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六十七章 神秘来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七章 神秘来宾

谈逸泽只是云淡风轻的说出这一句话,却让对桌上的霍思雨瞬间苍白了脸。

当下,女人放在餐桌下的那双手,早已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

该死的,谈逸泽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提起这些?难道,顾念兮已经将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了这个男人?

还有,霍副州长不会真的到这里来了吧?

三个问题同时缠绕着霍思雨的脑子的时候,女人感觉自己紧张的快要透不过气,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而一旁的舒落心则在听到这条消息的时候,就像是捡到了个多大的便宜似的。当即放下了碗筷,一脸兴奋的望着谈逸泽,问道:“小泽,这事是真的吗?”

舒落心喜上眉梢的样子,却让身侧的霍思雨再度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这该怎么办?

这老女人一直看中的就是她的州长千金的身份。若是让她在这个时候知道自己并不是州长千金的话,那她和谈逸南的婚事岂不是吹了?而她霍思雨的豪门梦,岂不也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行,现在真的还不是让舒落心知道这一切的时候!

可到底她该说些什么话,来阻止谈逸泽想要说的话呢?

抬眸,霍思雨便看到了男人嘴角上那抹意味不明的弧度。但最为可怕的,还是他黑眸子里的寒意。那样的寒意,仿若不将她霍思雨置于死地,他不会善罢甘休!

她,到底该怎么做呢?

只是,霍思雨还没有想到自己到底该怎么做的时候,那一直用冰冷的眼神凝视着自己的谈逸南,再度开了口:“怎么会是假的?霍副州长这一次是来本市参加大型友好互动活动的,今天早上我还见了他呢!只不过,为什么我们的霍副州长到这边来,身为女儿的霍小姐却像是一点也都不知情似的?”

男人说这番话的时候,依旧侧靠在椅子上。唇角恰到好处的弧度,正好将他的风度翩翩气度不凡彰显出来。

而这一番话,果然如他的预料,话音一落,谈家餐桌上的所有人都面面相窥。连刚刚一直都喜上眉梢的舒落心,也有些疑惑的看向霍思雨。

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实在看上去极为憋屈。

想来,这几年她舒落心这几年将他谈逸泽送走,带着谈逸南在这个谈家大宅里要风就是风,要雨就是雨。日子,可能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憋屈过。

至于顾念兮,自然也听出了谈逸泽话里的另一层寒意。

说实话,她也为霍思雨捏了一把汗。

只不过,她的汗水并不是因为担心霍思雨被揭穿而流,而是因为害怕霍思雨的身份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暴露了,那以后她岂不是没有什么乐子可以玩了?

还有,谈逸泽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些?

难道这个男人,其实也知道霍思雨是个冒牌货?

可他,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他若是知道霍思雨的身份的话,那自己的岂不是也就暴露了?

想到这,顾念兮慌忙的看向谈逸泽,希望从这个男人的俊颜上找到点什么东西。

可他那双黑色的眼眸,只是轻轻扫过她的小脸。下一秒,他将她的小手拽进了自己的掌心。他没有用多大的力气,只是轻轻的揉着。

其实,如此的举动看来只不过是无聊时他的消遣。但顾念兮不知为何,却读懂了他在示意自己稍安勿躁。

“这……”终于,舒落心按捺不住了。

霍副州长来到了这个城市,这个身为女儿的竟然不知道?

这,未免有点贻笑大方了吧?

难道,霍思雨并不是……

一想到某种可能,舒落心努力按住自己心口的迷惑,看着霍思雨道:“思雨,你爸爸来到这个城市,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知道?”

霍思雨面对舒落心劈头盖顶的质问,当下有些无措。

但她,不愧是最佳的女演员。

在短暂的错愕之后,女人的嘴角又是一弯浅笑,道:“妈,您这是说哪里的话。我爸爸来这里,我当然是知道的了。”

“那你,为什么没有跟我们提起过?为什么,也不将你的父亲带到我们家里坐坐?难道,你看不起我们谈家?”

舒落心依旧微眯着眼,盯着霍思雨看。

那语调,也有些过分的咄咄逼人。

她就是要摆出一副长者该有的样子,让霍思雨瞧瞧,她舒落心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这……我其实也是今天一早才接到爸爸的电话的!当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大家说。所以,就一直耽搁了下来。”

说着话的时候,霍思雨还一脸巧笑颜开的凑近了舒落心。那满脸带笑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女儿在对一个母亲撒娇。

“真是这样?”显然,即便霍思雨已经解释了好多,但舒落心被谈逸泽挑起的戒心,却是丝毫未减。

“真是这样,妈我怎么敢拿这些事情开玩笑呢?再说了,我爸爸妈妈一直教导我不能以身份看人。我们又怎么会看不起谈家呢?只不过爸爸这次来的有些匆忙,每天都是一大堆的活动要参加,很难抽时间罢了!”

看着霍思雨一个谎言接着一个谎言的编着,顾念兮只是嘴角轻勾弧度。

不得不承认,霍思雨真的是一个最佳女演员。在她的挤眉弄眼卖笑下,舒落心本来有些僵住的脸,这会儿已经缓和了许多。

“要真是这样,倒不如我有空就和小南她爸过去和他见见,顺便也将你和小南的婚事谈妥了!”舒落心见霍思雨解释的头头是道,便也放下了心里的疑惑。

就像霍思雨讲的那样,舒落心也不觉得,这个世界上会有什么人,敢撒出这样的瞒天大谎。

“妈,这是说的什么话!哪有让您和爸爸过去拜访的道理!我这几天就和我爸爸说一声,让他再忙也抽一点空来过来一下就行了!”

舒落心的话,又让霍思雨捏了一把冷汗。

要是这个老女人真的带着谈逸南的爸爸过去拜访霍副州长的话,那所有的一切一定会被揭穿的。到时候,她捅出来的这个篓子,一定让谈家人丢尽了脸。那样的话,谈家人怎么还可能让她霍思雨进这个谈家大门?

先不管了,现在能瞒过去就瞒过去。等到霍副州长他们都离开了,到时候一切也就好办了!

这个时候的霍思雨,是这么想的。

“可这……”舒落心显然还是不放心。

虽然她的表情是缓和了许多,但被谈逸泽挑起的疑心,却总是平复不了。

“妈,您还不相信思雨么?”霍思雨又是一阵怪嗲!

只不过,舒落心的脸却怎么也拉不下来。

见舒落心一直不肯开口,霍思雨又是一阵慌乱。

好在,谈建天开了口:“落心,还是等等吧。等思雨和他爸爸沟通好之后,再做什么决定也不迟。若是我们贸然过去的话,恐怕有些失礼了!”

“那……好吧!思雨你先跟你爸爸谈一下,这几天他要是有空,就邀请他到谈家来玩!”最终,因为谈建天的话,舒落心不得不做了妥协。

“嗯,思雨知道了。来,妈这是您最喜欢吃的水煮鱼。”见一切再度恢复平静,霍思雨喜上眉梢。

却不想,对座上的男子却再度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老公!”晚上,卧室内的大床上,顾念兮洗完澡就直接跳上了床,将自己有些冰冷的小手放到男人的颈窝里取暖。

“小东西!”脖子上被袭击了一通,男人却还是一脸淡笑。眼眸里的疼爱,又是那么的明显。他非但没有生气的拉开女人的手,反而将她抱着坐了起来,拿过床上放着的大毛巾,开始帮女人擦拭刚刚洗过的发丝。

顾念兮的发丝又黑又柔,垂直放下来的时候,就像瀑布那般。如今沾上了水,又是另一番迷人的景象。

她的身上穿着的是一身印着兔子图案的睡衣,虽然样式很是保守,但因为刚刚女人过分调皮的在他的身上挣扎了一番,衣领的扣子也被蹭开了两个。

此刻,那抹雪肌无疑成为谈逸泽眼眸中最为迷人的风景。

让他的眼眸,在一瞬间窜起了火苗。

不过,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帮她弄好头发,不然很容易着凉的。

他用毛巾包裹着她的长发,轻轻的揉着。力道不算轻,却也不失温柔。

擦到差不多七层干之后,男人又熟练的拿起了吹风机,开始绑女人吹干头发。

若是以前,有人告诉谈逸泽自己会如此温柔细腻的帮一个女人吹头发的话,谈逸泽绝对是打死也不相信的。他是热血男儿,所有的精力都应该用在战场上。

可遇到了顾念兮,真的有太多的意外了。怀中这个软软的小东西,总是让他不自觉的想要为她做什么。

自从结婚之后,每一次她像是这样洗完澡就因为天气冷而无赖一般的挂在他的脖子上,他总会像是这样既无奈有心甘情愿的帮她弄干发丝。

帮顾念兮吹干头发之后,谈逸泽放下了吹风筒,便将她压在了大床上。

帮她服务了大半天了,也该到了她为他的劳动力付诸偿还的时刻了。

他轻轻的扯开她的扣子,然后准备开始探寻那片迷人地带。却见顾念兮没有了寻常的闪躲,而是红着小脸躺在床上,一副任劳任怨的样子。

“小东西,有什么话想要说?”谈逸泽可不认为,他的小东西是一只任由别人欺凌的小红帽。所以,当她摆出这幅任劳任怨的小摸样之时,男人便起了疑心。

“老公!”她又是一声不明所以的轻唤。

“有什么事情,直说!”

“那……没什么。就是想要叫一叫你!”其实,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顾念兮是想要问他,是不是知道了霍思雨的身份,还有自己的。可话到了喉咙,她却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还有,自己这么冒冒失失的问出来的话,男人会不会因为她一直隐瞒,没有告诉他而生气?

“小东西,就会耍嘴皮子!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说着,他低头吻住了她那欲言又止的红唇。将她,剩下的那些话,全部消灭在了喉咙间。

其实,他最不喜欢看到的就是他的小东西这样怯怯的表情。因为他认定了,她是他谈逸泽的女人。

是他的女人,就不该被别人欺压着过日子。当然,除了他谈逸泽本人之外!

看来,他真的有必要再好好的教育她一番!

而地点,自然是这个房间。

至于这声音会不会传到一直守在他们房门外的男人耳里,会不会再度伤害了他那颗柔软而脆弱的心,这可不是他谈逸泽该顾虑的问题了。

一直到他的小东西沉沉睡去之时,男人才放过了她。

不过,有些话还是有必要对她说的。

“小东西,相信我!有想要做的,尽管大胆的放手去做,我会为你支起一片蓝天的!”

或许是已经熟睡的她,被这嗡嗡的声音吵到了,以为是蚊子便伸手一拍,正好一巴掌落在了谈逸泽的俊颜上。

虽然力道不大,但却也让人恼火。

他谈逸泽位高权重,还不曾有什么人敢在他的面前造次。

如今这小东西,胆子是不是肥了点?

可这是他的小东西,打她他真的舍不得。

没有办法,恼火的男人只能努力的做了几个深呼吸,平复自己的胸口的闷火,然后也埋进被窝睡觉。至于这巴掌,明天他有的是机会,好好的“惩罚”她!

第二天一大早,霍思雨就坐在谈逸南的车子上。

本来今天她是打算出门,再做一番计划的。

可舒落心也不知道着了什么魂了,非要让谈逸南陪着她去做产检。

前几次推掉了,这一次她也不怎么好拒绝。

再说了,若是拒绝了谈逸南,舒落心自告奋勇的跟来的话,那她岂不是更麻烦了?

所以,她还是上了谈逸南的车。

只不过,在进去“产检”之前,她一定要做点什么事情,将谈逸南给支开才行。不然,她“怀上”的事情就要曝光了。

而且,再度去求苏悠悠,是非常不实际的行为。

现在顾念兮和苏悠悠碰面了,虽然没有说起她霍思雨的事情,但这也是迟早的事情,毕竟和顾念兮最要好的,是苏悠悠。

想到这,霍思雨对手握方向盘的男人开了口:“南,待会儿你到医院让我下车就行。”

“这,不大好吧!妈说了,让我今天和你一起做一趟,看看胎儿的发育情况!”谈逸南依旧只是专注的开着车,一双黑色的眼眸盯着车子的前方。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大好的。我只不过是去做产检,又不是去生孩子!再说了,这几个月孩子的检查都是正常的。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听谈逸南的话,霍思雨冷冷的瞪了这个男人一眼。

这个男人,真的就将他妈妈的话给当成了圣旨!只要他妈吩咐的事情,他就顺从!

真不知道,当初自己到底是看中这男人哪一点了!

可现在她能怎么办,棋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若是现在掉头的话,来不及了!

“是这样吗?”男人又是不清不楚的问了这一句。

正好这个时候是红灯,他将车子停了下来。

只不过,空闲的他却也是一眼都没有看她。

他的视线,一直落在前方的红绿灯上。但他的眼神,却又是那么的飘渺,仿佛透过那个角落,看到了另一处……

想也不用想,霍思雨其实知道,这个男人现在正在想的,是顾念兮!

不要以为她不知道,这几天的晚上谈逸南虽然早早的就钻进了卧室睡觉,但一到半夜就守在顾念兮和谈逸泽卧室的门口。

他心里在紧张些什么,她霍思雨又不是笨蛋,会看不出来!

只是,当初放眼让她霍思雨爬上床的人,可是他谈逸南!若不是他自己放纵自己,她根本也就没有可能进了谈家!

而谈逸南这个始作俑者,这整天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到底又是在演给谁看?

不用谈逸南明说,霍思雨也知道,其实他现在一点都不想搭理自己。

更何况,她肚子里的“孩子”?

之所以会跟自己一起出门,到医院做产检,不也是因为他母亲的圣旨?

“真的,不用那么麻烦,你公司的事情也多,还是去忙吧。等一会儿我做了产检之后,在和你汇合就行了!”

霍思雨早就看出了他这幅心不在焉的样子,所以让谈逸南答应也是迟早的事情。

其实,这个时候的谈逸南哪怕只是回头看霍思雨一眼,都能看到这个女人脸上的破绽。

但因为这个时候的他,脑子里都是顾念兮的影子,容不得其他人,所以他连一个回头都没有。自然,也就错过了读到霍思雨脸上那些诡异表情的机会!

“那好吧。我先去公司一趟,最近合作案子比较多,所以也忙。你产检好了的话,就打电话给我,我过会去接你一起回家!”

“嗯,好的。”虽然嘴上是这么说的,但霍思雨又在背地里将谈逸南狠狠的唾骂了一遍。

什么合同多的,都是狗屁借口。

现在是年初,很多大公司其实还没有正式开张营业。又怎么可能有那么多的合同可以看?

谈逸南所说的,都是借口,不想要面对她霍思雨的借口!

若不是现在她还没有嫁进谈家,又顾及到自己的身份被拆穿之后,可能引发的后果,她真的很想狠狠的扇这个三心二意的男人几巴掌!

为了达成自己的豪门梦,霍思雨最终只能咽下了折扣怒气。

到了医院的时候,霍思雨便下了谈逸南的车子。

因为对于霍思雨,还有她肚子里的“孩子”的愧疚,谈逸南也跟着下了车。

“思雨,真的不用我陪你进去吗?”

“不用了。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再说了现在肚子还不明显,走起来也不是很累。等将来身子重了,那个时候你是逃不掉的!”霍思雨不愧是演技派,说起谎来神情也是那么的自然。

所以,谈逸南信了。

“那你进去吧。等会儿检查完了,给我打个电话就行!我先走了!”说着,男人转身便离开了。

面对霍思雨,还有那个孩子,谈逸南其实除了自责,没有其他的感情。

所以掉头离开,也是那么的轻松自在。

却不知道,这样潇洒的背影,却如同刀子一般,狠狠的凌迟着霍思雨的心。

她站在原地,看着男人远去的背影,狠狠的拽紧了拳头!

谈逸南,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我霍思雨才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思雨,你怎么在这?”就在霍思雨面对男人远去的背影愤恨不已的时候,她身后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女音。

转身的时候,霍思雨看到身穿白色大褂的苏悠悠站在自己的身后。

“悠悠,好久不见!我……我是准备到附近办点事情!”

霍思雨尴尬的扯着嘴角。总不能让她告诉苏悠悠,自己又是到这边“产检”的吧?现在苏悠悠和顾念兮已经再度见面了,很容易便被揭穿的。

“我刚刚送一个老病患出来,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你。对了,刚刚那个是你老公吧?”

说着,苏悠悠指了指远去的男人背影。

其实,这个时候苏悠悠并没有想其他的。只不过,她总觉得刚刚远去的那个男人,像是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可到底在什么地方见到过呢?

苏悠悠一时间还真的想不起来。

“嗯,我们已经订婚过了,最近很快就要办婚礼了!”见苏悠悠一直探寻着离开不久的谈逸南,生怕被发现是她抢走了顾念兮男人的霍思雨,连忙又开口道:“那悠悠,我现在还要去办点事情,下次有空再见吧!”

“那好,最近念兮也到这城里来了,下次有空的话,我们约上念兮碰个面吧。”

“嗯,好的!”因为苏悠悠提到顾念兮的名字,生怕苏悠悠想到什么,霍思雨连忙大步离开了。

而这过分急切的步伐,也让苏悠悠有些不解。

她苏悠悠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霍思雨怎么见了她会这么慌张?

又是周末,放纵的时刻。

城市霓虹灯初上,苏悠悠就来到了她寻常和陆子聪喝酒聊天的酒吧。

陆子聪到的时候,苏悠悠已经为他点好了一杯子他最爱的酒。

“悠悠,你打算什么时候结婚?”看着迷离的灯光,陆子聪突然问了这么一句。

“我什么时候结婚也不是我能决定的事情,这要看我的对象什么时候出现。”其实,她苏悠悠也不是没有追求者。只不过,这些年来她的心里装着一个人。

而这人,此刻就坐在她的身边。苏悠悠其实很想直接表白的,可是她也担心,陆子聪不会接受自己。

她的这既豪放,又胆怯的个性,只有顾念兮能够理解她!

想到顾念兮,苏悠悠的脑子里竟然是“轰”的一声响。

因为,她突然响起了,为什么早上看到霍思雨的丈夫的时候,她总是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就因为,那男人其实当初就是顾念兮带给她看的那一个!

也就是说,霍思雨的未来丈夫,也就是顾念兮的前男友!

苏悠悠还记得,那男人和顾念兮热恋的时候,什么令人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的事情都做得出来。他喜欢顾念兮,很喜欢很喜欢的那一种,是谁都看得出来的。

可上一次见面的时候,顾念兮和自己说过,她被甩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苏悠悠可不认为,男人对顾念兮的那种喜爱,会轻易的被其他的东西多代替。慌乱之中,苏悠悠突然想起了前一阵子,霍思雨求自己帮忙,在那个男人面前撒谎说她霍思雨怀上的事情!

该不会,也就是因为那件事情,所以那个男人才无奈将顾念兮给甩了吧?

如果真是像自己想的这样,那……

天哪……

她苏悠悠岂不成了助虐伐纣的罪魁祸首了么?

一时间,苏悠悠的脸色变得出奇的苍白!

“悠悠,你怎么了,脸色怎么突然变得这么难看?”陆子聪回头的时候,便看到了苏悠悠的异样。

“我没事,只是发现我做错了事情。”说着,苏悠悠发了狠似的,将一整杯的酒狠狠的灌进了自己的腹中。

威士忌是很烈的酒。

一整杯下去,苏悠悠发现自己的头脑有些发昏了。

“悠悠,别喝了,这么喝下去会醉的!”陆子聪劝着。

“没事,醉了才好!”因为清醒的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顾念兮了。

就是因为她撒下的慌,所以顾念兮被甩了。在这个城市走投无路,却又不敢回家的她,才会无奈的嫁给了另一个不清不楚的男人!

虽然上一次顾念兮说,她现在过的不错。

可发现,这一切全都是自己造成的苏悠悠,却怎么也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

“丫头,别这样喝了,会伤身子的。”陆子聪很想劝苏悠悠。

可这一晚上的苏悠悠,却是怎么劝都不听。一直到,她喝的烂醉如泥。

陆子聪只能无奈的拖着喝醉了的女人,离开这个酒吧。

倒是在走出酒吧门口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便是上一次在急诊室假扮了州长千金威胁自己的霍思雨!

一身水蓝色漆皮紧身裙的她,今夜更显高挑。

那头好看的短发,一段时间不见已经可以扎成一根小辫子。那一张画着妆容的脸,此刻一览无遗。

因为苏悠悠醉酒了,一直低着头的关系,霍思雨并没有认出他们。

她踩着一双十几公分的黑色亮片高跟鞋,避开了他们之后便直接走进了酒吧。

蛇腰扭得那个惹火的样子,很难不让人联想到什么。

今夜在这里遇见你,不知道是不是缘分?

看着那个惹火的身段消失在酒吧门口,陆子聪的嘴角突然勾起一抹鬼魅般的弧度。

他带着苏悠悠离开,将苏悠悠送回家里之后,便再度出现在这个酒吧里。

此刻,酒吧内的气氛已经被驻唱乐队炒得火热异常。大多数的男男女女已经跟着那劲爆的音乐,随意摇摆着。

唯有少数人,还坐在原位置上喝着酒。

而霍思雨,正是其中一员……

不过,今夜的她似乎心情并不是那么的好。她的面前已经摆了几个喝空了的酒杯,而她的手上还有另一杯子酒。

别的不说,霍思雨这幅惹火的装扮,还有画着的精致妆容,还真的是酒吧里最受欢迎的。

这不,在陆子聪站在不远处看着的时候,就有不少酒吧里的寻求刺激的常客,向霍思雨那边靠近。

不过霍思雨却似乎并不想上钩。

很多上来打招呼的,都在碰了一鼻子灰之后,离开了。

但,不死心的还是有的。

这不,有的见正面的不行,已经玩起了背地里的手段。

陆子聪站在这里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到一个长相猥琐的男子,将一颗白色的东西放进了霍思雨那杯还没有喝的酒中……

那是什么东西,其实陆子聪大致上猜得到。

“你在做什么呢?”

陆子聪上前的时候,那个猥琐的男子明显有些慌张。

“陆哥,原来是你。我只不过是最近少了点乐子,想要……”那男人见陆子聪的视线落在他的手上,大致也猜到了刚刚他的举动全部已经被他看了去。所以这会儿,有些欲言又止。

“我不知道这人是陆哥你的朋友,嘿嘿!”歉意的笑笑,那人离开了。其实这类的事情酒吧里时常发生,只不过很少有人希望为此惹得一身腥。

“滚开!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少惹我!”陆子聪本是好意的想要拿开霍思雨手上的那杯子酒,却不想她突然将他推开了。而后,她一仰头就将那杯刚刚被下了“料”的酒,给喝了下去。

看着面前的女人,脸色因为喝下了这杯子酒而变化,其实陆子聪心里没有任何的感觉。

这样的女人,其实就该被那些男人好好的“教训”一下!抱定这个想法想要离开的陆子聪,腰身却突然被环住了。

转身一看,陆子聪才发现,原来被放下去的“料”已经开始发挥了作用。刚刚如同蛮牛一样的女人,此刻已经如小猫似的,双手抱在在自己的腰上。

看着女人乖乖的挂在自己怀中的样子,陆子聪的嘴角突然划开了一道残忍的弧度。

女人,这是你自己惹我的!

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于是,这酒吧的门口处便出现了这样一幕那一身水蓝色漆皮裙的女人挂在一个男人的肩头上,随后被那男人不算温柔的扯上了出租车!

夜,依旧是那么迷人。

撩人的夜风,让这发生的故事变得越发的迷人……

霍思雨再度回到谈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中午。至于她的身上,早已不是那一身水蓝色的漆皮裙。她身上穿着的,是一身非常保守的高领羊毛,将小脸之下的一切全都紧紧的包裹着。除了脸色差一点之外,其他的看不出任何的异常。

“思雨,你昨晚上回你公寓去了,怎么也不和我提前说一声。我昨天给你准备了一锅鸡汤,就等着你回来给你热着吃。”见霍思雨走进来的时候,舒落心忍不住开始抱怨着。

“妈,对不起。我昨天也想的,可是在公寓里整理着东西,就犯困了。本想着在床上小睡一会儿的,没想到头一粘到枕头就睡死了。醒来,就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本想给您和南打电话的,又怕吵醒了你们!”

霍思雨被舒落心一问,脸色明显的有些僵。不过多亏了她这出色的演技,很快便编了个谎,给掩盖了过去。

只不过,在说到昨天这个字眼的时候,女人垂放在腿双侧的手,也不自觉的紧握成拳。

其实,昨天她只是在小公寓里换了一件衣服,还有化了一个妆。一整个晚上,她都不曾回到那里。因为,在酒吧里喝醉的她,真的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

醒来的时候,她就一个人躺在酒吧附近的旅馆里。进了她眼帘的,是她身上的猩红,以及已经看不出原来形状的衣服。

这一切,代表着什么。

霍思雨已经不是未经人事的小女孩了,自然知道昨夜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该死的,到底是哪个混蛋对她作出了如此混蛋的事情,她既不知道,也不能告诉其他人,更不能去报案。

因为,这不仅会让谈逸南嫌弃自己,舒落心数落自己,更会让谈家人觉得她恶心,不让她进谈家家门。

一想到这些后果,霍思雨只能将昨夜的屈辱,全部给咽了下去。

“算了,下回注意点就是了。快过来吧,大家都准备吃饭了!”见霍思雨一脸苍白,舒落心还以为是自己的话说的有些重了,便转言道。

“好的。我这就过来!”霍思雨慢步走向餐桌,只是即便是如此缓慢的动作,霍思雨还是觉得疼得厉害。

昨晚上的那个人,一定跟野蛮人没有什么区别。每走一步,都像是被刀子划过一样。

好不容易走到了餐桌前,霍思雨的额头上已经遍布了汗水。

见其他人也没有说什么,霍思雨便坐在谈逸南的身边。

本想看看自己的男人,寻求一下安慰。转身却看到谈逸南,一如既往的盯着顾念兮看。

且,因为谈逸泽还没有出现,谈逸南落在顾念兮身上的视线,越是大胆和帜热。

那样的眼神,就像是恨不得将顾念兮给生吞了一样。

恨……

她霍思雨怎能不恨?

她恨死了顾念兮,不是因为她,谈逸南也不会如此冷落她。但她更恨谈逸南。明明是他招惹了她霍思雨的,现在倒弄得像是全世界亏欠了他一样!

“兮兮,小泽怎么还没有回来吃饭,是不是中午不回来吃了?”谈老爷子见顾念兮的身边空空的,便问。

“他没打电话回来,应该是要回家吃饭的。可能,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吧!”顾念兮道。

最近谈逸泽一般有什么事情都会和自己说的。这也让顾念兮感觉到,这段婚姻的真实性。

而且,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开始在两人之间一点一点的蔓延。

见不到谈逸泽,她的心会莫名的空落落的,就像现在一样。而且一想起他,她的胸口也会暖暖的。

然后,每天快要到谈逸泽要回家的时候,她又会忍不住的期待,期待见到男人的那一瞬间。不为别的,就为了这个男人见到她的时候,那可能出口的一句“小东西”,也可能是一个疼爱的弧度……

这感觉,真的很奇妙。

也是她顾念兮,从未有过的。

正当顾念兮纠结着,这样的感情是怎么一回事的时候,大门处传来了声响。

她听得出,如此铿锵有力的步伐声,除了谈逸泽还会有谁?

“老公,你回来了!”顾念兮放下了碗筷,便来到门口。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之时,女人的嘴角便不自觉扬起了弧度。

“小东西,还知道出来迎接了!”他伸手,揉了一把她的发丝。嘴角上的疼爱,任谁看了都会动容。

“大家都在吃饭了,你怎么才回来!快过去,咱们吃饭去!”她主动的牵起了男人的手,准备带领男人一并离开。

却不想,男人将她拉了回来。

“不急,今天我带了一个人回家吃饭。”他的大掌包裹着她的小手,带着浓浓的暖意。这,是她顾念兮最为贪恋的暖。

“什么人?”对着谈逸泽浅浅一笑之后,顾念兮往他的身后好奇的张望着,真的看到了另一个人的出现。

只不过,在看到来人的一瞬间,顾念兮那双美丽的眸子,因为震惊而瞪得老大。

“霍叔叔!”顾念兮惊呼出声。

“兮丫头?”来人,显然也有些吃惊。

好吧,鬼鬼童鞋猜对了鸟~

下一章,露底的霍小三,会有什么待遇呢?敬请期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