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七十二章 谈逸南的婚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二章 谈逸南的婚礼

话音落下,站在不远处的男子并没有转过身来看她!

看他那副别扭的样子,顾念兮自然清楚,这个男人其实还不想理会自己!不过,要真的不想理会自己的话,晚上钻进被窝之后就不应该理会自己,更不应该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偷偷的解开她衣服的扣子,这样会比较有说服力。

别以为她早上起床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她的胸口处还有昨晚上他弄上去的红痕。

“别磨蹭了,快过来吃饭!吃完饭,咱们要赶快过去了。爸爸和爷爷,已经在催促我们了!”其实要不是顾及到顾念兮还没有起床,老爷子没准一早就将谈逸泽给带过去了。

“我知道了!”狠狠的咬了咬红唇之后,顾念兮果真坐到了餐桌前。

只不过,她挑选的位置,正好是谈逸泽的对面。她就不相信,她一直都在谈逸泽的面前晃悠,这个男人真的可以做到熟视无睹!

“这粥,好香啊!”顾念兮喝着刘嫂早上做的银耳粥,感叹着。当然这话,也让她成功引起了某个男人的关注。

谈逸泽本想只是抬头看一眼,她那小馋猫的样子,却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的她……

一瞬间,谈逸泽发现自己根本就移不开眼。

因为,他面前的女人,竟然身穿一身浅粉色的旗袍!她那一身白白的肌肤,更是在如此颜色的映衬下,更显细腻和柔和。不知道她是怎么弄的,那一头黑色的发丝也被她梳成了一个侧簪,露出那她白色颈部肌肤!因为今天是去参加婚礼的关系,顾念兮的脸上自然化上淡妆。不是霍思雨那种火辣而妖冶的妆,而是独属于她顾念兮的那种细致和柔和。

其实,女人爱漂亮,这话谈逸泽早就从周子琪的嘴中听到过无数次。顾念兮想要在人前打扮的漂亮一点,他是不反对。可关键是,这衣服的胸口位置是不能开着这么大的一个洞吧?那故意开出来的口子,几乎能让人看清楚那条引人遐想的深沟!

而这,是他谈逸泽的专属地带!

这丫头,该不会是故意穿成这样来刺激自己的吧?那她的胆子,可就越来越肥了!

见谈逸泽已经看到了自己却还是没有先开口的打算,顾念兮只能继续低下头,吃她的粥。她倒是要看看,这个男人能忍到什么时候。

只是,一直到吃完了饭,那个男人还是坐在原地。除了偶尔瞟向窗外几眼之外,他都没有再看过自己一眼。

难道,他真的不在意?

想到这一点,顾念兮的鼻子又是莫名的酸涩。

从包包里取来粉饼,简单的补了一下妆之后,女人站了起来,大步朝着大门外走去。

“你去哪里?”终于,在她的脚快要迈出谈家大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这么个熟悉的嗓音。

“不是说快一点么,我吃完了,我们当然是要出门了!”顾念兮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头看那个男人。粉唇,微嘟着。

因为,她真的也有些生气了。

她都为了他做了这么多事情了,难道还不够么?

“现在先回去,换件衣服!”扔下了手上的报纸之后,谈逸泽也站了起来。

天知道,从刚刚开始他要花费多大的力气,才能克制住自己不上前,将这个身穿旗袍,身上那一寸凹凸都尽显的女人,扛回到卧室里狠狠的要上几遍?

胸口也就算了,待会儿找件厚一点的衣服,直接将她给裹起来,那也就没有人看见。可当顾念兮站起来的时候,谈逸泽才发现,这件旗袍更是别有洞天!

那旗袍的开叉地方,竟然开到如此地方。顾念兮只要像是刚刚那样随便的走几步的话,那两条光滑无痕的腿,便若隐若现。

这下,谈逸泽不淡定了!

谈逸泽身为男人,当然知道顾念兮那两条肉质紧绷的腿,对男人到底有多大的吸引。再者,他是顾念兮的丈夫,他更深知这个女人的魔力,在你亲自感受的时候,是何等美好!要是顾念兮真的穿成这样走出去的话,那岂不是到处为他树敌?

再说,这些可都是他谈逸泽一个人的地盘?

“……”原本以为男人根本不介意的顾念兮,在听到男人这一番气急败坏的话之后,唇角上突然勾起一个邪恶的弧度。

装不下去了,谈少?

很好!

最近不是几天都不理我?那今天不整你一把,岂不是太委屈自己了?

“不用了,我觉得这挺好的!老公你不是说,爷爷和爸爸都在催我们了吗,还是快一点到那边比较好?”

转过身的时候,顾念兮已经将自己眸子里那些不该有的情绪都很好的掩藏起来。所以此刻,谈逸泽看到的依旧是一个满脸无辜的小东西。

“不行,先回去换衣服!”谈逸泽大步上前,伸手便想要拽住顾念兮的手臂,想要将她带到楼上。却不想,刚刚伸出手的时候,她便看到了。而且,她也很好的躲开了!

“老公,我这件衣服不好看吗?”顾念兮眨巴着无辜的大眼,还不时的拉扯着自己身上的这件旗袍。话说,这件旗袍还是当初苏悠悠给自己定做的,说是要让她顾念兮展现一下,属于江南女子的柔情。可顾念兮觉得,这衣服实在太暴露了。只是没想到,这东西竟然在这个时候派上用场!

“不好看,非常不好看!”谈逸泽的脸,依旧紧绷。

其实不是不好看,而是太过于好看了!简直,将她寻常用比较宽松衣服掩盖起来的美好,都凸显的淋漓尽致!

看的,连他自己都热血沸腾的。更不用说,别的男人了!

只是,对于他的毁谤,顾念兮像是一点也不在意似的:“是吗?可我倒是觉得,这衣服真的挺合身的。加上这件白色的披肩,刚刚好!好了,我们走吧。再不走,恐怕来不及了!”

其实,顾念兮已经明显的看到谈少额头上的青筋了,但她还是对着他巧笑颜开,半拉半拽的,将谈少给带出了谈家大宅!

第一百零八次了!

坐在教堂某个位置上,谈逸泽的手紧握成拳!

从他和顾念兮进了这个教堂之后,身穿黑色新郎礼服的谈逸南,已经第一百零八次的将视线落在顾念兮的身上。

那过分帜热的眼眸,让谈逸泽不由得怀疑这个男人是不是看到什么了!

可该死的,这些还不止!

除了谈逸南之外,几乎整个礼堂里,今天参加这个谈逸南结婚仪式的年轻男子,都纷纷将视线落到顾念兮的身上。惹祸的,就是顾念兮身上那一身粉色的旗袍!胸口开了一个大洞,腿部还岔的那么高。几乎,都快要遮挡不住她所有的美好了!

这让,谈逸泽懊恼的不像是他!将自己的气愤浓缩在拳头上,谈逸泽狠狠的砸了一把椅子的扶手之后,胸口还是剧烈的起伏着。

“老公,你怎么了?”明知道,谈逸泽在生气些什么,但顾念兮还是无辜的朝着男人眨巴着大眼。

“小东西,回家再跟你算账!”气的牙痒痒,很想就此将她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撕了个粉碎,然后将她一口给吃掉的谈逸泽,最终还是平息下自己胸口处的火气。

不过,这小东西胆子真的越来越肥了。若是不给她点什么教训,恐怕过两天她都要趴到自己的头顶上去了!

狠狠的将顾念兮拦在自己的怀中,谈逸泽那只不怀好意的大掌狠狠的掐了她一把。

“嘶……谈少,我记得我没有惹你吧!是你先不理我的,好不好?”痛,谈逸泽这一次真的是狠狠的掐她了!顾念兮当即想要将这个老痞子给推开。可男人不依不饶,一直紧紧的扼住她的腰身,不让她动弹!

“你没有吗?三头两头的给我招蜂引蝶,到处树敌!现在好了,竟然还穿的这样。想给谁看?难道,你还真的想要将准备结婚的人,给勾回来不成?”他将顾念兮的小身子,狠狠的摁在怀中。

“什么?这是格调好不好?再说了,我是有洁癖的人!脏了的东西,我才不屑呢!”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没有忘记狠狠的瞪了一眼不远处,明明已经披上了新婚礼服,却还对自己不死心的张望着的谈逸南。

谈逸南本是看到顾念兮朝自己看过来,黯淡的眸子中开始出现光亮。

今天的顾念兮,真的打扮的好漂亮。

以前的她,总习惯一身简单的运动服,要不然就是牛仔裤搭配T恤。然后,头发扎成一根马尾。那时候素面朝天的她,就已经很惹人注目了。更不用说,她像今天这样,化了妆,还穿了一身漂亮的旗袍。如此的顾念兮,简直就像是陶瓷娃娃般,惹人爱怜。

当然的,如果现在陪在顾念兮身边的人,是他谈逸南的话,这一切便会更加的完美!

只可惜,现在坐拥顾念兮的,却是自己的大哥……

看着这样的一幕,谈逸南感觉这一切真是刺眼。如果当初自己及时悬崖勒马,在顾念兮看到他和霍思雨滚床单的时候,就及时向她求饶,会不会顾念兮就不会嫁给谈逸泽了?

只可惜,这样的假设在谈逸南看到顾念兮眼眸里的清冷之时便知道,这个假设可能也不成立。也就是说,从他谈逸南让霍思雨爬上他的床开始,他和顾念兮之间就可能已经划开了不可能逾越的鸿沟了……

失落的收回自己落在顾念兮身上的视线之后,谈逸南继续躲在阴暗的角落里,暗自伤神。

而此刻,顾念兮在说完这番话,然后发现身侧那个男子非但没有松开掐着她的手之后,她只能狗腿似的求饶了:“谈少,您就行行好,放过我好不?”

“不好,谁让你穿的这么少!”谈少的视线邪恶的看向她旗袍上开出来的那个大洞,挑眉示意道:就是非常的不好,所以不可能放过你!

“谈少,都说了咱这不是少,这叫格调。再说了,咱穿这一身衣服,都是给你看的。难道,你不喜欢吗?”见谈逸泽的神色依旧没有缓和,顾念兮只能硬着头皮将自己的小脑袋埋进男人的怀中,讨好着。

也许有人会骂她没有骨气。可谈逸泽那一掐的力气有多大,腰有多疼,你们是体会不到的。所以在暴力面前,她真的不得不屈服。

“我倒是喜欢你回家只穿给我一个人看。你,干不干!”男人似乎还没有妥协,还微眯着黑瞳,盯着躲进了他怀中的她。

“干!什么都干,老公你就放过人家了好不好?”她的腰都快要被他给掐断了,他要什么她能不同意吗?

“那行,今晚回家就将自己收拾好等我!若是有哪一点做不好,我绝对不会轻饶你!”又是恶狠狠的一通威胁压迫之后,谈逸泽这才松了手。

而顾念兮终于在腰部得到自由之后,扭头深深的白了谈少一眼!

这个老痞子!

很快,婚礼开始了。

神父站在教堂的正中间,宣读着所谓的誓言。

前面,霍思雨的承诺和宣誓,都进行的非常顺利。

可到了问及谈逸南的时候,场面却变得有些僵。

“新郎,谈逸南先生,你是否愿意娶霍思雨小姐为妻,从今时直到永远,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永远爱着她、珍惜她,对她忠实,直到永永远远?”神父的提问,谈逸南好似没有听到似的,什么也没有回应。或者应该说,从这婚礼一开始,谈逸南就不在状态中。

而这个敞大的教堂,也因为谈逸南的沉默,而变得sao动。

“小南,你到底在做什么?”谈建天在台下有些不满。

“小南,快说‘我愿意’。”舒落心也开了口。

虽然她也打从心里不愿让霍思雨入门,但今天好歹也是当着这么多亲朋好友的面子,她怎么能让谈逸南再度闹出一场笑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对啊,”台下有些人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但谈逸南,还是没有开口。

见谈逸南这幅举动,霍思雨也淡定不下来了。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就差一点点了,她霍思雨就要整整的踏上那个上流社会了,她怎么允许在这个时候发生意外?

“南,快点回答神父的问题!”霍思雨开始催促着。

只是不得不承认的是,这样的催促只是无端的增加了谈逸南对她的反感。

真的,谈逸南从来没有想过的,就是娶霍思雨。一开始,霍思雨却是够漂亮,但却只是让男人产生想要和她在一起的冲动,并没有让人有种想要将她娶回家的感觉。

他承认,他当初和霍思雨上炕抱着的想法,就是龌龊的。只是,他真的没有想过,事情会发展到如今这个地步。竟然,要将这样的女人娶进门……

想着这些的时候,谈逸南又转身,看向顾念兮所在的位置。

“兮兮,你说他现在是在看你,还是在看我?”因为看到谈逸南落在顾念兮的视线,某个恶霸又有些不满了。当下,他再度将顾念兮圈进自己的怀中,以宣布自己的占有权。

“当然是你了!他是你弟弟,当然最爱你这个当哥哥的。”有时候,做人就是这么的无奈。明明身侧坐着的人并不是善类,但顾念兮还是不得不说一些好话,哄哄这个男人。不然一会儿,他要是生气了,受苦的还是她!

顾念兮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出人间悲剧!

可即便顾念兮做到如此狗腿,男人还是有些不满。这会儿,他又将唇贴了过来,咬着她的耳,道:“是吗?我怎么感觉他是在看你?”

“没……没有。一定是你看错了!我和他非亲非故的,他为什么看着我?”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也看到了站在教堂正中间,正做着宣誓的某个男人,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谈逸南,到底你还想怎么样?

当初你害的我离家出走,还和我的好友滚了床单,将我抛弃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在婚礼上这么看着我,难道非要让其他人都知道,我们的过往么?

“非亲非故?那你,为什么还看着他?是觉得,他比我帅,比我年轻?”老男人果然是最难哄的,看到顾念兮看着谈逸南,他又开始念叨着。

而他放在顾念兮腰身上的手,也开始一点一点的加大力度。

很显然,他又有暴怒的嫌疑了。

“哪有,我没有看他。我的眼睛生来,就是为了看谈少的!瞧瞧,咱家的谈少多帅,就算年长几岁又怎么样,比那些个不入流的小毛头,可是有味道的多了!”感觉到身侧那个男人的阴阳怪调,顾念兮赶紧又狗腿似的环住了谈逸泽的手臂。

虽然这番话又几分做作的嫌疑,但还是哄的谈少眉飞色舞。不是因为她说他比谈逸南帅,而是她说这话的时候,用了“咱家”二字。

感觉,她顾念兮和他就是一个整体,一个不可分开的整体……

对于顾念兮赞美,谈少觉得很符合自己的实际情况,便接受了。当然的,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小气吧啦的男人,所以他决定暂时放过这小东西了。

而张望了良久,企图希望从顾念兮的眼眸中看到一点其他什么东西的谈逸南,眼眸中最后一抹期待的光亮,消失了……

其实,他本打算这一刻若是从顾念兮的眼眸中看到点什么东西的话,他会放弃这场婚礼。不管家人怎么反对,或是父亲连公司都不给他,都没有关系!

可最终,他在她的眼眸中,什么也没有找到。他看到的,只是她和谈逸泽的互动。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这一刻,谈逸南终于明白,顾念兮对他的那份情,已经过去了。可他也同样明白,这样的结果也是他当初的花心和无耻,才导致的。他,怨不了其他人。

“新郎,请你回答我的问题!”见男人一直都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神父再度问道。

“我……愿意!”最终,谈逸南还是开了口,说出了这一句。

既然,顾念兮已经不会回到自己的身边了,那娶谁对他谈逸南来说,又有什么样的区别?

而这一声,同样让身侧的霍思雨一瞬间雀跃起来。

终于,她真的嫁给谈逸南了!

结婚仪式一结束,那些亲朋好友都开始凑上前,和新人一起合照。

看着站在正中间,霍思雨那眉开眼笑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顾念兮的脑海中竟然浮现了这样的字眼:虚伪的婚姻,虚无的幸福……

从礼堂出来之后,所有的亲朋好友都聚在了酒店。来来回回敬酒的人有点多,谈逸泽身为这个婚礼上身份最为尊贵的人物,自然被灌了不少酒。

酒席快要结束的时候,顾念兮已经可以闻到,从这男人身上散发出的浓烈酒香。

“谈少,别喝了好不?”顾念兮拉了一把身侧的男子。

“担心我?”也许是喝过酒的缘故,谈逸泽的本就不是特别白的脸,此刻竟然浮现了几许红。那张线条冷硬的脸,也因为这样的红,还有他嘴角扯开的弧度,变得更为迷人。

“嗯,你要是喝醉了,就没有人保护我了!”今天一整天了,谈逸泽都不准她乱跑,只让她呆在他的身边。所以,女人自然也读懂了,这个男人在意些什么。

“呵呵……小东西!”不知道是不是喝过酒的缘故,此刻的谈逸泽并没有常日里在外人面前保持的那份严肃。他拉过了顾念兮,将她禁锢在自己的怀中,亲了亲。然后,他又习惯性的蹭到了女人的颈窝里:“就算我不想喝,人家也不放过我!”

也对,顾念兮抬头看过去,又有几个人朝着他们这边走来。

看着怀中,已经明显喝高了的他,顾念兮突然觉得鼻尖酸酸的。

因为她突然明白了,这个男人的悲哀。

“小东西,懂得心疼我了?”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男人和自己靠的太近,明明她没有多大的表现出自己的情绪,他却突然说出了她心中所想。

看着她的表情,男人似乎也确定了她的想法。他看着她,低低的笑着。黑眸子里,没有了平日的清冷,却多了一抹专注和疼惜。

“想要我不喝酒么?那,就按照我说的去做!”他又将头埋在了她的颈窝里,用着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对她说。

“好!”只要能让他不那么难受,让她做什么都值得!

没过一会儿,顾念兮便被谈逸泽带到了这间酒店比较隐蔽的洗手间旁。

“你要上洗手间么?要不要我扶你过去?”这期间,谈逸泽的手臂一直挂在顾念兮的肩膀上,让她支撑着自己。只是,这样的情况却突然转变了。

当顾念兮还没有回过神来,她的身子便被推进了酒店的一个洗手间里。门关上的瞬间,谈逸泽的唇压了下来……

“老公,难道在别人还没有离开之前,我们要在这里躲着?”被谈逸泽吻得头脑晕晕乎乎的,终于被放开的时候,顾念兮除了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之外,还意识到这个问题。

“怎么,不乐意么?”男人一手撑着洗手间的墙壁,将顾念兮禁锢在自己的胸口和墙壁之间。嘴角上的弧度,倾尽了邪肆。

“没,没有!”只要能让他躲开那些人跟喝白开水似的灌酒法,什么都行。

“可在这里好像有些无聊,要不……”他眉宇间那闪现出来的邪恶,让顾念兮有些不好的预感。

果然,不一会儿的功夫,谈逸泽已经蹭了过来。

而那满身的酒气,倒是将顾念兮熏得有些头昏眼花的。

“老公,这样不好吧。这是公共场所,要是被其他人闯进来怎么办?”顾念兮看着靠在自己肩头上满身酒气的男子,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不怕,我会保护你的!”说完这话,谈逸泽已经不给她任何开口的机会了。

当这一切结束的时候,顾念兮真的觉得,今天真的是太疯狂了。她竟然……

而谈逸泽从做完之后,嘴角上都一直带着坏笑。慢条斯理的帮顾念兮穿好衣服之后,他又开始整理自己的。还对顾念兮说:“小东西,你先出去一下。”

“为什么?”女人微嘟红唇,表示自己的不满。

“我要放水,难道你要看?”他邪恶的朝着她挑眉。

“……”这个老痞子!竟然把生理问题,也说的如此邪恶。

“想的美,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喝高了的老痞子,果然脸皮也厚的跟城墙似的。

顾念兮一个人的走出洗手间的时候,还不忘念念叨叨着。早知道,就不该给这个老痞子得逞的!

“大表嫂,你该不会走错洗手间了吧?”

就在顾念兮的脚刚刚迈出洗手间门口的时候,便有男音从自己的身侧传来。

顾念兮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她的面前站着一个男人。

这男人,身上虽然也是一身西装,但却和谈逸泽所呈现出来的,截然不同。他的浑身上下,是一种超乎寻常的阴柔美。

再加上,他的脸也是尖尖的瓜子脸,唇红齿白,美的有些惊心动魄。让顾念兮这个纯正的女人,都有些自惭形秽!

刚刚在礼堂的时候,第一眼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顾念兮还以为他是个爱好中性打扮的女人。但在听到他那口浑厚的男音之时,她才恍然大悟。他,是个男人!

如果这人不是以莫妍的未婚夫身份出席这场婚礼的话,那顾念兮一定会认为,这人就是苏悠悠以前常在自己面前提及的“小受”……

“那个……”抬头,顾念兮才发现,这是男厕!那该死的老痞子,竟然将自己带到这里!现在,丢人真的丢到姥姥家去了。

“还是说,大表嫂其实不是走错洗手间,而是到这里做某些事情?”见顾念兮一时间语塞,男人又道。

那不屑的口吻,还有充满讽刺的眼神,让顾念兮不由得怀疑,这个男人对自己抱着敌意。

“慕先生,不就走错一个洗手间,又不是杀人放火,你有必要这么咄咄逼人么?”明知道,自己脸色有些怪异,才让这个男人嗅到了什么。但顾念兮还是昂首挺胸,反击着。

就像谈逸泽说过的,她顾念兮不应该是软柿子!任人揉扁掐圆,更不是她的风格!

被顾念兮成为“慕先生”的人,便是莫妍的未婚夫。这城市,一大型房地产的少东慕阳。

而男人在听到顾念兮有些微怒的反驳之时,更能确定她刚刚在这洗手间里做了些什么。

“呵,这么理直气壮之前,是不是该检查你身上有没有什么痕迹,不让人抓到任何把柄先?小三,就是小三!”男人依旧是玩味似的调笑着。视线,落在顾念兮旗袍那处开口上……

顺着他的视线,顾念兮看到了自己露在那圈圈上的肌肤。而那里,上面还有一个清晰的牙印。

这个该死的老痞子!

什么地方不好留印记,正好留在这个位置?

怪不得,从刚刚见到这个男人之后,他一直都用着那种肮脏和鄙夷的视线打量着自己!

“慕先生,难道令尊没有教会你怎么尊重别人么?”抬手,顾念兮扯了扯自己的披肩,将那一处牙印盖住之后,又道:“再说了,我是一个已婚人士,就算我的身上有些什么丈夫留下的痕迹,也实属正常。难道,连这事慕先生都想要管?未免,也太将你自己当成一回事了吧?”

一想到他刚刚落在自己身上那羞辱的眼神,顾念兮什么话都能说的出来。

本来考虑到对方会是谈家未来的亲戚,她不想将关系搞的太僵。

可听着他一口一个的喊自己“小三”,还有他落在自己身上那充满羞辱的眼神,顾念兮发现自己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也罢,既然人家都不打算给她留面子,那她又何须要考虑到他人的感受?

“是,你和你丈夫做些什么,我们这些外人是管不了。但你不会觉得,对不起自己的良心?还有,夜路走多了,也是会有碰到鬼的时候。一个当三儿的人来出席婚礼就算了,还让新娘子出尽丑态,难道就不怕得到报应么?难道你就不担心,迟早有一天也会有什么人,介入你和大表哥之间,让你也尝一尝下堂妇的滋味?”

见顾念兮来劲了,男人似乎也数落的更加带劲。为的,只是刺激顾念兮!

谁让她,上一次欺负了莫妍?

早在参加这场婚礼之前,莫妍已经将霍思雨告诉她的那些,全都告诉的慕阳。再加上上一次在谈家因为顾念兮而受到的屈辱,莫妍更是在慕阳的面前,将顾念兮描绘成了一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如果说,单单只是顾念兮欺负了莫妍,也便罢了。但她,偏偏还是个小三。而这,则是慕阳最为痛恨的!

因为当初,他的亲身母亲,正是因为介入婚姻的小三,而选择上吊自杀的!

这,才导致了慕阳恨透了天下所有的小三。

于是,才上演了今天这一幕。

“我今天是以谈家长孙媳的身份过来参加婚礼的,没有人比我有资格出现在这里?请问,你这个还没有进门的表孙婿,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指责我?”面对慕阳如此的犀利言语,顾念兮也只是微微挑了眉。

那双明丽的大眼睛里浮现的,是对于这个人的不屑和藐视。

虽然,她的身高还没有到慕阳的下巴处,但她瞪人的时候,却让慕阳没感觉到多大的优势。特别是顾念兮身上那股子架势,让慕阳无端的觉得矮了一截。

而这是身为这个城市顶级黄金单身汉之一的慕阳,从未有过的。

看来,这个女人的身份,似乎不是那么简单的!

看着自己面前正冷冷的瞪着自己看的小女人,慕阳的眉心微皱,思索着什么。

正巧,谈逸泽这个时候才洗手间里走了出来。

不过,今天的他似乎真的喝高了,一上前又将顾念兮拽在自己的怀中,将头埋在了她的胸口处。还不忘记哼哼唧唧的说着:“我看看我刚刚弄上去的东西,还在不在!”

“给我正经点!”因为面前还有不怀好意的人,顾念兮可不想再度被人认定,自己是在卖弄身体,抢男人!

于是,当某人的咸猪蹄又开始凑上来的时候,顾念兮愤然的拍开了他的手。

“小东西,你是我的。不给我碰,给谁碰!”谈逸泽不依不挠,被拍开了手,显然有些生气。

“你是我老公,我们做什么事情都可以。但在‘外人’面前,你给我矜持点!免得又落人口舌,说我顾念兮是不检点,专门破坏人家婚姻的小三!”顾念兮承认,现在自己的这番话有指桑骂槐的嫌疑。

“谁敢这么说你,老子现在就去废了他!”谈逸泽抬眸,非常不满。

“不用,那些爱嚼舌根的人,就让他们说去吧,事实胜于雄辩。”顾念兮继续让谈逸泽的手臂环在自己的肩膀上,然后扶着他迈开了脚步。

“我丈夫真的喝醉了,有些不舒服。所以,现在我要带他回家,麻烦慕先生没事的话,就进去里面转告一声。至于你刚刚说的那些东西,麻烦你下一次说出口之前,先查一查事情的来龙去脉,免得让人笑话了去。还有,你也看到了,我老公可是非常维护我的,若是让他听到这些话,恐怕结果也是慕先生承担不了的!”

临走之前,顾念兮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东西,便顿住了脚步。

不卑不亢的说完这一番话之后,女人便扶着怀中那个头脑有些昏昏沉沉,却还是没有忘记痞子本质的老男人离开了!

而被留下来的慕阳,则盯着这个女人的背影出神。

这个女人说的头头是道,不卑不亢,显然她不是无礼的那一方。

可今早,谈逸南在典礼上的失神,还有视线落下的方向,都说明他和顾念兮真的有牵扯!

难道,这当中还有他们旁人所不了解的隐情不成?

这些,一直到婚礼结束的时候,慕阳都没能找到答案。

不过他可以确定的是,顾念兮这个女人,肯定不好对付!

因为谈逸南结婚的缘故,所以谈家人都忙的不亦乐乎。所以没有人注意到,这天本市的电视台里都在插播一条消息:D市州长顾印泯先生,将在本周末来访。参加此次大型活动的开幕仪式。

而这天,谈少很不想服输,很想再和他的小东西多纠缠几次,好慰劳今天因为她穿那件露骨的衣服而遭受到打击的他的小心肝。可最终,他还是昏昏沉沉的睡去了。

看着一脸熟睡的男人,顾念兮只能无奈的帮他捻了捻被子,随后自己也跟着钻进了被窝中,将自己的小脑袋埋在了男人的胸口处,然后沉沉的睡去。

这夜,虽然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却比任何时候都还要温馨。

而相比较这个房子里上演的温馨,同在谈家大宅里的另一处房间,气氛却有些诡异。

谈逸南身为今天婚礼的主角,自然是被人灌了不少酒。刚刚能回到谈家,也是幸亏其他的人搀扶着,才能回来。

这会儿,头一粘到枕头的他,便开始打着呼。

“谈逸南,你给我起来!”身侧,已经换好了一身丝绸质地睡衣的霍思雨,正坐在床的另一端。

“今天是我们的新婚之夜,你不能这样对我!”她抓着他的手,摇晃着。

每一个女人,都希望有一个浪漫为唯美的新婚夜,霍思雨自然也不例外。

既然谈逸南不能亲自动手,那她就帮他吧!

于是,女人伸手一个个的解开谈逸南衬衣的扣子。

却不想,还没有完全解开的时候,那只无情的大掌将她推开了:“烦,滚开!”

“念兮……”将霍思雨拍开的男人,翻了个身之后,从他的嘴中轻呼出另一个人的名字。

撒票,嗷嗷。

留言这两天有空就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