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三十一章 不同的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三十一章 不同的路

贤世乘悬浮车一路朝猎人公会疾驰。另一边,天人斩基地之中,‘斩’小队,除了晨曦、晨熙与贤世三人不在,其余众人都在演武厅中接受柳随云的教导。龙却是满面笑意的走了进来,身边还跟着凌超与范建二人,这两人基本已经成了狗皮膏药,整天粘着龙。

众人看到三人走来,又见龙脸上笑意正浓,似乎有什么好事。当下也是纷纷问道:“龙,有什么喜事儿啊?看你乐的。”所有人都是看向了龙,完全就当范建、凌超两人不存在了。两人心里暗怒,脸上却是依旧笑眯眯的,一副好好人的样子。

“的确是带好消息过来了。要不要猜猜看?”龙故作深沉道。然而,众人却是没有一个给面子的,纷纷切了一声,各自该干嘛干嘛去了。龙也是练出来了,见这情况也不觉尴尬,依旧笑眯眯的说道:“跟风振有关,你们没有兴趣就算了。”

一听龙这么说,张帆、凯利都是没什么反应,但是缭花与西楚就不能淡定了,连忙跑到龙近前,觍着脸笑着连连道:“有有有有……龙组您说,您说!”

“哈哈,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龙虽这么说,但心里却是暗爽不已。笑了会儿这才正色道:“有人出面拜托风振,他已经同意了教你们拳法,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去啊这个,我还没给人答复……”

“愿意愿意愿意!”缭花、西楚脑袋点的跟小鸡嘬米似的。风振是谁?传说中的拳法宗师,风拳流的创始人,就连缭花与西楚的师傅,也不过是风拳流的传人而已,能够跟祖师爷学拳术,缭花与西楚焉能不激动?

“不要这么激动,这个给你们,按照上面的地址过去,自然能见到风振了,你们用这个也能够联系基地,毕竟你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晨曦、晨熙应该已经送到了,贤世暂时应该也不会回来了,你们去了一定要好好修行,别等以后见面了与他们差距过大才好……”龙正色道。却也是想给缭花与西楚一些压力,但两人哪里来得及思考这些?能跟着祖师爷修行,那绝无不努力的道理,所以龙这话说了等于没说。

两人连连点头,各自收拾就准备直接过去了。龙的话虽然对缭花两人没什么影响,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啊,凯利与张帆心里却又是另一种想法了,纷纷眼巴巴的看着龙。龙呵呵干笑两声,道了声你们继续,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他当然不是不知道凯利与张帆的心思,但是想要找到比凯利与张帆更加优秀的神枪手、枪械师何其艰难?毕竟他们用的玩意儿都不是一般人类能够制造的。“呵呵,这样我们两个老家伙就轻松多了,专注教你们二人就好了。”柳随云适时开口,毕竟是年老成精的人物呢。

晨阳也是猜到两个年轻人的心思,于是出言安慰道:“想找到比你们更优秀的神枪手着实不容易,你们对这方面的才华没有人能够比拟,只要好好钻研便是。何况还有我们两个老家伙在,枪械、武技与魔法结合,最终会是怎么样呢?”

听了晨阳的话,凯利与张帆一想也是,毕竟哪里还有比自己更优秀的神枪手呢?而且枪械、武技与魔法相结合,最终会有多么强大呢?这亦是一条从未有人走过的道路,两人当下也是收起了失落,对视一眼各自都坚定了起来,决心成为这条道路上的先驱,或者成就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传奇。

缭花、西楚二人收拾行囊,都是暗自决定一定会变得更加强大归来,特别是西楚,曾经有言要跟在贤世身边,见证贤世能否寻找到活着的意义,从而寻找自己生存的意义。又听龙说贤世也将踏上更强的道路,心下也是热切了起来,不希望将来自己与贤世之间的距离拉大。

缭花二人与众人打过招呼后,不顾夜色便出发前往仪器中记录的地点——北极万年冰原。这暂且不提,话说贤世乘悬浮车一路疾驰,总算来到了猎人公会。虽然时间已经是晚上过了十点,但工会中却是灯火通明,而且用的是黄色灯光,倒是显得温馨许多。

指令悬浮车停下,随后贤世下车推门进入猎人公会。一瞬间,各种吵杂的声音传来,什么五魁首六六六,两只老虎两只老虎的……显然是工会中众人三五成群的正在拼酒。贤世看到这情况,也不禁露出笑容,在现在这个世界,还能围坐在一起扯淡喝酒,还能有这样热闹非凡的场景实属难得了。恐怕也只有猎人公会,这群有能力而且不怕死的家伙,才能做到这般了。

拼酒已经不知过了多久了,这群家伙也都是醉醺醺的。贤世推门而入,其中不少人看到贤世进来,都是咬着大舌头招呼道:“喂那边那位小哥,来来来……”

贤世连连苦笑将之婉拒了,毕竟跟已经喝醉的人喝酒,实在是有些冒傻气。不过经过这些人一招呼,坐在深处某桌的阿甘左也是注意到了贤世过来,两人曾经见过也算认识。阿甘左招呼同桌的继续,自己却是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走到贤世身边,咬着大舌头说道:“跟,跟我来……”

说罢,阿甘左径直走出公会,贤世摇摇头也跟了上去,毕竟是龙让他过来找阿甘左的,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出了公会,无常的天气正值仿若寒冬,阿甘左抓起旁边一盆子不知是否干净的水就浇在了自己头上,经由凉意一冲,也是清醒了不少。

“龙跟你说了?”阿甘左问道。贤世不解道:“说什么?”

阿甘左打了个酒嗝,使劲晃了晃脑袋这才说道:“我要把你送给你一个老朋友,让他教你怎么使用太刀。你是使用太刀的吧?”

贤世更加不解了起来。也怪阿甘左,脑袋都清楚,怎么能把话说清楚?半天不见贤世讲话,阿甘左也是奇怪的看了贤世一眼,这才发现贤世满脸怪异,毕竟一个醉汉说的话,没有几个人会当真不是?

“我想想啊,我想想……”阿甘左含糊不清的说着,一边揉着乱糟糟的头发。“

“这样吧,你用你的刀砍我……”阿甘左说着身体还晃了晃,一副随时会倒地不起的样子。这样子,贤世能砍下去?当下也是犹豫了起来,面色更加怪异的看着阿甘左。阿甘左却是不乐意起来,声音猛然提到几分道:“愣什么呢,快点砍我!”

“那,那好吧……”贤世不情不愿的抽出一把太刀,寻思着随便挥一挥,敷衍过去就是了。毕竟跟醉汉讲话,最好的方式就是顺着他的话去做不是。“你小心了!”贤世妆模作样的提醒一句,猛地一刀朝阿甘左砍去,并且做好了随时收力的打算,避免真个将阿甘左伤到。

阿甘左看着贤世一刀劈来,虎躯一震身体也不再摇晃,直勾勾的盯着越来越近的刀锋,但却没有丝毫要闪躲或者防守的意思。贤世看着刀锋马上要落在阿甘左头上,当即硬生生止住没有砍下去。

“没有杀气,认真一点行不行?”阿甘左看着就在眼前,离头顶不过几毫米的刀锋不耐烦的说道。

“杀气是个什么东西?”贤世心下疑惑,但也感觉这阿甘左似乎是个高手,不然何以看着自己的刀劈来而不闪不躲?但毕竟是一个醉汉,谁知道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趁着酒劲撒泼呢。贤世一时间也是拿不定主意,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算了,你来接我的剑好了。”阿甘左又道。“嘎?”贤世一愣看了看阿甘左手中的酒瓶。阿甘左却道:“小心了!”

猛然间,阿甘左醉意全消,本来朦胧的眼神瞬间便的锐利起来。贤世只觉得一股莫大的危机感自心头涌现,背后一瞬间被冷汗打湿了一片。当下不敢大意,连忙抽出另一把太刀,交叉着护在身前。与此同时,阿甘左一声轻喝,一道似巨剑的剑痕从阿甘左身上发出。

那剑痕猛劈在贤世的太刀之上,贤世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双手一瞬间麻木,脚下更是站不稳倒飞了出去。砰的一声闷响,贤世如同肉饼一般贴在背后的墙上,直把墙面都砸的凹陷了下去。

噗的一口鲜血自贤世口中喷出,内腹中气血翻腾的感觉这才好上了一些。但整个后背都麻木着,一时间也无法自由控制身体,只能像是烂泥一般滑落在地上,剧烈的喘息着以压制想要**的冲动。而内心更是只有一个想法:“龙那孙子害我!这大叔这么牛逼丫不早告诉我。”与此同时心中也是泛起惊骇,就算是他师傅,也绝无可能一击打的自己吐血,就算是没有防备也不行。

“不好意思啊,下手重了一些,呵呵呵……”阿甘左好一阵干笑。等了会儿见贤世咬着牙爬起来了,阿甘左这才正色道:“手中无剑,心中有剑。我的那我老朋友,实力只在我之上。他比我更适合教你,毕竟我是用巨剑的,而他擅长的是太刀。你可愿意跟他学习?”

“如果可以的话。”贤世说着吐出满嘴的血沫子又道:“但是,前辈为什么帮我?您没有义务帮助我变强吧?”虽说挨了顿揍,但话语间贤世却是对阿甘左恭敬了很多,毕竟人家真的很强,而且现在看来还是要帮助自己。

“我有我的理由,日后你自然会知道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明天我带你去见我那位朋友。”阿甘左说着又是灌了一口酒,又恢复了那看上去醉醺醺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