上贴?

可怎么办,招惹我霍思雨的是你们母子俩!

让我进了这个家,让我成为你们的一份子之后,难道你们还想过河拆桥,让我成为天下的笑柄么?

不会的,我是不会让你们如愿的!

从今天开始,我会一点一点的从你们的手上,得到该属于我的这一切!

看着沙发上那对恶心的母子,霍思雨的双手紧握,脸上露出阴毒的笑容。

趁着他们两人都还没有发现她的存在之时,霍思雨又悄然离开这个角落。

一如,她从未出现过那般……

接到苏悠悠的电话之时,顾念兮正在谈家楼上打包行李。现在谈逸南的新婚已经过去了,爷爷已经答应让她和谈逸泽搬回他们的小公寓。只要将这一切都打包好,等到周末谈逸泽休息的话,他们就可以出发了。

“兮丫头,今天我们见个面吧!”电话里的苏悠悠,似乎有些提不起劲。

这让,顾念兮有些莫名的担忧:“好的,可是悠悠,你怎么了?声音听起来,怎么怪怪的?”

“没事,等见面再说吧!”苏悠悠撇撇嘴之后,挂断了电话。

此刻,她正站在镜子前。

看着镜子里脸色莫名有些晦暗的自己,苏悠悠也只是耸了耸肩膀。

其实,这几天她一直都在反省自己。谁让她当初不分青红皂白的,就帮了霍思雨的忙,给她证明了“怀上”?

而这件事情导致的结果,就是她苏悠悠直接帮霍思雨夺走了顾念兮的男友!

这让,苏悠悠更加愧疚。

连日来,她每天都检讨自己,也想着该怎么和顾念兮说这件事情。

终于在今天早晨的时候,她鼓起了勇气给顾念兮打了这个电话。准备,在今晚上和顾念兮说出这一切,并且和她道歉。

当初,顾念兮是怎么死心眼的爱着那个谈逸南的,自己都是目击者。

而那段纯真美好的爱情,却被自己破坏了。念兮,会原谅自己么?

忐忑不安,一直在苏悠悠的心里繁衍着。到了晚上和顾念兮见面的时间点之时,升级到最高点。

此时,苏悠悠正坐在她和陆子聪时常见面的酒吧里。

不过,倒不是她和陆子聪经常坐的那个位置,而是另一处隐蔽的酒座。

顾念兮一到这里,苏悠悠就看到了她。

有些人的身上,仿佛与身俱来就带着光束,无论行走到哪个地方,都能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

而顾念兮,就是这样的人。

即便,她不曾在不熟悉的人群中提及她的身份,但只要她出现在那个地方,便能瞬间成为那个地方的焦点。

当顾念兮出现在酒吧的时候,苏悠悠便有些后悔了,今天竟然将她约在这样的地方。

身穿一身白色风衣的顾念兮,风尘仆仆赶过来的时候,脸蛋上还有两抹因为夜间寒冷而扬起的红晕。如同清新小百合的她,一出现就成为了整个酒吧里的风景线。

所有的男人,都开始变了样。

有的,还开始朝着顾念兮靠近。

“小六,这是我朋友!”苏悠悠看到有人已经不安的向顾念兮走去的时候,她立马赶了过来。

“原来是苏小妞的朋友,对不起刚刚失礼了!”毕竟苏悠悠已经成为这里的常客。所以这里的人,多多少少都会给她一点面子的。

“念兮,过来。我们喝一点热的东西,就走吧!”这样的地方,实在不适合顾念兮呆着。苏悠悠也觉得,顾念兮应该不喜欢这样的地方。不然,她为什么从一进来的时候,眉心处就开始浮现褶皱?

“嗯,好的!”虽然现在已经是春天,温度回升了不少。但晚上出来,温度还是很低。这让身为南方人的她们,有些受不了。

“不过悠悠,你今天有什么话想要对我说的?”苏悠悠早上那奇怪的腔调,就让苏悠悠很是怀疑了。现在,在和她想见,顾念兮自然很快便发现她眼眸中有意无意的躲闪。

苏悠悠,这是怎么了?

而在顾念兮探究的眼神中,苏悠悠却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不清不楚的话:“念兮,我们认识多少年了?”

“我们从穿纸尿裤的时候就认识,好不好?”白了苏悠悠一眼,顾念兮怀疑今天的苏悠悠是不是故意找自己出来装非主流的。

苏悠悠的家庭也算不错,父母都是在职员工。她的小日子,其实也没有什么烦恼。当然,这要比起那些富甲一方的豪门,距离也有点远。

“那我们认识已经二十多年了!”苏悠悠暗自叹息着,伸手就抓起她刚刚先到的时候,点的那杯威士忌。

仰头,她当着顾念兮的面,又喝了好大一口。

印象中,这是苏悠悠第一次以如此颓废的形象出现在顾念兮的面前。

顾念兮赶紧伸手,从苏悠悠的手上夺下了那杯酒。闻到酒杯上的浓烈酒香,顾念兮知道这东西并不像苏悠悠说的那么好喝。上一次,谈逸泽和爷爷喝这东西的时候,她也悄悄的抿了一小口,就辣的她差点掉泪。当时谈逸泽还嘲笑她是贪杯的小猫来着。

猛地又意识到,自己的思绪又飘到了那个男人的身上,这样的情况最近经常发生。顾念兮有些懊恼的砸了砸自己的腿。

“悠悠,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话,你还是直接说出来好么?”顾念兮其实早已看出苏悠悠的心思。

“那念兮,我说出来这些,你可不可以念在我们二十几年的交情上,原谅我?”说这话的时候,苏悠悠的眼眶微红。

她真的非常珍惜自己和顾念兮的这一段友情!

更不想,让她们纯真而友好的感情,因为霍思雨而葬送!

这也是,她为什么选择要向顾念兮老实交代的缘故。

“悠悠,你说吧!我……会原谅你的!”看苏悠悠那么痛苦,顾念兮连糊弄一下她的兴致都没有了。

“那念兮,你听好了!你知道么,霍思雨的丈夫就是你以前的……”说到这的时候,苏悠悠发现自己又有些结巴了。原来,亲口承认自己的错误,还是有点困难。

可她的话还没有说出来,就听到顾念兮替她将话给说完整了!

“悠悠,你该不会只是想说,霍思雨的丈夫就是我的前任吧?”

“念兮,你不会早就知道了吧?”看顾念兮此刻脸上还带笑的神情,苏悠悠有些吃惊。

特别是顾念兮刚刚说出的话中,那“只是”二字!

那让苏悠悠莫名的觉得,顾念兮好似早已放开当年的那段纯真美好的感情。

“这个,我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其实也没有什么!”如今再度回忆起当初推门而入的时候,那床上两具痴缠的身体,顾念兮发现自己的心竟然已经没有任何酸涩的感觉。

或许就像是别人说的:时间是最好的药。

“可念兮就算你知道这些,有些话我还是想要告诉你!”说着苏悠悠咬了咬红唇,一双放在桌子上的小手,也紧握着:“念兮,你知道当初为什么那个男人会答应和霍思雨结婚么?”

“情到深处,自然要结婚!”顾念兮双手捧着苏悠悠为自己点的热奶茶,一脸浅笑。

看他们都能背着她,不知道在床上搞过几回了!那感情,势必“深厚”。

“不是这样的,念兮!当初要不是我,那男人是绝对不会和霍思雨订婚的,是我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所以才……”苏悠悠的眼眶又是红红的。

这,莫名的揪起了顾念兮的心:“悠悠,你做了什么事情。别急,慢慢说!”

印象中,苏悠悠的多愁善感,也只是偶尔拿出来装一装。但今天这架势,真的让顾念兮不得不怀疑,到底她做了什么事情,能将她急成这样?

“念兮,是我!一切,都是我造成的!要不是当初她来求我帮她做假证明,说她怀上了,那个男人也绝对不会被她给拐走了!一切都是我,我坏!我打小就老用自己的年岁欺负你。不也就比你大一天的时间么,我就要是以你姐姐自居,欺负你。现在,还助虐伐纣,帮助别人将他给抢走……”

说到这的时候,有些晶莹的液体已从苏悠悠的眼眶中滑出。

而顾念兮则在听到这段话之后,呆滞住了!

苏悠悠说她帮霍思雨做假证明,说她怀上了?

这,难道是说,霍思雨的怀上有假?

然而顾念兮此刻皱着眉心思考的样子,却让苏悠悠误以为,顾念兮生气了!

“念兮,你要是生气的话,打我骂我都可以。再不解气,我那翘翘的屁屁,就让你多踹几下。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从小到大,她最喜欢顾念兮了。

所以,当误以为顾念兮是真的生气不理会自己了,苏悠悠竟然连她一向都不准让其他人碰触的屁屁都拿出来给顾念兮踹了。

“悠悠,我没有生气。不过你要是真的决定要让我踹几下,我不会介意的!”顾念兮笑着,一双漂亮的大眼在这霓虹灯的折射下,竟然闪烁着犹如狐狸一样的光彩。

看顾念兮的神情,苏悠悠知道自己中了这小狐狸的圈套了,立马怪叫一声:“嗷,中计了!兮丫头,你可要温柔点……不然,我会受不了的!”

其实看顾念兮的神色,苏悠悠已经猜到,过去的那些她早已放下。

而这,也让她稍稍松了一口气。

还好,她没有因为自己办错一件事情,而失去顾念兮!

“看在你知错能改的份上,本宫今天就原谅你!不过……”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凑近了苏悠悠:“悠悠,思雨真的没有怀上?”

“没有!千真万确!不信的话,我办公室里其实还有当时的录像,你要看么?”

“不用!我只是在想,她到底还有什么谎是撒不出来的?”想到这,顾念兮勾唇一笑。

那双迷人的眼睛里,却闪过一丝狡诈!

连怀上也能造假?

霍思雨,你的胆子真的越来越大了!

“她,还说过别的谎么?”

“这话说起来,也就长了!”

其实,在这个城市遇到苏悠悠的时候,顾念兮就很想对她一吐心中的苦水。现在终于找到了机会,当然全部要倾xie出来。

当顾念兮和苏悠悠说出霍思雨这一阵子作出的那些事情之后,心情感觉莫名的好。当你有一肚子烦心的事,而身旁正好有个可以倾泻的人,那便是最为幸福的。

“我插!尼玛的霍思雨还有没有节操这东西?”这是,苏悠悠在听到霍思雨作出来的那一系列事情之后,得出的结论。

只是非常不巧的是,此刻歌厅里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声正好停止了。

而苏悠悠的这一声河东狮吼,注定了为她引得所有人的关注。

苏悠悠向来皮糙肉厚的,只将他们的怪异视线当成他们对自己的仰慕。

“悠悠,斯文一点!”

“姐哪里不斯文了?那是他们看上姐了!”一席话,她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的。却让身侧的顾念兮无语了。

这厚的跟城墙没区别的脸皮,恐怕是苏悠悠的强大的特长了!

只是,继续歪腻的小姐妹却没有注意到,不远处隐藏在黑暗中的男子,将刚刚这一幕全部纳进了眼底……

霍小三的霉运,接二连三!

啦啦啦啦,爱偶咩?记得给个票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