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五十九章 原来,她不是千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九章 原来,她不是千金

从面前的纷纷扰扰,看到处于不远处,那个安静的他,顾念兮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能在世人面前,昂首挺胸说着这个世界上最为恶毒话语都脸不红气不喘,即使这个世界的其他人都认为她是个恶毒的人,她都不害怕的顾念兮,却在看到不远处出现的那个男人的时候,迷茫而又无措。就像是被遗弃的孩子那般无助……

其实连顾念兮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竟然会变得如此在意谈逸泽对自己的看法。

明明她和谈逸泽,根本只是算不上真正夫妻的夫妻。为什么她却开始在意他的感受,在意他对自己的看法,在意他的一切一切?

看着她低垂的眼眸,看着她懊恼的样子,站在不远处的男子终于迈开了脚步。

只不过,他并不是因为害怕世俗之音而离开。而是,大步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走来……

顾念兮看到男人大步走来,有些错愕。

而更让她无措的是,男人在大步走来之后,竟然不顾周遭议论纷纷的一切,第一时间伸出了手,将低着头的她抱进了他的怀中……

“老公……”她抬起了红了双眸的小脸,望着头顶上那张俊颜。

鼻尖,早已泛起了好看的粉色。

只是,女人却全然不知。

她固执的用着自己已经蓄满了晶莹的眼眸,在男人的脸上找寻着什么。

找寻他,有没有因为她的无礼和狠毒,而愤然的表情。

找寻,他有没有因为察觉到她原来是这么个狠毒的人,而厌恶的表情。

可没有……

她在他的脸上,没有找到其他什么东西。

除了他那张薄唇上,微微提起的弧度。

虽然,他的笑容很淡。但眼眸里,却有着一份浅显易懂的疼惜,那不管什么事情都会包容下来的疼惜……

一时间,她落泪了。

一直以为,她可以不顾所有人的看法的她,却在这一刻落泪了。

“对不起……”她哽咽着嗓音,和他道歉。

其实,谈逸南不管怎么样,都和他有着血缘关系。

再怎么样,谈逸泽也不希望别的人在所有人的面前让他失掉了分寸,失掉了尊严吧?

就算,他能够包容自己,就算,他可以不受其他世俗眼光的影响,来宠着她。但她怎么也不应该,伤害了他的至亲吧?

所以,顾念兮觉得,自己道歉也是应该的。

却不想,自己的一句话竟然让男人落在她腰身上的手,又紧了几分。

“为什么道歉?”

顾念兮抬头的时候,才发现在她道完歉之后,男人眸子里的疼惜竟然被一种冷漠所取代。

黑眸子里的那抹犀利,也让人心寒。

“我很坏,对吧?”她怯怯的回应着这个男人,语调里的小心翼翼,也让这个男人的心开始因为她而疼了。

“小东西,这不叫坏。这叫该出手的时候就出手!”

他的声音,还像是古老的大提琴那么的动听。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的手揉着她吹散着放在肩膀上的碎发。

一时间,男人眸子里的那抹犀利,又消失不见了。

取而代之的,还是那抹浅显易懂的疼惜。

一时间,他又恢复了之前那样的柔和。

这样急速的变化,让顾念兮一时间有些错愕。

而对于女人惊慌而迷茫的表情,男人却只是将她的小手放到了自己的大掌之中,然后紧紧的包裹着。

至于周遭那些对他们投来的质疑的表情,男人好像全然感觉不到似的。

那一刻,他的黑瞳里只有她顾念兮一个人的倒影。仿若他谈逸泽的整个世界,只有她顾念兮一个人似的……

或许,他的突然转变让顾念兮觉得惊讶。

但谈逸泽并不觉得,自己表现的多么突兀。

因为男人刚刚就算是什么,也不是因为顾念兮很坏,或是她用了狠毒的言语奚落了自己的胞弟而难过,而是他以为她的歉意是为了那个男人。以为她心疼那个男人,所以才和他道歉的。

却不想,原来这个小东西,是在意她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形象?

看来,越来越看重他们这段婚姻的,可不仅仅只是他谈逸泽一个人了!

想到这,男人的心情也出奇的好。

真想,现在就狠狠的在这个女人的唇上,肆虐一顿。

但碍于这么多人在场,还有他刚刚的发现,其实这个女人并不喜欢那么多人围着她,说着那些闲言碎语……

这个决定,还是暂且放下来,等着今晚回去的时候,他再好好的啃咬她一顿好了。

当然,如果可以的话,他还希望和他的小东西有进一步的接触。

不愿,在和她如此的生疏。

这感觉,真的不是那么好。

像是,两个生活在不同世界的人。

而这,并不是谈逸泽所愿意见到的。

不过,怀中的小女人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真实想法。

此刻,她还是用着她那双圆溜溜的大眼睛,盯着自己追问着:“那你,不怪我吗?”

“我为什么要怪你?我们是夫妻,是夫妻当然要一致对外!”说到这的时候,谈逸泽还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冷冷的看向身侧那个男人,还有他刚刚握过顾念兮小手的大掌!

那一瞬,男人的黑眸子又微眯了起来。

眸光,顿时又凄厉的几分。

“其实,你刚刚在他伸手过来的时候,就可以扇他几巴掌的!”就在顾念兮想要从那双黑眸子里找寻到其他什么东西的时候,她看到了那张薄唇轻轻扯动了一下,然后带着几分寒意的话语,从男人的薄唇中溢出……

“啊?”

对于男人给的答案,顾念兮自然是意外的。

因为她怎么都没有想到,谈逸泽竟然会放纵自己撒野。

“下回记住了,要是有人敢这么对你无礼的话,直接扇他几巴掌。”男人没有理会顾念兮的震惊,依旧疼爱的揉着她那头乌黑的发丝。

他很喜欢玩弄顾念兮的头发。她的发质很好,又黑又柔。有时候谈逸泽会趁着她睡着的时候,悄悄的抓几根她的发丝放在手心里玩着,让它穿过自己的十指间……

那感觉,微凉微凉的,很舒服……

真不知道,若是能真正的感受一番,让这三千发丝从自己的十指间穿过,会是怎样的感觉?

而顾念兮对于男人这突然出口的话,还有些难以接受。而他接下去说出的话语,更让顾念兮有些挠墙的冲动。

在顾念兮错愕的眼神之下,男人竟然再度勾唇。

他的唇角上,是恰到好处的弧度,将他浑身的阴戾收起,也让他的面部轮廓柔和了几分。而就是这样一张柔和的脸,说出的却是如此邪恶的话语,和他此刻的面容真的有些不搭调。

“这是命令。若是做不到,回家就要受到惩罚!”

男人的身上,有着深入骨髓的高位者气息。所以,即便他像是开玩笑似的和顾念兮说着这番话,也真的让顾念兮感觉像是在命令她,让她不得不服从。

当下,顾念兮那红的眼眶虽然好了,但好看的眉也随之皱起:“那个……老公啊,我要是一不小心把人给揍坏了怎么办?”

谈逸泽的惩罚,说实在的顾念兮到现在还心有余悸。若是不服从的话,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她的嘴儿又要被亲上好几次?

所以,对于男人提出的这个命令,顾念兮真的很纠结。

再者,虽然她的力气不是很大,但爆发起来的时候也不是那么矜持的。就像刚刚,差一点她就将谈逸南给推到了。

所以说,这个世事难料。

没准有一天,她真的会把某个人给暴打一顿。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的脑子里突然浮现了霍思雨那张脸……

“揍坏了也没有关系,你只要清楚一点就行了,那就是你顾念兮不应该是一个软柿子,任人捏扁掐圆。被欺负的时候,你就应该还击。不管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你老公我都会替你收拾的!”

男人说着这番话的时候,嘴角上依旧是足以迷死人的疼惜。

而后,他倾身上前,将一枚轻柔的吻,落在顾念兮那光滑而饱满的额头上。

如此动情的吻,并没有因为周围此起彼伏的唏嘘声而草草的收尾。

这个男人的节奏,一直没有因为旁人的看法而改变过什么。

至于那个一直狠狠的瞪着他的吻,而且看到他的到来从始至终都是咬牙切齿的男子,谈逸泽也是回以没有温度的挑衅。

“那我……要是打不过怎么办?”

顾念兮有些无措的躲在男人的怀中,感受着他给自己带来的暖意。而她也发现,自己也开始贪恋上这个男人身上的暖……

“打不过,你老公也会帮你的。”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视线正好落在不远处,那个因为看到自己吻了顾念兮,而拽紧了拳头,有大和自己出手打一架的架势的谈逸南,微微挑眉!

“那我们回家吧。不是说,你今晚要回家吃饭吗?我正打算去菜市场买一条鱼,回家给你熬汤!”顾念兮也察觉到了谈逸泽眼眸中的不善,还有他落在谈逸南身上那过分阴冷的视线,她连忙开口。

谈逸泽向来是个说的出做的到的人!

若是他真的想要揍谈逸南的话,那真的是不费吹灰之力。

其实,谈逸南会不会被揍,顾念兮根本就没有兴趣。她只不过是不想让谈逸泽为自己动手,更不想让他在谈家因为自己而变成一个坏人。

“鱼汤?听起来很不错,那我们回家吧!”听到女人说为自己做鱼汤,谈逸泽的眼眸顿时亮了几分。

自然的,他眸子里的杀气也随之减少了几分。

而周遭的人也亲眼的见识到,这抹绿色身影上的杀气,因为女人轻描淡写的一句话而消失无踪的整个过程。

“好!”她笑着,主动的牵起了男人的手,任由这个男人带着她,远离这个是非地带。

“念兮……”

在经过那个因为另一个男人到来,而一直僵住的男子身侧的时候,她有听到了那熟悉的男音。

他用着低沉而梗咽的嗓音,唤着她的名字。

如同每一回,他在午夜的时候拨通她的电话的时候,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而他过分贪恋的眼眸,视线落在顾念兮被谈逸泽牵着的小手上……

他低垂的眼眸,紧握的拳头,恰到好处的诉说着他谈逸南的不甘和无助。

只可惜,即便是他已经做到了这样,都依旧没能使女人的步伐因为自己而停顿下来。

而谈逸泽也在感应到女人这个小小的举动之后,唇角上悄然绽放了微笑。

他牵着她,慢步离开。

在经过那个男人身侧的时候,他突然一顿,用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音量,道:“下次见面,记得喊嫂子!”

片刻之后,男人便继续牵着女人的手,再度迈开了脚步。

一步一步,超前走,不再为任何人停留……

回去的路上,谈逸泽带着顾念兮在菜市场买了一条鱼,还有两个大白菜。

到了家之后,顾念兮就进了厨房,淘米做饭,一刻也没有耽搁。

至于谈逸泽,从回到家之后男人就直接去洗澡了。

看着男人消失在浴室门后的身影,顾念兮的眼眸里一闪而过的失落。

从明朗大厦出来之后,他们两人一直都没有说过什么话。

其实,顾念兮知道,若是自己想要说话,可以先开口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话已经来到了嗓子眼,她就是说不出口。

从上车开始,她就一直悄悄的打量着谈逸泽的脸色。连自己,都说不出自己到底是在期待着什么。

看着男人消失在浴室的身影之后,顾念兮又有些懊恼的低头做着饭。

很快,水开了。

她将鱼,还有其他的佐料一点一点的放进去。

现在,一切都已经整理好了。

再过一会儿,等男人洗完澡出来,就可以吃饭了。

想到这的时候,顾念兮又准备转身,看向浴室的方向。

但就在顾念兮准备转身的时候,一双有力的大掌突然落在了她的腰身上。紧接着,她感觉到这双大掌突然往后一带,她的身子便和一片温暖相接触……

顾念兮本来是有些紧张的。

但在看到落在自己腰身上的大掌,拇指的边缘上有一颗黑痣,女人不安的心瞬间平静了下来。

因为顾念兮记得,谈逸泽的手上就有这么一颗痣。

只不过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在,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么关注这个男人的事情了?

“饭,快好了吗?”在顾念兮失神的想着这些的时候,男人将他的头凑近了顾念兮的耳际,问出了这么一句。

他的距离很近,近到她可以闻到从男人脸上传来的淡淡香气。那类似于须后水的味道……

然而从他鼻翼间呼出的热气,更若有似无的扣着着顾念兮的神经。

当下,女人奶白色的小脸上,开始泛起了不正常的粉色……

“快好了。你……什么时候洗完澡的?”她刚刚并没有听到他推开浴室门的声音,那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站在她的身后的?

“从你刚刚将那些东西放进锅子里的时候!”

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伸出了一手指着砧板。

“……”一时间,顾念兮竟然说不出话了。

原来,这个男人从那时候就一直站在自己身后了?那他是不是也看到了,刚刚她的失神?

“怎么了,是不是饿傻了?”男人从她耳际上传来的声音,带着隐隐的笑意。

“没有!”

“是吗?我不相信!而且,我也可以帮你看看,是不是饿傻的!”男人从自己的耳背上传来的话语,让女人有些琢磨不清他的意思。

但接下去,顾念兮便知道男人说的是什么了。

因为,男人竟然大大咧咧的将他的手,探进了她的毛衣内,直接捂上了她的小肚皮……

“谈逸泽……”他的掌心,有些过分的燥热。

让她的身子,开始有些不安,想要退却。

可无奈,她的背后又是他的身子。只要她稍稍一退却,便更加紧密的和他的身子粘附在一起,更加清楚的感受到从这个男人身上传来的燥热……

一时间,顾念兮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

而男人那隐隐的笑意,依旧不时从她的耳际传来。

“谈逸泽,不要这样!”

“我更喜欢听你喊我一声‘老公’。”就像,刚刚在明朗大厦大厅一样。

说这话的时候,男人的嘴角上出现了明显的笑意。

若是这个时候的顾念兮看到的话,绝对能猜到这个男人在算计着什么。

但因为这个时候的顾念兮,是背对着这个男人的。

所以,当下她根本就看不到这个男人的任何表情,更不可能猜到这个男人想要做的是什么事情了。

“老公,别……”顾念兮原本是想着顺着这个男人的意思,希望她能放过自己的。

可没有想到,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她的身子便被腾空了。

低头一看,男人一直大掌便将她扛上了。

嘴里还振振有词,道:“你不喜欢在这里是不是?没事,我们现在就回卧室去!”

说着,谈逸泽果真扛着她,大步朝着他们的卧室里走去。

顾念兮有些无语的望天……

谈逸泽每一次,为毛总是能误解她的意思?

将她直接扛进了卧室之后,谈逸泽并没有直接采取行动。

他只是将顾念兮放到了大床上,然后就一直看着顾念兮。

那淡淡的眼神,让顾念兮分不清此时的谈逸泽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而他的大掌,也轻轻的缠绕着她的一头秀发,然后还不时的拽起一束,放到自己的大掌中,让它们穿过自己的十指间……

这样的游戏,男人似乎乐此不疲。

可顾念兮并不觉得,这个男人已经放弃了他脑子里的想法。

这样的谈逸泽,看上去更像是一头正在戏弄自己捕捉到的猎物的雄狮……

“老公……”

“怎么了?”

“别这样成不?”其实,这个男人吃软不吃硬,顾念兮虽然才和他相处了短短的三个月时间,不过也清楚了几分。

谈逸泽在决定做好某一件事情的时候,若你硬碰硬的阻止他,后果会非常危险的。

但若是你顺着他的脾气来,没准事情还是会有转机的。

“别怎么样?你知道,我想做什么吗?”看着橘黄色光线下,这双圆溜溜的大眼睛,谈逸泽突然想要戏弄她一下。

因为他最喜欢看着她,小脸蛋红扑扑的样子。

那样,她就像是个诱人的桃子,让人想要一口吃掉她。

“……想要做什么?”虽然明知道是某个答案,但顾念兮毕竟还未经人事,露骨的内容她自然是说不出口的。

所以,当谈逸泽质问她的时候,她只能咬了咬红唇,装成一副无知样。

“当你丈夫!”

他靠近了她的小脸,薄唇轻轻扯动之后,几个字,让顾念兮的小脸一时间就像是被火烤过一样,火辣辣滴。

从没有想过,他谈逸泽也有如此流里流气的一面。

只是,这个男人的气场实在是过分强大了。

即便口中吐出的是如此猥琐的话,却丝毫没有减损他身上的那份贵气!

听着他的话,有些咬牙切齿的顾念兮,淡定不下来了。

她还没有做好准备,更不知道自己现在和这个男人之间到底算什么,她怎么能轻易将自己交付给他?

可男人没等她说出个所以然来,便开始动手。

“不要……你这是痞子的行为!”顾念兮眼看到这个男人一步步的接近自己,有些恼怒的冲着男人哼哼着。

除此之外,她根本做不了什么。

因为男人的一只手,就能轻松的搞定她顾念兮的两只小手。

至于另一只,正在执行着某个“严肃”的任务。

“做人,就是要有痞子意识!”

他依旧义正言辞。

他的唇角仍然保持着意味不明的笑,凑近了她的红唇亲吻着。

想着即将要发生的事情,顾念兮感觉自己的脑子突然见空白一片。

到底,她该怎么办才好?

“老公……咱先吃饭好吗?吃完饭,才有力气做别的事情,不是?”她圆溜溜的大眼,在橘色的光线下打着转。

却不想,男人却再度邪恶的凑在她的耳际,纠正着:“不吃饭,我也是有力气的!”

这是,毋庸置疑的!

而他在橘色光线下的黑眸,盯着女人之时也是忽明忽暗的。

看样子,他似乎也明白,这个女人正在计划着什么。

“可我……我不吃饭的话,没有力气的。”看着男人凑过来的,她的眼眸里也闪现了一丝惊艳。

橘色的光线下,男人脸上的表情比往日丰富了许多。

他骨子里的媚,也不自觉的流露出来……

是的,是媚。

在遇到谈逸泽之前,顾念兮也不知道,原来“媚”这样的字眼,也能适用于男人!

但看到此刻的谈逸泽,她毫不怀疑。

说到这的时候,顾念兮看到男人的眼眸里也闪现了肯定的神色。似乎,他也渐渐的认同了自己的看法。

原来,同情牌对于谈逸泽,是最有效的。

于是,她继续开口,道:“今天我都跑了一天了,快要饿坏了!老公,不吃饭的话我真的没有力气了!”她像是小猫一样的在他的怀中撒娇,甚至还趁着谈逸泽松懈的时候,将自己的小手从他他的大掌出逃,柔柔的放在他的脖颈上。

一头黑发轻轻扫过谈逸泽的肩头时,让这个男人的眉头不自觉的上扬。

哟呵,如此扫过肩头,感觉都这么不错。

不知道让这三千青丝从自己的十指缝隙中穿过,会是怎样的享受?

此刻她竟然主动的搂着他,小女人的美也是尽显无遗。

“老公,你就行行好,让人家吃饭吧!”

见男人的表情越发的松动,顾念兮趁机继续撒娇。

其实,以前的她除了对父母亲,还有被自己认为是兄长的楚东篱之外,还没有轻易对外人撒过娇。和谈逸南交往的那段时间,他们也是聚少离多,自然这样的机会也就少了。

但谈逸泽给她带来的那股子安全感,让她就是这样莫名的想要靠近,想要躲在他的怀中。更让她不自觉的,想要对这个男人撒娇。

只不过,这段时间她还和他不是那么熟悉,一直不敢表现出来。

但今天,她也察觉到,这撒娇对于谈逸泽似乎非常受用。

当她圈着男人的脖子的时候,她能从这个男人的脸上察觉到一抹浅显易懂的满足感。

“真的那么饿?”

男人见她乖巧的躲进了自己的怀中,那柔柔弱弱的样子真的美的让人有些恍惚。他伸手,将她抱着坐了起来,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

“嗯,好饿。我的肚子都在打滚了!”见男人没有继续压着自己,顾念兮那双圆溜溜的大眼里是一闪而过的狡猾。

“那我……来看看是不是真的?”突然间,他的嘴角上也出现了一抹诡异的弧度,伸手便要抚上顾念兮的小肚子。

当下,女人连忙躲闪着。

糟了,该不会谈逸泽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放过自己吧?

那她,该怎么办?

难道,真的要今晚将自己完全交付给这个男人?

不……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做才好。

慌乱中,顾念兮喊出了这么一句:“不要……你要是再闹的话,我不理你了!”原本只是小小的威胁谈逸泽一下,但加上顾念兮语调里不自觉染上的美,竟然又成了撒娇。

看着怀中的可人儿,谈逸泽嘴角上的笑意越发的明显了。

“那好,等你吃个饱饱的之后,就轮到我了!”谈逸泽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环着顾念兮的那只手果真松开了。

顾念兮一得了空,便急忙跳下了床。

那美丽的红唇上,是掩饰不住的阴谋得逞的笑容。

可顾念兮还没有如愿的套上毛衣离开这个房间,她的肩膀上突然被一件衣服包住了。

转过身的时候,顾念兮才发现,原来谈逸泽不知何时将他的一件衬衣找来,套在自己的身上。而男人的黑眸,一直看着她,似笑非笑。

“这是做什么?”顾念兮抓着自己的毛衣,有些不安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我答应放你去吃饭,然后再做。当然,是有条件的!”谈逸泽看着顾念兮,勾唇一笑。整一张脸,依旧是浑然天成的美。

“条件?什么条件?”她有些不明所以。

“条件就是,你只能穿着我的衬衣,去吃饭!”将一脸迷茫的女人揽进了自己的怀中之后,谈逸泽笑着说。

“可我有自己的衣服……”虽然说,这个家里开着暖气,就算单身穿着谈逸泽这件薄款衬衣,也不会冷的。

可这衬衣,是白色的。这样的通透率,百分之两百,好不好!

若是真的只穿这么一件的话,那她里面的风光不是都被这个男人看光光了吗?

顾念兮懊恼的想要挠墙,盯着那件白色衬衣也是咬牙切齿的!

而男人似乎也看出了她的犹豫,一把便将她再度扛回到了原点。

“你……不是说让我吃饭的吗?”见男人再度凑近的脸,顾念兮又慌了。

“可你看上去并不想要穿我的衬衣,也就是说你不想吃饭,想要继续做我们没有做完的事情。所以,我打算成全了你。”

顾念兮发现,谈逸泽这个男人说起话来,头头是道。

而她,很容易就被他给绕进去。

就像,现在一样。

她只不过是犹豫着该不该穿上他的衬衣,他竟然就自作主张又将她给扛过来了!

“兮兮,多么美好的夜晚……”顾念兮抬头的时候,便看到男人带着邪恶笑容的嘴角不断的朝着自己凑近。

当下,女人一慌,便道:“我穿,我穿就是了!”

什么白衬衣,质地那么薄,穿上去就跟没有穿是差不多的。

可不穿,谈逸泽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所以,顾念兮咬着牙,当着男人的面将他给的衬衣穿了上去。

谈逸泽的衣服上,有着和他身上一样的味道,淡淡的幽香。这味道,让顾念兮莫名的安心,如果不是此刻那一双过分帜热的眼眸,视线一直紧追着自己不放的话。

谈逸泽很高,大概有一米九以上。

顾念兮虽然在女人算是高挑的,但她的高度只不过到了谈逸泽的肩胛。

所以,她穿上了男人的衬衣,感觉就像是小孩子偷穿了大人的衣服。衣摆大概到了腿中部,肩头也因为过长而变得有些下垂。

只是这样的她,越是显得妩媚。

穿好了自己的衣服之后,女人挽起了袖子,悄悄的拿起了自己刚刚被男人随意丢掷在一旁的牛仔裤准备套上。

谁知道,裤子还没有抓到,身后便传来这么个不咸不淡的声音:“你准备反悔吗?”

顾念兮知道,他指的便是他们现在要吃饭的这事。

“没有!”

“没有?可我怎么看,都觉得兮兮打算反悔了!”他来到她的身边,看了她手上的那条裤子,黑色的瞳仁再度放淡,没有说话。

“我只是想,穿上裤子会比较舒服一点!”

“舒服?我倒不觉得。现在穿上,多此一举?”说到这一点的时候,谈逸泽又像是想到了什么,道:“如果你打算反悔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说完这话,谈逸泽的大掌再度朝着她而来……

“那什么……其实我也觉得,穿上去还要脱掉,真麻烦!”顾念兮狗腿的点着头。

小手上抓着的裤子,也被她看上去“嫌恶”的抛弃在了原地。

“是吗?你也觉得是这样,就好了。好了,你出去准备一下,我们吃饭了!”看到女人的动作之后,谈逸泽的嘴角上不出意外的勾起一抹满足的弧度。

棱角分明的五官,在橘色光线的映衬下,美的有些不真实。

“嗯,那我出去准备一下,你快出来吃饭哦!”

顾念兮说着,慢步走出了卧室。

临踏出卧室门之前,她还有些恋恋不舍的看了一眼自己刚刚假意嫌恶的甩在地上的裤裤,欲哭无泪……

为毛自己摊上了这么个彪悍的男人?

她说不过他,打也打不过他,现在还因为他,连小裤裤都没有的穿?

到底,她该怎么办才好?

只不过,可能是顾念兮的视线停在小裤裤的时间过久了,被男人察觉到了。当下,顾念兮可以看到,站在不远处的男子正对着自己挑眉!

那意思很明显:反悔了是吧,那咱现在继续?

顾念兮连忙低下头,扭着小屁屁离开。表示自己一点也没有反悔!

看着那抹白色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谈逸泽的嘴角勾起了一抹邪肆的笑!

没想到,这小东西的应变能力还不错?

不仅懂得适当的退步,更懂得拉住自己的弱点?

甚至于,在危险关头,她连撒娇这招,都拿出来了。

将自己也哄的,头昏昏的听了她的话。

只不过,不管她今晚使出了什么样的招数,都不能改变她的命运了。

因为,他等不及了!

而小东西,今晚你是逃不掉了!

刚刚他威逼小东西只穿着他的衬衣,当然就是为了防止她逃跑的。

如今,她只穿着这么一件衣服,那铁定是插翅难飞了!

想到这,谈逸泽收起了自己邪肆的笑容,这才大步离开了这个卧室……

华灯初上,灯火迷离。

在这个寒冷的冬夜,还是有那么些人喜欢往人多的地方钻。

光谷陆离的社会,总有那么些人像是刺猬,需要保持着适当的距离,取暖的同时也不被对方所刺伤。

苏悠悠和陆子聪,就是这城市里生活的刺猬。

苏悠悠来自另一个海滨城市,被安排到这边工作,最初的时候也有很多的不适应。

不过,因为有了同校师兄陆子聪的陪伴,也渐渐的适应了下来。

现在,陆子聪被分配到另一间医院,而苏悠悠还继续留在那家诊所。只不过,这依旧没有切断两人的来往。

每个周末的夜晚,他们还是会照样相约在这一间叫做“melody”的酒吧相见,然后一起喝酒,一起谈天说地。

这个周末,也一样。

陆子聪到的时候,苏悠悠已经点好了他们经常喝的威士忌,坐在吧台上看着酒吧里的驻唱表演。

“悠悠,你怎么这么早就到了!”

男人大步走了过去,和苏悠悠打着招呼。

其实,苏悠悠对于他来说,就像是一个妹妹。

他知道,她在这个陌生的城市很孤单,所以每个周末都会努力的抽一点时间陪着她。

这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

只不过,男人却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视线越来越多的停留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若是早点察觉到,他后来也不会作出那些离谱的事情。

“子聪哥。今天我们医院没有什么事情,就早点结束过来了!来,这是我点好的酒。”苏悠悠的性格,温文儒雅。典型的江南女子性格。

踏出校园,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不过她还是难能可贵的保持着那抹清纯,即便是如此喧嚣的世界,她看起来依旧如同莲花一般的清新脱俗。

“好,”陆子聪接过苏悠悠手上的酒,坐下来和她一同平常。

酒吧内,他们安静的坐着,看着台上的表演。

两人可以不说一句话,安静的坐一个晚上都不累。而谁,也都不会因为这样而觉得无聊,或是先行离开。

这,便是典型的刺猬型关系。

“哟,这不是我们陆哥吗?带女朋友过来了,真漂亮!”有人上前和陆子聪打招呼。看到身侧坐着的美女,也不忘打趣一番。

“说什么呢?这是我同门师妹,要是乱说话,小心我拿针把你的嘴巴缝上!”陆子聪有些不满。

不是因为别人打趣他们的关系,而是那人多看了苏悠悠几眼。

“我不是说笑的吗?瞧你认真的……”那人似乎也看出了陆子聪动了真格,寒颤了几句便离开了。

“子聪哥,他们在开玩笑,不用生气!”

“那也看什么地方和场合,这小子从以前就这么没大没小的。”

“我的好哥哥,不生气了,咱继续看表演!”

“你这丫头,就嘴甜!”两人打闹一番之后,又继续坐在吧台上看表演。

也在这个时候,苏悠悠看到了几步之外的女人。

女人的身上,穿着一身漆皮紧身裙,黑色的。看上去,身材惹火又妖冶。肩膀上穿着一件看上去价值不菲的皮草,手上抓着的是今年最新款的LV包包,鞋子是范思哲的。

脸上,也画着极端妖冶的妆容。

一看,就是常来这酒吧的人。一进门,就有好几个人已经和她打过了招呼。

只不过,女人一身惹火的装扮,却和她那头剪成齐耳的短发,有些格格不入。

苏悠悠看到的这人,便是霍思雨。

今夜的她,比寻常白天见到的更为火辣。着装,也更加的妩媚。

女人走进来之后,四周张望着,像是在找寻着什么人。

片刻之后,她也看到了正在看着自己的苏悠悠。

女人带着美瞳的眼睛,微微闪过一丝错愕。

但霍思雨毕竟在社会上闯荡的比较久,短暂的错愕之后,女人便很快的收起自己的情绪,取而代之的是迷人的微笑。随即,她迈开了步伐,朝着苏悠悠所在的方向走来。

“悠悠,好久不见!”她带笑上前,热情的问好。仿若,刚刚那抹错愕和惊慌,根本就不存在似的。

只是不巧的是,刚刚她的这抹错愕,已经全然落进了苏悠悠的眼眸里,还有她身侧的陆子聪眼里……

看到这个女人的时候,陆子聪最先只是觉得熟悉。

好像,他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这个女人。

但从女人刚刚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到她很快将这些多余的表情全部收拾好,再对上苏悠悠的这整个过程都落进了男人的眼里之后,陆子聪想起来了,这便是上一次他在医院遇到的,那个口口声声喊着她是州长女儿的女人!

如此精湛的演技,堪比奥斯卡金像奖的得主,这个城市也大概就只有这个女人拥有!

陆子聪觉得,自己是不会看错的!

“思雨,你也到这里来玩!”

看到霍思雨竟然出现在酒吧,而且是如此妖冶的打扮,苏悠悠第一时间当然有些意外。

毕竟,前一阵子霍思雨才传出订婚的消息,据说对象还是和这个城市某个知名企业的公子哥。

想必,对于一向都希望过上幸福生活的霍思雨而言,她应该会好好把握的。

可若是生活幸福的话,霍思雨应该不会出现在酒吧才对?

结合起前一阵子,霍思雨到自己那边去做所谓的“检查”的事情,苏悠悠也察觉到了什么东西。

但这些,苏悠悠也是个明白人,自然不会傻到什么事情都说出来。

所以,当霍思雨大方的和自己打招呼的时候,苏悠悠也笑着回应。

像是,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今晚没有什么事情,就出来走走!”霍思雨的脸上,堆积着笑容。

仿若,她真的过的非常幸福。

而苏悠悠也清楚霍思雨一向最爱的便是面子工程。就算生活再苦再累,她只会加倍的笑着,让所有人都有种错觉,她乐在其中。

“我也是。今天医院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出来玩了。”苏悠悠也浅笑着,不去揭露别人的伤疤。

“是吗?”说到这的时候,霍思雨环顾了苏悠悠的四周,见身侧坐着一个男人。

昏暗的光线下,其实她也没有看清楚那个男人长的什么样子。

只不过,陆子聪的五官也比较深邃立体。霍思雨能看到的,也是一张棱角分明的帅哥脸。

“哟,和男朋友约会呢?”

霍思雨似乎认不出陆子聪便是那天被她在医院里要挟的男医生,这会儿只顾着和苏悠悠打趣着。

“不是,这是我以前医学院的师兄,我们没事就一起出来玩了。”苏悠悠似乎被人戳中了什么似的,暗自否定着。

但这神情却让霍思雨也意识到,苏悠悠对这个男人的感情并不是那么简单的。

于是,她淡笑着拉着苏悠悠的手,看上去像是姐妹淘似的,和苏悠悠道:“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打扰你和你师兄聊天了,我先过去那边,我朋友们也在等我!”

“那好,下次有机会我们一起玩。”苏悠悠不着痕迹的收回自己被霍思雨拽在手心里的手。

其实,她和霍思雨,以及顾念兮都是一个中学出来的。

十八岁的雨季,她们是一同走过的。

但不知道为什么,对顾念兮苏悠悠能做到掏心掏肺。但对霍思雨,苏悠悠还是亲近不起来。

虽然看似姐妹淘,但苏悠悠真的不喜欢霍思雨。

她总觉得,这个女人的城府太深了。

和她,以及顾念兮,根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嗯,那下次再见。”霍思雨见苏悠悠也没有聊下去的兴趣,才踩着她那双十几公分的高跟鞋,扭着蛇腰离开了。

其实,她也知道苏悠悠和顾念兮一样,都不大喜欢自己。

就像她对她们一样。

因为霍思雨觉得,她出身不好,不像她们两个人,生来就是在好家庭。所以她也认定了,自己和顾念兮她们不是一类人。索性,她霍思雨有的是能力,一定能靠着自己一步步打拼,成为人上人!

这不,她不就靠着自己的能力,快要迈入豪门,成为少奶奶了?

只是想到这的时候,霍思雨却发现,自己嘴角上的笑容,竟然僵硬了。

因为,她一点也不觉得幸福……

虽然,现在谈逸南碍于舒落心的关系,也碍于她肚子里的“宝宝”的关系,一直都不敢和她说悔婚的话。可这个男人,似乎真的厌倦了。

每一个晚上,他们同睡一张床,可这个男人却真的成了“柳下惠”。

不管她霍思雨使出怎样的招数,像是睡衣之类的,还是变相的纠缠,那个男人竟然一次也都没有碰过自己!

若是自己真的怀上,她也可以什么都不用做,不去担心。

可问题是,她霍思雨的肚子明明就没有东西。这个男人不碰自己,再过几个月,她的肚子怎么大起来?

还有,她霍思雨也是个女人。

同样,有着七情六欲。

在这么空寂的夜里,她也需要男人的安慰。而不是,一个男人的同床异梦……

今夜,她真的按捺不住了。

她,真的有些怀念以前,没和谈逸南在一起的日子。

那个时候,她霍思雨也会和今晚这样穿着惹火,然后在酒吧里点一杯果汁,享受着周围男人频频投来的异样眼神,又或者是他们追求。

有时候,还有一些公子哥对她穷追不舍,追到公司去。

想起以前自由自在的生活,霍思雨真的有些怀疑,到底自己当初爬上谈逸南的床,是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可不管是正确还是错误的,如今她已经爬上去了,根本就没有反悔的余地。

她能做的,也只能一步步的往前走。

然后,靠着偶尔像今晚这样的放纵,来麻痹自己的神经……

霍思雨收拾好自己的心情,开始了她的夜生活。

却不知道,她刚刚嘴角上的那抹苦涩,却全然落进了不远处的那双眼眸中。

陆子聪从霍思雨上前和苏悠悠打招呼,到她离去之后,他一直都盯着她看。

只不过,他的视线停落的,并不是女人那一身惹火的装扮,而是她脚上那双超过十公分的高跟鞋。

陆子聪还记得,上一次她被送到急诊室的时候,病历上填写的是“怀上”。而那个女人经历过一番激烈的反驳,也没让医生和护士做过检查。所以直到现在陆子聪都还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怀上了没有。

不过在看到女人今夜脚上踩着的这双高跟鞋,再联系起那天晚上女人变相的要挟医护人员的举动之后,陆子聪猜到了一点,那便是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怀上!

只不过,他想不明白的是,一个州长的女儿怀上和不怀上,有那么大的关系吗?

盯着不远处的那抹身影,陆子聪微眯起了双眸。

而陆子聪身侧坐着的苏悠悠,也注意到了男人此刻的视线。

顺着他的视线,苏悠悠看到了此刻坐在不远处的吧台上,正喝着饮料的霍思雨。

“子聪哥,你看上人家了?”问出这一句的时候,苏悠悠的语调有些不咸不淡。

听不出,她是准备祝福他们,还是讽刺他们。

“说什么话呢!小心我KO你!”潜意识里,陆子聪也不喜欢和这样的女人扯上关系。

“我只是问问,看你老是盯着她看!”苏悠悠说着,停顿了一下又继续开口:“不过你就算看上人家,也没戏了。”

“为什么?”这是很自然的反问。

“因为思雨她已经订婚了,对象还是某企业的小开。”苏悠悠看上去是在幸灾乐祸。

只不过,此刻她的眼眸却专注的盯着陆子聪看。

那双好看的杏眼,一眨都没有。

就像是不想错过陆子聪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的任何表情似的。

“原来,是这样……”听到这个消息,陆子聪的表情只是深邃了几分。并没有因为这个消息而震惊,或是失落。

难道,陆子聪并不是对霍思雨有兴趣?

苏悠悠是这么想的,但抬眸又看到,陆子聪再度将视线落在霍思雨的身上。

她的胸口,突然一阵莫名的酸涩。

但苏悠悠并不知道,此刻男人正在想的是,原来这个女人是想着母凭子贵嫁进豪门?

可转念一想,她不是州长的千金么?

那她为什么还需要凭着孩子,才能嫁进豪门?

这当中好像有什么东西,串联不起来。

“悠悠,你好像和她很熟悉?”陆子聪又是,很随口的问出了这么一句。

“算是吧。因为我们是中学同学,知根知底的!”听到陆子聪又问出了关于霍思雨的事情,苏悠悠又是一阵失落。

“原来是这样……”和苏悠悠聊到这的时候,陆子聪又想到了那天晚上,霍思雨在急诊室之内趾高气昂的模样。他又是不咸不淡的问出了一句:“悠悠,那女人是州长的女儿吧!”

因为是州长的女儿,所以有着变相娇纵的资本?

“你怎么会这么说?”被陆子聪这么一问,苏悠悠突然有些找不着北。

难道霍思雨有种什么气质,让她看起来像是州长的女儿不成?

“我是听别人说的。”其实,男人都是要面子的。他打死也不会和悠悠说,那天晚上他竟然被霍思雨给要挟了。

“谁说的?思雨哪是什么州长千金。”苏悠悠没有多大的反映,只是低头喝着酒。

但没有想到,她的这话却让身侧的男子突然间来了兴趣。

“悠悠,你是说这女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州长千金。”说这话的时候,陆子聪的眉心微皱。

“不是啊,思雨他爸他妈都是下岗职工,什么时候成了州长千金了,为什么和她来自同个城市的我不知道?”说着,苏悠悠挠了挠脑袋,抬眸正好看到了陆子聪微蹙的眉心。

该不会,让陆子聪感兴趣的是州长女儿的身份吧?

那是不是自己说明,自己也没有什么机会了?

想到这的时候,苏悠悠突然自嘲一笑,接着道:“你要是想要认识州长千金的话,我倒是认识一个人。不过,那人比霍思雨还漂亮上几分,性格也非常的好,最适合娶回家当老婆了。”

她说的,是顾念兮!

那个虽然有着令人羡慕的身份,却一点架子都没有的女孩。也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让苏悠悠佩服的心服口服的女子。

所以,即便这个自己喜欢的男人被顾念兮给迷住了,苏悠悠也是可以理解的。

“你说什么呢!别瞎说了,你可能喝醉了,我送你回去吧!”说完,陆子聪将已经喝了整整一杯子酒的女人扶了起来。

苏悠悠喝醉的时候有些憨憨的,很可爱。

而酒吧里的那些不正经的人也挺多的,他才不放心,将这样的悠悠放在这里。

扶着苏悠悠站直的男人,又转身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对着各色男子眉来眼去的女人。

原来,她并不是州长的女儿!

那他,是不是该找机会,戏弄她一番?好好的报一下,上一次的仇?

思及此,陆子聪的唇角在别人看不到的黑暗中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片刻之后,男人才带着怀中喝的有些微酣的女子离去……

同一时间段的谈家公寓内,顾念兮将煮好的鱼汤,还有炒的白菜都端上桌之后,已经浑身冒汗了。

不是因为现在的天气有多热。更不是因为现在她做的这些活有多么粗重,而是背后那道直勾勾,火辣辣直勾勾的视线……

从她走出卧室的时候,男人就一直紧跟在她的身后。一直看着她,一直用眼神追踪着他。

感觉到那个如影随形的帜热视线,顾念兮想起苏悠悠和自己说过的,眼神也是可以强了一个人的!

而谈逸泽现在就是在做这勾当!

“那个……我们吃饭吧!”

顾念兮准备好东西之后,便张罗着。

看着男人来到餐桌上做好,但帜热的视线却离不开自己的身子,顾念兮又狠狠的吞了一下口水,压住自己内心的慌乱之后,道:“老公,那个我有点冷,我想……我想去去多拿一件衣服套上!”

这么穿着个白衬衣,底下空荡荡的不说,连上面也能看透。还有男人的衬衣她穿起来就宽大了。所以他的领口,也不适用于自己的。

就算顾念兮现在把扣子已经弄到了最后的那一个,可仍有雪白肌肤暴露在男人的眼皮底下。

男人的眼神,不如狼似虎,想要将她给活剥了才怪!

顾念兮只是又羞又恼的想要找一件衣服挡住自己的身子,免得这个男人直接化身为一团火将自己给烧了。却不想,自己的这段话,又给自己搬起了石头砸脚。

因为,说完话她便迫不及待的朝着卧室的方向走去。他们的衣服,都只放在那个房间。却不想,在经过谈逸泽的身边,她的小手被他的大掌拉住了。

男人的力气很大,轻轻一拉她就被他拽进了怀中。

此刻,顾念兮感觉自己的脸真的快要燃烧起来。因为此刻的她,被谈逸泽拉着抱在怀中。

而她的身上,只有一件他的白色衬衣!被他抱在怀中,能感受到的也是隔着一层薄薄衣料的亲昵。

“老公……那个你这是做什么?”顾念兮感觉,男人身上的温度,也因为自己的靠近而瞬间飙高。

自己的,也一样……

“兮兮不是说你冷了吗?所以我打算用我的身体,温暖你!”说这话的时候,谈逸泽的表情比平日里还要温柔上几分。

如此的拥抱,显得有些轻佻。

“可你要吃饭,我去拿一件衣服套上就行了!”顾念兮挣扎着要站起来。

可男人的手,就像是铁臂一样,将她紧紧的禁锢。似乎,一点松开她的意思都没有。

“不碍事!我这样,也能吃!”说这话的时候,男人还煞有介事的一手抱着她,一手拿起了筷子。

他倾身的瞬间,顾念兮感觉自己的身子都紧绷了。

顾念兮不乐意了,粉唇微厥。

不碍事?

废话!

那是他不碍事,一手能吃饭,另一手还能占她的便宜。而她,被占了便宜还不说,连饭都没有的吃!

如果她打得过这个男人的话,估计这会儿已经和她拼个你死我活了。

可问题是,她打不过。

所以,只有几万只草泥马从顾念兮的心头滚滚跑过……

每天早上7:55分更新。

如有意外,另行通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