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幽阁

第十一章 失联事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十一章 失联事件

转眼半个月时间过去了。贤世四人在哥布林霸占区域待了半个月的时间,却是最多进行到烈焰哥布林与寒霜哥布林的所在在范围。这个范围差不多就是凯利与张帆的极限了,战斗之后总有一个人处于虚弱状态。

虽说半个月来贤世等人吸收怪物生命能量,自身也有了长足的长进。寻思正要更深入一些时,却是发现补给不足了。带来的食物已经所剩无几,而且凯利与张帆的战需亦是所剩不多。盘算下来,显然是不够再探入一次,贤世无奈只好宣布道:“看来,是要先回去一趟了。”

半个月苦战,贤世依旧精神奕奕,不得不归功于在吸收怪兽生命能量的时候,竟发现意外得到的那部佛经起到了作用,竟能将这些能量最大化吸收,全部用来成就了贤世,这也是他恋恋不舍得离开的原因。缭花三人却是比不得贤世,半个月下来已是疲惫不堪,听贤世这么说当下也没有丝毫异议,欣然点头。

四人收拾战利品,一堆堆的哥布林手骨被扔到悬浮车上,完事儿后贤世等人也随之上车。然而悬浮车刚刚飞起,贤世等人佩戴的手表却是同时响了起来,滴滴两声后就听得龙急促的声音:“‘斩’小队,紧急情况,速回速回!”

贤世大惊当即问道:“龙组,发生了什么事情?”龙却是仅留下句情况复杂回来再谈,并且再次强调让贤世等人立即回归之后挂断了通信。贤世与缭花等人对视一眼,当下也是不敢耽搁连忙指令悬浮车急速朝基地飞去不提。

却说天人斩基地之中,龙再次挂掉上头的通信后,找到了夜莺直奔主题道:“事情你也知道了吧?”夜莺点头,龙接着问道:“对于人类遇害的事情,你怎么看?”

夜莺沉思下说道:“目前情况还不清晰,需要进一步调查。不过很可能是天人所为,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怪物或者是人类嫌疑。”

龙当即苦笑:“你这话等于没说。”“你也不要太过着急了,这些年人类遇害数量已经太多了,你怎么还是不能坦然面对呢。”夜莺安慰道。当下龙又是苦笑不言,与夜莺一起开始了收集资料的工作,希望能找出些蛛丝马迹,尽早制止事件继续恶劣下去。另一边也是等待着贤世等人的回归。

贤世等人乘悬浮车一路飞驰,一刻也不耽误的飞回基地中,时间却也是来到了当日中午。一下悬浮车就看到前来迎接的龙也夜莺二人,龙将贤世几人迎入餐厅,点餐后歉意道:“各位,事发突然,看来是不能给你们休息的时间了。”

贤世等人表示没有关系,随后贤世又安排缭花三人带着那批哥布林手骨出售,并且将自己的武器也让三人带去维护,半个月下来都有些卷刃了。安排杂事后,贤世看向龙与夜莺问道:“龙组,夜莺姐,发生了什么事情?”

龙当即将事情如此这般的讲述了一番,随后将一张卡片递到贤世面前。原来,在北方某城市之中,突然间有大量的人类失联,事发一周后事情越闹越大,引起了大范围的恐慌,当地警方军方对此束手无策,最后竟是惊动了中央的那群大爷们,大爷们却是将这项任务交给了龙来解决。

贤世捏着龙递来的卡片一边翻看着一边道:“这也算是上头对我们的考核了吧?天人哪边有什么消息?”

龙苦笑:“天人发表声明,人类的事情人类自己解决。似乎是对近些年人类对于天人的态度问题十分不满。这卡片是每一个失联现场都会出现的东西,应该是有组织的行动,你能看出些什么?”

贤世摊手当卡片放回桌面上,那卡片整个呈黑色,正面印有一副拳头,背面则是大量怪物的身影,整张也没有什么文字存在,贤世也是看不出什么,摇头道:“看不出。”

“缭花也许知道什么。”夜莺指了指卡片上的拳头突然说道。贤世看了看猛然发现,拳头上所带的手套,竟与缭花原先佩戴的款式颇为相似。当下与龙、夜莺二人对视一眼,突然笑道:“你们想什么呢。”

说曹操曹操到,缭花缓缓走来在贤世身边坐下,瞥了一眼卡片道:“你们怀疑我?”

“不不不,你不要多想,我们没有怀疑你的意思。倒是你对这张卡片有什么看法?”龙连忙摇手说道。这时凯利与张帆也是走了进来,坐下后与龙等人一起将目光 看向缭花。贤世当即就怒了,猛地拍桌拉着缭花站起说道:“这件事情交给我们‘斩’小队了,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的。”说罢看了眼凯利与张帆,拉着缭花转身离去。

张帆与凯利对视一眼,点点头跟着起身走了出去。剩下龙与夜莺对视一眼,相对无言。夜莺将目光看向门口,第一次觉得贤世竟如此陌生,眼露迷离之色不知在想些什么。

“缭花,你别多想。知道什么给我说说。”贤世拉着缭花乘上悬浮车说道。缭花点点头,抬起头看着贤世,眼睛已微微有些泛红。“好了好了,这可不像你。用事实打他们脸就是了,我相信你。”贤世笑道。“呵呵,虽然我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我肯定也是相信缭花姐的。”张帆与凯利上车后也是笑道。

缭花噗嗤一笑:“从你口中听到缭花姐三个字,怎么让姐觉得那么别扭呢?”张帆顿时大怒:“狗咬吕洞宾。”

半个月来,几人之间却是熟悉了很多,张帆除了把心思放在讨好凯利上,也经常以与缭花斗嘴为乐,缭花对张帆本就怨念颇深,自然是看他不顺,斗嘴上也是毫不相让,时常占据上风。

贤世看缭花恢复过来,当下也是问了缭花的看法。缭花突然神色一暗道:“应该是他们,没想到竟然丢掉了身为格斗家的尊严,做这种事情。卡片上的那副拳套,是雷拳流的标志,雷拳流与我所学的风拳流一直不合,但也是很厉害的拳术。三年前人类与天人的战争,雷拳流当时的掌门与我师父放下相互的成见,联手在战场上成为让天人恐惧不想面对的存在,但最终抵不过天人的高度文明,双双身亡。之后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战后一直在猎杀怪兽,再也没有回去过,没想到雷拳流的残余竟然干起了这种勾当。”

“三年前那场战争吗,说来我也参加了。侥幸活了下来,呵呵。”贤世说着拍了拍缭花的肩膀。旧事重提难免神伤,听贤世这么一说,缭花的伤感也是被冲淡很多,当即笑道:“我们去吧,让风拳流再次教育一下雷拳流的渣渣们。”

当下指令悬浮车出发,目标大豫省省城ZZ市,悬浮车疾驰,窗外大多荒凉焦黑不提。

日头靠近西山,悬浮车接受指令后停了下来。贤世四人相继下车,街道冷清少有行人,街边店铺大多也是门庭紧闭,停了生意。放眼望去竟是没有看到一丝绿色,街道上更是时不时被风卷起黄色烟尘,在这暮日之下倒也显得应景。书本网络中仍旧能够查到了繁华都市,当初河南省的省会城市郑州,竟是落得如此悲凉下场。却也是与怪兽肆虐,天人专横不无关系。

贤世四人找了家仍在营业的宾馆住下,随即几人围坐在贤世的房间。“缭花,雷拳流的那群人就在这里?”缭花点头,贤世想了想当下说道:“好好休息一晚,从怪物区回来就没有休息时间,实在受不了。明日再着手调查。”

三人欣然点头,随后吃了餐宾馆配送的伙食。宾馆所处位置很好,档次也还过得去,但与病毒肆虐前却是不能相比。总归来说贤世几人对此也没有什么要求,几人房间就在宾馆的顶层第三层,倒也不怕楼上吵闹了。话说回来,宾馆除了贤世几位似乎也没有其他客人。如今人口不足病毒爆发前五分之一,虽说南方大面积土地被怪兽们占据,但剩下的土地也是足够养活人类了,何况明天能否活下去都不得而知,又有几人外出做生意?就算做生意也大多与天人往来,穿着光鲜却也是被天人践踏尊严。但但凡能抛弃尊严的人类,匍匐在天人脚下也比大多数人类生活的好也是事实,不得不说是种讽刺。

题外话不多说,且说夜幕降临贤世几人各自回房休息。半个月劳累下来,缭花、凯利与张帆三人身心疲惫,沾得枕头便沉沉睡去,又无人打扰倒也舒适安稳。贤世由于猎杀怪兽后吸收得生命能量被那佛经将效益最大化,整日不知疲惫不说,力量速度等也是一日不说千里但也有十余里。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也是没什么睡意,想着这次事件也是摸不着头脑,越想越心烦,只得起身翻阅起随身携带的佛经来,这佛经并非在地底所得,而是去少林废墟中寻觅得来。至于地底所得那卷,早已倒背如流被贤世封藏起来。

正值深夜,贤世阅读佛经稍感倦意,寻思小睡一会儿,天亮好有精神去寻找线索,猛地却是听不远处传来一声惊恐的喊叫。听声音似一女子,贤世也来不及多做他想,抓起外套从窗口飞身跳了出去,七八米高却稳稳落下,甚至没发出多大声响。

落地后,一边穿上外套,一边飞快朝声源跑去。跑出三十百米,隐约间见听得一边一条胡同中传来呜呜的声音,贤世想也没想便一头钻进黑暗里,这胡同伸手不见五指,走出几步呜呜声越发清晰,还听得有人压低声音威胁到:“臭娘们儿,再发出声音小心老子把你……嘿嘿嘿。”

听得一阵银笑与女子更加急促的呜呜声,贤世心感不妙,脚下更快几步在一破旧铁门前站定,附耳倾听发现声音正是从门后传来,抬起一脚将锈迹斑斑的铁门踢开,闪身窜了进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