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人斩/一念成佛一念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林城。

时代变迁,2115年的现在,地球仅存的城市已经不多,少林城便是其中之一。但这座城市也犹如受伤的巨兽,独自在昏黄的天空下舔着伤口。这座到处都充满着焦臭味道的城市,之所以能够残存到现在,还是依仗旁边嵩山上那群僧人的缘故。

贤世一个人走在满是疮痍的街道上,身旁行人面色悲苦,行色匆匆。即便贤世穿着不伦不类也没有人多看他一眼,甚至有些避之唯恐不及。

一头黑色短发,穿着淡黄色僧袍。虽然留有头发,但是僧袍这种东西,在现在人看来,绝对是瘟疫一样的存在,因为僧人们与这个世界的统治者在作对。正是因为僧人们奋战至今,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才得以安逸,不用像大多数人那样成为天人的奴隶,可笑人们还避之不及。

贤世看着旁人的神色,不禁揉了揉鼻子,暗道你们害怕什么呢,现在僧人们应该都已经不存在了吧。不顾别人,自顾自走进一家餐馆,因为贤世看到了这家店贴出的招聘启事。

“伙计,你们这里是要招收员工吗?”贤世进店找了个服务员问道。

那服务员原本满是热情的脸,看到贤世僧衣的瞬间冷了下来。“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这样的东西,赶紧滚吧!”服务员冷声说道。

贤世毫不在意服务员的态度,淡然道:“这里恐怕做主的还不是你吧?不如将你们老板请来,我当面与他分说如何?”

服务员连连冷笑:“你是个什么东西,我们老板是你说见就见的?”

“或许你们老板见到我,你就不会这般说话了。”贤世笑容依旧。

服务员不屑的瞥了眼贤世,正想说什么,一个满腹便便的中年人,却是看到这边的情况,走来问道:“小二啊,发生了什么事情?”

服务员的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的转换,点头哈腰一脸的献媚,对那中年人道:“来了个臭和尚,还妄想在咱们这里做工呢。”

中年人听到和尚二字,脸色顿时一变,走来看到贤世身穿一身僧衣,眉头皱起暗道果然。“年轻人,你都会做些什么菜色啊?”

贤世顿时有些为难:“做菜不会。刷盘洗碗、擦桌扫地、端茶倒水这些都没有问题。”

“呵呵。”中年人干笑两声,摆出一个请的姿势。

贤世当然懂得什么意思,无奈只能道:“做工不成,能否在这里讨些斋饭?”

中年人转身离去,服务员脸上满是嘲讽之色:“看你说的跟我们老板有关系似得,原来是这样……还不快滚,在这净耽误我们生意。”

“你嘴甚毒,如何才能做到滚呢?我却是不知,能否讨教一二?”贤世说着,猛的上前一步,双眼逼视服务员。

服务员顿时吓了一跳,缓了缓这才强自镇定下来:“呦嘿?你还不滚是吧?要不要老子教教你该怎么滚?”

贤世笑容依旧:“正要讨教一二!”

服务员这才想起贤世刚才的确这般说过,只是自己一时惊慌所以忘了这茬,反应过来服务员顿时就有些恼羞成怒,喊道:“兄弟们都出来,教教这贼秃该如何滚。”

这一嗓子下来,只听哗啦啦一阵乱想,不大会儿便有十几个人出来,将贤世团团围住。

“嘿嘿,贼秃,现在滚还来得及,再晚一会儿,嘿嘿嘿……”服务员不坏好意的看着贤世。

毕竟是营业场所,店门就在大街上呢。这边发生争吵,自然也就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顿时都围了过来,抽抽热闹看看好戏。时不时还窃窃私语,指指点点。

大多是辱骂贤世的,虽然是他是受害者,但谁让他穿着僧人的衣服你。光是这一点,就鲜少有人指责服务员了。

“佛语有云:如果一条疯狗咬了你一口,难道你还要爬下去反咬它一口吗?”贤世自语着,转身缓缓离去。

“你站住!”服务员像是被踩到了小尾巴,顿时跳脚。他最讨厌的就是被人说成是狗,何况这么多人围观,让他如何下台?

贤世听到服务员的惊叫,却是耳充不闻,自顾自缓缓离去。

服务员顿时大怒:“兄弟们,上!”

喊着,这服务员一马当先,紧跟两步追上贤世,飞起一脚朝贤世后背踢去。

贤世感觉背后恶风不善,猛的转身探出一手,钳子一般的牢牢夹住服务员踢出的右腿,继而猛的一甩,朝服务员后面蜂拥上来的人砸去。

噗通噗通几声闷响,十几人受力先后到底,那被贤世甩出去的服务员,更是搂着咬脖子哭爹喊娘半天。不为别的,只因贤世将之甩出去的同时,捏碎其脚裸而已。

十几人,一个照面被贤世撂倒,再看不出来贤世是个高手,那也太过呆傻了一些,一时间十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没有一人敢做那出头之鸟。毕竟,那服务员就是前车之鉴。

“这位兄弟,你且等等!”

突然的声音响起,贤世顿足转身,正见人群中走出一身材魁梧的大汉。

“何事?”贤世问道。

大汉道:“看兄弟身手不错,想讨教讨教。还望兄弟不吝赐教!”

贤世摇头:“你我无恶,我不想动手!”

大汉微微一笑:“那不妨让兄弟看看我的手段如何?”

大汉说着,不等贤世有所反应,身体猛然动作了起来。贤世只觉眼前一模糊,那大汉似化作了幻影一般,在回神时,那大汉已经到了近前。

“好手段!兄台手段我已见识,自愧不如。告辞!”

若是常人,看到对手陡然出现在自己近前,定然要吃惊不小。然而,贤世的淡定让大汉暗自点头,开口道:““贤世?”

贤世再次顿足转身,仔细的大量起了这大汉,一身穿西装笔直站立,看上去三十岁左右,刀削的面庞上满是坚毅,看上去给人以十分和善的感觉,然而贤世确认自己并不认识这人。“你是何人,为何知道我的名字?”

大汉笑声爽朗:“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龙,国家某组织组长。”看着越加疑惑的贤世,龙直白道:“我们已经注意你很久了,你现在正在为了生计发愁对吧?现在,我邀请你加入我们的组织,不愁吃穿如何?”

如此优越的条件,贤世哪有不动心的道理?现在这个世界能不能吃饱都是问题,除非给天人做狗,哪里还有这么好的待遇?但是……

“条件很优越,你们图谋什么?我哪里值得你们这样的待遇?”贤世冷然问道。对方明显是有算计来的,贤世自然没什么好脸色。

龙听出贤世语气中的冷意,但他毫不在意,抬起手伸出两根手指。看到两根手指的贤世,明显一愣。果然只听龙开口:“二刀流。”

“虽然不知道你们怎么知道的,但是算了吧,我已经放弃了。”贤世默然转身迈步离去,不打算再于龙讲下去。

“生逢乱世,二刀避世。义军直指,二刀崛起。”龙看着贤世的背影喊道。

贤世蓦地转身,直勾勾的盯着龙,一字一句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个?”

“我带你去见一人?”龙以商量的口吻说道。

贤世想了想点点头。龙微微一笑招招手,很快一辆悬浮军车飞驰而来,龙礼让贤世上车随后跟上,悬浮车急速离去。车上两人各自沉默,贤世思考着心事,一路无话。

悬浮车非出城市,一路上满是荒凉,弹坑弹壳遍地不提。算算时间,大概有三四个小时之久,悬浮车在一处深山落下。光秃秃的山头打开,悬浮车落入通道中,随即山体闭合。

进入内部,贤世透过车窗,看到的满是钢铁的墙壁,偌大的山体整个被掏空,或者说这整座山都被改造。所过之处,尽是机器人在工作,不细看这些机器人仿若真人,只有眼睛部位有灯光闪烁,其余与真人无异。见识过机器人满天飞,经历过地球人与天人最终一战的贤世,对此倒也没表现出神诧异。

贤世的淡定,让龙也不禁暗暗点头。不多时,悬浮车停下,龙与贤世相继下车,悬浮车自动飞离。

“你要带我见的人是?”一下车,贤世便开口问道。

然而,龙笑而不语,摆摆手示意贤世稍安。按动耳垂上不起眼的一枚耳钉,只道了句:“人,我带到了。”

看龙如此,贤世也不着急了,颇有兴致的四处观望着。猛然间,贤世只觉浑身寒毛炸立,一股子危机感油然而生,下一刻只觉得眼前一花,一道黑影闪过。

时间仿若静止,龙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二人。贤世整个如遭点击,呆呆站立,张大的嘴巴里插着一高跟鞋跟。一高挑女人与他对立,只是修长的美腿抬起,连接着那只高跟鞋。贤世回神,牙齿猛地用力一口咬断了那鞋跟,就这样叼着直勾勾的看着面前的女人。眼睛不知在何时已噙着泪水。

这女人,身材修长,一米七的身高,笔直的双腿被紧身的衣裤包裹,一身黑色的夹克覆盖胸前的骄傲,脸型成完美的瓜子型,红唇紧抿,高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镜框,一双美目在黑色刘海下隐约间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随即长发被女人缕过,随手在脑后盘起,被女人手中的黑色帽子遮盖。

“好久不见啊,小十四。”女人朱唇轻启,吐气如兰。

贤世仰头闭目,使得泪水倒流回体内,再睁开时已满是笑意,吐掉咬在口中的鞋跟,也是似笑非笑的说道道:“小夜莺,好久不见。”

话音还未落下,夜莺以抬起另一只腿,剩下那只完好的高跟鞋,探入贤世口中。贤世牙齿用力,再次咬断,摆摆手无奈道:“夜莺姐,好久不见。”

夜莺这才满意,点点头认真的打量着贤世。他还是那个小十四,虽然早已通过调查过见过照片,但现在见到本人了,夜莺也不禁心情激荡,极力的压抑着想哭的冲动,只是这么淡淡的看着贤世,这个她唯一存活的小师弟。

收养贤世的师傅,正是夜莺的父亲。老人门下十四位弟子,三年前一役后,现在还存活的,仅剩他们两人,最大的师姐,最小的师弟。

龙看两人算是打过招呼了,干笑两声打断二人无声的对视,拍拍贤世的肩膀道:“现在你应该要答应我的邀请的了吧?”

贤世询问的目光看向夜莺,夜莺点头。“龙,我跟这小子说好了,你先去忙?”

这么明显的逐客令,即便是一手创建这个组织的龙也不禁尴尬。干咳两声,摆摆手离去。龙走后,夜莺将贤世领进房间,让贤世讲讲三年来的经历,也述说了自己的经历不提。

且说龙离开后,回到自己房间。在一边墙下站定道:“开门。”那面毫无缝隙与痕迹的墙面,突兀的出现一副数字键盘,以及以及各种扫描仪器。输入密码,经过几道检查之后,墙面猛的打开,竟是无声无息。龙进去后,墙面自动合起。

龙在密室中仅有的座椅前坐下,手指在光滑的桌面上划出几道特定的符号,桌面上顿时出现一道光幕。光幕中却是有一中年男人,五十岁左右的年纪,在表面却是看不出来。

“我这边准备已经完毕,剩下的就是吸纳人才了,刚刚编收二刀流武士贤世,目前可以执行单人或者双人任务。”龙身体崩的笔直,对光幕中的男人说道。

“龙,我相信你的能力,组织‘天人斩’由你一手创建,今后的各种行动也由你全权负责,我这边除非特别必要,不然我不会动用你们的。将‘天人斩’打造成日后对抗天人的中坚力量,这件事情就拜托你了。”

光幕传出的声音,让龙悚然,连忙起身行了个标准的军礼道:“主席,您这……”

“不用忐忑,我这边的情况想必你也知道一些,我不便与你过多联系,一旦让天人知道,呵呵……”

话闭,光幕暗淡随即消失不见。被龙喊主席的男人,正是国家这一代的主席,但现在也是如同傀儡身不由己。龙默然握起双拳,青筋暴起的同时,这不大的密室中竟刮起了强风,可见龙也不是普通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