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六十三章 老公,抱抱我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三章 老公,抱抱我好吗?

“念兮……我们之间本不该是这样的!”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每一次和顾念兮见面,都觉得这个女人身上发生了什么改变。特别是这一次的相见,霍思雨真的有种感觉,顾念兮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向来都是逆来顺受的她,这一次竟然学会了玩文字游戏。而且,她的每一次反击都是如此的出彩!

到底这段时间,顾念兮做了什么,竟然能发生这样本质性的改变?

看着她如此嚣张的气焰,霍思雨真想狠狠的甩她几个巴掌。

但一想起自己今天来找她的目的,霍思雨还是不得不按耐住自己内心的烦躁。

“不该是这样?那我们,该怎么样?”看霍思雨一副欲言又止,眼神哀伤的样子,顾念兮微眯起了双眼。

这个女人强硬的行不通,该不会是打算找同情牌了吧?

眼尖的憋见霍思雨的肚子,顾念兮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她可没有忘记,这个女人上一次栽赃陷害的高超手段,若不是谈逸泽在场的话,或许谁都不会为她作证明。

“念兮,还记得五年前吗?那个时候,我们每天都一起上下学,有时还会畅聊心事!我们曾经是那样的好姐妹!”

果然,不出顾念兮的预料,这女人又是一脸泪光。

“是啊,以前还真的看不出来,你霍思雨还是一个当演员的料。竟然能陪着我和悠悠演出那么久,还真是辛苦你了!”提及以前,顾念兮的鼻尖一酸。是啊,五年前的那段青葱岁月,真的难以忘怀!

但看着霍思雨,她只是冷冷的扯出一抹冷笑。

五年的感情,亏霍思雨也敢拿出来卖弄!看来,她似乎已经开始担心自己的身份被别人识破了!

“念兮,有必要这样对我吗?横眉冷对的,多不舒坦。我们好歹也是姐妹一场!”

没想到,拿出五年前的姐妹之情,顾念兮似乎都不为之所动。

当下,霍思雨握着LV皮包的手,再度不自觉的加大了手劲。

到底,该怎么做才好?

“姐妹一场?那你当初夺走谈逸南的时候,怎么想不起来我们是姐妹?你当初在明朗大厦设计陷害我,让谈逸南和其他人都误会是我要将你推倒,谋害你和孩子,怎么没有想起来我们是姐妹?三番两次的要我一定要去参加你们的订婚宴,三番两次的羞辱我的时候,你怎么就没有想起来我们还是姐妹?”

她以伶俐的口才,和超强的记忆力,将这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她霍思雨所做的事情,用另一种冷漠的语调说出来之时,霍思雨才发现,自己做的或许真的太过分了。

可这,又能怎么样?

做出来的事情,也等同于泼出去的水。

覆水,难收!

“……”看着顾念兮那双漂亮的眸子,霍思雨发现被她连着质问之下的自己,也失了言语的能力。

而顾念兮似乎已经看穿了她心中所想,做了最后的总结:“事实上,就是你一直都没有拿我当成你的好朋友,你的姐妹!你霍思雨,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自私鬼!”

“是,我是自私!可顾念兮,你高高在上,享受万千爱戴的尊贵身份,绝对不可能体会到,那种尊严都被人踩在脚底下的感觉!你绝对难以想像的到,当你明明有着比别人更胜一筹的能力,却因为你家里拥有一个酒鬼老爸,那种被人鄙夷,被世人唾弃的感觉。你不懂,因为你有你的州长父亲,你有一个健全的家庭,还有楚州委给你的保护,你怎么可能会懂?而我,在你享受着别人的保护的时候,我必须靠着我自己的能力,一个人打拼,一个人奋斗。最初来到这个城市,我几乎耗尽了我的所有。可你知道吗?我那样的苦苦拼搏,却远不如一个办公室主任刚刚毕业的侄女。他们每天用尖酸刻薄的语言笑话我的努力,笑话我做出来的成果!我受不了,我真的再也受不了那样的生活了。所以,我才撒了谎!我骗所有的人说,我有一个州长父亲。没想到,在这之后,所有的一切都好办了。而这些只不过,也是靠着我自己的能力,想要过上我想要过的生活,这有错吗?”

既然顾念兮已经不会在考虑她们五年来的情分,那她霍思雨也不怕撕破脸皮!

这也是来这个城市这么久了,她第一次吐露出她所有的心声。

在听到霍思雨说的这些,第一时间顾念兮确实有些惊讶。

可听到了最后,这一切全都凝结成了她嘴角上的一抹讽刺。

“思雨,如果这些真的是靠你的能力得来的,我相信你不会活得像现在这样的痛苦!”

最初来到这个城市,最初从基层做起,顾念兮也明白这其中的艰辛。

那个时候,她连住的地方都是赊账来的。每天也只能够吃两顿饭,那样的艰辛,或许还要比霍思雨说的更艰难。

可她,从没有想过放弃。更没有想过拿出自己父亲的身份,来欺压别人。最终,她不也是一步一个脚印走过来了吗?

因为她坚信,若是自己真有能力的话,就算在陌生的城市也能活出一番风采!

可霍思雨太过于急功近利了,所以她才撒下了瞒天大谎,才会过着如今这样的生活。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一生下来就会成功!”顾念兮那瑰丽的冷笑之后,将霍思雨脸上的错愕和呆滞,全部纳进了眼底。

“去和谈家人说出这一切,求得他们的原谅,或许你会活得更自在!”她收回自己落在霍思雨身上的眼神之后,轻叹一声。

这是,顾念兮想到的唯一能解决这件事情的方法。

而这也是她念及五年来的情分,给霍思雨的忠告。

只可惜,顾念兮的这番话像是给了霍思雨多大的刺激似的。

原本,在听到她这番话,眼眸已经迅速黯淡下来的霍思雨,竟然在这一刻又变得狂躁了。

那双带着美瞳而看起来又大又圆的眼珠,充满了怒意。

“我疯了不成?我还没有嫁进去,我还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生活,你让我现在去告诉他们,其实我是个冒牌货!你觉得他们还有可能认同我,还有可能让我和南结婚吗?!”

“就算他们不想认同你,可你的肚子里还有谈家的骨肉!难道,谈家人舍得看着他们的血脉,流落在外!思雨,听我一句,现在和大家说出这一切,还来得及!”

其实连顾念兮都有些怀疑,霍思雨撒下的这个瞒天大谎,其实从一开始就漏洞百出,为什么舒落心会深信不疑?

“来不及了!我是绝对不会说出来的!”

若是来得及挽救,她早就说出来了!

又何必,等到现在事情都快要败露,还来找她顾念兮求情?

“你若不想说,我可以替你去说!”说着,顾念兮拽着自己的包包,准备离开。

可她还没有完全转身,就被霍思雨拽了回来。

霍思雨的个头其实比较小,力气也没有顾念兮大。

不过此刻的霍思雨似乎像是被逼到了绝境,小小的身体竟然也爆发出了如此强大的力量。一伸手就将比她还要高出许多的顾念兮拉了回来。

“顾念兮,你少给我在那边得瑟加鸡婆!这是我的事情,你给我少搀和!”她慌张了,乱了。

也不顾一切,开始朝着顾念兮叫器着。

若是她真的怀上,霍思雨也会考虑将一切说出来,不想继续顶着这个瞒天大谎过日子。

可问题是,她连肚子里的孩子都做了假!

母凭子贵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

所以,在这紧要的关头,在她嫁进谈家之前,绝对不准许出现任何的差错。

“霍思雨,我没有得瑟!我是觉得你撒下这个瞒天大谎,拖的越是久,越是没有人会谅解你。再者,我不是同情你,因为这一切的错误都是你自己一个人亲手造成的!我之所以打算去说出来,不过是觉得你腹中的孩子可怜,这么小就要替你担惊受怕!你一个人受人谴责,没有什么。可孩子要是出生了,不也需要跟着你这样的母亲受别人的指指点点,太可怜了么?”

“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我的孩子也不需要你的同情!所以,收起你那令人恶心的同情心,我们不需要!只要你不说出来那一切,我自有我的办法!”在听到顾念兮的话的时候,霍思雨的心确实也闪过一丝悸动。

若是有孩子,她也会为了自己的孩子考虑!

可她没有!

若是让顾念兮知道,她连肚子里的孩子都是个幌子的话,那岂不让这一切变得越发的不可收拾。

不过看顾念兮的样子,刚刚她和苏悠悠见面的时候,并没有聊到这些。

看来,最近这段时间,她不仅要防着顾念兮别将这一切都讲出来,甚至还要防着苏悠悠和她见面了!

“你有什么方法?难道真的要去找一个人,来假扮霍副州长不成?”

“这是我的事情,我自有我的方法!只要你顾念兮不要说出这一切就行了,不然我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握紧了拳头,歇斯底里着。

只有用这样猫一样的自我炸毛的方式,现在的霍思雨才能从顾念兮的身上找到一点安慰。

“那好,我不说!我倒是要看看,这样的瞒天大谎,你能将它藏到几时!”就像霍思雨说的,她早已收起了她那本就不适用于在霍思雨身上的同情心。

她并不是怕霍思雨的威胁,只是想看看,这样的女人到底能将这个支离破碎的谎言,支撑到什么时候!

“嘟嘟嘟嘟……”就在这个时候,顾念兮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谈逸泽的电话。

“兮兮,你在什么地方?听起来,不像是在家。”

“我在小吃街,准备要回去了。”

“小吃街?我正巧在这边办完事,逛完了吗?我现在去接你。”

他的声音,莫名的抚平了顾念兮心中的毛躁。

冷冷的扫了一眼霍思雨,她发现现在连和她站在一起,都莫名的可笑,便对着话筒说道:“你过来接我吧,我也逛得累了!”

“那好,原地待命。我马上过来!”说着,电话那端的男人挂断了。

“看样子,你和他倒是相处的不错?”霍思雨冷眼的看着顾念兮收起了电话,眼色依旧是清冷一片,仿佛不为顾念兮的任何事情而动容。

但握着LV皮包的手,却再度狠狠的陷了进去。

凭什么?

凭什么顾念兮在短短的时间之内,又能找到了一个优秀的人?

不仅结婚了,连生活看起来也是这样的幸福?

而且,谈逸泽似乎非常宠她?

“若是他知道了你和南的过去,他还会这么对你吗?”她不清不淡的一句,目的就是想要掌握顾念兮的某些把柄。好在关键的时候,能拿出来利用。

可没想到,这番话之后她看到的是竟然是顾念兮的冷笑。

那样的笑容,仿佛胸有成竹的掌握着必胜的筹码。

“你想告诉他,尽管去告诉他好了。我可不像某些人,连自己的过去都能否认掉!”顾念兮的语调,也是冷冷的。

嘴角上的笑容,意味不明。

而霍思雨在听到她的这番话也有些诧异。

难道,谈逸泽对于顾念兮和谈逸南的过去,全都知晓?

那他,不介意?

“顾念兮,你以为你嫁给了谈逸泽,真的是最好的归宿?你也将你自己太看成一回事了吧?难道你没有想过,一个男人连你的过去都一点不介意,他没有别的心思?”

霍思雨短暂的诧异了一会儿,又立马开了口。

争锋相对的瞬间,她看到了不远处缓缓停下来的车子。

目光瞟向那扇茶色的车窗,其实她并没有看到里面的男子。

可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刻的她,却是浑身的不自在。

因为总有一股子感觉,车窗内的那一端,仿佛有一把利刃,在悄悄的凌迟着她……

“难道,你就不怕你只是她的一个棋子?难道你就不怕,你只是他想要用来对付谈逸南的一个筹码。你想要这么说,是吗?”

如此一番话从顾念兮的红唇中传出的时候,霍思雨的美眸中是满满的震惊。没想到,顾念兮竟然说出了她所有的心思!

可在她吃惊的眼神中,顾念兮依旧只是笑。

笑的,如夜空绽放的烟花一样的夺目璀璨。

霍思雨意味不明的眼神,顾念兮当然可以知道她准备挑拨她和谈逸泽的关系。更知道,慌乱的她想要找救命稻草。

可明知道,自己和谈逸泽的婚姻,其实并不像其他人看上去的那么好。但顾念兮知道,如此形势下她不能让霍思雨钻了空,成为她的阶下石。

“我不像你,我清楚我自己的分量!霍思雨,你还是顾好你自己,当好你的‘州长千金’就行了。至于我的事情,你少操心。”说到这,顾念兮也看到了不远处停下来的那辆车子。

那个男人,来了!

因为霍思雨的那一番话,她的心情莫名的不安起来。

不知为何,此刻的她非常想要看到那张不够言笑的俊颜,想闻一闻那股子专属于他的幽香,好安抚一下自己那颗烦躁不安的心。

心之所趋,她也转身准备离去。

但离开之前,她似乎又想起什么事情,道:“还有,最后提醒你一句。虽然我和他的婚姻看上去没有那么有分量,但我如今也是堂堂正正的少夫人。那个男人的脾气,想必谈家人和你都比我要来的清楚。他绝对不会看着属于他的东西,被别人欺凌!不然后果,可不是你和我能承担的了的!”

这是,他给过的承诺。

他说过,顾念兮并不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揉扁掐圆。顾念兮生气的话,可以揍人。他,会帮着……

这是不是也代表着,他不会让霍思雨欺负了自己?

说完这番话,顾念兮迈开了脚步。

而身后,那个被激怒,已经失掉了形象的女人,再度朝着她怒吼:“顾念兮,你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信你,就会怕了你,就会任由你的摆布?”

“不信,你可以试试!”

大步朝前走的女人,并没有因为霍思雨的这句话而迟疑脚步。

她依旧朝着那个男人所在的方向大步走着,一步也没有停留,甚至连一个回头都没有留给霍思雨……

而今天原本胜券在握,以为自己会得到顾念兮的同情,以为自己可以顺利拉住顾念兮的把柄的女人,此刻只能用自己不甘愿的眼神,狠狠的盯着顾念兮离去的背影。

凭什么顾念兮的运气就那么好?她的生命中,能有那么多男人为了她赴汤蹈火?

谈逸南是这样,楚东篱也是这样,现在连谈逸泽那高高在上的男人,也陷进去了么?

该死的,为什么都喜欢顾念兮?

为什么所有的人,都看不到她霍思雨的努力?

霍思雨就像是脱了线的木偶,没有生机。

苍白的脸上浮现的笑容,看起来不知道是在笑,还是在哭……

“怎么一脸丧家之犬的样子?”

等到顾念兮上车之后,谈逸泽便开了口。声音不高不低的,听不出任何情绪的起伏。

唯有那一双正打量着顾念兮小脸的黑眸,却是出奇的幽深。

仿佛,正酝酿着一场腥风血雨。

“谁丧家之犬的样子?”你才丧家之犬,你们全家才丧家之犬。

不过后面的话,她还是只能在心中叫器着。

因为,她不敢惹怒这样的男人。

“眼眸呆滞,两耳耷拉,和你现在是一样的!”男人见她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并没有直接拉动车子的引擎。

“说吧,发生什么事情了?”其他人的死活,谈逸泽才没有心情理会。但没有办法,他的小东西就算是一点点不开心,都像是他眼里的沙砾一样!

“老公,抱抱我好吗?”听着他的询问,她的鼻尖莫名的酸涩。

其实从刚刚坐进车上的时候,她就一直想要躲进谈逸泽的怀中,感受男人身上的温度带给自己那股子莫名的安全感,让她可以忘掉霍思雨刚刚的那些话,那些眼神。

可她,又怕谈逸泽觉得自己矫情,所以一直忍着。

但最终,她还是坚持不下来。很没有志气的和谈逸泽要求着,看着后视镜中自己的这幅尊容,果然就像谈逸泽所说的,一副丧家之犬的样子。

本以为,谈逸泽不会理会自己这么无厘头的要求,却在后视镜中看到男人利索的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一下子便将她揽到了他的身边,让她的脑袋埋在他的胸口处。

他那宽厚的大掌,轻轻的顺着她的发丝。

没有节奏,却让人莫名的放下心中所有的戒备。

“受欺负了?”他的语调,一如极为的云淡风轻。

可偏偏,黑眸子里却是一样的寒冷。视线如同一把把的利刃,朝着车窗外射去。落在,不远处刚刚顾念兮走过来的那个角落。

如果他没有看错的话,那个位置还站着一个女人……

而且,面容有些熟悉!

看来,是时候他该查一查,这个女人到底和他的小东西有怎样的恩怨纠葛了!

凭他敏锐的洞察力,他发现这个女人绝对不仅仅只是抢了小东西的前男友那么简单!他们之间,好像还有什么纠葛。

当然,他谈逸泽从来都不是小心眼的男人,他保证!

他不过是看不得他的小东西如此灰心丧气的样子,不过是想要将他们给他的小东西的不开心加倍奉还罢了!

“不是告诉过你,受欺负的时候就直接不留情的打过去。打不过,可以喊上我!气坏了身子,可不好!”不知道就这样抱着顾念兮多久,男人又是轻轻哄着。

再说了,小东西的身子是他的,若是气坏了,他们都是偿还不起的。

因为他发现,似乎只有他的小东西,能让他如此心甘情愿的付出……

这意味着什么,谈逸泽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可是,她还怀着身孕!要是打过去,真把人家孩子给伤到了,可怎么办?”听着他刻意放柔声线哄着自己,她的眼泪再也遏制不住的落下。

作为报答,顾念兮觉得自己很感恩的将自己的泪水,抹在了男人绿色的制服上。谁让平日里都是他欺负她?

现在好不容易逮到个机会,也该让她得瑟一下。

所以,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她摸得倒是很开心。

唇角,都不自觉的扬起。

察觉到了她的这个小动作,男人的嘴角也只是一闪而过的疼惜。

能让她不掉泪,什么都好。就算要他当街跳个舞,他没准都做得出来。

“呵……就算伤到了,我也会帮你处理的。再说了,她又没有肚子,那个孩子还指不定不存在呢!”说这话的时候,男人锐利的视线再度落在了不远处那个女人的……脚上!

那是一双大概十几公分的高跟鞋吧!

常识,大家都是有的。

前三个月,孩子最容易掉了。

难道这女人就那么有自信,她的孩子够彪悍,能承受得了她既喝咖啡,又是高跟鞋又是浓妆艳抹的折腾?

未必吧?

那是不是也说明了,另一种答案?

看着不远处那抹身影,男人的唇角上再度勾起意味不明的弧度。

“说什么呢?刚刚怀上哪有那么快看出来的。再说了,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什么人会拿孩子来开玩笑吧!”

霍思雨的身份是有假。

但关于孩子一事,顾念兮还是坚信,霍思雨还是有一定的头脑的,不会拿孩子来开玩笑的才对!

不过被谈逸泽这么一哄,她原本被霍思雨激怒的心情也算是得到了平复。

这会儿,她也主动钻出了谈逸泽的怀抱,回到副驾驶座上坐好,系好安全带。

“我们还是回家吧。再不走,没准警察叔叔要来拖车了。”

“……”后者,没有回答。也没有顺应她的话,拉动引擎,踏上回家之路。

顾念兮有些诧异的转身,回头看到那一幕的时候,脸上不自觉的羞红一片。

因为刚刚她又是鼻涕又是泪的擦着抹着的缘故,此刻男人那一身笔挺的制服上,湿了一大块。

看起来,竟然是那样的诡异。

“那个……我回家帮你洗的干干净净的!”最终,顾念兮还是没有骨气的作出了妥协。

“算你识相!不过,今天没有完成领导交代的任务看,还是要接受处罚!”

“什么任务?”

“……”男人又没有作答,只是微眯着双眸看着她。

“我知道了,知道了!”看他的眼神,顾念兮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明白了,他在责怪自己今天白白的受了气,没有大打出手。

其实,顾念兮很想告诉男人,并不是暴力能够解决世界上所有的事情的!

可没有办法,自家的老公很黄很暴力!

看他的眼神,没准她现在敢多加反驳的话,估计这会儿他在车上就要开始“惩罚”她了!

为了不在街上上演儿童不宜的剧目,顾念兮只能应承着。

不过今晚,她是绝对不会轻易服从的!

“呵……”

看着小东西那副欲言又止的样子,谈少的心情出奇的好。

他哼着小曲,拉动了引擎。

因为不管小东西用什么借口,今夜他都有办法将她制服的服服帖帖的!

想着,他让车子滑入街角的尽头……

再过几天,就是大年三十了。

谈逸泽接到了一通电话。是谈家老爷子打给他的,让他带着顾念兮一起回到谈家大宅。

这是谈家的惯例。

除了他被派到边缘必去驻守边境的那几年,他没有在谈家过年之外。其他的时候,每逢过年,爷爷都会要求他回到大宅子里住上一个星期。

其实,不管是在自己的小公寓里,还是在谈家大宅过年,对于谈逸泽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

但今年多了他的小东西,似乎真的有什么不一样了。

想到小东西,谈逸泽的心情莫名的大好,也爽快的答应了谈家老爷子的要求。

印象中,这也是谈家老爷子第一次要求谈逸泽回家过年,他会如此爽快的回应自己。

看来,真的娶了媳妇之后,不一样了!

想到这,谈家老爷子满足的挂断了电话。

应承下这边的,谈逸泽自然要和顾念兮交代一番。

年底了,顾念兮那边也休假了。

这几天,她都在他们的公寓里做过年前的大扫除,房子被她打扫的亮晶晶的不说,还给家里多添了很多年货。那温馨的小房子里,也让谈逸泽觉得窝心。

电话拨通的时候,顾念兮正在家里擦窗户。

“兮兮,你在做什么?”电话里的男音,也让女人的嘴角不自觉扬起弧度。

似乎最近谈逸泽每一回打电话来,都让她的心情莫名的好。

“我在擦窗户。老公啊,你回家的时候顺便给我带点好吃的行不,我忙了一个下午。”有时候,她会像谈逸泽撒娇,要点东西吃。

其实并不是因为嘴馋了的缘故,而是她喜欢男人给自己买东西吃的感觉。

“行,板栗是吧!”渐渐的,谈逸泽也开始摸清楚小东西的习性。

她最爱的,就是板栗了。

每一回他买的板栗,她都能吃个精光。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松鼠转世!

“嘿嘿,就是这个!不过你这大忙人怎么会在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呢?”

“是爷爷打电话,让我们过年的这段时间回到谈家小住一阵子,我答应了,没有关系吧!”问顾念兮这些的时候,谈逸泽正从自己的助理手上拿过一份文件。

文件上,是明年这个城市的大型活动。

还有,一些会在大型活动之时,来到这个城市的大人物的名单。

文件上显示,明年年初的时候,D市会和本城有个合作项目。届时,D市州长会亲自过来访问。

然后,文件的另一页上面最头的一行“D市州长顾印泯”。

看着“顾印泯”三个字,谈逸泽莫名的觉得有些熟悉。

好像这个名字,他在什么地方见到过。

可是想了又想,谈逸泽却又找不到关于这个名字的任何记忆。

会不会是因为,这个男人和顾念兮一样,都是姓顾?

“好啊,也没有什么问题!不过咱家年货都准备好了,就怕浪费了!”顾念兮挠了挠头,到谈家过年?

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好。过年的时候,就要人多,图个热闹。

因为,她想家了!

以往每一次过年,爸爸妈妈都会忙里忙外的。然后在大年三十的时候,一家人都舒舒服服,开开心心的坐在一起看春节晚会。

有时候,楚东篱还会过来串串门什么的。

越想,鼻尖越是酸涩……

她真的好想家!

真的不知道,爸爸的气到底消了没有!

还有妈妈……

“没事,到时候留一点在家里,然后其他的我们提着回去就行了!”

“嗯,我知道了!你忙吧,我继续收拾家里。”

“等等,兮兮。”

“什么事?”本打算挂断电话的她,听到了他的声音再度拿起来。

“你……想家了吧!”他的声音,很轻。

却无端的,触动她心里最柔软的那一片!

那一刻,女人的泪水决堤了。

为什么这个男人,总是能轻易的看透她的想法?

为什么,他总是能轻而易举的知道她想要什么呢?

“嗯!”她的声音,由最先开始带着鼻音,到此刻的带着梗咽,都像是一把尖锐的刀子,凌迟着他的心。

“呵呵……小东西,年后就带你回家去看看。年底突然事情变得有点多,一时半会儿也走不开!”

谈逸泽放慢了语调,放低了姿态,轻柔的哄着电话里的他。

连同他那张本在办公室里不会有任何表情的脸,都在这一刻变得柔和。

这样的谈逸泽,竟让自己的助理看的有些痴。

向来被人成为“冷面虎”的谈少,竟然也会哄人!

而且,还做的这么好!

看来,电话那端的人,一定是在他的心尖上。

“老公,谢谢你……”这是唯一她能给的答案。

只是不知道,爸爸在看到谈逸泽之后,会是个什么反映。

会不会,再度和上一次一样,极力反对呢?

想到这,顾念兮感觉自己又掉进了另一波的烦恼中。

“傻瓜,我们是夫妻,不用说这些!还有……我会好好的表现的,让岳父大人认可我!”他在笑,笑的如沐春风。

但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他还是有些担忧。

因为害怕自己不够好,不够优秀,让他的小东西难做人。

挂断了电话之后,谈逸泽又继续翻看着手头上的资料。

视线,定格在“顾印泯”三个字上……

大年三十那一天,顾念兮和谈逸泽带着简单的梳洗衣物,还有一些必备用品,以及一些置办好的年货来到了谈家。

谈家大宅的庭院,真有有一份大院的新年气息。

因为谈老爷子在过年的时候,就喜欢找来一些红色的小灯笼,挂在盆栽的枝叶上。

进到大厅里的时候,顾念兮才发现,家里也装扮的非常喜气。

墙壁上贴着倒了的“福字”,桌子上也摆满了各种可口的小零食。

谈老爷子一身红色的棉袄,看上去精神抖擞。

这是顾念兮从小到大,第一次在外面过年。进门的第一件事,当然是收红包。

谈老爷子和谈建天,分别给了她一个。顾念兮本不想收的,但谈老爷子发令了,这是讨个喜气,让她一定要收下来。

一旁的舒落心看着她手下了红包,只是虽然有些不甘愿。但大过年的,她也不想触到谈老爷子的眉头。

而相比较成为谈家人关注焦点的顾念兮,霍思雨则黯淡了许多。

今年是大年三十,家里头开始拜年的也有许多。本想这个人多热闹的日子,好好的打扮一下,不要失掉面子的她,却被卧室里拿起了化妆盒的时候,被舒落心逮了个正着。不仅被她没收了全套的化妆工具,还被数落了好一阵子。

现在她也开始怀疑,这老女人是不是每天都在背地里监视着自己!

但碍于现在她还没有真正的嫁进谈家,霍思雨并不敢正面顶撞舒落心。所有的气,都只能忍了下来。

可在看到容光焕发的顾念兮的时候,霍思雨还是愤恨不已。

今天顾念兮穿了一身粉色的棉袄,将她的皮肤称得出奇的白。原本顾念兮五官就长的非常的好看,常日里的她不怎么化妆,所以她的皮肤也比她霍思雨的好了不少。

如今,顾念兮最多也只是涂了个口红,就足以让她美的如同精灵一般。而不像是霍思雨,因为这段时间时常因为担忧顾念兮泄露出她的身份,所以每天晚上都睡不着,眼圈浮肿,皮肤变得越来越粗糙,眼角的细纹也多了。最可恨的是,现在她没法用粉底来遮盖!

再者,顾念兮一头如海藻一般黑发,垂散在肩膀上,让她尽显美态。不像她霍思雨,一头本来烫染的漂漂亮亮的金色波浪,却因为肚子里的“孩子”,被舒落心押到了理发店,剪的短短的。从远处看,根本和男人没有区别。

这样的差距,让霍思雨越来月恼怒,看着顾念兮的眼神也越来越愤然。

而这样的情绪,在谈逸南同样出现在这个大厅里,他的视线如同鬼魅一样对顾念兮穷追不舍的时候,到达了极点。

从进谈家大厅的时候,谈逸南就好像看不到其他人似的。

他盯着顾念兮的侧脸看,如痴如醉。

连一旁看着的谈家老爷子和谈建天,都意识到他的失神。

而这个男人却浑然不知,处于自我陶醉中。

一点,也没有将她霍思雨这个名正言顺的未婚妻放在眼里!

只是,不管她霍思雨表现出多么不开心的样子,谈逸南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似的。

相比较霍思雨这边气的牙痒痒的情况,谈逸南的情况也不是那么好。

顾念兮是美的,这他一直都是知道的。

可他从不知道,她竟然美的如此惊心动魄。

藕粉色的长宽羽绒服,不仅衬出了顾念兮的好肤色,更将她本就玲珑的身段修饰的极好。但最碍眼的,是她纤腰身上的大掌……

今天看到两位送了十朵花花的亲亲,心情各种激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