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赝品葫芦/一念成佛一念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五十九章 赝品葫芦

“劳……劳基兄弟,我有件事想要问你,希望你能帮我解惑。”贤世听了半天劳基的废话,脸色突然一正出声道。

“没问题,你尽管问就是,既然我们有缘,我肯定对你坦诚以待的。”劳基说着,甩手脱去了身上的外套。

贤世心里一惊暗暗叫苦,等了会儿不见劳基继续脱下去了,这才发现是自己想多,心下批评自己一番,嘴上却道:“劳基兄经常跟天人交战吧?能不能告诉我,他们中有哪些厉害人物?”

“这个嘛……”劳基瞥了眼贤世的佩刀,又道:“平时战斗,天人只会动用科技手段,但是……”

“但是……?”

“但是……”

“是什么,劳基兄你快说啊。”贤世不满道。

“哈哈,跟你开个玩笑。之前有次战斗中,天人中出现了魔鬼。当时我手下兄弟有四千多人,仅仅一个人动手……就剩下我们现在这几百人了。而那次出现没有动手的,还有三人……”

劳基轻飘飘的说着,贤世却是心中一紧。这四千多人,可不想之前天人中那二队三队的垃圾,这些人的手段,贤世刚才也已经是见识过了,比之当初十年苦修的归来的自己,怕是也不差太多。

“那劳基兄,你们为何还要跟天人们战斗呢,已经死了那么多人……”贤世问道。

“我手下的人都是基督教徒,他们只尊耶稣,天人想统治他们是不可能的事情。一方压迫一方自然有反抗,所以就演化成了今天的局面了。”

贤世却是听出了劳基话中的关键,又问道:“他们?劳基兄难道不是?”

“我出生在平原地区已经说过了,之所以来这里,是为了抓鬼。与这些兄弟们相遇之后,志同道合就一起行动了。”劳基解释道。

贤世大惊:“鬼是什么鬼?”

“吸血鬼。人类与天人战争中,我的师傅战死了。但不是死在天人手中,而是与天人勾结的吸血鬼一族。现在吸血鬼一族的几位亲王,就在天人的巢穴之中,我为他们而来。”劳基又道:“贤世兄弟,需不需要老兄我给你按按摩,我很会的哦……”

贤世恶寒,脑袋摇成了拨浪鼓。

“哈哈……对自己身手有信心的话,你就暂时留在我这里吧。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何而来,不过……我的按摩手法,真的很舒服的哦……”

贤世听闻继续摇头不语。

劳基又道:“天人并不想完全消灭基督徒众,近期他们会有动作,我收到消息他们找到了基督圣物的下落,得到那个他们就能支配基督教徒。毕竟基督教徒是绝对不会背叛耶稣的。到时三大教都会出面阻止,基督、佛教、***,场面很大哦。”

“说到佛教,我也是其中一员。近期我就在你旁边住下,有劳劳基兄关照了。”听贤世这般说,劳基大喜,连道小意思。

贤世就此在劳基家中住下了,平日里也没什么事情,餐餐有肉吃倒也快活。其余时间一般都窝在房间之中,钻研着西施给贤世留下的典籍。这本典籍名曰:丹器总纲,其中记载着自太古洪荒之后出现在天地间的神兵利器,又有各种丹药的作用,记载甚是详细。

而这本丹器总纲最后,则书有著名:道人陆压。

起初贤世看到这名字还无甚感觉,但观看典籍中记载越多,贤世越是心惊不已,不由赞叹这陆压道人手段,洪荒自后世,神兵利器都有记载,其中又贤世熟知的干将莫邪等等,不知道的更是数不胜数。

除了观阅丹器总纲之外,贤世更多的则是研究西施留下的那个葫芦。这葫芦在总纲中亦有记载,名叫斩仙飞刀。但贤世拿着葫芦与书中记载的图画对照发现,自己手中的不过是个赝品,有些许不同。

但即便如此,当贤世以意识查探葫芦的时候,看到的画面也是让贤世着迷深陷。画面中不过一仅有片青天,但随着一道刀芒闪过,青天随之裂开,继而又崩碎回归原本。“观摩这一刀,可完善你之‘拔刀’。”

这样的声音自贤世脑海响起,直让贤世摸不着头脑。但意思却是明白,不过是让自己观摩而已。让贤世不明白的是,这声音属于谁,为何又知道自己会一招‘拔刀’。

寻思半天,贤世亦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相信西施不会害自己,之后整个心神便沉浸在那画面中了。起初不过是只能看到一道倒满闪过,但贤世一次次的观看下来,那刀芒放佛越来越慢一般。

直到第十日,那刀芒闪过的过程清晰的印在贤世眼底。

十五日,那刀芒划过的弧迹被贤世捕捉。

二十日,贤世清晰的看到了那刀芒,沿着其妙的轨迹划过,之后虚空分裂开来,继而崩碎、泯灭,回归原始。

当即,贤世兴冲冲的来到户外,闭幕回思印在脑中的那道刀芒,手抚刀柄按照记忆中的弧度猛地划出。

只见贤世刀锋一闪,竟还不如平时用拔刀的威力。贤世瞪大了眼睛,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随后又自盘坐原地,再次思考了起来。哪里出了问题呢……弧度、痕迹、速度、威力……

良久,贤世起身。倒带一般,画面不断在贤世脑海中浮现,一次次的印证,身体也随之而动,一刀刀的划过。有些东西,记住归记住了,会不会用是另外一回事。贤世思考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用最原始最笨的方式,那就是让身体去记忆了……勤能补拙,正是如此。

接下来的几日,贤世从早到晚都重复这一样的动作,拔刀、挥砍、收刀再拔刀……每每都是饭间才会稍作休息,显然整个人都沉浸在那一刀之中了。

这日,时至晚间。劳基喊贤世吃饭,贤世自收刀回房,与劳基相对而坐,吃着美食如同嚼蜡,脑中依旧在回忆、思考着那一刀之事。

劳基见贤世这样,便出声道:“贤世老弟真是勤奋啊,这段时间辛苦了。今天就让老哥我给你按按摩,舒展一下疲惫的身体如何?我很会的哦……”

“哦,嘛,好,好啊……”贤世无意识的出声敷衍道。

劳基听了很是欣喜,终于有机会展示自己手段了。当即双手泛起洁白光芒,粗糙的打手比之小姑娘的手都更显柔软,在贤世身上上上下下的摸了起来。

“啊……!劳基兄,快住手……”

别样的声音响彻夜空,一时间村落中家家户户连忙紧闭房门,不少人都自摇头叹息,又有人遭了劳基毒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