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三十二章 西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十二章 西岚

“我愿意!”贤世断然说道。虽然明知道阿甘左不会无缘无故的帮助自己,但是只要能快速变强,贤世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毕竟这一段时间他见过那么多强者,都是自己绝对无法反抗的存在。

施夷光一个,李修缘一个,克拉赫一个,现在又有阿甘左,还有他口中的那位朋友,天知道这个世界还隐藏有多少位强者,贤世也想成为强者,他要寻找的生存意义,可不是匍匐在强者脚下唯唯诺诺。

“但是前辈,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又是什么意思?”贤世又问道。

“呵呵,西岚会告诉你的,明天带你去找他。”阿甘左说罢便转身回公会中,继续若无其事的喝酒去了。

猎人公会热闹依旧,贤世却是没心思加入进去,独自一人回到悬浮车中,几张座椅拼凑成一张床,贤世躺在上面不断的回想着,在脑海中模拟着阿甘左那一招,但却终究不得要领。

千百次模拟后还是一无所得,贤世不禁叹口气,暂时放弃了尝试。“手中无剑,心中有剑。应该是与佛家所说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相似,是说某种境界吗?所谓心生种种法生,心灭种种法灭?”心心念念不止,好容易贤世才沉沉睡去。

次日清晨,贤世只觉鼻子异常难受,似乎是酒臭味道。连忙起身睁开眼来,却发现阿甘左正躺在自己身边,已经不知道多久了,顿时贤世恶寒不止,暗怪自己睡的太死,竟然没有发现阿甘左什么时候来的。

“呦,你醒了?”感觉到动静,阿甘左出声问道。说话间喷出的酒气,让贤世不禁皱眉,强自笑道:“恩。”

“嘶,疼疼疼……”阿甘左一手捂着额头,一手揉着脑袋坐起身来,显然是宿醉的后遗症所致。缓了一会儿感觉舒服了些,这才说道:“那就走吧?西岚那家伙可不喜欢等人。”

“好!”贤世应了一声,拿出带来的食物与牛奶,分给阿甘左一些。正要问目的地是哪里好指令悬浮车过去,但却发现阿甘左结果食物之后,便径直下车步行离去了。贤世也不多问,当即下车跟上阿甘左的步伐。

阿甘左狼吞虎咽着也不说话,贤世看着样子也不好问话,只能沉默着跟着阿甘左走。阿甘左领着贤世走过猎人公会,随后左转走出百米,在左转走出百米,在左转便到了门前,阿甘左抬手拍了几下大门,便站在一边依靠着墙壁继续消灭起食物来。

“这……不会是……?西岚就住在猎人公会后头?那阿甘左昨天还说带我去见他,似乎很远的样子……”贤世不禁又腹诽了起来,却是不敢说出来,不然谁知道阿甘左会不会又用什么‘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

等了不大会儿,大门便被缓缓打开,不等贤世抬头,便闻到有香风传来。“莫非……”贤世寻思着抬起头来,正见到大门缓缓打开,一女子款步而来,一身淡紫色的袍子似是旗袍,配上高跟鞋更先傲然身材,头发盘起又有几缕飘下略显飘逸,不过脸上有白色轻纱遮面,让人看不清楚真容,这一点让贤世略有不满,但看到那一双动人楚楚的眼睛时,仅有的一点不满也随风而去。

“莫非我人生的春天已经到来?”竟又看到一位比之施夷光也不遑多让的美女,贤世也不禁暗自琢磨起来。毕竟先有施夷光号称与自己有百世情缘,又有克拉赫那个样子似乎对自己也……现在又有眼前这位,即将要成为自己老师的美女,效仿一下古时杨过配龙女岂不快哉?

“阿甘左……”走来的女子似没看到贤世一般,径直看向似是颓废大叔的阿甘左,眼波涟涟闪动,不知在想些什么。

阿甘左看到来人也是一愣,干笑两声道:“诺羽,你,你也在啊,呵呵……那个,告诉西岚,人我送来了。那个,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说罢,也不顾诺羽神色,更是顾不得贤世了,转身便走相当的洒脱。

诺羽看阿甘左逃也似的离开,只是微微一叹倒也没说什么。转而看向贤世问道:“阿甘左说的人就是你吗?”

贤世看诺羽阿甘左之间似乎是有什么故事,正暗自寻思着诺羽与阿甘左之间的关系,猛然听见诺羽似在问自己,连忙收起那些胡思乱想,点头道:“额,是,是的,我叫贤世。”

“呵呵,你不必紧张,我叫诺羽,跟我进来吧。”诺羽招呼一声,便转身走回小院中去了。贤世定了定身,暗怪自己什么时候定力这么差劲了。也是不敢怠慢,连忙跟了进去并且随手带上了大门。

“诺羽,是不是阿甘左那家伙来过了?话说,你把我的酒藏哪里去了?”

贤世进门就听到这样的喊声,声音倒是颇为好爽,贤世暗道这位应该就是西岚了。

“师傅,你的酒昨晚就喝完了。”诺羽淡定道。

“是,是吗?昨晚喝太多了,哈哈哈……”爽朗的大笑声不断,一个男人却是走出了房间。一头凌乱不羁的棕色短发下长着一张让大多数男人都为之嫉妒的脸,却是不知道要比贤世强上多少倍了,身着朴素简约的灰黑色长袍,腰间还缠绕着一条红色的布质腰带,虽与现代衣着不同,但穿在这人身上却更显魅力非凡。

“那个你……”这男人伸手点指贤世道:“给我买瓶酒去!”

贤世一愣,暗道这人倒是一点也不见外,还没说话就将自己当徒弟使唤了。但毕竟是要来拜师学艺的,贤世也是不敢怠慢,当下应了声是,转身就要去买酒。

“我去好了!师傅,你能不能正经一些。”诺羽嗲怪一句,一双杏目瞥了一眼那男人的穿着。灰色长袍却是不好好穿,偏偏要露出一直胳膊才觉得舒服。

“呵呵。”男人摆摆手让诺羽去买酒,又看向贤世说道:“你就是那个……什么来着。阿甘左让我教的就是你了?拔刀、砍我!”

贤世又自苦笑,暗道怎么都是些奇怪的家伙,一见面就让人砍他。但是有了阿甘左的前车之鉴,贤世当下也是不敢怠慢,铮铮两声,两把太刀已经出鞘握在手中。“前辈小心!”贤世提醒一句,随后双刀交叉一划而过,便有一道血红色的十字斩向那男人,然而这只是一个起手,紧跟着贤世右手刀上挑,左手拖刀蓄力。

那男人看着那血红色十字斩来,不紧不慢的抓过一边一根竹竿,猛地一点,正中那十字交叉的地方,血红色十字也自消散,又见贤世右手刀自下而上挑来,当下脚下错步一个滑动便轻松躲开。

这两招不能奈何这男人贤世也是清楚,但万万没想到对方如此轻易的便化解了自己招式。顾不得心惊,此时左手刀亦蓄力完毕,猛地便朝男人斩去,一道乌光也随之喷吐而出,一同斩了过去。

那男人先后看到血色十字,又见乌光当下也是瞳孔一缩,心里已经有了决定。但贤世刀已砍来,又有乌光伴随,也是想试试贤世力道如何,也不做出闪避动作,反而抬起手中竹竿与之硬碰。

竹竿与刀刃碰撞,竟发出金属交鸣之声,就连那乌光斩在竹竿之上也是不能将之斩断,与竹竿一个碰撞便自消失。贤世心惊不已,要知道这乌光可是将哥布林都生生劈开的,哥布林皮肤何其坚硬?但现在竟然斩不断一根竹子?

后跳一步拉开距离,那男人也不追赶。只见贤世双刀各自举过肩头,随后猛地跃起两三米之高,双刀猛地下压,伴随身体之力在重力牵引下砸将下去。但目标并非是那男人,而是男人面前空旷的地面。

那男人看贤世双刀斩来,似携带万钧之力,倒也不慌乱,只是将竹竿点向地面,身体随着跳起,以竹竿作为支点,使身体不至于落下。

砰!的一声,贤世双刀砸在地面之上,鲜血般的光华自双刀处迸发,瞬间扩散竟席卷了周围四五米方圆。血色光华退去,之间得贤世刀砍的地面龟裂开来,其中深深的凹痕交叉,形成X形状,深入地面两三米之多。

“哈哈,不错不错,可以了可以了,我叫西岚,今天起你跟着我修行。拜师礼就不用了,去给我买几瓶好酒就行了。”西岚丢掉明显短了一截的竹竿笑道。那断了的一节,却是被贤世释放的血色光华化作了齑粉,但也是西岚有意为之,不然那乌光都无法将之斩断,只凭血色光华如何能够将之粉碎?

“好,好的!”贤世道。

“刚才那位美女叫做诺兰,等你买酒回来就是你师姐了。赶紧去买酒吧……”西岚摆手道。

什么叫做等我买酒回来,诺兰就是我师姐了?贤世无语,转身离开买酒去了。临出门,又听西岚喊道:“另外买点干粮之类的,酒要多买一些!”

贤世点头应是,出了门正巧遇到扛着一箱子酒走来的诺羽。“你这是……?”诺羽疑惑道。

“买酒去……”贤世道。诺羽当下点头,报以微笑随后走进小院,看到地面的痕迹倒也不觉意外,反倒暗暗点头,心道:“看来师傅不是因为酒才决定要教他的,还是有些实力的。”

这话若是让贤世听到不知作何感想,自己招数尽出了,到人家这里,就成了有些实力了。是要庆幸师门强大?是要嘲笑自己弱小?想来心里肯定是够复杂的就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