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再回少林/一念成佛一念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于缭花的出卖,龙与夜莺也是知道了准确消息。‘希望’终于成功了,两人喜色溢于言表。当即贤世为为两人介绍了一番缭花,但龙与夜莺对视一眼,夜莺开口道:“缭花妹妹是格斗家?姐姐还没跟格斗家交过手呢,有没有兴趣跟姐姐来一场?”

说的好听,其实不过是考核而已,贤世是夜莺的师弟,贤世的能力她再了解不过,自然放心。但是缭花则不然,可以说除了名字对缭花一无所知,身手能力也无从评判,所以才有了夜莺如此一说。缭花也不是傻子,夜莺的意思她怎么会不明白?而且她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当即点头道:“姐姐手下留情。”

当即四人来到练武场,由于组织的特殊性,这种地方还是不可缺少的。夜莺与缭花二人相对拉开架势,见夜莺竟也是手持双刀,只是一手正握一手反握,显然也是二刀流一脉,缭花当即不敢大意,二刀流对于武术界来说可谓如雷贯耳,缭花岂会不知?

“妹妹小心了!”夜莺提醒一声,率先发动了攻击。只见她犹如化作清风一般,急速冲到缭花近前,一正刀一反手刀,双刀飞舞几乎化作残影一般,缭花一时之间只有招架躲闪之功,丝毫没有反手之力。这就是夜莺的特点,一旦动手则就是连绵不绝的攻击,看似没有多大攻击力的刀法,实则危险万分。与贤世大开大合的刀法区别甚远,若伦危险程度,夜莺的刀法实则更甚一筹。

缭花也是暗自心惊,一副手套不知是什么材质,竟能与夜莺太刀碰撞而保护手掌无损。但在夜莺连绵不绝的攻击之下,缭花能做到也只有闪躲招架而已。

“妹妹怎么不反击呢?”夜莺调笑道。

这不调笑还好,一分心右手却是慢了一拍,缭花抓住那一瞬间的机会,右手犹如出海蛟龙一般,以闪电不及掩耳的速度点指在夜莺右臂关节处。夜莺直觉右臂一阵酥麻无力,只得左手连连挥动两下,逼开缭花的同时自身亦跳出圈外。“姐姐似乎太不小心了呢?”缭花也是当然不让以言语反击了回去。

夜莺干笑两声活动活动右臂,感觉酥麻感逐渐消失后,突然正色提醒道:“妹妹小心了!”说着,右手刀亦呈反握状,与左手合在一处,两把太刀犹如两扇风扇叶一般,被夜莺平举在身前。

看到这姿势,贤世大惊失色出声喊道:“夜莺姐!”

夜莺却是不理,缭花脸色一正提起一万个小心来。贤世都惊讶出声的招数,缭花自是不敢大意,双手握拳提与肋间,身体周围整个爆发出一团黄色光芒,形成一个气罩将缭花整个人包裹在其中。气罩形成的瞬间,夜莺目光一闪同时动了,看不清如何动作,身体以化作黑影闪出,黑影闪过,只听啵的一声,缭花的气罩应声而破。

然而夜莺攻击并不算完,此时已在缭花身后的她猛地身体一个翻转,眼看就要再次发动刚才那样的攻击,而此时的缭花是绝对没有时间再次凝聚一个气罩保护自己不受伤害的,顿时骇的脸色煞白。下一刻,夜莺身体已经窜出,这一招是她目前最厉害的一招,而且掌握还不够纯熟,一旦发动则完全不能自已。

此时的夜莺心中也是后悔不已,暗怪自己怎地就如此意气用事,不就对方比自己胸脯大了一些,这要是伤到她该如何是好?眼看双刀就要斩在缭花身上,夜莺不忍的闭上了双眼,只能尽力改变角度,不去斩缭花的要害部位了。

只听得叮的一声脆响,夜莺睁开眼,只见贤世神色不善的看着自己。自己的攻击竟被贤世挡下,而且他竟然只用了一把阔剑就挡下了自己的攻击。但是现在的夜莺已经顾不得骇然贤世的实力,只是看了一眼他的眼神,夜莺就觉得心乱如麻。这还是第一次在贤世眼中看到这样的神色,在这之前夜莺怎么也想不到贤世竟然会用这样满是愤怒与失望的眼神看向自己,直到此时,夜莺猛然醒悟,贤世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喜欢粘着自己喊着夜莺姐的小孩子了。

“你没事吧?”贤世收起阔剑看向缭花关切道。缭花笑了笑表示没事,只是惨白的脸色怎么也不像没事的样子。

贤世将目光看向夜莺,夜莺收了刀转过身不去看贤世的眼神,借口累了后便回房休息去了。龙在这时站了出来打圆场道:“刀剑无眼,况且没有人受伤,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缭花小姐,我来给你安排房间,其他事情我们明天再谈好了。”

缭花点点头,龙与贤世大声招呼后带着缭花去安排房间了。只是走出两步龙突然转过头说道:“贤世,你去拿来你之前用的武器吧,我叫人给你重新制作一套好了,重量样式什么的都按照你以前用的来。”说罢,不等贤世说话便带着缭花离开了。

贤世看着龙的背影苦笑了下,自己的武器还在少林寺呢,只是现在的少林寺怕是被夷为平地了吧,自己上哪去找武器?不管找不找得到,还是去看看吧,或者去看看那群僧人也好,贤世心道。想到就做,当即找到机器人要求一辆悬浮车后,径直开往少林寺所在了。悬浮车飞行中,贤世一路无聊打着悬浮着车载游戏不提。

话说夜莺借口累了回到房间,却是满脑子都是贤世那个眼神,以及缭花的身影。脸色时明时暗,时喜时忧,怕是回忆起几年前在老爷子的庇佑教导下,与贤世还有师弟师妹们快乐的生活,然后情不自禁拿来与现在的贤世对比吧。那时的小十四对她最为依恋了,现在却长大了,而且都有了女朋友了。“缭花的确很漂亮,小十四长大了,看来是不需要我这个大姐姐了。”夜莺独自黯然神伤。

却说龙安排了缭花的住宿后,敲响了夜莺的房门。人精的他怎么会看不出夜莺的不寻常?夜莺开门却是见龙正站在门外,当即问龙来意。龙看了看夜莺,虽装作平静但脸上却是有流过泪的痕迹。“暂且不说贤世与缭花的关系,毕竟缭花是贤世带来了,你若是出手伤了她让贤世脸皮往哪放?男人啊,最在乎的就是这个。”龙没头没脑的留下一句,转身摆摆手回去干自己的事情了。

夜莺听龙这么一说,心里的确明快了许多,想清楚后暗自嘲笑,自己倒是当局者迷了。说不定缭花跟小十四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呢。夜莺还是决定观察观察再说,当即追上龙,问了缭花的房间后,亲自去与缭花道歉,并且打算着套出她与贤世的关系不提。

且说贤世乘坐悬浮车,时至正午时来到嵩山脚下,也不停下一路上了少室山,下车后看到的满是焦灼的痕迹,残亘断壁零碎的砖石溅的满地都是,时而能看到一人大小的脚印踩过的痕迹或是被热能枪炮烧灼出的坑痕。不久前虽冷清但却干净整洁的庙宇,竟成了这幅模样。

这样的惨状,贤世已见识过无数次,比之更惨的也并非没有,整个废墟转悠下来,除了干涩的血迹却是没有看到尸体,想来那群天人们似乎也不愿意放过猎来的美食啊。贤世认真念叨几句‘阿弥陀佛’便顾自寻找自己的武器了,若是要为这种事情伤感,那贤世所有的时间都奉献出来也是不够,倒不如强化自己,制止发生更多这样的悲剧来的是在一些。

按照记忆中的路线,贤世总算是找到了自己之前住过的地方,但这里却是已经化作了废墟,断裂的墙壁,粉碎的砖石将一切都掩埋。翻翻看吧,总不能来了看看就回去,贤世想到。死马当作活马医了,徒手在瓦砾中翻找了起来,还好这是仿古的建筑,没有太过沉重的石板之类,翻找起来倒也容易一些,也不是太累。

贤世在这边翻找着,基地中夜莺却是找到了缭花,诚意道歉之后,缭花却是显得不好意思起来,毕竟技不如人输的没话说,就算是受伤也怪不得别人,何况自己现在好好也没受伤不是?在种种微妙的气氛之下,两人简直一见如故,就差烧黄纸结为异性姐妹了。聊了一会儿夜莺有心算无心,将话题引到自己的来意之上,只听得夜莺笑道:“缭花妹妹,你跟小十四是怎么认识的啊?”

被夜莺特别咬重音的小十四三个字却是把缭花给整迷糊了,见缭花露出不解之色,夜莺暗喜看来这丫头似乎不知道小十四之前的事情嘛。随即夜莺露出恍然之色道:“哦,小十四就是贤世了,我们师兄妹十四个,从小青梅竹马两小无猜,贤世最小,所以我们都叫他小十四了。”夜莺说这话时,言语间满是缅怀之色,还有丝丝甜蜜的感觉。即便是对贤世一无所知的缭花都能感觉到夜莺与贤世他们之间的那种情意。

但是一点异样的感觉却是不断在缭花心里滋生,怎么觉得夜莺像是吃了醋的小姑娘?缭花满是不解,但是既然夜莺这么问起,缭花还将与贤世相遇相识到相知的事情添油加醋的说了一番,夜莺越听心里越不是滋味,哪知缭花最后却是着重解释一句:“刚才那些都是我瞎说的来着,其实我跟贤世仅仅初次见面而已。”

夜莺哪里会相信?暗自决定以后一定要再好好观察一番,先把两人之间的关系弄清楚再想办法不迟,当即又与缭花聊了些深闺之事,时间渐晚这才连连不舍的起身会自己房间。也正是夜莺这样的想法,日后还与缭花之间还闹出许多乌龙,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