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二十章 柳随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十章 柳随云

失联事件得以解决,虽说不是贤世带领‘斩’小队完结的事件,但事件解决总归能够得到暂时的休息时间。自事件结束半个月来,贤世每日每夜的窝在房间之中修炼佛典,因为不论是佛典的原主人李修缘道济,亦或者是倾城美女施夷光,手段都是让贤世只能仰望。

“若是我能有那等手段,驱逐天人灭绝怪兽将不是一句空话。”贤世抱着这样的想法开始每日每夜的修炼起来。半个月时间下来,倒也没发生什么事情,所以也无人前来打扰。这半个月不知为何,贤世总觉得修炼起来特别顺畅,再也没有了以前那种阻塞的感觉,每日修炼完毕身上都会多出一些肮脏粘稠的物体。

这一切都乃是拜李修缘所赐,贤世却是不知。那日李修缘双手分别按在贤世小腹与额头,却是以自身佛力帮贤世疏导了体内经脉,虽当时看似无甚功效,但却让贤世修炼速度更快几分。这日,时至黄昏,贤世修炼告一段落,身上又是多出一些粘稠脏污,对此习以为常的贤世无奈只好进浴室沐浴,正值舒爽之时,房门却是被敲响。

“龙组,有什么事吗?”

龙看着包裹着浴巾面色不善的贤世,也是知道自己来的不是时候,但当下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面露苦涩道:“出事儿了,你赶紧换衣服跟我来。”听出龙语气迫切,似有大事发生,贤世也顾不得沐浴的舒爽,连忙换了衣服跟着龙离开。

途中贤世也是问了究竟何事,龙简单讲事情讲述一遍,贤世面色大变,脚下更快几分朝演武厅跑去。原来,国家秘密研究的终极武器已经快要成功,上头觉得‘天人斩’组建了有一段时间,而且成员也已经招募到不少,所以派人前来检验‘天人斩’的战斗力,以便于指派特殊任务,以及判断何时才能与天人正面抗衡。

上头指派过来的检察官,见过贤世的几位组员满是不屑,甚至指责了龙办事不利,说是收留几只阿猫阿狗能有甚卵用,几位组员一听这话当场就炸了,与检察官动起手来,张帆最是刺头,拔枪二话不说就是两枪,但那检察官却也不是草包,电光火石之间竟在极近距离下躲开射来的子弹,并且反手之间将持枪的张帆制服。

龙虽说也有点手脚功底,但张帆都在翻手之间被制服,龙自问也不是对手,而且他的身份也不合适与检察官动手,只好趁西楚几人与检察官大打出手之际,连忙跑来找贤世。本来贤世打过招呼没有特殊事情不要打扰他,但现在绝不是讲究这些的时候,是以有了刚才那一幕。

贤世也是奋力狂奔,不大会儿便来到演武厅,接收指令后,演武厅大门自动分来,贤世连忙闪身进去,一看之下却是傻了眼。只见张帆、凯利,双双倒在一起,四把手枪粉碎了一地,两人也是一动不动生死不知。西楚与缭花却是要好上一些,不过也是脚下虚浮,两人依靠在一起才能勉强站立,身上也是多处露出血迹,虽不致命但绝对也是不好受的。

“你干的?”贤世走到演武厅一边角落,取下自己的武器抗在肩头,冷然看着场中站立的男人寒声问道。这男人身高八尺挺的笔直,一身宽大袍子似是唐装,须发斑驳看上去得有五六十岁,但精神奕奕面色红润仿若婴儿。

“是老夫所为。”那男人开口,声音沧桑。

贤世听闻,铮的一声抽出阔剑中的太刀,一声招呼也不打,身影暴起猛地就冲了过去。右手太刀直取那人面门,左手阔剑却呈撩阴之势,端的是歹毒非常。那看似中年的男人,见贤世双刀取来,也不惊慌反而大喝一声:“好!”与此同时,脚下滑动差之毫厘的躲过贤世阔剑,一个矮身又让贤世的太刀擦着发丝而过。

贤世一看这人轻描淡写的就躲过自己的招式,当下也是心惊不已,暗道这人乃是高手,手下却是毫不留情反倒更快几分,双手武器招招不离这看似中年的男人要害,不是喉颈就是心脏,要不是呈撩阴之势,可谓阳术阴招尽出,尽展胸中所学。奈何那看似中年的男人,只躲不攻,身形仿若水中游鱼云中腾龙,将贤世的攻击尽数躲过,直似信步闲庭。

“只是闪躲算什么本事。”贤世看这人身法了得,不得已出言激将,希望这人与自己做正面对碰。

“小子该打,你师傅再世时也不敢跟老夫这般说话。”那看似中年的男人说着躲过贤世划来的一刀。与此同时却是动了,左手伸出呈爪状,犹如老虎钳子一般死死捏住贤世劈来的巨剑,以贤世力道外加阔剑的重量怕是不下三四百斤,但这看似中年的男人却是以手指之力生生捏住,即便是贤世阔剑本是钝剑,这男人也不曾让剑触及手掌,可见这人实力。

贤世阔剑被制,尝试下怎么也不能撼动,右手太刀又是刚刚被这人躲过,正是旧力未尽新力未生之际,只得放弃阔剑,猛地一个后空翻好掩住大开的身前空门,但那看似中年的男人岂会放过这个机会?在贤世后空翻到半空,正是头下脚上之际,闪电般迈出一步拉近距离,同时抬起一脚正踢在贤世后背之上。

身在空中无处着力,又被这人踢上一脚,贤世再也无法保持身体的平衡,更是被这人一脚踢出三四米远,才砰的一声肉板一样摔在地上。被摔一下还只是小事,贤世的身体完全能够承受,但被那人一脚踢中的地方,却是疼贤世面容扭曲,冷汗遍布脸上,放佛浑身都散架一般使不上力气,半天爬不起来。

“呵呵,你们这些小家伙儿,倒是有些本事,不似那些个不学无术但仰仗前人作威作福在大树下乘凉的后辈。休息好了去会议室找我。”说罢不再管闲事等人,领着带来的两个年轻人径直朝外走去了,又对正站在门口满是苦笑的龙说道:“小龙,你跟我来。”

龙连忙应是,神色恭敬。随着那看似中年的男人离去了,心下却是想着:“贤世啊,你可别怪我出卖你啊,毕竟是为你好,不过看你吃瘪的样子,说实话我心里蛮爽的,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取笑我,哈哈哈……”

龙内心阴暗的猥琐暂且不提,且说龙与那看似中年的男人离开后。张帆与凯利麻溜起身,收拾收拾自己手枪的碎屑,脸上满是心疼之色。那西楚也缭花也是不再依靠在一起,各自站好。“小霸王也有吃瘪的时候呢,感觉怎么样?”缭花收拾着有些凌乱的衣服,一边问西楚道。

西楚抹了把嘴角的血迹,又揉了揉胸口道:“挨了一脚而已,问题不大。不过话说回来这一脚踢的真狠,能一脚踢的我吐血的家伙,我还是第一次见呢。”

很快几人便盘坐在爬不起来的贤世身边调笑起来,气氛颇为和谐,哪里还有两人倒地生死不知,两人相互依靠随时都能摔倒的样子?此时贤世若是再明白不过来,那也端的是忒傻了一点,但奈何背后麻木,整个身体放佛都不是自己无法操控,只能趴在自上狠声吼道:“你们这些家伙!”

“哎呦,我好怕怕。”张帆说着还在贤世脑瓜子上轻拍着。“我也有点。”缭花更是起哄,干脆就一屁股坐在贤世身上休息了。西楚看了看终究是忍住了,凯利笑而不语也无甚动作。

贤世咬牙切齿但又无可奈何,只能狠声问道:“那个家伙是什么人?”

“不知道,不过好像跟组长熟识。”西楚答道。“熟识?我靠……”贤世惊叫一声,当下将龙喊自己来时说的话给几人讲了一遍。“恩,我们也是被龙组忽悠过来的,被揍了一顿之后被勒令配合演戏。”几人纷纷说道。

“龙,坑我!”贤世怒火中烧。本来泡个澡多么舒服的事,却被龙坑来挨揍,也怪不得他愤怒了。

当下在心里将龙未来妻子上上下下反反复复各种花样的慰问了一遍,休息了差不多,背后麻木感也不再那么强烈了,身体又能够操控后,贤世带上几位队员,怒冲冲的朝会议室走去,准备将龙拿了,将自己等人受的苦十倍还之。

“龙!”进了会议室,贤世看到龙那张满是堆笑的脸,忍不住的就是一声怒吼。

“你们几个各自坐好,别自讨苦吃!”龙还未答话,一边夜莺却是已经双刀出鞘,准备将贤世等人强行镇压了。

一看这架势,贤世几人哪里还敢闹腾?先不说自己无论如何也不会对夜莺出手,单单是一边坐着刚刚把自己等人收拾一顿的男人,贤世几人就觉得背脊发凉了,特别是贤世现在背脊还火辣辣的疼着呢。

当下几人也是做起了俊杰,各自坐好。贤世一如既往的末位落座。

“咳,诸位。隆重介绍一下,这位是武道宗师,柳随云大师。”龙干咳一声,脸上挂着掩饰不住的骚包笑容,隆重的介绍了一下那看似中年的男人。柳随云依次点头,算是给贤世等人打过招呼。

张帆与凯利不知柳随云大名,倒是没甚反应,礼貌性的与柳随云打过招呼。但贤世、西楚与缭花,这几位武道后辈,却等于是听着这位武道宗师柳随云的故事长大的,当下三人肃然起敬,将自己刚刚被修理的事情不知已经抛到了哪里,纷纷目光闪烁崇拜的神采,对柳随云行了标准的武道后辈礼。

柳随云满脸挂笑的点头,又是将贤世三人赞扬了一番,后生可畏等等不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