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十方俱灭/一念成佛一念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十四章 十方俱灭

三柄十字架终于融合一处,一时间这整片空间都被十字架散发出的神圣光芒照耀。经得这光芒一照,周围的花草都再摇曳起来,似乎颇为的欢喜。继而,在贤世目瞪口呆的注视之下,这些花草竟然已肉眼可辨的速度急速成长。

而这光芒照耀,贤世也觉得浑身舒坦,就连盘坐识海之中的度世,都自出来,感受这光芒照耀的舒爽之感。

良久,光芒才自散去,花草亦不再摇曳,然而此时这些花草,都高大的如同百年古木一般。

度世双手合十,喧了声佛号:“此物不得了啊!”

贤世也笑道:“早就觉得有些熟悉,现在终于露出了庐山真面目,西施给的书籍之中有此物的记载。”

……

西施所授的书籍之中,也仅仅记载了外形与名字而已,这十字架正反两面,都刻有八卦图案,分别代表了八个方位,乾天、坤地、震雷、离火;巽风、坎水、艮山、兑泽。

由于书中所述简略,并未使用之法,贤世与度世二人正值讨论,突然贤世脑中灵光一闪,自有轩辕莹莹的声音响起:“上天.下地.东.南.西.北.生门.死位.过去.未来十方,而此物威能无匹,有镇守十方之威能,故名曰:十方俱灭。”

“十方俱灭乃为人皇伏羲所铸,曾以此物推演天机。然,天机不可测,伏羲冒犯天颜,天怒降下惩罚,将十方俱灭威能封印,导致如今的十方俱灭,已经没有当初的威能。”

“但十方俱灭,本就是伏羲为推演天机所铸,而后虽经上天封印,但此物威无匹就连上天也不能将之毁灭,不然也不会用封印了。如今的十方俱灭,唯一的能力便是内部世界,称之十方空间,就是你现在脚下的这片土地,这里能够帮助兵主悟道,只是你现在还未达到那样的境界,所以没有感觉罢了。”

之后,贤世脑海自然而然的出现了,十方俱灭的使用之法,但种种能力都被封印,如今已经沦为辅助修道的法器,攻击之能已经不必当年。

以意识沟通之法,贤世早已熟练掌握,度世在识海之中之时,贤世就是依此法与之沟通。轩辕莹莹的声音在贤世脑海响起,贤世并不觉得奇怪,反而问道:“前辈寄宿在十方俱灭之中?”

轩辕莹莹道:“不,我寄宿在你识海之中,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呢。佛门端的是无耻之极,竟然让你修炼佛门之法,但是这佛法在你身上出了些问题,导致你除了佛门金身之外,竟然还有两个分身。这两个分身虽然还未成型,但是我能感觉到,跟你道貌岸然不同,这两个你很是邪恶。”

贤世听了心中顿时大喜,心知轩辕莹莹所说的是识海之中的血色圆球与乌黑圆珠,他早已对这两个分身有所担忧,此时听轩辕莹莹的语气似乎知道些什么,贤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连忙问道:“那依前辈看法,是否要将这两个分身出去,省的日后反噬本尊?”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这两个分身并非是你自己修成的,而是杀戮欲与邪恶念头的集合体,日后反噬的可能性极大,除去也好。本来我还想教你分身祭炼之法,既然你不需,那就算了吧。”

轩辕莹莹语调甚是调皮,贤世自然听出了其中意味,连忙说道:“要要要,请前辈赐教。”

“咯咯,听你喊我前辈,我怎么就觉得这么开心呢。”轩辕莹莹继续出言调笑,心中也却是如她所言一般,贤世喊她做前辈,在她看来,没有比这更值得开心的事情了。贤世识海之中,轩辕莹莹左左瞧右看的观察着血色圆球与乌黑圆珠,欢喜之余却又想到:“要是这家伙日后知道了自己身份,会不会揍我呢?”

贤世自然是不知道轩辕莹莹的小心思,只听她这般说,贤世也是非常上道,连忙又说道:“前辈前辈,还请前辈叫我分身祭炼之法。”

见贤世这般上道,轩辕莹莹也顾不得贤世日后是否会找她算账,清了清嗓子,语气老成颇有长辈对晚辈的训诫之意:“我将分身祭炼之法,与十方俱灭的祭炼之法印入你脑海之中,你可要时时休息,才不枉我一番苦心呐。”

贤世听了心中大喜,连忙道:“晚辈自当谨遵前辈教导。”

“恩,你可以让你那佛身在十方空间中修炼,必然有意想不到的好处,我要沉睡了,你日后无事不要来扰我。”

轩辕莹莹说罢,贤世自然感觉到脑海中被印上了,分身与十方俱灭的祭炼之法,当下欢喜不已,却是没有感觉到,识海之中一小片区域似乎被封印了起来,而这块区域正是轩辕莹莹的栖身之所。

此时的轩辕莹莹,正在贤世识海之中捧腹大笑,只是由于封印的关系,贤世不能听到。贤世前世与轩辕莹莹乃是旧识,而且关系不浅,只是轩辕莹莹不说,而且还趁贤世记忆尚未恢复,大肆占起了贤世的便宜,当初她乃是喊贤世做前辈的丫头,如今听贤世喊前辈,她自然是非常的欢喜了。

与轩辕莹莹交谈,描述起来繁复,其实不过是瞬间而已,意识交谈之法,玄妙非常,飞凡人所能理解。但时间再断,贤世也有那么一瞬间得愣神,度世与贤世本事同体一人,自然知道他正在与轩辕莹莹交谈。但交谈的内容,度世就不得而知了,毕竟他现在并未身处识海之中。

贤世将印在脑海的祭炼之法研习了一遍,之后便对度世道:“贼秃,前辈交代,让你在这片小世界中修悟禅法。”

度世听闻一愣:“贼秃?你我本是一人,谁是贼秃?”

贤世就地盘坐下来道:“枉你修研佛法,怎地就不得经意?之前坑起人来,脸不红心不跳,喊你个贼秃你还跟我唧唧歪歪的,钻研你的佛法去,我要祭炼了这十方俱灭,另外还要处理了识海中的隐患,你休要多言。”

“阿弥陀佛,你莫不是在那位女施主那里受了气,将和尚我当做出气筒使唤?哈哈,我坐禅去了。”度世说着便飘身来到那墓穴之中水晶棺之上,就地盘坐下来,修研佛法去了。

而贤世识海之中的轩辕莹莹,自然也看到了度世盘坐在自己遗骨上悟禅的一幕,但她却也不生气,反而是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不知小心思在盘算些什么。

贤世按照轩辕莹莹传授之法,首先便开始处理识海之中的隐患,之后在祭炼十方俱灭。而度世也自盘坐禅悟,十方空间之中一时间也平静下来,花草方向飘散,而是有声声鸟鸣传来,但这却是无法进入贤世、度世两人之耳了。两人却是辜负了这一片方外美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