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六十五章 霍州长即将来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五章 霍州长即将来访

“大表哥,新年快乐!”就在谈逸泽在院子里和舒落心聊了一小会儿,进了大厅之后,一个白色的身影迅速的窜到了谈逸泽的面前。

女孩很白,但不是顾念兮那种带着病态的白。而是那种白中带着粉。一张年轻的脸孔,因为这样的粉色,变得越发娇俏迷人。

女孩的一身白色的羽绒服,本来苗条的身子因为这一身羽绒服的关系,变得有些臃肿,看起来就像是一个球。

但女孩似乎并不介意,扭着臃肿的小身子窜到谈逸泽的面前,便对着男人灿烂的笑。

其实,要是换成别人,女孩绝对会第一时间扑上去,打一声招呼。

但面前的,是谈逸泽!女孩可真的是又爱又恨。

爱的是这大表哥那一张旷世俊颜,单单是看着就如同欣赏一件人类最完美的艺术品。恨的是,这个男人向来不喜欢和别人有什么肢体接触的男人。虽然她不知道到底碰到谈逸泽的手臂或是其他的部位,这个男人会有什么样的反映。但看谈逸泽那张清冷的面容,任何一个人都能知道他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男人。自然,连她这个被谈家所有人都捧在手心里疼的外甥女也不敢轻易的在他的面前造次。

“妍妍,新年快乐。”男人只是对着热情打招呼的小女孩轻勾唇角。

只是这样简单的动作,已经让莫妍如同花痴一般呆滞在原地。

哇!

是笑容耶!

冷如冰山的大表哥,今年竟然大年初一就对她笑,这是不是也就意味着,她今年的运气不错?

“大表哥,听说你在x组织里又立功了……”见谈逸泽竟然和自己笑,莫妍也开始热情的和这个男人谈聊着什么。

只不过这一幕让刚刚从院子里追随着谈逸泽脚步进门来的舒落心又非常不满。

莫妍是谈家唯一的外甥女,所以从小到大谈家人都非常的疼爱她。连谈老爷子这个不苟言笑的X组织的人,也对她溺爱有加。

只不过,舒落心就是见不得任何人和谈逸泽过分亲近。

因为这会让她觉得,她家小南并不怎么受其他人欢迎。

“哟,这是谁?”舒落心走了进去,打断了莫妍和谈逸泽的对话。

“舅妈!”莫妍倒也没有什么性子,一见人就喊。

“乖。对了,妍妍你妈妈怎么没和你们一起过来?”

舒落心在一旁嘘寒问暖着。谈逸泽其实也大致猜到这个女人的意思,迈开脚步便离开了大厅,直接进了厨房。

厨房内,刘嫂和顾念兮正忙活着。

许是厨房内的温度有些高了,顾念兮脱掉身上那件粉色的小棉袄,只一身白色的马海毛毛衣。长长的发丝,随意的披散在肩膀上。那些挡住了她视线的前额发丝,被她随意的放在了耳际。

窗户外透进来的光,正好打在她的身上。此刻的她,纯洁美好,就像是误入人间的天使……

“哟,小泽怎么到这里来了?”见到谈逸泽进了厨房,刘嫂有些意外。

“没事,进来看看!”他只是淡笑,不过不自觉靠近顾念兮的步伐,却泄露了他来此的目的。

“呵呵……我看小泽是心疼孙媳妇儿了吧。念兮,要不,你还是和小泽到外面走走吧。我这里一个人也行,该准备的东西也都准备的差不多了!”刘嫂也看出了谈逸泽的意图,眉梢上是掩藏不住的欢喜。

其实,刘嫂在这个谈家帮佣也已经很多年了。当初谈逸泽的母亲嫁过来的时候,还是她手把手教会了他母亲一些家务活的。特别是生下谈逸泽,她最开始连尿布都不会包,还是刘嫂教会的。谈逸泽这个孩子,也是刘嫂看着长大的,和她亲孙子没有什么区别。

其实谈逸泽小时候,并不会像现在这样冷冰冰的。小时候的他,爱爬树,爱玩泥巴,淘气的很。个性,也随和。可这些,自从他母亲去世,还有新妈妈舒落心到来之后,全变了。他变得不苟言笑,变得会将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甚至,不管对外人还是家里人,也都充满了防备。

这些,刘嫂全都看在眼里。她也相信,聪明的老少,绝对也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不然他不会毅然买下一幢公寓,让谈逸泽一个人到外面生活。

不过,现在的谈逸泽似乎一点一点在变化。

他又会笑了……

而这一切的改变,刘嫂看得出和这和顾念兮有着分不开的关系。

“刘嫂,没事的,就让我帮帮忙吧。反正在家里没有些事情做,我也闲得慌!”再说了,刘嫂年纪也大了。这么些家务活都让她一个人做,顾念兮舍不得。

后面的话,顾念兮没有说出来。

不过刘嫂却是看出了。

她还真觉得,谈逸泽这个媳妇儿挑对了!

不像谈逸南的!

从踏进这个家门起,那个女人似乎真的没有一次进了这个厨房的。偶尔说她要喝水,还非要她去给她倒。

看霍思雨那趾高气昂的样子,还没有嫁进谈家,就像是已经是谈家的女主人似的。

“小泽,你媳妇真不错!”

“呵呵……”听着刘嫂的夸奖,男人只是淡笑。

但眼眸里的柔情,却是怎么也掩藏不住。

“你怎么进来了?”谈逸泽到她身边的时候,顾念兮便问了。

“没事,就是想要看看你在做什么?”他的视线,扫了顾念兮的周身。片刻,他注意到了顾念兮脖子上的那枚红色“印章”。

貌似,这是自己早上作恶的时候,故意留下的。

不过,顾念兮似乎没有发现。不然,她是绝对不会穿着这样低领的毛衣。现在连羽绒服都没有穿,这痕迹更加明显了。

看到这样的红,很难让人不联想到什么。

本来,谈逸泽是想要提醒一下她的。但抬眸的时候,他看到了站在厨房之外正前方的角落,那个频频朝自己这边看过来的男子!

似乎,他对顾念兮还是念念不忘!不然为什么,从昨天他和顾念兮到这里之后,那男人就频繁对顾念兮献殷勤了?

还有现在,他什么地方不好站,偏偏要站在那里!而视线,总是落在顾念兮的这边。

若不是他谈逸泽也进来的话,都不知他会那样窥tan多久!

既然,谈逸南那么念念不忘的话,那他这个身为大哥的,是不是也应该给他一些忠告?顺便也让顾念兮脖子上的这抹红,适当的发挥它的余热?

这想法出现在谈逸泽脑子里之后,男人果断的将自己原本想要说出去的话给咽了下去。

谈逸泽觉得,自己这并不是小气。

只不过,是他的小东西太过招摇了,总是给他找些添堵的事情来!所以,适当的惩戒一下她,是必要的!

不然,他们这个小家庭,就太没有规矩了!

“在厨房当然是做饭了,难道是赏花看雪?好了,要是没事的话,你先出去吧,这里油烟大。”顾念兮并不知道谈逸泽邪恶的想法。当下,她的唇角还是弯弯的,看的男人有些晃神。

本来,被顾念兮一推,谈逸泽是准备离开的。

但看不远处那个一直在徘徊的身影,谈逸泽还是停下了脚步。

像小东西这样的杏花可真是惹眼,若是他这会儿离开了,那不远处的那堵墙岂不是要自动送上门来?

“没事,我也留在这里帮着你们好了!”谈逸泽承认,自己的想法是有些过分了。但为了防止此类恶意事件的发生,他还是主动请缨留了下来。

伸手他便接过了顾念兮手上的菜刀,开始切菜。

不得不承认,十几岁就开始独自生活的谈逸泽,切菜的技术还不错。特别是他举着菜刀之时,身上却还是有一股子难能可贵的优雅,连一旁的刘嫂都看的有些入迷。

“这……”

虽然谈逸泽切菜切的真不错,但他毕竟是雇主的儿子,刘嫂还是想要阻止。

“刘嫂,没事的,他想做就让他做吧。我这边去把海鲜洗一下,咱们三个人弄也比较快!”谈逸泽的脾气,顾念兮是知道的。他决定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被别人左右的。

“呵呵……那好吧!我端着这些去蒸一下,很快就好了!”第一次让谈逸泽和自己做饭,刘嫂的心里也是说不出的欢喜。

相比较厨房内上演的温馨场面,这边霍思雨坐在她和谈逸南的卧室里,正琢磨着该怎么催舒落心尽快将自己和谈逸南的婚事办了。

就在这个时候,身后传来了一阵清脆悦耳的嬉笑声:“二表嫂,二表嫂!原来你在这里,让我一阵好找!”

莫妍见霍思雨一个人坐在床上思量着什么,便直接钻了进来。

“妍妍,原来是你!”看到莫妍,霍思雨也打了招呼。表面上,她是带笑的。但背地里,她却将莫妍咒骂了个遍。刚刚她就要想到什么好点子了,被莫妍这么一打断,脑子里的东西全部都消失了。

不过莫妍是个没有心眼的女孩,也就没有注意到霍思雨眼眸里一闪而过的狠毒。这会儿,她还嬉笑的跟着霍思雨坐在大床上,乐呵呵的道:“除了我,还会有谁!”

“对了二表嫂,大家都在楼下,你怎么不下去?我刚刚还以为你在厨房,到门外溜达了一下,没有看到你我就找上楼来了!”

“最近害喜的反映有点大,一闻见油烟味就受不了。所以,我这段时间都不敢在厨房那边呆着!”霍思雨说的脸不红气不喘,说完之后还不忘记轻轻的摸了一把自己的腹部,活脱脱的真像是怀上的人。

至于厨房那鬼地方,她才不会去呢!她就要嫁进谈家了,就要成为这一家的女主人。若这会儿还亲自下厨房,那岂不失掉了自己的身份?

“可你一个人,在这里坐着多无聊?要不,我带你去楼下逗一逗二黄玩玩?”谈家的看守门院的大狗二黄,除了听他的主人谈家老爷子的话,就是听她的话了。所以,莫妍一直以来都将这一点当成自己一项本事。

“不要了,我……真的不想下去!”

一想到院子里的那条大狗,霍思雨就止不住的后怕。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和那条狗犯冲了,那狗只要见了她,就一直吠叫个不停。

“二表嫂这是怎么了,不开心吗?”莫妍见霍思雨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心也跟着被牵了起来。

“也没有什么事情啦,妍妍你要是没事的话,就下楼玩吧!”其实,她是不喜欢莫妍呆在这个房间里,扰乱了自己的心思。

“不要,二表嫂要是有什么话,就跟妍妍说吧!妍妍可以替二表嫂分忧解难的!”一直被莫家和谈家过度保护的莫妍,一直将自己当成了行侠仗义的江湖大侠。其实,她啥本事都没有,但有一颗热忱的心。见谁不开心,她都觉得心里犯堵,都觉得自己有一定的责任。

就是因为她这颗不限地域的爱心,所以她家里收养的流浪狗和流浪猫,简直比救助站里的还要多。

“这……”看了如此热忱的莫妍一眼,霍思雨的眼眸里是一闪而过的诡计。

刁蛮任性的莫家小姐,连谈老爷子都要对她疼爱三分,让着七分。要是让她站在自己的这边,那她和顾念兮的这一仗是不是也胜券在握了?

想到这的时候,霍思雨一咬牙,声泪俱下。那演技,简直比奥斯卡最佳女演员还要高超上几分。

“二表嫂,您这是怎么了?先别哭,有什么事情跟妍妍说说就好。能帮上的,我一定帮忙!”见霍思雨眼眶中不断滑出热泪,莫妍那泛滥的同情心又开始作祟了。

而见莫妍如此豪气的宣言,霍思雨的脸上又是一闪而过的得意。

这下好了,莫妍上钩了!

如此刁蛮任性的大小姐,要是和自己站在统一战线,那顾念兮你还能拿我怎么办?

想到这,霍思雨便以伶俐的口才,和超强的描绘能力,在莫妍的心目中塑造出一个蛮横无礼,甚至还是尖酸刻薄,不要脸的小三身份的顾念兮!然后在每一个细节,纷纷配合着自己一副柔柔弱弱,像是备受欺凌的琼瑶剧女主角形象。

不得不承认,霍思雨这出声泪俱下的拿手戏很成功。

当下,原本还一脸灿烂笑容的莫妍也在她的熏陶之下,也变得愤怒不已。

“怎么这个世界上竟然有如此不要脸的女人?介入别人的婚姻也就算了,现在还挤进同一个家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来勾二表哥!我还以为大表哥的眼光向来不错,没想到他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妍妍,这话你当着我的面上说说就行!可别让人听了去,那对你也不好!”霍思雨又是带着梗咽的说着,这声音莫名的让人揪心。

只不过天真的莫妍却不知道,这只是女人自编自导自演的一场好戏。

当下的她,愤恨不已。

“二表嫂,您这是说的什么话。难道你还真要听之任之,任由这个无耻女人将二表哥的魂给勾走不成?就算你咽得下这口气,我莫妍也咽不下。今天,我倒是要看看,到底这无耻女人长的什么样子!看看,她到底是使得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将我二表哥的人给勾住不说,连我大表哥也收拾的服服帖帖的。”莫妍一副怒气冲天的样子,很有行侠仗义的女侠范!

只不过,处于愤怒中的莫妍却没有注意到,当她如此气氛的时候,身侧的女人泪水只是像挂饰一样的掉落,但她的嘴角上却是勾着得意的笑。

看来,野蛮任性的小公主,也被自己收服了。

这下,在这谈家大宅里对付顾念兮的,可就不止自己一个人了!

顾念兮,做好接手的准备了吗?

“开饭咯!”

刘嫂将所有的饭菜端上桌之后,便开始张罗着。

一边不忘念叨着:“今天不仅有我们的新媳妇做的美味佳肴,还有我们小泽亲手做的好菜,大家快过来尝尝!”

“哟,今天小泽也动手准备了?那我可要好好尝尝!”谈老爷子一听刘嫂说的这话,立即笑着走了过来。

他是最爱谈逸泽的。

但为了谈逸泽的成长,却又不得不将他送离身边。

谈逸泽成为少的那一天,也是谈老爷子这辈子最开心的一天。这让他既心疼当初送走谈逸泽,又让他没有后悔!

只是,谈老爷子没有想到,谈逸泽非但拥有着战场上的策略远谋,连他的厨艺也是如此的出色。

尝过一口刘嫂说的谈逸泽做的菜之后,谈老爷子连连称赞。

而谈建天虽然不明说出来,却也吃的欢喜。对谈逸泽夫妇的投来的眼神,也是爱怜有加。

“兮兮,小泽你们快坐下吧。忙活了一个早上,挺累的吧!”家里的客人虽然多,但谁都比不上谈家老爷子对这对新婚夫妻的疼爱。

“什么嘛?不过就是做了几个菜。用得着高兴成这样吗?”见谈建天和谈老爷子都笑的合不拢嘴,舒落心忍不住嘀咕着。投向谈逸南的视线,也变得略带责怪:“看人家小夫妻多懂得讨好这两位当家的?你和思雨怎么也不跟着人家好好学学?”

“妈,你还是少说点话吧。”对于母亲的不满,谈逸南也只是冷冷的回应着。撇开的视线,再度落在对坐的顾念兮的身上。

刘嫂刚刚说,今天有顾念兮做的菜,那他也要好好尝尝才行!

“我说的这不也是实事求是?你和思雨要是这么任由那两人‘表现’下去,那你们就等着谈家的财产都落进别人的手上。还有,思雨怎么回事?一大早上都不见踪影,就算不做饭,到厨房来转转也行!起码别落人口舌!”舒落心一边准备动筷子,一边还不忘暗自和谈逸南说着。

只可惜,她的亲生儿子根本就不理会她。一边忙着夹着顾念兮做的糖醋排骨往自己的嘴中送,一边还瞪着另一道她做的清蒸鲫鱼,忙的不亦乐乎。

至于自己的母亲,他根本不用担心。她也就会在他的身边叫嚷几句,真正面对霍思雨的时候,她把霍思雨当成了老佛爷似的供着。连半句难听的话,都不怎么敢讲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莫妍和霍思雨总算是从楼上下来了。

“妍妍,一大早上都上哪玩去了?是不是又偷偷的把二黄给带出去玩了?”谈老爷子见莫妍下来,忍不住就逗着她。

她是他唯一的外孙女,本质也不坏,所以谈老爷子也是溺爱着的。

“没有!”莫妍冷冷的扫了一下餐桌,视线最终落在和谈逸泽坐在一起的女人身上!

垂放在腿一侧的手,忍不住掐紧了几分。

就是她?

那个不要脸,喜欢当三儿的女人?

莫妍不得不承认的是,这个女人真美!

不是时下那些年轻女子靠着高超的化妆技巧表现出来的那种美,而是一种超脱尘埃的美。白白的小脸,粉黛未施,却没有半点瑕厮。最惹人瞩目的,是她那双清澈的眼眸。不是非常大,却是非常的有神。如同一湾清泉那般,很容易便能夺走人的神志。

怪不得,能将二表哥迷惑的糊里糊涂的同时,还能让大表哥傻傻的跟她结婚。

“哟,这是谁惹恼了我们的小公主?嘴巴翘的都可以挂上两个酱油瓶子了!”谈家来往的客人都知道这莫妍是谈家捧在手心里的明珠,所以也时常打趣着她。一来是和谈家疏通一下感情,而来也顺便拉拉关系。

“妍妍,快坐下吧。今天你可有口服了。有你大表嫂做清蒸鲫鱼,还有糖醋排骨!还有你大表哥做的炒肉丝。”谈建天笑着,眼眸还不忘对谈逸泽小夫妻投去一记赞赏的目光。

“思雨,你也坐下吧!”同样都是身为儿媳妇,一个忙活了整天,一个一大早上都不见人,饭点却出现了。这让谈建天想要不偏心,都有点难了!可当着众人的面,谈建天自然不怎么好表现出现。

“好的爸爸!”霍思雨坐了下来,莫妍自然也坐了下来。

只不过,她那双大眼却一直紧盯着顾念兮看,直勾勾的,火辣辣的,像是上一辈子的仇人一样。

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顾念兮只能尴尬的对着她淡淡的笑着:“表姑是吧!很高兴见到你,我叫顾念兮!”

不知道为什么,顾念兮总觉得,这个第一次和自己见面的表姑,似乎对自己有莫大的成见。

“……”莫妍其实很天真,所以第一眼认定的事情,通常便已经进了她的主观意识。因为霍思雨和自己讲的那些,莫妍已经将霍思雨当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坏蛋。当下,顾念兮和她打招呼她不是没有听到。而是,她就是不想回应顾念兮,想要看着她丢脸。

“这……”顾念兮和她打了招呼,但见她没有反映。这回她真的可以肯定,这女孩是对自己有成见的。

再看一眼坐在她身侧的霍思雨,以及霍思雨嘴角上不自觉滑过的胜利弧度,顾念兮大致可以猜到了些什么。

“妍妍,你大表嫂在跟你打招呼,怎么跟没听见似的!”第一个开口的,是谈老爷子。

其实,他也不是没有看出来,这莫妍不是很喜欢顾念兮。

但他不明白了,顾念兮这孩子本性很好的,莫妍也非常单纯,是那种见谁谁好的人,谈老爷子一开始就料定这两人一见面就会喜欢上对方的。可这会儿,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莫妍像是吃了炸药一样的看着顾念兮?

但这毕竟是自己疼爱的外孙女,谈老爷子还是给足了面子。

若是他人,早已冷斥一番。

“我听到了。就是……不想打招呼!”公开的挑衅,这是莫妍的风格。

她做事,从来都不会撵着藏着。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你这孩子,这是怎么了?不懂规矩!”谈老爷子这回真的生气了。顾念兮是他非常满意的孙媳妇,再者他一直是最疼爱谈逸泽的。能让谈逸泽不再孤单,甚至脸上有了笑容的人,谈老爷子也必定非常珍惜的。

“外公,是我不懂规矩吗?还是你这大孙媳妇不知羞耻,明眼人看得出!”她指的是霍思雨。

“妍妍!”怒而冲起的第一人,并不是谈逸泽,更不是顾念兮。而是,谈逸南!

本来他吃着顾念兮做的饭菜,脑子中幻想着顾念兮是为自己做的饭菜,这心情还是非常不错的。

但莫妍的这一番话,他真的听不下去了。

连自己老妈说顾念兮的坏话都不能容忍的人,更何况是听到别人这么尖酸刻薄的讽刺顾念兮,谈逸南当然忍不下去了!

他放下了碗筷站了起来。冷眼看着莫妍的他,就像是个正准备帮被欺负了的妻子伸张正义的丈夫。

只是怒气中的谈逸南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当下的行为是有多么的可笑。

“妍妍,这里不是你家,也不是任由你撒野的地方!如果你打算在我们这里吃饭的话,那请你收回你刚刚的话!”

谈逸南的态度很坚决,任何欺负的顾念兮的,他绝对不会放过。

而所有人也都没有想到本来其乐融融的午餐,会变得这样。谈老爷子和谈建天都不开口,其实他们也默认了谈逸南的话。这毕竟是谈家,一顿饭被莫妍搞成了这样,任谁都生气。

至于舒落心,心里暗骂谈逸南强出头的同时,更不满霍思雨的做法。

莫妍不是这个家的人,她不可能一下子就知道所有发生过的事情,这一定是霍思雨告诉她的。而这,相信在场的人都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过一会儿,谈老爷子也肯定知道是她霍思雨嚼的舌根,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冷冷的瞪了霍思雨一眼,舒落心感觉自己真的快要被气炸了!儿子被狐狸精迷昏了头脑也就算了,现在连儿媳妇都不给力!

霍思雨也哀怨的看着舒落心,因为她其实也没有想过,莫妍会如此大胆的说出来!借刀杀人这一招,真的被莫妍给毁了!

“你……二表哥,我看你真的被这狐狸精给迷昏了头脑!你现在已经快要结婚的人了,你那么在意其他的女人,难道你就没有想过二表嫂的感受吗?”莫妍向来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公主,自然也不懂得察言观色。这会儿怒气冲天,当然什么话都说的出口!

在莫妍的质问声之下,整个餐桌陷进一片死寂。

谈老爷子和谈建天,脸色真的非常的不好。而谈逸南也被她的这番话,堵得说不出什么。

若是这个时候的他再度为顾念兮强辩下去,恐怕真要让顾念兮背负上“狐狸精”的名义。

然而,在所有人都沉寂了下来之时,一清冷的声音突然响起。

“狐狸精?这词,是谁跟你说的!”

他的声调不大,但却足以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不自觉的打了一下冷颤。

谈逸泽就是这样,与身俱来的高位者气息,让他即使在那么多人的情况下,都能让人感觉到扑面而来的威慑力。

这强悍的威慑感,莫妍自然也感受到了,当下她也变得欲言又止:“哪个……”

这个大表哥,虽然常日里不苟言笑。但也从来,不会对她如此冷言冷语。他的态度,让她觉得,若是自己再说一句对顾念兮不尊敬的话,他立马会撕烂了她!

而莫妍,也自认为是个仗义的人。她不能,也不会把霍思雨给供出来!

“莫妍,来者是客,客随主便。若是不懂得这规矩,那我不介意替你妈妈好好的教导你!当然,还有那些在你耳边乱嚼舌根子的人!”男人慵懒的靠在椅子上,一手环着顾念兮的腰身,冷眼看着莫妍。

说到最后一段话的时候,视线则是落在她身侧的霍思雨身上。

那冰冻入骨的寒气,瞬间让霍思雨低下了头躲避着。

“大表哥……”记忆里,这是大表哥第一次直呼她的名字。但他的话,却让莫妍觉得后恐。这回,谈家全家人都不开口,不给她台阶下。

让这个刁蛮任性的小公主也也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什么?

倒是最后,有一个低柔的女音为了她劝说谈逸泽,这人便是顾念兮:“老公,算了。表姑还小,很多事情不懂也就罢了,你跟一个孩子叫什么劲!”

拉了拉谈逸泽的手,顾念兮又转而对莫妍,笑了笑:“你叫妍妍吧,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到些什么,但我相信你只是出于一片好意。但有些事情,咱要做出来之前,要先思考一下到底他人告诉你的事情有多少真实的成分,还有你到底掌握了有多少确凿的证据。之后,再去做也不会太过于鲁莽了。好了,今天是大年初一,一家人团聚的日子就该和和气气的,妍妍快坐下来吧。你爷爷和舅舅,都还等这我们一起吃呢!”

顾念兮的脸上,一直堆积着暖暖的笑意。

落落大方的言谈,更让在餐桌上的每一个人震惊之余,又多了一些赞赏。

当然,出去舒落心还有霍思雨。以及,刚刚被谈逸泽教训了一通的莫妍。她还是不喜欢这个表嫂,因为她觉得顾念兮的出现,似乎连外公和舅舅对自己的爱,也被她抢走了。只可惜,当下只有她给了自己台阶下,她也只能坐了下来。不过她可以肯定的是,之后要是有机会,她还是不会放过这个表嫂的!

不过还好,今天有顾念兮做的菜,还有谈逸泽亲手做的东西,这段饭虽然有过不愉快,但很快便被人抛在脑后了。

大年初一的这顿饭,还算欢喜。

这一天,谈家一直都在接待来访的亲友。顾念兮在厨房忙里忙外的,总算在送走了所有客人。

谈逸泽刚刚收拾了一下,先会房间了,顾念兮自然也跟着,准备上楼。

只不过,在楼梯口的时候,她遇到了霍思雨。

“你倒是很会扮演乖巧的儿媳妇?”霍思雨冷冷的睨了一眼顾念兮,双手环胸。看得出,她是早已等候在此。

“我不像某些人,每天都在做戏!我,只是做着我自己份内的事情!”既然嫁进了这个家,就应该是这个家的一份子。像是招待客人的,接待一下也是自然的。

“份内的事情?顾念兮,你也太把自己看成一回事了吧!再说了,既然你嫁进这个家,这些琐碎的事情就应该是下人去办的事情,你难道做这些,不觉得失了自己的身份?”顾念兮想要绕开她,霍思雨不让,又堵了上去。

她之所以和顾念兮这么说,当然不是想要对顾念兮好。而是刚刚舒落心数落了她一番,让她学着顾念兮在厨房里帮着点忙,好讨得谈老爷子的欢心。

可要是要做这些琐碎的家务事的话,那当初她霍思雨也不用撒下瞒天大谎,挤破脑袋想要嫁进谈家了。她就是不想面对这些烦人的事情,过着人上人的生活,才来的!

所以,霍思雨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一下顾念兮,不要做太多的事情。不然,顾念兮表现的太过于出色的话,那真的会影响到她的地位。

“身份?你是指我的,还是指你的?”顾念兮勾唇,话语里的用意意味不明。

但很容易,便戳中了霍思雨的痛楚。

让她觉得,顾念兮这是在挑刺!

说她假扮副州长千金的事!

“顾念兮,我不是在说这点!你到底听清楚了没有?”霍思雨愤然。

“不是这一点,那是哪点?难道是,你教唆妍妍,说我是狐狸精的事情?”顾念兮觉得,自己真的没有任何挑衅霍思雨的嫌疑。

因为她看到,从霍思雨的那双眼眸中倒映着的自己,真的是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你……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才没有教唆莫妍,更没有在她面前说你什么坏话!”教唆莫妍,说她顾念兮是狐狸精,将事情的前后起因本末倒置,本来就是她霍思雨理亏。

所以,在顾念兮的质问声中,霍思雨突然假装不明白。为的,就是摆脱自己的嫌疑,更为了,让顾念兮消气,为自己守住那个该死的秘密!

可霍思雨却没有意识到,情急之下自己说出来的话,竟然有些像是做贼的喊抓贼!

“霍小姐,你不需要狡辩什么。因为,我没有瞎!再者,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一点,若我是你的话,我是绝对不会轻易的招惹莫妍,挑起莫妍和谈家人不和的。”谈家人向来疼爱莫妍,若是其他人知道挑起事端的始作俑者的话,任谁都不会喜欢!

“你……你血口喷人!”霍思雨被顾念兮说的心慌,只能一味的否认着。

“你可以继续演下去,但后果希望你自己能够承担的起。至于你的身份,我也没有兴趣揭穿你,你也没有必要到处帮我挑刺,想要对付我。不过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这出漏洞百出的州长千金戏,到底能演到什么程度?”说着这一番话的时候,顾念兮的红唇依旧勾着好看的弧度。

说完这番话,她想也不想的直接错开了霍思雨,上了楼。

这天真冷,她还要赶着回去找谈少的脖子当暖炉呢!

至于霍思雨,找顾念兮想要谈的事情办不成,倒是被她狠狠的奚落了一番。她当然恨得咬牙切齿。

不过,有了顾念兮刚刚承诺的她不会揭穿她霍思雨的身份,这倒是让她宽心了不少。

不说别的,顾念兮这人,是很讲究信用的。顾念兮已经这么说了,她就绝对不会在这之前揭穿自己。

只要顾念兮这段时间不揭穿她的身份的话,那她就可以安安稳稳的找机会,让自己嫁进谈家。到时候,她还怕顾念兮不成?

想到这即将到来的胜利,霍思雨的嘴角扬起了诡异的弧度,消失在这楼梯口。

然而刚刚正对面交锋的两人,却都没有及时看到电视上刚刚插播的一则新闻

“D市和本城的大型合作活动,筹备事项正式开始。D市霍副州长霍启东本周周末将到本市参加此项活动的预热栏目。”

好吧,开始拆霍小三的台了!

握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