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冰胜烈焰/一念成佛一念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本是大范围魔法,被两人强行凝聚攻击一处,虽然并不完全,但威力也是几十上百倍的提升。火焰消融冰凌,冰凌化水又浇灭火焰,循环往复。

此时身为局外人的贤世,除了能听到震耳的嗤嗤声,此外也只能看到冰与火的交汇处,升腾起大量的白雾。孰强孰弱,暂时却是无从分别的出,只能等待两人分出结果再论了。

此时对贤世来说,绝对是个偷袭的最佳时机。但他却是不愿如此去做,只是立身在克拉赫身边,等待两人分出胜负的同时,也担任着保护克拉赫不受丝毫伤害的角色。

两人魔法形成彼此抗衡,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局面。又有蒸汽挡住视线,让人看不到,魔法交汇处的情形。

但这样的局面,也只是持续了极短的时间。在克拉赫身旁,贤世看的清楚,她紧绷的脸色突然流露出了些笑意。

“冰封!”

语气冷冽,随着克拉赫轻声喝出又猛的发力,与之抗衡的彼诺修渐渐有些力不从心了起来。毕竟克拉赫的魔法早已准备多时,而她确实仓皇出手,虽然她魔力要比克拉赫多上一些,但之前又白白消耗了不少。

有贤世的存在,克拉赫在于彼诺修较劲之前,可以说基本处于全盛状态。本就相差不多,一个有所消耗,一个处于全盛状态;一个仓皇出手,一个准备多时。

在最初的时候,两人就已经分出了高下,可笑贤世之前还担心了许久。

“封!”

火焰愈来愈少,寒气占据了明显的上风,克拉赫已经不准备在于彼诺修纠缠下去,全力之下将最后那点火苗尽数扑灭,之后又一鼓作气的,将自身所有的魔力都加持在魔法之中。

咔擦,咔擦——

没了火焰碍事,寒气化冰的声音陡然大起。火焰消失,周围顷刻间变得极其寒冷,就连升腾的蒸汽,都在冷气作用下,迅速白雾化水,继而滴落下来结成冰凌。

在低温之下,弥漫的白雾都已化作水滴滴落,天地顷刻间变得清晰了起来,不再给人以白茫茫一片的感觉。

彼诺修亦出现在两人眼中,只是已然不能动弹,还保持着全力施展魔法的姿势,被克拉赫冰封了起来。

“呼…,麻烦你抱我过去。”

听到虚弱的声音,贤世这才注意到,克拉赫竟然已经虚弱到了走路都不能的地步,可见她对必修诺颇为的忌惮,唯恐将之冰封不住。

彼诺修被冰封,自己曾经应诺的事情完美解决,贤世心中也很开心,不由的就调笑瘫坐在地的克拉赫道:“上瘾了吗?”

克拉赫听闻确实一愣,显然不懂。“你说什么上瘾了?”

贤世将克拉赫平稳抱起,这才道:“要我抱你呗。”

克拉赫将头埋在贤世怀中,声音似蚊似蝇:“怎么……你不乐意?”

贤世听的清楚,但却无言以对,只能暗骂自己干嘛最贱。要说不乐意,那绝对是骗人的,贤世他是个虚伪的君子,但绝对不是太监。怀抱美女,嗅其体香,感受其身躯柔软,能有几个男人不乐意呢?

踩着冰封的大地,默然将克拉赫抱到被冰封的彼诺修身前。也不要贤世松开,只是伸出一只葱白手指,在冰封了彼诺修的那块冰雕之上,连连画出了几个诡异的符号。

完了之后,克拉赫才道:“可以了,你能抱我回去吗?”

看怀中佳人,略显羞红的脸蛋煞是诱人,贤世还做不到美女入怀而不乱,虽不至于做出什么禽兽行径,但也不忍拒绝佳人如此香艳的要求。

并不说话,贤世抱着克拉赫,缓缓的朝克拉赫的大本营所在方向走去。克拉赫给贤世一个甜甜的笑容,之后便将头埋在贤世怀中,听着他的心跳,感受着在他怀中特有的安全感。

“女王陛下,女王陛下……”

尖锐的声音突然想起,老哥布林夏洛克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裸露的皮肤上也带着数十道细小的伤口,显得血迹斑斑的。

“恭贺女王陛下,一统我族指日可待。”夏洛克跪伏在地,以庆贺克拉赫取得胜利。

窝在贤世怀中正舒服的不行呢,夏洛克这突然跳将出来,打扰了与贤世两人的气愤,克拉赫杀了夏洛克的心都有了,冷然道:“起来吧,回去再说。”

“是,女王陛下!”夏洛克恭敬的站起身,又对贤世道:“尊贵的客人,谢谢你帮助我王取得胜利。陛下交给我就可以了,不敢麻烦尊贵的客人。”

贤世正疑惑,夏洛克这厮是怎么在冰封万里与燎原之火之下活下来的,突然听到它这么说,贤世倒也没什么想法,虽然抱着克拉赫的感觉他甚是喜欢,但是人家都开口了,自己也不好一直抱着人家女王不放不是。

“那好……”

那好吧三个字贤世还未说出口,便听克拉赫的声音讲自己的声音掩盖:“夏洛克,你先滚回去安排,诏安我姐姐人马的各种事宜。”

夏洛克听出克拉赫语气中的杀意,顿时噤若寒蝉。“是!女王陛下!”留下这么一句之后,一溜烟的跑了出去,速度竟然比年轻的哥布林都快上几分。

克拉赫的声音竟然压过了自己,这让贤世很是不解,于是便问道:“女王陛下,您不是非常的虚弱吗?”

“是啊,我先休息一下,感觉好一点了我会自己走路的。”克拉赫趴在贤世的肩膀上,不让贤世看到她脸上小人得志般的笑意以及眼中狡黠。

“这样啊……”

贤世想了想就心中了然,知道克拉赫不过是想让自己抱着她而已,心中虽然也喜欢这种感觉,但还是忍不住,得了便宜再卖一把乖。拖着克拉赫的手,似是无意的再克拉赫身上捏了一下。

但就这一下,还是出了问题。由于是公主抱的缘故,贤世拖着克拉赫的手,自然而然的会穿过克拉赫的腋下,而再这么一捏。竟然是准确无误,好巧不巧的捏在克拉赫高耸的骄傲之上。

“啊!你……”

克拉赫惊叫一声,但你了半天却再也说不出什么来。有道是,老虎的屁股,摸不得;女人的心思,猜不得。被贤世占了便宜,克拉赫出于本能的就惊叫出了声,但心中那丝欣喜,却让她怎么也无法出言指责贤世。

摸了人家胸前骄傲,贤世也有些颇不自在,毕竟这还是他记忆中的第一次,实际是不是第一次,恐怕只有夜莺最清楚了。

再怎么说,贤世也是个男人。在发生这种美妙的巧合的时候,男人的本能往往都是,撒泼打诨。只见贤世脸上露出不解的神色,眼中带着似笑非笑,看着脸红的滴水的克拉赫问道:“我怎么了吗?”

克拉赫顿时嗲怒:“你……你讨厌,不理你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