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六十七章 与我有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六十七章 与我有缘

贤世瞬间出了度世体内,又有度世所发的强烈金光作为掩护,致使一旁众人没有一人看到贤世是如何出现的,而百米外虽无强光,但却正在互殴,一时不察之下,竟直到贤世进入战团才发现贤世到来。

贤世手提太刀,状若饿虎一般,刀光闪过便带起血液飞洒,入了羊群的狼,用来形容贤世现在的状况再合适不过。狼首人身与豺身人面的天人,分别有劳基与一基督教徒缠住,而其余天人面对贤世,全然没有一合之敌。

“崩!”

轻喝自贤世口中吐出,随后便有血气以贤世为中心爆发开来,将扑上来的两名天人崩飞到空中的同时,血气犹如片片利刃,转瞬便将两人撕碎,而血气则卷着鲜血倒飞回贤世体中。

狼首人身的天人见了,顿时怒火中烧,大喝一声:“泼猴,受死!”说着就要扑身朝贤世迎来。但与之对战的劳基岂能放他离开?见他要抽身来寻贤世,便挥舞手中大刀急急斩出两刀,将狼首人身的天人,逼得不得不回身抵抗。

贤世见了这情况,微微一笑转而又杀向一旁的天人去了。刀刀光影,阵阵血光,直杀的天人哭爹喊娘,而贤世则美滋滋的将血液全部吸收了。吸收血液,对贤世来说无异于吞吃补药,越杀越勇之下,不多时便将一众天人屠戮。

贤世看着空荡荡的场地,只有那狼首人身与豺身人首的天人还在顽抗,意犹未尽的舔了舔猩红的嘴唇,手抚刀柄轻道一声:“拔刀。”话落手动,便有一道刀芒飞向那豺身人首的天人,之后便听得一声惨叫,那天人便被斩做两半。

与之对战的基督教徒不禁呆了一呆,却见贤世面带邪异笑容,转而扑向那狼首人身的家伙,不由得打了个冷战,下意识的远离了贤世一些。此时与仅存的天人交战的劳基,亦看到贤世扑来,荡开对手的攻击,趁机对贤世喊道:“贤世老弟莫要帮忙,为兄一人足矣。”

听得劳基这么一嗓子,贤世也自停下脚步,收刀回鞘站在一边看着恶斗的两人,显得兴致盎然。

劳基也没有丝毫托大,与狼首人身的家伙交战不多时,便趁机在这人身上留下一道伤口。狼首受伤,手下又被贤世屠戮,心想无论如何现在也不是对手,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当即这货便起了逃跑的心思。

只见狼首双手猛的用力,竟将手中的武器掷出。劳基看了不由的一笑,举刀将飞来的武器荡开,哪曾想这不过是狼首虚晃一枪,在劳基当武器荡开的同时,他却转身朝一边亡命飞逃而去。

贤世在一旁自然看的清楚,下意思的将手抚上刀柄,下一瞬那狼首便会与狼身彻底分离,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劳基一声大吼传来:“破魔符!”声音使得贤世动作戛然而止,之后便见自劳基手中飞出一枚符纸,那符纸急速飞到狼首身旁,劳基手一紧攥,那符纸便随着劳基的动作轰然爆开。

轰隆一声,便随一声凄厉的惨叫,那狼首人身的天人满是留恋的看了这世界最后一眼,之后便倒在地上,又经得那爆炸一绞,尸体已经是血肉模糊。

“呵呵,好手段!”贤世毫不吝啬赞美之词,言语间却也不嫌那天人尸体多脏,将鲜血全部吸收成了自身的养料。贤世的手段,劳基自然看在眼中,谦虚道:“与贤世兄相比,不过是小手段而已。”

“劳基兄说笑了,之前小弟胆怯离开舰队,却是让老兄你见笑了。”贤世又道。

“这事情莫要再提,今天若不是贤世老弟,说不得我们几个的姓名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劳基说着来到贤世身边,随后又俯身低声道:“那边的那位扫地僧,似乎与贤世老弟长相颇为相似,不知你们……?”

“诶,我弟弟处事不周,这件事情小弟已经教训过他了,还请老兄原谅则个。”

听闻贤世的话,劳基哈哈一笑:“回头还请贤世兄代为引荐,要让这位老弟尝尝哥哥按摩的手段才是。”

“哈哈,正是要这样。”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迈步来到度世所在的地方,基督徒众虽有些死伤,但也在简单处理之后追上了两人。众人齐聚一处,但却都是聪明人,对刚才的事情只字不提。

“呵呵,各位,我们都是为圣器而来,垃圾已经被清场,现在不妨让我们谈谈圣器归属的问题如何?”贤世率先出声打破沉静的气氛。

度世脸露慈悲,双手合十喧了声佛号,又道:“正是要这样,那圣器与我佛门有缘,应当归我佛门所有。”

听到这话,基督徒众顿时跳脚:“前辈依仗修为,缕缕欺压我等,是何道理?”

***一方却也审时度势,知道一但现在与基督徒众交恶,后果不堪设想。毕竟如果佛门现在出手制裁了基督一方,而自己一方到时候也无力与佛门争夺圣器,还不如现在就与基督一方联合,将佛门驱逐之后,两教之间再争抢。

考虑种种,***徒众亦有人站了出来,表态道:“前辈乃是佛门高人,不该追求这些外物才是。”

三方表态,贤世自然听在耳中,随后他又转而对劳基道:“劳基兄的想法是?”

劳基眼珠连转,考虑到贤世与度世的关系,审视了一下在场众人的实力,当即也做起了俊杰:“扫地僧前辈乃是佛门高人,应当不是妄语。我来不过是为了见识一下基督圣物而已,却是没有占为己有的意思。”

听了劳基的话,基督与***众人脸色轻松不少,随后又齐刷刷的看向贤世,贤世手持太刀,浴血如同魔神的姿态深深印在众人心底,此时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更不敢忽视贤世的态度。

见众人都看向自己,贤世沉吟一声又道:“我觉得这圣器与我有缘,应当归我所有才是,各位怎么看?”

此言一出,基督与***众人脸色连变,就连劳基都露出不解之色。在他想来,以贤世与度世的关系,贤世应当极力帮助度世才是,现在怎么又这般表态?

劳基想不通,而***与基督徒众则是想都不用想了,虽说贤世与度世长相相像,但两人毕竟不是一路,再看贤世不过是一人而已,抢先除掉他才是重中之重,之后联合两教之力,就算度世深不可测,也应该有一争之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