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七十一章 兮兮是二手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一章 兮兮是二手货?

“念兮,我不是这个意思!”谈逸南面对现在的顾念兮,真的有些无措。

因为他总感觉,自从他们分开之后,他的丫头好像真的变了很多。变得伶牙俐齿,变得古灵精怪,更变得浑身是刺。

只要他谈逸南稍稍向她靠近,他的丫头就好像恨不得将所有的刺都落在他的身上。

这样的顾念兮,他真的不熟悉!

“不是这个意思,那是什么意思?不要告诉我,你想要娶思雨的同时,还想和我玩男女间的游戏。我可告诉你,我最不喜欢玩这样的游戏。还有,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龌龊男,我是最讨厌的!”看着不远处,慢步走向他们所在角落的霍思雨,顾念兮突然勾唇一笑。

问出来的问题,很明显也跟之前的连接不上。

但这,一点都没有引起谈逸南的怀疑。因为现在的他,眼里和心里看到的,只有顾念兮。

只要她肯原谅自己,回到他的身边,谈逸南觉得就算是付出自己生命都还值得。

“念兮,我没有想过要去思雨!我已经和她说清楚了,我真的不想跟她结婚。我谈逸南这一生想要娶的人,就只有你!我发誓,我一定会尽快处理好我和她的关系的。念兮……”他伸手上前,想要拉住顾念兮的手,想要将她搂进怀中。

可他的手还没有触及顾念兮的小手,便被她嫌恶的躲开了。

这一幕,刺激着谈逸南的同时,更深深的刺痛霍思雨。

她霍思雨把谈逸南当成了整个世界,他怎么能当着她的面前对别的女人献殷勤,做承诺?

还有,他怎么宁愿纠缠一个嫌弃他的女人,也不要一心一意对待他的自己?

这个世界,真讽刺!

看着霍思雨僵在原地,还有那一张近乎因为愤怒而扭曲变样了的脸,顾念兮觉得,自己的目的终于达到了!

曾经的霍思雨,不也曾用最无耻的手段,在她顾念兮的面前和谈逸南大秀恩爱,羞辱她么?

她顾念兮,现在还只是将当初的那点痛还给她而已。

正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见缝插针,再犯我,斩草除根!

看着霍思雨那一张扭曲了的面孔,顾念兮扭着自己的小蛮腰,转身便准备离开。

但谈逸南可能真的太过投入了,以为顾念兮刚刚问的那一番话,真的是打算原谅他了,所以一见顾念兮转身离开,他还以为是自己刚刚说错了,还是做错了什么,立马追了上去。

“念兮,是不是你觉得我做的还不够好?没事的,你要是觉得我哪一点不好,你可以直接和我说。我一定和你道歉,我也一定改!”眼见顾念兮上了楼,谈逸南还马不停蹄的跟了上去。嘴里那不时的念叨,正好凸显出这个男人的慌乱。

“你的道歉,好像应该不是对我说的吧?”被纠缠的不耐烦的顾念兮,停住了脚步。

转身的时候,她的嘴角上,又是一抹淡雅的笑容。

她的话,明明是对他说的。但她的视线,却不是落在他的身上。而是,落在他的身后。

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顺着顾念兮的视线,谈逸南看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霍思雨!

她,到底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

还有,他刚刚和顾念兮的对话,霍思雨到底听到了什么?

霍思雨本来就不想要和自己分手的,若是再加上刚刚他对顾念兮说的这番话被她听到的话,那她没准会更加发疯的缠着自己!

还有,刚刚顾念兮站着的角度,应该从霍思雨从一进谈家大宅的时候就看到了。为什么,她还会对自己说那些话呢?

难道,其实顾念兮一早就看到了霍思雨的存在,还变相的和自己说那些话?联系起之前,顾念兮说的那番话明明连接不上的地方,谈逸南觉得这非常的有可能。

只是,顾念兮到底为什么这么做呢?

难道,她并不知道,霍思雨的脾气是越恨就越想要纠缠。被她听到他们刚刚的这段对话的话,恐怕她越是不肯将肚子里的孩子拿掉,然后离开?又或者,其实顾念兮并不像回到自己的身边?而她之所以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气气霍思雨!

越想下去,谈逸南觉得后者的可能性越大。

可是,他不甘愿!

他不相信,当初他们爱的那么死去活来的,顾念兮竟然能在半年不到的时间里将自己忘得彻底!

但顾念兮似乎并不知道他的意思似的,看到他注意到了霍思雨的存在,她便转身离开了。而谈逸南则迅速的追了上去。

“谈逸南,你给我站住!”身后,某个女人的声音证明她已经处于崩溃的边沿。

谈逸南跟了上来,但某个女人似乎不让,和他在楼梯口纠缠在一起。

“放手!”

“我不放!我凭什么将你让给其他的女人,你是我的男人,你是我孩子的父亲!”

“很快,都不是了!”

“我不管,只要你还是我的未婚夫的一秒钟,我就不准许你和别的女人有任何的牵绊……”

身后,有女人和男人歇斯底里的纠缠声。不是,还有因为肢体接触而发出的声响。

但这些,顾念兮根本就没有在意!

看着歇斯底里打在一起的男女,顾念兮一个转身便消失在楼梯口……

“爷爷,我打算和兮兮回到我们的公寓住!”这天,谈逸泽在吃饭的时候,突然开口说出了这番话。

而这话,自然在整个餐桌上引起了不小的饭香。

最为乐意见到这个情况的,便是舒落心和霍思雨。自从知道霍思雨并不是什么州长千金之后,舒落心对她的态度一落千丈。且不说整天都对霍思雨呼来唤去的,连她和霍思雨说话的口气也非常的不好。更有时,还恶言相向。目的,当然是为了将这个没有身份背景的霍思雨赶走。

不过在某些实质性的问题上,他们的目标还是一致的。就像是,让顾念兮远离谈逸南!

而相对于霍思雨和舒落心,此刻的顾念兮则显得有些茫然。因为她看得出,谈老爷子以及谈建天在听到谈逸泽的这番话之时,眼眸明显的黯淡了许多。

特别是谈老爷子,连拿在手里的筷子也放下来了。

“小泽,其实你们回到那个小公寓住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我们大家总归是一家人,住在一起不好吗?再说了,那公寓挺小的,我真怕兮兮住的不习惯!”谈建天道,语调里的叹息证明着他的不舍。

而顾念兮自然也听得出,其实谈建天是舍不得谈逸泽离开的。之所以拿她顾念兮出来说,不过只是为了挽留谈逸泽。

“其实再过两天,兮兮就要上班了。我们住的那个公寓,距离兮兮工作的地方也比较近。”谈逸泽自然听得出谈建天话里的其他含义。只不过,对于这个父亲,他实在谈不上亲昵。

毕竟,他很小就没有和自己的父亲在一起。

而谈逸泽也是个懂得客套的人,拿工作说事,自然也不会和谈建天闹得太僵,更不会让他们有什么其他的理由反驳。

“既然是这样,也罢!就让小泽和兮兮,搬回去吧!”听着谈逸泽的话,谈老爷子自然也知晓他是什么意思。但他嘴上答得轻巧,顾念兮却看穿了他眸子里的失落。

“要不这样吧,小南的婚礼就在这个星期的周末。这两天家里还有点忙,兮兮你们先留在家里,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也帮一把。等小南娶完媳妇之后,你们再离开?”其实谈老爷子的失落很明显,谈建天也注意到了。当即,他又提出了一个建议。

“老公,要不就这样吧!等小叔结婚之后,我们再搬走吧!”聪明如顾念兮,自然知道谈建天的用意,当即也握了握谈逸泽的手,为谈建天找了台阶下。

“那好吧,等小南结婚之后,我们再离开!”其实,顾念兮的想法,只要无关核心问题,谈逸泽都会答应的。

“嗯,那好!我们继续吃饭吧!”听到还能和孙子和孙媳妇多相处几天的时间,谈老爷子本来黯淡下去的眼眸又开始有了光亮。

只不过,同样的一番话落到谈逸南的耳中,却又是那么的尖锐。特别是,此刻他看到顾念兮和谈逸泽紧握的手……

心,莫名的揪成了一团。

看来,有些事情他有必要和谈逸泽好好的“聊一聊”了!

这夜,顾念兮和谈老爷子看完电视已经九点多了,准备回房休息的时候,却又在楼梯口的位置遇上了谈逸南。

又是一身笔挺的西装,还有梳理的一丝不苟的发丝。和过分沉闷的黑色,将他的身型修饰的完美的同时,也让他无端的多出了一股子冷漠。

谈逸南出色的外貌,还有那花费重金打造出来的造型效果,真的让他看起来比韩剧里的男演员还要出色上几分。只可惜,这样的男子在顾念兮的眼里也多出了另一种效果做作!

明明就是一直花孔雀,却要让自己装出一股子哀伤。仿佛,他才是那个被世界抛弃和遗忘的人。

看着这样的谈逸南,顾念兮直接从他的身边绕开!

只是,在经过谈逸南身边的时候,她却被他给扯住了。

不过还好的是,谈逸南只是拉住了她的手,阻止她的前行。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将自己的手狠狠的从男人的手中拽开之后,顾念兮连一个回头都没有给他。

其实,顾念兮本来也不喜欢讲粗话的。

但面对谈逸南的时候,她终究还是忍不住。

因为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些人,只能用粗话对待着。

“念兮……”谈逸南似乎也没有预料到,顾念兮会如此张扬的表达出她对他的不屑。一时间,他竟然有些错愕,不知道该如何面对。

“念兮,我想你了。你,是不是也和我一样?”其实,在等待顾念兮的这段话时间,谈逸南真的准备了无数多的话想要和顾念兮说。像是,他对她有多么的不舍和自责:像是,他多么不愿意娶霍思雨;又像是,他打算如何挣脱父亲的压制,然后从婚礼上逃跑之类的。

只是,在见到顾念兮的时候,千言万语竟然汇聚成了,这样一句话。

他想她了!

真的想了,就算每天都能见到,却还是想要全身发疼。

谈逸南原本是想要用自己的真情实感,唤回顾念兮对自己的爱意。只是,他没有想到自己如此直白的表达对她的想念之时,女人却是冷冷的回应了他一句:“谈逸南,分手后的想念,不叫想念。那叫犯贱!”

那一刻,谈逸南又一度惊愕的看着顾念兮,仿佛不确信这样狠毒的话语会是从顾念兮的口中说出来的似的。

只不过,对于谈逸南的疑惑,顾念兮并没有解答的念头。她只是冷冷的将谈逸南眼眸里的错愕全部都扫进了眼底之后,便再度轻启红唇,道:“你认为,我会和你一样犯贱么?”

她的脸蛋,巧笑颜开。仿佛,她此刻说出来的是这个世界上最为动听的情话!

“我……”

“不会!永远不会!所以,收起你所有的想念,不要在我的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刷新你无耻的底线了!”看着男人再度语塞而痛苦的神情,顾念兮的眉头连皱一下都没有。

说完这番话之后,顾念兮直接撞开谈逸南的身子,大步朝着楼上走去了。

最近的天气似乎回暖了。

但每每入夜,还是有点冷。

现在,她要会去好好的洗个澡,等谈逸泽回卧室的时候,她就能钻在他暖暖的怀中睡觉了!

虽然那个男人是个老痞子,只要有欺负她的机会,是绝对不会放过的。但这样的男人拿来当大冷天里的暖炉,实在再适合不过了!

而顾念兮也发现,自己似乎开始恋上这个男人身上的暖意了……

只可惜,这个时候的顾念兮太过于急切的想要回到他们的卧室了。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她和谈逸南刚刚站着的楼梯口的过道里,其实还有一个人。

刚刚,她和谈逸南的对话和举动,通通都已经落进那一双隐藏在黑暗中的眸子里……

而看着顾念兮绝情离去那一刻,谈逸南则再度不甘愿的紧握双拳。

凭什么……

到底凭什么!

顾念兮本来是他谈逸南一个人的。谈逸泽怎么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让她嫁给了他,甚至还好像,已经占据了顾念兮的心。

不然,顾念兮凭什么能做到对他谈逸南不屑于顾?不然,为什么他能这么清楚的感觉到,顾念兮正离自己越来越远?

“你,在这里做什么?”就在谈逸南伸手狠狠的垂着楼梯口处的扶手,像是要将自己心中的不满都发泄出来似的的时候,他的头顶上传来了那个清冷的声音。

这个世界上就是有那么一些人,与身俱来就有着身为领导的本质。即便是一句简单的疑问句,也能让你从他的嗓音里感觉到他身上扑面而来的威慑力。

而谈逸泽,就是这样的人。

谈逸南抬头的时候,就看到一身灰色家居服的谈逸泽站在他的面前。换下了一身绿色制服的他,没有了平日里那过分锐利的感觉,倒多添了几分随和。他一手插在口袋里,一手轻抚过他谈逸南刚刚锤砸的楼梯扶手,别有意味的看着他。

像是,在暗示着什么!

只是,楼梯口的灯并不是大厅里用的白炽灯,而是一种橘色的灯。如此的光线,让谈逸南根本看不清谈逸泽脸上的表情,更看不到他那双黑色眼眸到底在算计什么。

他唯一能感觉到的是,此刻的谈逸泽那双黑眸,仿佛正酝酿着一个不知名的旋窝。那旋窝,正用诡异的速度,将他的灵魂吞噬。

正当谈逸南惊讶于谈逸泽的眼眸神色之时,只听到男人又对他说了这么一句:“天冷,早点回房睡觉!夜路走多了,不好!”

不知道是不是温度骤降的缘故,在谈逸泽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谈逸南感觉自己仿若置身于一个冰窟窿中,那酷寒快要将他最后一丝理智给剥夺了。

因为,谈逸泽的话,他听懂了。

前半句话看似关心他谈逸南,不过只是为了后半句话做铺垫。他此话的真正用意在于,警告他谈逸南!

说完这番话之后,男人便大步绕过谈逸南,准备离开。

“等等!”就在谈逸泽绕过他的时候,谈逸南突然开了口。“我有些话想要和你说!”

谈逸南的声音,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他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的手指关节,却恰到好处的说明了他的紧张。

“什么话,直接说好了!”转身,谈逸泽看向他。因为他高出了谈逸南十几公分,所以连看着谈逸南都只是淡淡的抬眸。

唯有那双隐藏在黑暗中的眸子一闪而过的阴戾,让人不由得心中一寒。

“我知道,这些话我告诉你,哥你可能会有些震惊。但请相信我,我说的都是事实!”

“事实?”谈逸泽听着他的话,只是轻启了薄唇道。而他的唇角在别人看不到的阴暗角落勾起,慵懒的神情中,透着几分淡然和不屑。

这是,谈逸南所没有察觉到的。

若是他早看得到男人嘴角上这抹讥讽和不屑,是不是他也就不会在谈逸泽的面前,上演了如此让人哭笑不得的戏码?

但因为此刻的谈逸南看不到,所以他听谈逸泽的声音,以为自己的话引起了他的注意,便继续开口,道:“是的,是事实!”

“其实,我和念兮之间,有过一段过去!”掐紧了自己的手心,谈逸南再说:“其实,我和她两年前就认识了,相爱了。那时候,我和她在一个城市念书,我们每天都在一起,我们也很相爱。每天下课的时候,我就会到她的教学楼下等她,然后给她买她最喜欢吃的板栗。冬天的时候,也一样。有时候,我们还会一起坐在樱花树下,畅聊我们今后的人生和理想!”

谈逸南刻意用了“我们”这样的字眼,企图刺激谈逸泽。同样身为男人的他,当然知道男人的妒忌心也强。若是从这一点入手,拆散她和谈逸泽的话,那自己还是有机会可寻的。

只不过,谈逸南没有想到,他用那满怀憧憬的言语,和谈逸泽描述他们有过的曾经之时,男人只是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又道:“所以呢?”

那不清不淡的语调,让谈逸南摸不清他的情绪,又只能硬着头皮道:“我想告诉哥的是,我和顾念兮以前的感情真的很好,我们有过很多过去,是你所没有参与的!”

“你也知道,那是你们的以前。若是你们真的感情好的话,那她为什么嫁给了我,而你为什么又要娶别的女人?”男人依旧背光而站,黯淡的光线让谈逸南根本无法从他的脸上读到些什么。唯有那冷酷的沉吟声,让谈逸南的瞳仁瞬间收缩。

“不要说,那是什么你爱她或是她爱你,所以不得不放弃之类的。也不要告诉我,她之所以嫁进这个谈家,都是为了见到你这些混帐话!你别以为,你的那些过去我的一概不知。你认为,兮兮都瞒着我吗?”只是,谈逸泽仿佛没有看到谈逸南的震惊似的,继续开了口,云淡风轻的说着那一切。

他又是不咸不淡的说着这一些,却让本还有些得意的男子,再一度陷进了慌乱。

“哥,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说的这些话!念兮从以前到现在,喜欢的都只有我一个人,她从头到脚,也是我一个人的!你不要以为,三言两语就能挑拨得了我对她的信任!”

因为过度的慌乱,谈逸南自然也需要靠某种方式发泄出自己的不满。

而他也似乎没有意识到,自己从一开始的理直气壮的挑衅,变成了现在可怜又可悲的哀求“哥,以你的能力你的才华,要什么女人没有,为什么偏要念兮这样的二手货?把念兮还给我,好么?”

只是,谈逸南却不知道,刚刚自己的话中哪一个字点中了谈逸泽的笑点。

当下,爽朗的笑声一波接着一波的从谈逸泽的口中传来。

这样的局势逆转,让谈逸南一时间不明所以的站在原地,看着他。

良久,当男人的笑声终于止住之时,他轻叹一声:“兮兮是二手货?”

“我可不知道,二手货竟然也有着原装的膜!”

一瞬间,谈逸泽突然朝着谈逸南倾身。在男人的耳际轻声宣布着。

那一瞬,谈逸泽可以清楚的看到,谈逸南脸上只止不住的慌乱。

那样的神色,是他怎么也掩藏不住的。

甚至,连他扶着楼梯扶手的手,也是止不住的颤抖!

从和顾念兮开始交往的时候,他谈逸南自然没有少提出过想要得到顾念兮的身体。但每一次,都被这个女人娇羞给拒绝了。而且顾念兮真的很聪明,每一次他只要一动歪脑筋的时候,她便逃之夭夭了。所以交往的两年时间,他除了吻过顾念兮的红唇,牵过她的小手之外,其他一概都没有碰过。顾念兮的身体完好,他谈逸南自然是最清楚不过的。

可如今,谈逸泽竟然说出这样一番话,那是不是也代表着,他和顾念兮已经……

他们来谈家那么多天了,哪一天晚上他谈逸南不是守在他们的卧室门口度过的?虽然,他也从那扇门内听到过那些动静,也从顾念兮的脖子上,看到某些痕迹,也在心中预想过,顾念兮可能已经和谈逸泽做过什么。但没有想到,当真相如此清晰的传达到自己耳里的时候,他的心还是止不住的颤抖,止不住的疼痛……

他的丫头,已经被谈逸泽给……

他在痛,但谈逸泽并没有给谈逸南任何喘息的机会。

当看到谈逸南脸上闪现无数种诡异而痛苦的表情之时,男人凑到谈逸南的面前,继续开口说到:“所以,兮兮如今可是你名正言顺的大嫂!若是让我再看到你对你大嫂不敬的话,那就休怪我不顾你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了!”

那凑近的脸部,让谈逸南也顿时看清了他的面部表情。

阴戾的目光中隐藏着惊涛骇浪,散发着的阵阵寒气,让人的身子不自觉的颤抖。

而那冷酷的沉吟声,完全没有了刚刚那慵懒的调调。

此刻的谈逸泽,如同一个带着嗜血笑容的帝王。他用着他的方式,警告谈逸南收起对顾念兮的念想!

这些天,他们来谈家大宅住,他不是没有看到谈逸南每一次对顾念兮的殷勤,他不是没有看到,谈逸南那不死的火苗,他只是一直都在等待时机。

时机一到,他自会用自己的方式,给谈逸南沉痛的一击。逼他,收起对顾念兮所有的情。

而现在,警告已经发出,越入雷池者,格杀勿论!

将谈逸南错愕和痛苦的表情,全部收进了眼底之后,谈逸泽便转身上了楼!

现在,收拾好了那堵墙,他该回屋好好的收拾那把红杏了!

看她,以后还敢不敢给他招蜂引蝶!

而离开的男人,自然也就没有注意到,身后那个站在楼梯口的男人,竟然因为失了神而跌下了楼梯……

“老公,快过来!”

卧室内,一见到谈逸泽进门的顾念兮很是热情。洗完澡的她,换上了一身舒服的睡衣。整个卧室的空气中,也漂浮着她用的那种沐浴乳的清新气味。

而这,让某个男人的心开始不安的动了!

真想,现在就直接将她撂倒在床上,然后狠狠的啃食一番。刚刚洗过澡的她,浑身上下必定是香喷喷,滑溜溜的。咬起来,口感也会非常的不错。

但一想到刚刚在楼道里发生的那些事情,想着谈逸南和自己诉说他和顾念兮有过的那些曾经的时候,那洋洋自得的表情,谈逸泽的心口又是闷闷的。

其实,他真的还是做不到,刚刚摆在谈逸南那种不在意。

他明知道,纠缠于过去,对自己和顾念兮,并没有什么实际上的意义。特别是,现在这小东西的身子,已经完完全全的属于自己的情况下。

可一想到谈逸南描绘的那些画面,他的心还是止不住的泛酸。止不住的想,若是顾念兮当初第一个遇到的人,是自己的话。那所谓的曾经,是不是也就属于他们两人了?

“老公,你还在磨蹭什么呢!”见谈逸泽一直都没有上前,躺在床上的顾念兮不乐意了。

“老公……”

本以为,自己刁蛮任性的厥唇,扭扭身子,会引起男人的注意。可最终,顾念兮发现,自己做的这些,男人似乎都没有发现。

他一直,都低着头。一双黑眸,忽明忽暗的想些什么。

也许,是平日里被谈逸泽宠惯了。没有引起关注的顾念兮,突然觉得有些委屈。

看着男人不理会自己,顾念兮突然掀开了被子,来到了男人的面前,一下子便将自己的小手挂在了男人的脖子上,睡裙之下那一双光滑无痕的腿,也缠上了男人的腰身。如此无赖的形象,就像是一直无尾熊一样,挂在男人的身上。

“怎么了?”如此大的举动,让男人回过神来。

看着怀中不安分的小身子,谈逸泽感觉自己某一处的能量正在复苏。

“老公,你怎么都不理我!”她挂在他的怀中,念念叨叨的表达自己的不满。“是不是,你有什么心事?”

“看得出来?”他抱着她,坐回到床上,让她就这样,坐在他的腿上。

“当然看得出来,你的眉头都快皱成小老头了。多难看!”伸手,她很不给面子的拉扯着谈少的脸皮。

“这么快,就嫌弃我老了?”男人非但没有生气,还任由女人的手在自己的脸上四处掐。

“是啊,你这老头子比我大了好多岁呢。要是现在就开始衰老的话,那我岂不是很吃亏。”女人撅着嘴,靠在男人的怀中。

其实,她不过只是想要找一个话题,引起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关注。

只是顾念兮没有想到的是,她找到的这个话题,却是男人最为在意的。

“吃亏?难道你怕我太早不行?”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男人的声音突然变冷了。

微眯着的黑眸里,散发着阵阵寒气。

其实,若是以前顾念兮提起这些,他是绝对不会这样的。但今天,因为谈逸南的刺激,让他意识到,他和顾念兮还有一段年龄的差距。等将来,他老了,她还很年轻……

可是,现在要他谈逸泽放开她,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因为,他已经中了她的毒,深陷其中……

“老公,你怎么突然生气了?人家刚刚那只是开玩笑的。”被抱在他怀中的顾念兮,逃不了。眼看男人一副要发怒的样子,她只能将自己缩成一团!

“我不管你是不是开玩笑,今天晚上我都要好好的治治你!”治她嫌弃他比她老,治她长的太过美,招蜂引蝶!

说完这话,男人不顾一切的将她按到在床上,手,探进她的裙摆。唇,更是死死的堵住了她的。

这个疯狂的夜,才真正的开始。

一开始,顾念兮还有些反抗的。不过还好,谈逸泽的动作虽然粗狂了些,但还会考虑到自己的感受,没有将她弄得多么惨烈。只不过,这个老痞子却用各种各样的威逼手段,逼着她作出各种羞人的姿势。一直到,天有些灰蒙蒙亮的时候,才放过了她……

看着她被汗水湿透额头,他心疼的拨开黏在上面的发丝,轻轻吻了下:“兮兮,不管以前你和他有过什么,都不可能改变我们的关系。你要记得,你已经嫁给我了,是我一个人的了……”

哑哑的嗓音,淡淡的哀伤。

伴随着黎明的到来,男人终于拥着怀中的女人沉沉睡去。

“老公,明天小叔就要结婚了。咱们是不是应该去买件衣服什么的?”

距离谈逸南的结婚典礼,只差一天了。顾念兮一回到卧室,便小心翼翼的窜到男人的身边,问着。

不是她爱慕虚荣,也不是她贪图谈逸泽家的财产,而是她想要找个话题,和这个男人说说话。

一连几天了,谈逸泽都对她这幅爱理不理的样子。有时候,她问了他好几句话,都不见他回答她一次。

看着那个男人坐在书桌前,聚精会神看着资料的样子,顾念兮觉得鼻子酸酸的。因为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哪一点做的不好,让这个男人突然间不理会自己了。

好像,是从那一天,她开玩笑说,自己嫌弃谈逸泽比自己老吧?

可她当时都已经道过谦,而且被他狠狠的折腾了一整夜当成惩罚了,为什么他还不理会自己呢?

难道,她还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吗?

“随便找件衣服穿去就行了,又不是什么重要的场合。再说了,咱家也没有那么多钱!”男人的视线,从始至终都落在那份资料上,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她!

顾念兮原本满脸的期待,又瞬间消失了:“不买就不买!”

她根本就没有打算再买衣服,只是想要找他一起逛一逛,然后缓和一下关系。

“老公,那资料很重要么?”看着男人对自己爱理不理的样子,顾念兮又问。“如果不那么重要的话,咱要不要先睡觉了?”

“你要是困了的话,就先睡吧!我看完这一份之后,就去睡觉!”男人说。

“哦!”嘴巴无奈的扯了扯,顾念兮钻进了被窝里。

看来,他还是不打算理会自己!

这夜,依旧没有谈逸泽的身子当暖炉,顾念兮真的觉得委屈极了。不过还好,她一向好眠,头一沾枕头便睡过去了。

只是睡梦中的她,梦见了有个温暖的东西塞进了自己的怀中,暖暖的。将小鼻子凑上前一嗅,还能清楚的闻到那股熟悉的幽香……

她贪恋这个温暖的怀抱,所以睡梦中的她也忍不住的纠缠了上去。

只是,第二日早晨的到来,本来暖暖的那个东西,又消失了。

顾念兮正眼,又看到了身侧空空荡荡的位置。不过,令她惊喜的是,自己身侧的那个位置,还有着淡淡的温度。而空气中也还有一股子,她顾念兮最为熟悉的味道。

这也就是说,昨天晚上的那个怀抱是真实的!

谈逸泽其实不是真的打算对自己不管不问的!他只是,不知道在生气些什么!

想到这,顾念兮突然勾唇一笑,漂亮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狡诈。

这,就好办了!

只要谈逸泽不是真的打算撇开她的话,那她顾念兮可是有一千种方法,让这个男人放下所有的芥蒂。

想到这,顾念兮立马起身了。

嘿嘿,谈逸泽你给我等着!

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顾念兮有些不安的裹了裹自己身上的那件白色披肩。这天气还是有些冷,现在穿成这样,对于她顾念兮来说,真的还是太冷了。

但为了引起某个闷骚男的注意,为了夫妻生活的和谐,顾念兮只能豁出去了。

今天是谈逸南的婚礼。因为得知了霍思雨并不是什么真正的州长千金,也怕失了自己的面子,舒落心主张邀请家里的几个亲友前来就好。而谈建天也知道自己老婆的脾气,这一次好不容易让她妥协下来,也就随了她。霍思雨当然不满意这样的做法,但为了能够尽快嫁进谈家,她也只好委曲求全。至于谈逸南,对这个婚礼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表过任何一个意见。仿若,那根本就不是他自己的婚礼。

一大早,谈家大宅里人都开始去礼堂做准备。剩下的顾念兮和谈逸泽,也被催促着尽快到那里。顾念兮下楼的时候,正好看到谈逸泽正接着谈建天打来的催促电话。

等他挂断了电话之后,女人便硬着头皮,昂首挺胸的走了过去!

“老公啊,你觉得我今天穿这件衣服好看不?”

先温馨一下,接下来两章比较劲爆一点。市长大人,即将来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