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流光白骨/一念成佛一念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七十二章 流光白骨

贤世双眼渐渐适应了强光,但刚看清周围景物,便又有一阵强光猛的爆发开来,贤世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了一跳,皱了皱眉眯缝着眼看向光源位置,却发现光源竟然不是手中的十字架,而是那原本青黑色的祭坛。

却也是赶巧,贤世适应了强光之时,正是劳基流出的鲜血沾染祭坛的那一刻。祭坛见了鲜血,竟然鲸吞牛饮一般的吸收了个干净,之后便爆发出强光来,是以也就有了贤世皱眉的一幕。

轰隆——

猛然间轰隆之声大响,在贤世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祭坛竟分裂开来,不一会儿便露出一扇门户,这门户似是镶嵌在祭坛之上一般,门内黑咕隆咚的,让人看不清其内究竟。

门户露出,祭坛所发的强光也自敛了去,就连贤世手中的十字架都不再闪耀光芒。

“这……”贤世呆呆的看着门户,心中却是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瞧瞧,虽说感觉这门内有怪,但曾经贤世在少林地穴之中,可是得到过好处的,那里与这里情况也差不多少。

思虑良久,贤世一咬牙一跺脚,暗道舍不得性命得不到宝贝,想罢便迈步朝门内走去了。

“天意如此,罢了……”

猛然听闻一声长叹,贤世顿足看向劳基,这才发现劳基身上伤口已经恢复,只是失血不少有些虚弱。但即便如此也足够贤世心惊了,刚才还处于濒死弥留状态的人,一会儿功夫就好的七七八八,在没有生命危险,这难免惊世骇俗了些。

“呦,你还没死呢?”贤世似笑非笑的看着劳基问道。

“呵,你不动手的话,我应该是死不了了。”被贤世重伤垂死,劳基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给贤世看了。

贤世也不在意劳基的语气,只道:“你刚说天意如此,什么意思?”

劳基听闻贤世的话,脸色顿时阴晴不定起来,良久才道:“也罢,门内便是真正的基督圣器,你手中的两个十字架只不过是圣器的一部分而已。门内没有危险,你去取了便是。”

“真正的基督圣器?”贤世听闻一惊,又问道:“是什么?”

劳基道:“也是一个十字架,三个十字架合一才是真正的圣器,我知道的只有这些了,其余的我也不清楚。”

贤世听闻点了点头,又说道:“既然其中并无危险,而你对着一切都很清楚,你为什么不单独来取圣器,反而要趁四方大战的时候呢?”

劳基淡然瞥了贤世一眼:“你当真以为这里是那么好找到的?若不是外面死了那么多人,用来作为开启祭坛的祭品,你以为这里会出现?”

听劳基这么说,贤世稍稍寻思便明白了所有,冷笑道:“原来是这样,劳兄心地不可谓不毒啊,想必四方大战,也是你挑唆的,基督圣器的消息,也是你传出的吧?”

劳基亦冷哼道:“比你差远了。”

“彼此彼此。”

贤世说完便不再理会劳基,迈步从容走进门户之中。这使得劳基不禁呆了一呆:“你不杀我?”

“我本性纯良,你怎么会这么问?”贤世说着便没入门户之中,消失不见了。

劳基对贤世的话呲之以鼻,但蝼蚁尚且偷生,知道自己似乎逃过一劫,心中也不由的有些窃喜。但这点欣喜也仅仅持续了短暂的时间,便又想起自己筹谋已久,今日若不是贤世,基督圣器必然已经是自己的囊肿之物。一时间,劳基心绪复杂不已。

劳基缓缓起身,举步维艰的朝地道口走去,只留下一道略显悲凉的背影,但却也无人看到了。可怜劳基心机用尽,最后也不过是落得个小丑。但这对贤世来说,都已经不重要了,只不过是生命中一小小的插曲而已。

且说贤世进入门户之中,与黝黑的似要吞噬一切的门户截然相反,门户之中竟然是鸟语花香,仿佛是另一片天地一般。

贤世进来足足呆滞了两三分钟,这才回过神来,举目扫视四周,贤世也不禁叹道:“好一处世外桃源。”

做了两个深呼吸,将胸中的血腥杀伐之气吐出,贤世只觉得神清气爽,精神百倍。之后便在这片小天地中活动了起来,这片天地不过万米方圆,贤世很快便巡视了一周。

最终仅在中心区域察觉道了些异样,这一样并非来之贤世的感觉,而是贤世手中的十字架,竟兀自颤动了起来。剧烈的颤动,手提十字架的贤世,竟仿若能感觉到十字架传来的兴奋感,这让贤世百世不得其解,最终只能以为是错觉了。

越靠近中心,十字架颤动的越厉害一些,贤世遵循这十字架的反应,又走出五六百米远,十字架不但颤动的更剧烈了,而且还有洁白的圣光闪耀,贤世心知离那藏在这片小天地的十字架不远了,心中欣喜,脚下更快几分。

嗡——

贤世手中的十字架猛然间兀自飞了起来,直到贤世前方两三百米的地方才停下。贤世大惊之下,自然是紧跟十字架而来,却发现十字架停留的地方,竟然是一处似是坟墓的地方。

这中心区域时一片花田,而花田中心竟然是一处坟墓。“不知什么人,竟葬身花丛之中,莫非是位倾城美人不成?”贤世嘀咕着抓过兀自漂浮的十字架。

触及十字架的瞬间,异状又起。猛然间整个小天地之中都响起悦耳的歌声,花田摇曳间散发出贤世从未闻过的方向。一切都显得那般美好,但贤世眼前的坟墓却诡异的缓缓分裂开来。

嗡——嗡——

连续两声嗡鸣,一声来之贤世手中的十字架,而另一声竟是来之坟前的墓碑。嗡鸣之后,那墓碑便拔地而起,自行飞自坟头上方。有墓碑在上悬浮,那坟墓分裂的速度更快几分,不大会儿便整个分裂开来。

贤世上前两步,探头看向墓穴之中,竟发现其中有一副水晶棺,棺内仰躺一副白骨,白骨内蕴流光,显得神圣非常。

“这……”

人身死之后,照说应该是尘归尘土归土,身后不过是回归大地,化作万物的养料而已。但这内蕴流光的白骨,已经不止葬身在大地之中多久,竟还散发出如此神圣的气息,这一幕却是完全打破了贤世的认知,即便贤世见识过平常人倾其一生也难以接触的东西,但看到这一幕也不禁陷入呆滞之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