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知道你过的不好,我安心了/闪婚,谈少的甜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八章 知道你过的不好,我安心了

谈建天察觉到这餐桌上有一股不正常的硝烟正在火速蔓延,本想着借着自己的话,缓和一下气氛,却不想他的话,倒让这餐桌上的另一个人,脸色瞬间惨白!

这人,便是霍思雨!

谈建天竟然问起了顾念兮的家人,也问起了顾念兮的父亲是做什么的!

若是让顾念兮在这个时候说出她的父亲便是顾印泯,是D市的州长的话,那她霍思雨的一切,岂不是就要被拆穿了?

那她在谈家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一切,岂不是全部都要被摧毁了?

再加上,上一次订婚宴上闹出的笑话,谈逸南已经对自己非常不满了。若是让他知道了,连她霍思雨的州长女儿身份都是在造假的话,那他更不会答应和她结婚了。

她霍思雨的豪门梦,岂不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不……

这可不行!

她不能让顾念兮说出这一切的。

只是,她该怎么办才好呢?

“我的父亲,是在D市……”被谈建天一再追问,顾念兮本来已想着说出自己的一切。

“啪嗒……”却在这个时候,餐桌的另一个角落突然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响。

那是瓷器敲击大理石地面所发出来的声响……

一时间,顾念兮原本就要说出来的话语,全被打断了。

而所有人的视线,也在这个时候全都看向发出如此声响的角落。

“思雨,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不好?”

舒落心坐在霍思雨的身侧,看到了从霍思雨手上掉在地上碎成一片的碗,以及里面盛放的汤也溅了一地。更还有,女人那张苍白到没有任何血色的脸……

“妈,我的肚子好痛!”霍思雨也趁着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落在自己的身上之时,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腹部。

霍思雨本来因为过度慌乱而苍白的脸,在这个时候成为了最好的筹码。

这样的她,再加上她此刻咬住的唇儿,让她看起来真的就像是正经受着某种病痛的人儿似的,也顺利的让她将所有人落在顾念兮父母身上的注意力,转移到自己的身上。

喧宾夺主的戏码,再度成功上演。

连霍思雨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高超的演技。

“肚子痛?怎么回事?该不会,是动了胎气吧!”一听到霍思雨肚子痛,舒落心一下子神经紧绷。

女人怀了孩子,通常都是一只脚在棺材里。拿自己的命,和死神在拼搏。

若是这个女人是个普通人,也就算了。就算死掉了,那她家小南还是可以再娶到另一个出色的女人。

可这个女人,是副州长的千金。要是她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她的小南岂不是逃脱不了关系?再者,她舒落心想要靠着这个女人,成功帮谈逸南霸住所有谈家的财产的梦想,岂不是要破灭?

当下,舒落心也慌了神!

“妈,我好痛!”见舒落心明显已经被自己骗了,霍思雨便再度开口。

她就是要将这个饭局给搅乱,让其他人根本没有心思理会顾念兮说的话。这样的话,顾念兮也就没有办法将她的父亲是什么样的人,给说出来不是?

“不好,可能真的动了胎气了。老陈,快过来备车,我们先送她上医院再说。”

谈建天见霍思雨这个架势,也有些慌乱。毕竟谁都不可能拿生命开玩笑……

“怎么回事?老陈怎么慌里慌张的?”正好在这个时候,谈逸南下班,从大门外进来就看到谈建天的司机慌忙的跑出大宅。

“小南,你回来的正好。快过来,思雨说她肚子很痛,我怕她和孩子有什么危险,你快抱她,然后我们上医院!”舒落心见自己的亲生儿子总算归来,就像是拉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似的,拼命的将他拉向餐桌边。

而走到餐桌旁的男子,最先进了他眼帘的,便是顾念兮。

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些人,她永远会存在你的心中,抹不掉,也挥不去……

那是,连思念也都无法弥补的缺陷。

而顾念兮之于谈逸南,就是这样的人。

所以,不管在她周围的人何其多,谈逸南最先注意到的,便是顾念兮。眼里和心里,也同样装着顾念兮一个人。

只可惜,以前的谈逸南真的不知道,顾念兮之于自己,竟是如此重要的人。若是知道,他是不是一定不会轻易的被霍思雨诱惑?

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就算他谈逸南现在知道自己错了,想要回头了。但他最心爱的人的手,却被别人握在手心……

而这人,还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哥哥!

看着谈逸泽握着顾念兮的手,谈逸南真的觉得这个世界讽刺!

他狠狠的瞪着这一切,就像是恨不得将这一切都瞪出个大窟窿似的。

“小南,你还处在那里做什么?你没有看到,思雨快要痛死了吗?”舒落心当然注意到谈逸南的视线落在什么地方,当下也怒了。

什么不好看,偏偏看着那个狐狸精?

难道谈逸南没有看到,那个女人的周围现在也非常的热闹吗?难道,他还想在这个时候,再趟这浑水么?

“小南,还不快去!思雨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我定不饶你!”谈建天在一旁冷哼着。

其实,谈建天一方面是因为霍思雨在边上苍白的脸,他很担心。不管怎么说,这女人肚子里的也是他的孙子。再者,他也看到了谈逸南对顾念兮的那抹眷恋……

这一刻,谈建天也有些不明白,这个顾念兮到底是什么人物。能轻而易举的改变了他最为固执的儿子谈逸泽的决定,更能轻易的影响最擅长将所有情绪都掩藏在自己笑脸之下的谈逸南的情绪?还有,就是楚东篱州委,似乎也对她有多少念想。

但当务之急,还是霍思雨肚子里的孩子。

总不能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一条生命在他们的面前流逝?

“南……快送我去医院……”

在所有人的冷斥声中,谈逸南终于将视线落在了霍思雨的身上。此刻,她正用着虚弱的声音,唤着他的名字。

她的脸色,真的很苍白。

但却,不是因为病痛的苍白。

而是,她看透了这个男人的本质的苍白。

不管她霍思雨为了他做了多少的事情,这个男人心中挂着的,始终只有顾念兮……

这让霍思雨多少怀疑,自己当初的选择到底正不正确。

只可惜,现在的她也已经将自己的一切,都赌在这个男人的身上。

她根本,连后退的余地都没有!

“……”

看到霍思雨,谈逸南不说二话便上前,将在椅子上的她打横抱起,走了。

然而这一幕,却让一直坐在原地的楚东篱,微眯起了双眸……

如果没有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人才是当初顾念兮带给自己说想要结婚的那个男人。

从刚刚那个男人进门之后,一直留恋的看着顾念兮,楚东篱不难看出,这个男人其实还爱着她。但他,却让霍思雨怀上了。这是不是意味着,其实顾念兮嫁进这个家里,另有目的?

想到这,楚东篱的视线再度回到了被谈逸泽握着的顾念兮的手上。

如果说,顾念兮的这段婚姻,其实另有隐情。那是不是也意味着,她并不爱谈逸泽?

而他楚东篱,是不是也同样有资格,可以去竞争,可以为自己的幸福而奋战?

“嘟嘟嘟……”

正巧在这个时候,楚东篱的手机里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铃声。

“喂,什么事?”

“我马上回去,你等着。”简简单单的两句话之后,楚东篱挂断了电话。扭头,楚东篱对谈老爷子道:“谈老,很抱歉,我那边突然有点急事,必须离开了。”

“要说抱歉,还是谈某人应该和您说的。今日我家未来儿媳身体有些不适,所以这顿饭也不是很愉快。下次有机会,再邀请楚州委一起吃一顿好的。”谈老爷子笑道。

“那下次,楚某再登门了。”看得出,楚东篱口中所说的急事,真的很急。此刻,他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了。

只不过,走了两步又像是想起了什么,转身看向身后的顾念兮。

“兮丫头,所有的事情我也大致了解了。那些,等我回来再说吧!还有记住,不管怎么样,都要好好的照顾你自己。”

这是楚东篱,对顾念兮说的。

说完这一句,他又扭头看向谈逸泽,道:“谈少,后会有期!”

灰眸中,潜藏着一抹犀利。

这,便是赤果果的挑衅下战书!

而谈逸泽,自然清楚他所说的是什么。

当下,他勾唇一笑:“后会有期,楚州委!”

他谈逸泽从来没有怕过什么人,就算是楚东篱,也一样!

再次和谈家大宅里的人点头之后,楚东篱离开了。

谈逸泽也随后带着顾念兮离开了。

这谈家,他本来就不喜欢回来的。有时候谈建天让他回来吃上一顿饭,都被他推掉了。若不是因为顾念兮,或许今天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想到这,正开着车往回家的路走的谈逸泽扭头看向了身侧的女人。

此刻,女人的脸上一脸茫然的盯着窗外。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而谈逸泽也似乎意识到,自己停留在这个女人身上的视线,似乎越来越多了。而他的节奏,似乎也越来越轻易的被这个女人打乱……

他们的婚姻,似乎正朝着一个不知名的旋窝里陷进去……

“小南,你开快点好不?思雨看上去非常的难受!”与此同时,谈逸南的车上,坐在后座上舒落心正环抱着霍思雨,催促着。

“妈,我已经在加速了!”谈逸南的语调似乎有些懊恼,有些不耐烦,还有不满。

最近一段时间,他确实在躲着顾念兮。

自从上一次的订婚宴上,他从谈逸泽的口中得知,其实上一次在明朗大厦门前,并不是顾念兮出手,推霍思雨的。

那一切,不过是霍思雨自编自导的一场戏,而自己竟然相信了霍思雨,冤枉了顾念兮之后,谈逸南便觉得自己没有脸再出现了顾念兮的面前了。

而顾念兮上一次在谈家大宅和霍思雨说的那番话:“这个世界可恨的并不是小三,而是经不起诱huo的小瘪三!”

谈逸南知道,顾念兮的这话是对霍思雨说的,更是对自己说的。

也就是说,顾念兮再也不会原谅自己,回到自己的身边了。

这对他,确实是很大的打击。

所以,这段时间,谈逸南连顾念兮负责的博亚集团和明朗集团的合作方案,他都主动推拒,让别人代替自己参加了。

原本以为,一段时间和顾念兮没有见面,自己对她的思念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少。

但今天,再度和顾念兮见面,谈逸南发现自己的心,还是止不住为她而跳动,甚至看到谈逸泽握着她的那只手,他的心里更是止不住的酸意。

这一刻,谈逸南才明白,原来他始终还是放不下顾念兮……

他,该放手去追回她吗?

但看后视镜里,霍思雨那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谈逸南又再度陷进迷茫。

霍思雨的肚子里还有他们的宝宝,若是自己想要回到顾念兮的身边,那她该怎么办才好?

很快,谈逸南的车子开到了附近一家综合医院。

而舒落心在谈逸南一停车之后,她立马也推开了车门,便要将霍思雨往外拉。

原本霍思雨一直闭着眼睛,是为了让自己看上去病情更加严重,也希望能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将自己肚子里的哪个“麻烦”给摆脱掉的。

但一睁开双眼,霍思雨才发现,原来谈逸南并没有将自己送到苏悠悠上班的诊所。

这,该怎么办才好?

“思雨,咱们下车。马上就到了,咱不怕!”舒落心一下车便搀扶着她,准备往外走。

而这也是霍思雨第一次从这个老女人的口中,听到如此宽心的话。

她的语调真的很温柔,带着担忧。就像是,一个对待亲生女儿的母亲才会有的。

这多多少少,让霍思雨觉得一阵心暖。

可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这医院……

“南,你怎么带我到这里了?你难道忘记,我一直都在另一家医院做检查的?”霍思雨咬着薄唇,让自己看上去像是真的很痛似的。

“现在还管哪一家医院的?先跟我去进去,只要能将你和孩子都保护好,到哪都一样!”不由分说的,舒落心将霍思雨带下来车子。扶着她,便大步朝着医院里走去。

霍思雨无奈,也只能跟着。若是这个时候自己再执意坚持的话,没准会让舒落心察觉到什么。而她,万万不敢冒这个险。

很快,霍思雨被送进了急诊室。

而舒落心和谈逸南,则被留在了急诊室的门外。

当下,舒落心也看到了谈逸南魂不守舍的样子。

“小南,你这到底是怎么了?从刚刚进门之后,就跟掉了魂一样。难道你没有看到,思雨都疼成那样子了吗?难道,你就一点都不担心,他们母子吗?”舒落心当然知道,谈逸南的失魂是为谁。

但她,现在还想着给他留一点面子,给急诊室里面的霍思雨留一点面子。

“妈,你就别烦我了!”说着,谈逸南便转身向外走去。

“你这是要去什么地方?别告诉我,你现在还想回去,找那个狐狸精!”舒落心见谈逸南转身就想要离开,连忙上前拉住了他。

而谈逸南也在母亲的一番话之下,安静了下来。

笔挺的西装,搭配着蓝白色相间的条纹衬衣。精致的五官,也是说不出的深邃。这是,谈逸南从这个光洁的能照出自己的倒映的地面,看到的自己。

但他,也从这样的影子里,读到了一抹急切。

那一刻,充满讽刺意味的弧度,在他的嘴角漾开。

原来,自己对顾念兮,竟然早已到了掩饰不住自己的情感,怪不得连母亲,也看穿了自己转身离开的意图……

怪不得刚刚爸爸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教训自己。

“小南,你是真的想要回去找她?”舒落心本来也只是在试探谈逸南。

可当她看到谈逸南嘴角上的那抹自嘲,她发现她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你疯了吗?那样的女人,有什么好?只不过是模样俏了点,就借着一股子狐狸精味到处拈花惹草的。难道,你还真的想要为了那样的女人,放下怀着你孩子的州长千金不成?”舒落心气的两个腮帮子鼓鼓的,指着谈逸南便大声责骂。

而她的一席话,也踩到了谈逸南的尾巴似的。当下,男人也朝着她大吼着:“妈,我不准你这么说念兮!”

那是他的丫头。

那个会在他每一次送她礼物,都对着自己甜甜微笑的女孩,那个会因为自己打球而扭伤了脚,哭红了双眼的女孩,那个当初,他发了疯似的每天都想要见到的女孩。

这样的她,怎么可能是母亲口中所说的世俗之人?

“念兮念兮念兮……你的心里就只有那个女人了吗?小南,我看你是真的疯了,被那狐狸精给迷住了,从小到大你从来都不敢和我顶嘴的,竟然为了那个女人这么吼你妈?你这么做,有没有想到后果?”

谈逸南从小到大,都听她的话的。

她说了往东,这个孩子绝不往西。

但现在,他竟然为了顾念兮这么和自己说话,这也让舒落心对顾念兮的怨念,多了一分。

总感觉,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被她顾念兮给夺了去。

而那是,她身为母亲最重要的东西。

“妈,我真的疯了。我忘不掉她,我真的好想她……妈,我不要和霍思雨结婚了好不好?让我找回念兮好不好?”听到舒落心的指责,谈逸南再度意识到自己因为顾念兮而慌了阵脚。

那一刻,他抱着头,蹲在了医院过道的角落里。真想现在就抛下所有的一切,回到顾念兮的身边。

他真的想她了,想的身体的每一处骨头都在疼,想的连呼吸,都是苦涩的……

“小南,那样水性杨花的女人,你以为她真的会喜欢你?妈告诉你,那种女人不值得。”舒落心也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如此失魂落魄的抱头样。震惊之余,她更多的是疼惜。因为自己儿子眼眸中的迷茫,而疼惜。

而她也认定了,谈逸南的痛楚是顾念兮给的。

如果不是顾念兮三番两次的搅局,霍思雨和谈逸南的婚事早就办妥了。谈逸南更不会像现在这样的迷茫,无助……

“妈,念兮不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她是真的爱我的!我看得出来,我真的看的出来。我也真的想她了,好想好想。妈,我真的不想娶霍思雨了。再不将念兮找回来,我怕我会疯掉!”

暗夜中,他蜷缩起来的大掌,紧握成拳。手指关节,也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

只有让自己的掌心处传来如此尖锐的痛楚,男人才能控制住自己狂躁的心,控制住自己的躯干,不让自己立刻崩溃。

“你娶不到她,你会疯掉。但你要是娶了她,你妈会死掉!你以为,我会眼睁睁的看着你娶那么一个伤风败俗的女人吗?你以为,你妈我会眼睁睁的看着你被一个女人毁掉了大好的前程吗?不会的,我告诉你,这辈子只要我活着,我就绝对不会让你娶那个女人。再说了,思雨有哪一点不好的?她还是个州长千金,单单凭借着这一点,顾念兮能和她比吗?有了思雨的帮助,整个谈家都会是你的,到时候你要什么样的好女人没有?”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又缓了下来。

“再说了小南,咱不能这么没有良心!如果当初你不对人家思雨动心的话,她难道是圣母玛利亚,能自己大起肚子来?你对思雨,其实还是有感情的。只不过因为,她呆在你身边的时间长了,所以你觉得索然无味了。而那个女人,你能看到却尝不到,所以你不死心。所以你才会想要发疯似的想要她……听妈一句话,暂时先放下这一些,不要去想也不要见她,很快什么都会好起来的。”

舒落心说着,转头便看到急诊室的灯灭了。

“我们过去看看思雨怎么样了吧……”说着,她拉起了蹲在地上的男子。

而同一时间的急诊室门内,女人冷冷的将一张上面有六个零的支票放到那几正为自己做急诊的人的面前。“太太,这……”医生看着递到自己面前的支票,抬头看女人。

“上面那个数字你看到了吧?这是你们几年都赚不来的。但今天,你们只需要按照我所说的去做,每个人都能得到一张这样的支票!”霍思雨伸出自己纤细的手腕,将这支票放到了病床上。

“可是,我们不能伪造病情。这是身为医生的基本原则!”本来打算帮霍思雨做检查的医生,放下了听诊器。看着女人放在大床上的支票,还有她那不屑的态度,男人有些愤然。

“原则?原则是可以变通的。怎么?嫌弃这个数不够?不够,还可以再加的!”女人的嘴角,又露出了一抹笑。

这样的她,实在和刚刚被送进急诊室那奄奄一息的模样判若两人。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请你尊重我们医护人员的人格。”为首的医生说出这一番话的时候,其他人也跟着点了点头。

“人格?那东西一斤多少钱?我都向你买下来不就成了吗?”女人的嘴角,掩饰不住的冷嘲热讽。

“你……简直不可理喻!”本来打算帮女人做检查的医生,气愤的摘掉了口罩,大步朝着门外走去。

可就在这个时候,女人的声音又从他的身后传来。

“你可以选择不听我的话,也可以不收下我的支票。但你要知道,一旦你离开了这个急诊室,你的医生生涯,也会就此结束!”

女人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

“你……我就不信,你有那么大的权势!”

“不信你可以去试试,我堂堂一个副州长的女儿,会动不了你?”

说完这话,霍思雨在看到那个刚刚愤恨不满的医生,有些不甘愿的表情之后,嘴角上再度勾起邪恶的弧度……

这之后,谈逸南和舒落心在急诊室门外的过道里的对话,其实她也全部都听到了。

因为,那个时候,其实她就站在大门那里。

他们说的每一个字,都清楚的敲击着她的耳膜!

谈逸南,原来你还真的放不下她?

是不是,如果她的孩子这样没有了的话,那他就连头也不回的去找顾念兮了?

不……

她不会让谈逸南如愿的!

她霍思雨几乎将自己的全部家当赌在他谈逸南的身上了,若是就这么放他离开的话,那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还有舒落心……

原来她看中的,只是一个州长女儿的身份。

若是让她知道,其实顾念兮才是真正的明珠的话,而她霍思雨非常不是州长的千金,还没有怀上他们谈家的骨肉的话,那是不是她连最后一点利用价值也都没有?

而得知这一点,霍思雨心中原本计划好的事情,也因此再度有了变化。

“你们出去告诉他们,我和我的孩子都安好!”站在那扇急诊室的大门后,霍思雨死死的掐着自己的掌心。

过分纤长的指甲,早已穿透了她的掌心。

那里,正有些猩红不断的渗出。

但霍思雨,像是一点也都没有察觉到似的。她的手,依旧紧紧的握着,掐着。

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至于在外人面前奔溃……

“当然,如果你不想要听我的话也行。明天,你就不用到这家医院上班了。而且我也能告诉你,你的医生生涯也就此结束!”

霍思雨感应都身后的人在她的这一席话之后,并没有任何的动作。便继续开了口。

她的声音,不带一丝温度。连一个回头,都没有给身后的人。

说完这番话之后,霍思雨便径自回到了病床上,拉开被子躺好。她的面容,闭上双眼之后的她,又是那么的安静,不带一丝生机……

和刚刚那个尖牙俐齿,不断的反击着这群医护人员的女人,简直判若两人!

那群医护人员在对视了几秒钟之后,最终还是走了出去。

“医生,我们该怎么说?”

“能怎么说?就按照她说的吧……不过我倒是要看看,这个所谓州长的女儿,到底能矫情到什么时候!”愤恨的甩上了急诊室的大门之后,医生最先走了出去。

连看到急诊室大门打开,然后赶过来询问霍思雨的情况的舒落心和谈逸南,都没有打一声招呼。

“医生,我们思雨的情况怎么样了?”舒落心本想着医生会和其他医院的医生一样,过来交代几声再离开的。

但没有想到,这间医院的医生竟然错开了他们母子,然后大步离开了。

任凭她在他背后怎么叫,怎么呐喊,那个男人都像是没有听到似的。

“哟,没想到现在当医生的也这么牛气了?”舒落心不满的看着那个医生离去的背影,吼着。

不过转身的时候,她看到了慢步走向这边的护士。

她连忙拉住了护士:“护士,我们思雨怎么样了?”

“霍小姐和肚子里的宝宝因为送过来及时,所以孩子和大人都没有什么事!”

护士憋了一眼医生离去的背影之后,有些无奈的说着。

“是这样……那就好,谢天谢地!”舒落心又是一阵拜天拜地。然后又想起了什么事情,问护士:“对了,你们医院的医生怎么都不和病患的家属沟通一下的?”

说这话的时候,舒落心的视线落在刚刚愤然离去的医生的背影上。

“这……不是我们医生的脾气不好,有时候真的是出自无奈!”说这话,护士也是叹息着。

真不知道,今天他们怎么就这么倒霉了。

遇上个没有怀上孩子,却偏要说自己怀上孩子了的。甚至还威胁他们,不按照她所编排的剧本演下去,就要让他们这一群人的工作都没有。

“好了,阿姨和大哥,现在病人的情况已经稳定了,你们可以去看她了,输完这瓶液,就可以带她回家了!”

护士见舒落心还是有些不满的盯着医生离去的背影,便继续开口。

“这样就可以回家了?不用再做什么检查,还有住个院观察两天什么的吗?”

舒落心明显还是放心不下来。

“不用了阿姨,病人已经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了。”本来就没有什么问题,那女人刚刚还矫情的在急诊室里上演了一场好戏。身体看起来好的很,哪需要那些检查?

“那好,我们等她醒过来,就带她回去吧!”

“嗯,那阿姨就先这样吧。我还有点事情,要过去忙。阿姨要是有什么事的话,记得喊我一声就行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护士便大步离开了。

“这真是个不错的姑娘!对了,小南,你还愣着做什么?我们赶紧进去看看思雨现在怎么样了!”

舒落心推了一把一直呆愣站在原地的谈逸南,道。

而男人,自然也在舒落心推了一把中,回过神来。

其实,在听到霍思雨母子两人都没有事情的时候,他本应该高兴的。

毕竟,霍思雨现在还是他谈逸南名义上的未婚妻,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另一股子莫名的失落感,竟然很快的将他给吞没了。

难道,其实他并不期待这个孩子的平安?

“小南,你到底还想怎么做?快给我进去看思雨,如果思雨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话,那你觉得你那位未来的州长岳父,会原谅你吗?”

说到这的时候,舒落心见谈逸南还是呆滞着眼眸,站在原地,便再度开口:“我今天先跟小南你说明一件事情。你这一辈子要是敢真的娶了顾念兮那样不三不四的女人的话,那你就不用认我这个妈了。”

“妈,念兮才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我说过了我不准你这么说她。”

呆滞住的男人,唯有在听到“念兮”二字的时候,才有所反应。

“我就这么说她,怎么了?反正,要你亲娘,还是要那个狐狸精,你自己做决定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舒落心便径自转身走进了霍思雨的病房。

而被留下来的男人,则在迟疑了几分钟之后,也跟着走了进去……

不管怎么说,现在的霍思雨肚子里还有他的孩子,不管从仁义还是从道义上,他谈逸南都有推脱不了的责任。

车厢内,很安静。

顾念兮悄悄的打量了一下,这个此刻看似专心开车的谈逸泽。

从谈家出来,顾念兮便被拎上了车。从出发,到现在,这个男人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而且,这个男人都是紧绷着一张脸。活脱脱的,像是顾念兮欠了他好多钱一样。

“谈逸泽,你生气了对吗?”

最终,顾念兮还是憋不住,问了出来。

抬头的时候,她也正好看到了男人的侧面轮廓。他的唇形,很好看。既不浅薄,也不太丰满。

“怎么这么问?”

其实,这一路上,他是想要和她说话的。

但她都看着车窗外的景色,用着后脑勺对着自己,他自然也就失掉了想要说话的兴致。

如今,这个始作俑者竟然主动质问自己。

这小东西,真的有太多大胆的行为,让自己咂舌了!

先不说,她和谈逸南之间的那段恩怨纠葛。现在,还有她和楚东篱,那位最年轻的州委的情意绵绵。

再者,还有她在自己父亲和爷爷面前的谈吐不俗,这一切都让谈逸泽觉得,这个小东西似乎并不像自己看上去的那样简单。

看来,他是该找个机会,好好的了解一下她了。

想着这些的时候,男人没有侧过身子看她,只是悄悄的从后视镜里看了几眼,并且也发现了这个女人正傻傻的看着自己的这个事实。

一时间,他的嘴角在她所看不到的黑暗中,悄然勾起了满足的弧度……

这也是谈逸泽第一次发现,自己竟然因为一个女人多看了自己两眼,便能如此开心满足……

但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谈逸泽并没有深究,他只知道,他似乎越来越在意身侧这个女人了!

“你从刚刚上车之后,就一直都没有说话!”顾念兮的红唇微厥,像是在表达自己的不满。

而这样的神情,让谈逸泽的喉结不自觉的滚动了一下。

他尝过那片唇,自然知道那一处的美好,和柔软。

如今她这么微嘟着粉唇,是不是也在邀请着自己去品尝一下?

如果现在不是在开车的话,谈逸泽觉得自己会不假思索的上前。

“那你觉得,我因为什么而生气了吗?”

男人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动听。如同夏季拂过稻田的微风,凉凉爽爽的,让人不自觉想要安静下来感受着。

“你生气我突然到谈家了,是不是?还有,你一定认为,是我将东篱哥哥给带过去的吧。其实,不是我带过去的。是东篱哥哥好像从一开始就和爷爷认识,我到那里的时候,他们就在下棋了。所以,你不要生我的气了,好不好?”

顾念兮低着头,就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

两只小手,也有些迷茫的放在面前,扭曲着做成各种图案。

看到她这个样子,其实谈逸泽很想告诉他,自己并没有生她的气。

但一听到她一口一句的“东篱哥哥”,男人的顿时感觉又是心里乱糟糟的。

索性,他闭上了嘴。冷眼,看着她以为自己生气了而懊恼,而自责!

看她的“东篱哥哥”,会不会立马过来帮她解围!

“你还是不相信吗?我真的没有。东篱哥哥也真的是自己到你家去的,不信你可以去问爷爷!”

一直到谈逸泽将车子停在了他们所住的公寓楼下的时候,顾念兮那张嘴儿还在喋喋不休的解释着。

但男人,好像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听到她的解释那样,不再说一句话。

连眼神,也都没有给她一个。

一直到车子在公寓楼下停住的是婚后,男人才开口道:“下车,到家了!”

说完这话之后,谈逸泽又自顾自的解开了自己身上的安全带,然后下车。

再然后,他大步上了楼……

他才不会告诉她,他根本就没有生气。只不过,是觉得她一口一句“东篱哥哥”有些阻碍听觉发展罢了。

他谈逸泽可不是什么心胸狭隘的人,只不过是有点小邪恶罢了。

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顾念兮的粉唇再度撅起。

该怎么办呢?

其实,这段本虚无缥缈的婚姻,两人之间的信任对彼此而言,根本就不重要。

谁知道,他们的婚姻能维持到哪一天?

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就明天说分手?

可不知道为什么,谈逸泽的不信任,却让顾念兮没有理由的觉得鼻子泛酸。

涩意,也不断的从胸口处蔓延开来,席卷着她的全身。

看着男人离去,顾念兮也只能无奈的推开了车门。

抬头,她的视线落在那个已经走到了楼梯口的背影,有些焦躁,有些不安的东西突然在这一刻迅速繁衍。

而顾念兮也觉得,这一刻自己若不追上前去,自己若不好好的拉住这个男人的话,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东西便会从她的生命中流逝一样……

于是,在那一刻,顾念兮作出了她这二十二年来,最为大胆的一次举动。

她跳下车之后,突然朝着谈逸泽的背影狂奔而去。

在男人还没有迈开脚步朝着楼道上走去的时候,顾念兮来到了他的身边。

从男人的身后,她紧紧的抱住了男人的腰身……

“嗯?”

谈逸泽本来只是想要邪恶的惩罚一下这个对别的男人过分亲昵的女人,放任她一个人在楼下,让她好好的想清楚,到底这个世界谁才是对她最好的那个人。

却不想,在自己的脚才刚刚准备踏上第一格楼梯,他的腰身上便被一股子力道袭住了。

低头的时候,谈逸泽才发现,自己的腰身上多出了一双葱白小手……

而身后的那个小身子,此刻还在颤抖着。

“怎么了?”他问。

第一次,一个女人的举动,竟然让这个男人变得有些无措。

他的双手垂放在腿的双侧,竟然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楼道里的风,微凉。

此时正直初冬,天气一天一天变冷了。

刚刚谈逸泽到谈家大宅的时候,似乎有点匆忙。出现的时刻,顾念兮便发现这个男人的身上只是穿着一件单薄的白色衬衣。

这会儿,她将他抱在自己的怀中,感觉到的也是如此。

男人的身上,真的只是一件衬衣。

不过,隔着衣料她从他身上感受到的温度,却是那么的温暖。

有那么一瞬间,顾念兮真的觉得,自己爱上了这样的暖……

“老公……”

她手环着他的腰身,小手在他的肚皮前交扣着。

看上去很简单,也非常平凡的一个动作,却让这个男人感觉到莫名的暖意。

“嗯?”

他提高了声调,发出了一个单音节。示意着,她继续说下去。

而他的嘴角,又是一个满足的弧度悄然浮现。

令他满意的,不仅是这一次顾念兮的主动靠近,更还有她第一次主动称呼他为“老公”。

“老公,你不要生我的气,好不好?念兮知道错了,你不要不理我,好不好?”

她再度出口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

贴在他身上的那具小身子,也带着轻微的颤抖。

那一刻,男人转过了身。

视线落在她那张美丽的小脸上的时候,谈逸泽才发现,他刚刚的玩笑,似乎开的有些过火。

原本,他没有生气的,真的。

只是每一次从她的口中,听到一句“东篱哥哥”有些刺耳罢了,便决定要将她晾着。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不理会,竟然让她哭了……

那双漂亮而干净的眸子,此刻全被蒙上了一层迷雾。她抬头看他,眸光微动。在头顶上的白炽灯光的折射下,这双眸子里面的光芒,竟然如同琉璃盏一样,美的惊心动魄……

“傻瓜……”

男人沉吟了片刻,只是骂出了这么一句。

但语调,却是充满着无可奈何的疼惜。

“老公……”女人见男人并没有正面回答自己的问题,便想要继续开口问些什么。

却没有想到,当她唤出这两个字的时候,男人的大掌也伸到了她的腰身上,将她紧紧的环抱在他的怀中。

“小东西,我真的不知道该拿你怎么办才好?”这一声轻叹,是男人贴在她的耳际的时候,说出来的。

语调里,是掩饰不住的疼惜。

这是他谈逸泽这一辈子第一次被一个女人的眼泪打败。

看着她红红的眼眶,他也才是意识到,原来这个世间竟然有比真枪实弹更为厉害的武器……

而男人的话,还有他语调里的无奈,顾念兮听得清楚……

那一刻,女人的嘴角也不自觉的勾起。

冬天到了,很冷。

但身穿着一件薄款衬衣的谈逸泽,却是感觉到浓浓的暖意。

或许这个冬天,因为有她,他不会再寒冷了吧……

这天,顾念兮出现在明朗大厦的楼下。

今天是明朗集团和博亚集团合作洽谈的最后一次会议。这一次,双方进行的非常顺利。

或许因为上一次在明朗大厦的出现,让谈逸泽的父亲谈建天,也就是这个明朗大厦的董事长知道,他的儿媳妇就是博亚集团和他们公司的合作代表,然后他和下面的人打过招呼了。

像是上一次,明朗集团的人故意压低价钱,而闹得双方闹得不是很愉快的事情,也没有再发生了。

今天,顾念兮是博亚集团的律师顾问一起过来,将再签合同之前,将最后对方的权利和义务都确认一遍之后,合作事项马上可以有条不紊的进行了。

想到合作方案坦诚了,博亚集团说好的年底会给自己加分红,顾念兮的心里止不住的开心。

这样的话,起码她也算事业有成。这样的自己,要是回了家,爸爸也会原谅自己了吧?

想到爸爸,顾念兮的嘴角上又浮现了莫名的苦涩……

入冬了,不知道爸爸是不是还每天都像以前那样,辛苦的奔波,幸苦的劳碌。不知道,天冷了他有没有多穿一件……

还有,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生自己的气……

想到爸爸那张脸,顾念兮的眼眶微红了。

“嘟嘟嘟……”一阵清脆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女人的思绪。

顾念兮看到手机频幕上显示的名字的时候,嘴角又是莫名的扬起。

连刚刚眼眶也出现的红红,也好了不少。

来电话的,是谈逸泽。

好像自从上一次,他们在楼梯口的那个拥抱之后开始,他们的关系又明显的好了不少。

最近这段时间,谈逸泽每天都会回家吃饭。

偶尔,还会陪着她看一会儿电视。

再者,有时候他也会莫名其妙的跑到厨房里,看正在为他做饭的自己。

更有时,他还会悄悄的将正做饭的自己抱在怀中……

顾念兮能感觉到,自己的心似乎在谈逸泽的每一个拥抱中,止不住的颤抖。

只是,他们之间算是爱情吗?

顾念兮不知道。

所以,此时的她,依旧处于迷茫中。

“喂,老公,今晚回来吃饭,是吗?”有了第一次主动的靠近,顾念兮发现“老公”二字,其实也不是那么难以喊出口的。

而且现在她似乎也开始习惯了这样的称呼,接到谈逸泽的电话也不自觉的喊了出来。

“嗯,今天这边没有什么事,打算下班了。你那边,下班了吗?”电话里,他的声音依旧动听,若有似无的扣着着她的心弦。

“这就要下班了,我正准备去菜市场!”站在明朗大厦大门处,北风呼啸而过。卷起了顾念兮身上的围巾,也吹起了她那一头垂直放下的黑发。

那零零散散散开的发丝,犹如海藻。

在北风中,竟然是那么的迷人……

不远处站着的某个人,看的失了神。喉结,也不自觉的上下滚动着。

而对着手机讲话的顾念兮,却浑然不知。

只是,伸出了手,轻拨着自己的黑发,将它们梳理到耳背之后,露出自己那一张精致的小脸。

“今天很冷,我过去接你吧!”似乎也听到了顾念兮这边呼啸而过的北风声,电话里的谈逸泽建议着。

“不用了,天气怪冷的。你下班还是先回家吧,我等一会儿买完菜就回家给你做饭!”

顾念兮本来是想要拒绝的,但话才说了一半,便听到电话里的男人道:“这是命令,你只有服从。说,你在哪里?”

谈逸泽的身上,一直有着一种常人能及的威慑力。

明明还是饱满温情的语调,但从他的口中却也成了一种命令,让人不得不服从的命令。

“我在明朗大厦楼下,”顾念兮只能无奈的老实交代!

最近每一次,他要说什么话,她敢不听从的话,这个男人就总会抱着她坐在他的腿上,不然就是狠狠的吻她一顿。

有时候,她都被他吻得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这个男人还不肯放过她。

并且每一次,做完这样的事情之后,这个霸道的男人还会有板有眼的告诉她:他是军长。他说出来的话,就是命令,不服从,就只有接受处罚!

言下之意,他欺负了她,他吻了她,都只是他的惩罚!

每一次,谈逸泽用着流里流气的语调,和她说着这番话的时候,顾念兮总是会在暗地里谩骂这个男人:这个老痞子!

“找个温暖一点,吹不到风的地方待命!我大概十分钟之后就会到了!否则,后果自负。”男人发号施令的样子,虽然霸道的不可一世,但却让顾念兮觉得莫名的暖。

连同她被北风吹的有些过冷的小脸,也被谈逸泽的这段话,烤的热乎乎的。

什么“后果自负”?

这个老痞子,别以为用三言两语就能掩饰过去!

因为她顾念兮也学聪明了,这个坏男人的所谓“后果自负”,肯定又是打着欺负她的名义。

顾念兮自然不想被老痞子假借其他的借口欺负了自己,所以在挂断了电话之后,她也再度回到了明朗大厦之内,乖乖的在大厅内安静的等待那个男人的到来。

只是,顾念兮却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个时间点,遇到他……

“念兮……”

顾念兮此刻正站在明朗大厦之内,看着明朗大厦里面各种各样的宣传标语。

她的身后,便传来了这么个熟悉的男音。

“你好,谈总!”顾念兮转头的时候,便看到一身银灰色西装的谈逸南。

他的头发,他的衣着,还是之前的那么一丝不苟。

整个清俊的脸孔,也打理的非常的好。

从他的脸颊上,找不到一点胡子残渣。

这样的他,看上去倒和那些富家公子哥没有区别,用着时间和金钱,打造出这样亮丽出众的外型。而和他的亲哥哥谈逸泽,却相差个十万八千里。

谈逸泽的脸上,经常会出现一些青色的胡渣。有时候因为工作繁忙了些,他会一脸几天都不刮胡子。但即便是这样,依旧也掩饰不住那个男人给人高贵气息。

前几次,顾念兮发现了男人的脸上有那么些碎胡渣之后,会趁着他睡着的时候,悄悄的摸上一把。

有时候很不巧,会被那个男人逮了个正着,非要压着她亲上好一会儿才肯松开她。

不过还好的是,每一次哪个男人都是点到为止。

除了偶尔会在她洗完澡之后,偷偷的将视线留在不该停留的位置上,又或者是趁着抱着她的时候,多蹭上那么几次,其他过分的事情,倒也没有做出来。

不过想到谈逸泽每一次吻完自己之后,眼底掩饰不住的火苗乱窜之后,顾念兮的小脸上又是一阵火辣辣的。

但在察觉到对面的男人看到自己这怪异的眼神之后,顾念兮才收敛了几分。

真是的,自己这是在想些什么呢!

握拳,顾念兮狠狠的锤了下自己的腿:让你乱想!

不过在有些懊恼之于,顾念兮也发现了,现在的自己再度面对谈逸南的时候,竟然什么酸涩的感觉都没有了。而且脑子里的他,全部都被另一个人所取代了……

“念兮,我们之间好像没有那么陌生吧!你不用每一次,都用这个称呼来应对我。这样,我会非常难受的!”

谈逸南刚刚其实也看到顾念兮小脸上闪过无数的情绪。

他看到,她的小脸不时泛红,不时懊恼,真的非常可爱。

时至今日,她的每一个表情都还是能够轻易的波动他的心弦……

可他也注意到了,她再度面对自己的时候,竟然真的能够平静无波,就像他们之间真的没有过什么一样。

这样的顾念兮,无疑给了谈逸南最大的打击。

虽然在霍思雨被送到医院的那一天,母亲给了自己无数的警告之后,自己也确实想过要放弃这个可笑而荒唐的想法。但再度面对顾念兮的时候,这个男人却发现,自己的心根本不受控制的跳动……

特别是从她口中喊出的“谈总”,那份刻意的疏离感,真的快要这个男人崩溃了。

刚刚,她在门外打电话的场景,其实全然落进了他的眼眸里。

看着她因为电话那端那人而微笑的样子,他的心会跟着她嘴角弧度的扩大而止不住的悸动,看着她因为北风吹乱的发丝,他会忍不住想要伸手,想要为她整理头发。

这些,以前都只属于他谈逸南的。

而今,当他不自觉的还想要为她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这却看上去滑稽而可笑。

不……

他真的不愿意,再也没有资格理会顾念兮的事情!

他真的不愿意和她就此成为陌生人,不愿意就这样退出她的生命。

更不愿意,看着她就此落进在另一个男人的怀抱中!

想到这,谈逸南突然伸出了自己的手,想要拉住顾念兮的小手。

顾念兮没有意识到,这个男人会作出如此唐突的动作。

触不及防,她的小手落进了男人的大掌中。

“念兮,你的手好冷!还和以前一样,每次到了冬天的时候,我的脖子就要成为你的暖炉。”他抓着她的手,就像是获得稀世珍宝的孩子,开心的眼眶都泛了红。

顾念兮想要他,可男人的手劲非常大。

就像是恨不得,将她的手烙在他的掌心里,这样他就每天都能拿出来看一看似的。

“念兮,你还记得吗?以前你最喜欢冬天吃板栗了。每一回冬天,我都会给你买上好多次,然后你就可以捧着边吃边用板栗暖手了!可是每一次你板栗吃完了,你的小手就会又是冰冷一片,最终你还是会将冷冷的小手放到我的脖子里,说还是这里的温度好!”他抓着她的手,轻轻的揉着。

眼眶,却在他如此梗咽而沙哑的诉说下,慢慢的红了。

他所说的这些,全都是他和她的过往。

那个时候的他们,会在这样的冬日里,相互依偎着在取暖。

那个时候的他们,会给彼此这个世界上最为甜蜜而灿烂的笑容。

那个时候的他们,会用亲吻对方的双颊,诉说着自己的不舍……

只是,这一切,在如今看来却是那么的悲凉……

而在男人如此懊恼和自责中,顾念兮却狠狠的抽回了自己的手。

不管男人用了多大的劲,不管那个男人会不会抓伤了自己,顾念兮义无反顾的将自己的小手收回!

“念兮……”她的手,突然抽回,谈逸南有些意外。

所以此刻的他,红着双眼,错愕的看着她。

他用着梗咽的语调,动情的喊着她的名字。一如当年那段青葱岁月那样,美好而让人不舍……

只可惜,那只是以前。

在男人留恋而忘情的眼眸中,顾念兮轻笑,道:“可谈总也说了,那只是以前,不是吗?”

是的,她在笑。

笑的,如盛开的杜鹃一样的美,动人心弦。

但唯有一个人却看到了,她将她所有的悲哀都隐匿在了这个灿烂的弧度中,不让这个世间的其他人察觉到罢了……

那人,站在不远处的角落里,从谈逸南开始拉扯顾念兮的手的时候,他就在了。

只不过,他一直没有上前。

一直,用着他这双比大海还要幽深上几分的黑色眸子,打量着眼前上演的这一幕……

他的脸上,几乎没有任何的面部表情。

唯独垂放在腿双侧的手,泄漏了他真实的情感。

那一处,手指关节早已因为过度用力而泛白……

只有这样,男人才能克制住自己烦躁不安的思绪,克制住不让自己上前去拉开这对男女。因为,这不是他谈逸泽的作风……

但面前发现了自己的心还为了顾念兮而拼命狂跳的谈逸南,似乎根本没有察觉到不远处的哪个修长身影。

此刻的他,还不依不挠的伸手上前,想要拉住顾念兮的手,想要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

“念兮,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没有你的日子,我过的,真的很不好。”谈逸南就像是个犯错的孩子,红着眼眶祈求着面前的女人,希望她能原谅自己。

此刻正直下班时间,有不少的人已经注意到面前正上演的这场“负心男求爱归”的惹火场面,有些已经迫不及待的停下了脚步,矗足观望着。期待着,明天即将新诞生的办公室话题。

有的,则抱着看戏的心态。

毕竟现在这个正在奢求女人原谅的男子,便是他们明朗集团的董事长的儿子,也就是这间公司的副经理。前一阵子,才传出他和公司总监的订婚,这会儿又来奢求另一个女人的原谅。于是,围观的人大有感叹,豪门深似海……

而随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顾念兮那好看的眉,也紧皱成一团。

她准备扭头就离开,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可奈何,当她转身的时候,那个该死的男人,又迅速的窜到她的面前,阻挡了她的去路。

似乎,今天不和她说清楚些什么东西,这个男人便不打算放过她。

“谈逸南,你快让开!”她蹙起了眉心,怒了。

顾念兮从来都不喜欢夺得太多人的眼球,更不喜欢被别人如此的议论是非。

而谈逸南,则是深知这一点的。

明知道,当下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明知道,这样的情况传出去,对他们两人真的不好。

但他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更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他就是想要和他彻彻底底的谈一次,也希望借着这一次,求得顾念兮的原谅,让她回到自己的身边!

“我不让!念兮,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在我身边的这段时间,我真的过的非常的不好,也受到惩罚了。你就不能原谅我犯一次混吗?难道,我真的那么罪不可赦么?”

他拉着她的手臂,苦苦的哀求着。

眼眶里面的红,几乎让在场所有的女人都为之动容。

谈逸南最为出色的,就是他靠着金钱整出来的这幅皮囊,在一身银灰色西装的修饰之下,这个男人简直就像是童话中走出来的王子,英挺出众。

有时候只需要几个简单的动作,就能轻而易举的折服了不少公司里的花痴。

更不用说男人像是现在样,如此卑微的哀求着什么。

看着这样的男人,顾念兮的鼻尖也是莫名的酸涩……

谈逸南,你为什么做什么事情,永远都不考虑我的感受?

如果你每一次都能考虑到我的一点感受,如果你能想到我的心情,我们之间绝对不会是现在这样。

就像是你当初爬上霍思雨的床,你只要稍稍想到我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感受,你绝对不会轻易的招惹了她。

还有现在,你明知道我最讨厌别人的围观,我最讨厌那些流言蜚语,你却还是任由他们将我给包围。

你总是看着我一个人悲哀,一个人痛苦……

既然这样,那我为什么还要顾及到你的?

想到这,顾念兮终于停住了脚步,也终于不在挣扎,不再想要逃脱。

“念兮……”

见到顾念兮停住了脚步,见到她不在挣扎,谈逸南似乎非常欣喜。

他以为,顾念兮妥协了,也原谅了自己……

此刻,他的眼眸里出现了,是一种超越了所有的愉悦。

他兴奋的拉住了顾念兮的手,准备要说些什么。

但没有想到,在他再度握住顾念兮的手的时候,女人会突然奋力挣脱了。

她的力气,是他所预料不及的,也是她倾尽所有的。

谈逸南从来没有想到,顾念兮的力气竟然会大到这么个地步,而且还是用来推开自己的。

因为始料未及,所以谈逸南也没有多加防范。

触不及防,他差一点因为顾念兮的挣脱而摔倒在地。

“念兮,你怎么了?”

他惊愕的看着她,以一种非常陌生的眼神。

因为,此刻在他谈逸南的眼眸中,顾念兮真的是陌生的。

她在笑,轻蔑而冷漠……

可不得不承认的是,即便顾念兮的笑容是如此的讽刺,但她的侧面轮廓依旧呈现着一种让人怦然心动的美……

“念兮,你不要这样笑好不好?”

他就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以一种不安的姿态想要再度上前,拉住她。

但她,却及时的往后退了一步,任凭他的手抓空。

“念兮……”

“不要喊我的名字,这个世界上最不配喊我名字的人,就是你谈逸南!我说过,从你和别的女人上床的那一刻开始,我就没有想过要回到你的身边!你说你过的不好,你以为,我就会心软,就会自责,就会原谅你?”

她的嘴角,依旧勾勒着一抹好看的弧度。

明媚的大眼中,依旧是如同琉璃盏一样,美到惊心动魄的光芒。

但她的笑,她的眼神,却让谈逸南感觉到莫名的无助,莫名的心慌……

因为他清楚的看到了她眼中,对他的绝望。

不……

这并不是他谈逸南要的。

他之所以纠缠,不过是因为他希望求得这个女人的原谅。并不是想要惹得她的愤然,她的厌恶……

他想要上前,想要和这个女人解释些什么。

却不想,当他企图上前的时候,女人又开了口。

他看到,他最爱吻,然后细细描绘的那张轮廓的红唇,轻启。而后,他的黑眸里,那些希冀,那些期待,在一瞬间全都黯淡,全都消失不见……

因为那个女人,是这么说的:“不,我不会心软,更不会自责和原谅。知道你过的不好,我只会觉得安心。知道你过得不好,我才会快乐。”

说完这话,女人看到那双一直想要上前拉住自己的大掌,在一瞬间颓败了,也僵在了半空中……

“所以谈逸南,收回你的话,还有你的歉意,这些都是我顾念兮不需要的。还有,请不要纠缠。我,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了!这一点,请你记住!不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拉拉扯扯的,让人误会了!”

她吐字清晰,一字一句就像是刻在他的心尖上一样。

从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原来也有这样犀利的一面,从来没有想过,这些咬文嚼字的游戏,她竟也能玩的如此出彩。

不说别的,单是最后的那一句:“我,已经是别人的妻子。”

就狠狠的戳中了他的致命伤,更将他伤的一败涂地。

看着她冷漠的侧颜,他只是用着痛苦的眼神望着她。

顾念兮,一直以为你是温雅如水的女子,却不知道你原来也有毒辣的一面。而且你狠起来的时候,比男人还要绝!

而身侧的人,也同样的嘘唏不已。

有的责骂,她的狠心,有的责骂,她的阴毒,更还有些,不知道议论着什么……

而在这混乱的画面中,顾念兮扭头便想要离开。只是,当女人抬头的时候,就看到了不远处那矗立着的绿色身影。

绿色制服下的他,身姿挺拔。外面,罩着一件黑色的妮子大衣。伟岸的身姿,如同雕塑一般。

而那双鹰隼一样锐利的黑眸,就那只直勾勾的盯着他们所在的角落。

是他……

他一直站在哪里是吗?

那刚刚,他们的对话,他也全部听到了?

是不是,他也听到了她那狠毒的话语?

是不是,他也跟着其他人一样,认定了她其实是个狠毒,没有良心的女人?

那他会不会也像其他的人一样,唾弃自己,讨厌自己?

第一天上架,此处需要掌声,需要尖叫,需要呐喊,嗷嗷嗷嗷嗷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