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四十七章 楚东篱来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四十七章 楚东篱来访!!

顾念兮本想给回个短信的,可回到家之后要开始准备做饭,楚东篱的短信也就被她抛在脑后了。

“嘟嘟嘟……”

只是在第二天下班到家准备做饭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起来。

“你好,我是顾念兮。”

“喂,丫头!”本以为,是客户来的电话。

可那口浑厚的男音从电话那端传来的时候,顾念兮原本平静的脸蛋上,突然间有了光亮。

“东篱哥哥!”

“坏丫头,还记得我啊!我还以为,你有了丈夫已经忘记了我这个协助你逃跑的哥哥!”

听到电话里那个女孩,不假思索的就唤出了他的名字。站在A市飞机场大门前的楚东篱,唇角上不自觉勾起了弧度。

“东篱哥哥,你这是说什么呢!”

小女人撒娇的语气,意味十足。

谈逸泽走进门的时候,正巧撞见这幅场景。

顾念兮身上穿着围裙,手上还拿着锅铲。另一手便拿着手机,对着手机撒娇。

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小东西如此娇嗲。

如同他的想象中的一样,不管她身穿什么样的衣服,憨态可爱的模样,都让人想要疼爱到骨子里。

只是,电话那端是谁?

为什么能让他的小东西展露出这么小女人的样子?

谈逸泽不得不承认,他有些吃味了!

虽然不知道电话那端的男人是谁,但在他的认知中,小东西的如此憨态本应该属于自己才对!

而顾念兮似乎没有察觉到身后男人的靠近,依旧和电话里的那个男人调傥着。

“楚州委,我们该上车了!”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了这么个声音。

片刻之后,顾念兮便听到楚东篱准备收线:“好了丫头,我已经到了你现在所住的城市了。明天有空的话,就出来见个面。顺便带我好好的转一转,这个城市!”

“好,那明天我打电话给你,到时候见!再见,东篱哥哥!”她的嘴角上,是恬静的笑。

收起电话,顾念兮便拿着锅铲准备炒菜!

但转身的时候,她撞进了一个温暖的怀:“你……回来了?”

抬头,她望见那双幽深的眸。

“嗯……刚刚和谁讲电话,那么出神!”他的话语里,不自觉的流露出了酸意。

“就以前的朋友。你吃饭了没有,我正好要去煮饭!”她似乎在逃避这个话题。

“还没!今天下班就直接回家了,你多煮几碗饭就行!”谈逸泽见她避开,也就没有再度提及。

他吃饭不怎么挑,更不像周子墨那样,每顿饭无肉不欢。

“好的!”得到谈逸泽的回应之后,顾念兮便握着锅铲走进厨房了。

却忽略了她身后那个男人盯着她远去的背影,有些过分幽深的眼眸。

如果谈逸泽没有听错的话,刚刚女人的话里出现了两个字“东篱”!

按谈逸泽以前的了解,取“东篱”这个名字的人,很少!

不过,他也认识一个。

那个人,便是那座海滨城市的州委……

会不会,和顾念兮口中的是一个人?

可顾念兮要去见那个人,却丝毫没有意思要带他也一并过去。难道,新婚夫妻不应该偶尔一起会一会朋友?

还是说,他谈逸泽有那么拿不出手么?以至于,她顾念兮撵着藏着?

“老公,开饭咯!”

谈逸泽还想想些什么,但听到厨房里传来这么一声柔柔的女音,魂一下子被勾了去。

哪还有什么时间,想清楚这些东西?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

顾念兮换上了一身粉色的连衣裙,出了门。

到了和楚东篱约好的地点之后,女人左顾右盼。

“顾丫头,楚州记对面的咖啡厅里。”因为刚刚遇到了一熟人,楚东篱只能又应酬着。

不过细心的他,还是留下了自己的秘书,以免的让顾念兮太过于无聊。

“慕叔叔,好久不见!”见来人,顾念兮欠身打招呼。

“是真的挺久没见了。顾丫头,听楚州记说,你真的离家出走,嫁到这边来了?”被顾念兮称为“慕叔叔”的男子,似乎和顾念兮也不那么陌生。

一见面,两人便开始话话家常。

“是……”应着这么一句的时候,顾念兮鼻尖莫名一酸。

和谈逸南分手,虽说有一段时间了,但往往被人提及的时候,她的心里还是会莫名的揪痛。

不是因为舍不得那个男人,而是因为当初有过的那些回忆……

“顾丫头,你真的太倔了。我当初还以为你是赌气才这么说的,没想到真还嫁了过来!到一个完全陌生的城市,难道你都不想家,不想你爸爸?”顾念兮口中的“慕叔叔”,便是那个海滨城市楚东篱州记委的秘书幕清。

和顾印泯,那个海滨城市的州长,也及就是顾念兮的父亲年纪相仿,也合得来。经常,他们闲暇的时候都会切磋一下棋艺。

顾念兮,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

此刻,他的语调也充满了惋惜。

其实,他一直都看好楚东篱和她的,因为他看出东篱那个孩子每次有好的东西,第一个惦记的人总是顾念兮。

就像这一次出远门一样。

明明,他们的公务那么繁忙。

但楚东篱宁愿昨夜一整晚都加班,挤出一点时间。为的,就是今天能好好的陪陪顾念兮。

只是,看上去如此般配的一对,现在只剩下楚东篱形单影只……

这让幕清有些惋惜……

“想,当然想。怎么可能不想呢……”特别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时候会因为想爸爸,让顾念兮的泪落湿了枕头。

“想,就要回去看看你爸爸。”

“可是……慕叔叔,你也知道我爸爸的脾气!当初,他一向是说一不二的人,对我的教导也是这样。当初我说要结婚的时候,说什么都不同意。宁愿,把我关在家里不让我出门,也不肯和我好好的说。而我,还是偷偷的逃跑了……你说这样的我,我爸爸能原谅我吗?”

咱的女猪周围都是这么出色的人,是不是该给舒落心他们一点小小的刺激?

好吧,这是偶有些邪恶的想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